神鬼再现

锁好车以后,我带着斐小凯随意的走进了鬼市之中。

新马泰虽然都有鬼市,但是各不相同,比如说新南门车站基本全部是鬼饮食,做的吃食买卖;而太升南路除了鬼饮食之外,还有一些贼货的销赃生意在进行,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夜耗子买卖;而我今天所来的这个马家花园背后,则还有一种就是小商品生意,比如说是摆摊出售的廉价丝巾裙子,旧书旧杂志,或者说是一些看不明白的所谓古董和散件。

与我的闲庭散步相比较,斐小凯看起来就拘束多了,搞的不少卖黄碟的小贩都悄悄的摸到了他身边,一边挤眉弄眼一边问道:“兄弟,碟子要不要?”

“不,不要!”斐小凯向我靠了过来,“刘哥,刘哥……”也不说什么,只是一个劲的喊我。

“去去去——我们不买碟子,”我像赶苍蝇一样挥了挥手,“少来臊皮!”臊皮是四川话,意思就是说惹人厌,找麻烦的意思。也许看我的样子有些不对,这几个家伙也没有多说,悄悄咪咪的闪开了。

突然我赶到了一丝凉意,就像是从冰窖里吹来的一股凉风一般,搞得我整个后脑勺一阵激灵,汗毛都竖了起来。

有状况!

我猛然闭上了双眼,然后微微停了一下之后,把右眼单独的睁开了!

右眼中的世界和平时所见的完全不一样,一片灰蒙蒙的景象,每个人看起来似乎都有点朦胧的味道。

在这个世界中,只有两种东西是很显眼的!第一是在每个人的头顶,双肩分别有一团红光,这就是所谓的头顶三团火。在我眼中这红色的光亮非常的耀眼,任何一个三火旺盛之人,都不会招惹上邪灵——最少我是没有见过!

另外一种显眼的事物,就是那种八字有异,或者最近鸿运当头的人,他们周身都浮现红光,当然,这种红光并不容易看见。

我现在当然不是为了寻找这种什么天命异象的人,然后跪倒在他脚下:“先生,你额头有朝天光,眼中有灵光,仙人转世,神仙下凡,我终于等到你啦…”或者诸如此类的种种,这一切只是因为我后脑勺出现的那股凉气。

我缓缓转过头去,在一片昏暗之中慢慢的寻找那凉气的来源。

这种透心凉的感觉,完全不能让我达到那种广告中的心飞扬的地步,而是使我心中无比的恐惧,应为我可以非常肯定的告诉你们,这阵凉气的来源绝不是鬼魂!

就在我转过头的时候,另一个突发状况被我发现了:这个新人居然不见了!

“TMD,”我如同四川人最大的习惯一样吐出了三字经,“格老子居然丢了!”

我没有去找他!

因为我已经看见了我所寻找的东西——那凉气的来源!

新马泰鬼市主要是一片临街的小商铺,只要华灯升起,那么所有的商家都把座椅板凳摆到了街面上来,然后是一个灯箱,上书自己所售卖餐饮的类型。

灯箱有大有小,最小的不低于一米,而最大的也不会高过两米,就在最大的灯箱上面,有一个黑乎乎的小东西,正瞪着一对血红的眼睛在向下猛看!

看起来似乎那是一只猫,但是我知道它不是!

我的右眼很清楚的看到了一阵青色烟雾在它的身上升腾,缓慢而且持续,那不是它所释放出来的,而是一种内在的体现,就如同蛋糕放在桌上,虽然它什么也不做,但是那种内在的香味持续不断的释放出来。

虽然我不知道它是什么,或者说它来至那里,但是最少有一点我是可以肯定的:这个东西不属于这个世界!它现在所躲藏的位置正在一片黑影之中,不是使用了右眼,我也无法发现。

这就是我今天来到这里主要的原因!当然是为了这种东西,或者是他们类似的东西我来到了这里,但是实际上我并不愿意看见它!

我慢慢从口袋中抽出一支烟,点燃,在这个过程中我似乎漫不经心的走到了灯箱的旁边。

小东西似乎完全无视我的靠近,也许是认为没有人能够看见它,所以依旧在灯箱上齿牙咧嘴的左看右看,寻找着一些我不知道的东西。

必须把它抓住!

这个家伙无论是什么,都不能任由它留在这里!

但是说实话,在这种万众瞩目的情况下,你叫我和这个小东西展开一场追逐,老大知道了非拍死我不可!

所以我不敢动手,必须寻找一个解决的办法。当年我们还没有那么多的记者与条款,所以我一般情况下都是选择一种简单而且有效的办法来处理类似的问题——制造混乱!

我看到了旁边墙壁上一个配电箱,上面乱七糟八的连接了几根线,有些地方还是**在外面的,这个情况我可以利用。

就在我嘿嘿暗笑着走向配电箱的时候,手中矿泉水瓶子已经拧开,只等着往上一泼之后万众惊呼——就在我万事俱备要吹东风的时候,我猛然听见了一声怒吼!

“别跑!”

玩笑开大了!

我不用回头都知道,现在这个声音来至于今天新陪同我来查看情况的斐小凯!

回头一看,那怪物已经开始了慌忙的逃窜,而裴小凯正在推搡着行人追了出去,四处开始发出了惊叫,估计不少人已经看见了这个家伙!

“妈的!”我把手中的矿泉水朝着配电箱一泼,只听见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火花四散,瞬间黑了一片!

尖叫声四起,我估计其中大部分是因为停电!

但是在这时间我看见了一个让我惊异不已的事情:就在追逐的裴小凯身上,我看见他整个身体散发着淡淡的金色光芒!不错,是金色光芒,那种如同太阳一样明亮的金色光芒!

“佛骨!”

虽然我拥有这对奇怪的眼睛已经是数十年,而且使用右眼的次数多得让人吃惊,但是我却是第一次看见这种景象!

这种吃惊使得我停顿了一下,然后我又继续冲了出去。

背后的尖叫声四起,不少路边喝酒的人跌倒然后爬起来,然后再次跌倒,他们恼怒的站起来寻找在人群中狂乱穿越的家伙,但是这个家伙已经追着那只神秘的猫咪跑到了两条街以外。

我使用自己的右眼,在一片黑暗混沌中朝着那片金色前进,转过一个转角,我看见那个小家伙已经被裴小凯逼到了一个墙角,它拼命的抓挠着墙壁,但是在这种佛骨光芒之下它似乎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力量,就算是拼命的挣扎也无法使得自己重新隐藏进黑暗之中。

我露出一个从《地狱男爵》一片中学到的恐怖笑容,边走边从口袋掏出香烟塞进自己的嘴里,然后猛的点燃深吸一口,“好了,小家伙,告诉我,你来自哪里?”我睁开了自己的左眼,放松一下自己,“否则的话,我不介意把你重新送回你的星球!”

裴小凯向后退了一步,给我腾出来足够的空间,也许是这一步让他的力量减弱,也许是小家伙开始感觉到我狞笑的威力,反正不管如何,它渐渐安静了下来,趴在地上突然开了口:“我不是来至外星体,我一直在地球!”

我并不因为黑猫的开口而好奇,因为我虽然看见猫开口只是第一次,但是以前我曾经见过吉娃娃、老鼠甚至一只蟑螂说过话,但是裴小凯也对此毫不吃惊,就让我有点意外了。

但是这个问题我准备回头再说,所以并没有再次丢人现眼的追问它。

还是第一时间搞明白这个黑猫的问题。

“好吧,就算你一直在地球好了!”我无所谓在这个问题上争论,于是耸耸肩,“我只是想知道你到这里来干什么?”顺便我套用了一句名言:“你侵犯了我的地盘!”

“我不知道这里属于你,”黑猫显然有些退缩的味道:“我只是在寻找一些食物!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吃东西了!”

“你所准备吃的是什么?”我不屑的说道:“人脑还是人心?或者说你只需要吸血?”

“噢!我的天,原来是这种怪物!”裴小凯冲上来两步,“刘哥,我杀了他!”“别!”黑猫爪子在地上猛抓,死命的向后退缩,把自己的后背在墙上靠的紧不透风,“我不吃这些东西!”

“慢点,”我抓住裴小凯的手,示意他退后两步,然后再次逼问黑猫:“那你告诉我,你是什么,还有,你主要是吃的什么?”

黑猫犹豫着说道:“我是一只貔貅!”“去尼玛的!”我大叫起来:“虽然老子没见过貔貅,但是最少知道不会是你这个样子!你看你像什么?一只猫,而且是一只看起来一点都不招人喜欢的黑猫,你会是貔貅?”我伸手指着它,“老子真想砍死你这只胡说八道的玩意儿!”

“别,”黑猫的爪子一下子伸了起来,看样子有点举手投降的味道:“我真是貔貅!”但是我还以为是自己霸王之气成功威慑了这个家伙,心中还有点得意洋洋的味道,但是一秒钟以后我就知道了真实的原因——裴小凯从我身边冲了过去,一把抓住了它的后颈毛,把它拎了起来!

无论是裴小凯拎猫的姿态,还是黑猫被拎的姿态,都从内到外百分之一百的告诉了我:这就是一只黑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