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鬼再现

我哐当一声把车门关上,然后把黑猫扔到了后座上。在佛骨周围三米的范围内,我绝对不担心这个家伙跑了。

伸手从副驾下面拖出一个袋子,我从里面抽出一本书,然后打燃发动机开了车灯。

当年的汽油价格才一块好几,真的是用得起,所以俺愿意发动机器点亮车灯,要是现在这个七块多八块的油价,我估计情愿去找个没人的路灯了。

“貔貅,又名天禄、辟邪、百解,共四个名字,是中国古代神话传说中的一种神兽,龙头、马身、麟脚,形似狮子,毛色灰白,会飞。貔貅凶猛威武,它在天上负责巡视工作,阻止妖魔鬼怪、瘟疫疾病扰乱天庭。古时候人们也常用貔貅来作为军队的称呼。它有嘴无肛门,能吞万物而从不泄,可招财聚宝,只进不出,神通特异!”我读到这里转过头去看着黑猫:“你丫给我说说,你到底哪一点符合这个介绍?”

“你别管这个介绍了,”黑猫猛然跳到了主驾和副驾之间的盒子上,“我真的是一只貔貅,我变成这个样子,是因为…是因为…”黑猫说话吞吞吐吐,显然有隐情。

听出来有戏,裴小凯马上威胁道:“快说,不然我回去解剖了你!”

“我也不知道啊,“黑猫立马投降,“我记得当年一场大火惊动四方烧了几十天,后来我看见许多人挖开一个陵墓,从里面取出来无数金银珠宝,于是就想去大吃一顿…”我翻开手中的书,后面果然有这么一段:“…貔貅性贪,喜食珠宝金银…”

“吃的还是真好!”我愤愤道:“你要大吃一顿,就能把个国家银行吃空了!”

黑猫笑了笑(各位观众,我对天发誓,第一次看见猫笑,这个样子看起来如同是七旬老太太,非常诡异,你们有机会一定要看看),“我溜进了他们的队伍中,刚刚吃了一点就被发现了…”“吃了一点?一点是多少?”我打断道:“吃了些什么?”

“没多少,真没多少,就是几箱珠宝,”黑猫说:“只吃了个半饱…”“你已经很腐败了!”我唾了一口,“你那半饱够半个非洲人民开个宴会了!继续说!”

黑猫继续说道:“当时我就被人抓住了,他们本来想杀了我,但是由于有个术士认出我是貔貅,所以不敢杀我,就把我封印进了一个黑猫的身体里面,然后把我封在鼎中,叫人把我扔进了海里!”我还等待黑猫继续,但是看样子黑猫似乎已经说完了所知道的东西——它做出一个完工的表情,示意已经讲完了。

“就这么多?”我追问道:“你就不知道把你扔哪里去了…咿,不对,就算扔你进了海中,也不至于就这么昏迷了过去吧?”

“真的是昏睡过去了,”黑猫连忙喊起来:“里面实在是太冷了!”

联系所有的信息,我得出了一个结论:这只姑且算是貔貅的东西不知道在那个时代,因为贪吃而被人抓住,封进黑猫体内,然后扔进大海之中,然后由于今年某件变故所以出来了!”

这里就有几个疑问:第一,什么地方这么寒冷?难道是北方海域中?

其二,黑猫所处的时代有一起君王陵墓被挖掘,还有大火,这是那一年?

其三,这只猫要这么处理?

带着这些疑惑,我没有联系老大,原因很简单,现在已经是深夜三点左右,我可不认为一个经常把老大从**吵醒来接电话的员工能够得到更高的工资。

于是我只能把他们带回了我租来的房子里,这里位处二环路南段肖家河,我摸出钥匙来开门开灯,然后把沙发上得脏衣服团成一团,塞到了房间的角落里。

裴小凯似乎有些意外:“哇,刘哥,你住的房子好大!”当年的住房一般是单位分配,就算是家庭条件好一点的,也不过是住着三室一厅,那里见过我这种住房:我是完全的一栋小楼,虽然看起来似乎是库房所改建的,但是毕竟空间在那里,一个大字覆盖了一切。

“大是大点,但是是有原因的!”我叹了一口气,“你们和我都住二楼,一楼一般来说不住人!”

黑猫现在在房间中左嗅右闻的,似乎非常的不以为意,“你这里是不是曾经不太干净哦!”“聪明!”我扬起一个大指头,“小样看来有点眼力劲!”

黑猫得意洋洋的跳到了沙发上,懒洋洋的躺了下来,“我可不是浪得虚名的,想当年……”显然是一场长篇大论,但是我没有给他这个机会——我猛然一巴掌拍在沙发上:“少给我唧唧歪歪的,老实交代,还有什么问题没有说明的?”

看我态度变化如此之快,黑猫不由顿时傻了眼,又恢复了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真没有了,我只记得那么多!”

我看着裴小凯,“最近有什么大事发生没有?”顿了一下我补充道:“比较有建议性的提法,给哥来一个!”

“法国队的冠军算不算?”

“滚!”

“那法国前段时间那什么4590号班机失事算不算?”

“……”

看裴小凯还准备说点什么,我突然灵光一闪,“对了,你算是提醒我了,俄罗斯核潜艇在北冰洋沉没了!”我算了算时间,“现在是八月二十五日,距离十二日失事有十三天,而且…”“北冰洋正好是寒冷的地方!”裴小凯兴奋的叫了起来,用手指着黑猫:“这个家伙说不定真是被扔在了北冰洋中,因为核潜艇的失事所以出来了!”

我点点头,“所以它回到了大陆上,然后跑了回来!”

黑猫眨巴眨巴着小眼睛,应该是对我们所说的没完全搞明白,我嘿嘿笑着凑了过去:“你醒来的时候是不是在海中?”

小黑猫点点头。

“那你是不是一路跑回来的?”裴小凯也插了嘴,但是这个问题差点把我给噎死——尼玛,从北冰洋跑到CD?你当这是猫还是陆地喷气机?

但是接下来更让我跌眼镜的事情是这个小黑猫又点了点头。

“猫仔!点头先动下脑子,”我气急败坏的叫道:“你能从北冰洋跑到这里?上万公里的路,你时速多少?!”

裴小凯这才明白我的意思,不由得挠挠头有点不好意思,“哦,对啊!你怎么过来的?”前面一句是对着我说,态度自然是好得不得了,但是后面一句转向了黑猫,简直有点杀气腾腾的味道了。

黑猫缩了缩身子,想了一下才明白似乎全部点头是不对的,于是它用爪子在脑袋上摸啊摸啊,终于想了出来:“我是被一只银色的大鸟带过来的!”它伸出爪子比划着,“很大的鸟,里面有很多椅子…我看他们下来了,我也下来了…后来我又上了另外一只……最后我就来到了这里了!”

这下基本明白了,估计是醒来以后的黑猫不知道怎么上了某飞机,于是随着飞机来到了俄罗斯,再经过几次转机之后来到了CD。

看再问也问不出什么,我也放弃了努力——这些问题都不是我所关心的,最关心的事情,也是我把他带回家中的主要原因,我想问一问关于偏财的问题。

就算它再是附身到了猫身上,基本能力还是不会丧失吧?这一点我深信不疑,就比如猫魂附身在了狗身上,最终造成了狗拿耗子这种社会状况,最后还成为了俚语。

“行,不问了,暂时就这样!”我准备搞个中场休息,所以临时放过了小黑猫:“休息一会,我去煮点面条——你盯着它,别让这小样跑了!”

家中的厨房还是有不错的,我很快在冰箱中找到了半打鸡蛋,一包面条,然后随手弄了个煎蛋面,然后放进去香油和盐,把香气扑鼻的三个大碗端了出来。

说实在的,今天想起来我还很怀念当时裴小凯吃面的样子,那时候的铁子和现在完全是两个模样,当年是斯斯文文不争不抢,哪像现在吃我免费餐那种苦大仇深海吃山喝的模样哦!

就在面条吃完以后,我打着饱嗝坐到了沙发的对面,看着小黑猫还在舔着碗边的面汤,嘿嘿笑着露出了一口白牙:“东西好吃吧?”

“好吃!”

“还想吃吗?”

“想!”黑猫这一点上已经让我看到了几分貔貅的样子:这三碗面条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连汤带水最少有一斤半,我和裴小凯也不过就是吃完了鸡蛋和面条,那里像它把汤水都喝个精光?

黑猫倒是不客气,看我于裴小凯没有喝汤,大大方方的走了过来,把两个碗中的汤一口一口的喝光——估计这么多水淹死它都绰绰有余!

我抽着香烟,看着黑猫喝着汤,心中暗自得意。

眼看着它终于吃完了东西,我开始了自己的小算盘,“小凯,帮哥一个忙!”

裴小凯‘恩’了一声,“干什么,刘哥你吩咐!”

“事情嘛总要一人做一半,对吧?我煮面你洗碗也很公平,对吧?你现在把碗收拾过去洗干净也是很应该的,对吧?”我连续三个对吧,每说一个,裴小凯就点点头,等到说完以后,他已经义不容辞的站起来收拾了桌上的碗筷走进了厨房。

“顺便帮哥一把,把其他的处理了!”我想起洗碗池中昨天前天的一大堆的碗盘,顺便说了一句:“谢了!”

就在裴小凯开始对付这一堆碗盘的时候,我坐到了小黑猫的旁边,“嘿嘿,来说点正经事情!”

小黑猫似乎预感了什么,所以它挪开两步,但是我很快又坐到了它旁边,“我想了一想,你当时经历的大火是不是烧了很久?”其实我已经猜到了这个家伙所经历的是什么大火,历史上能称之为滔天火焰的不多,而按照小黑猫的讲述,这场火应该就是传说中那一场!

小黑猫点了点头,“烧了很久,烧了很远!”它说道:“最少有几十里!”

“是它了!”我点了点头,“历史上大火不多,具体有这几场:公元295年洛阳武器库发生火灾,装备20万军队的器械全部烧尽;公元534年,洛阳永宁寺大火,火烧3月不灭,寺庙房尽毁;公元1201年,杭州大火,延烧58097家城内外垣10余里,死者不可计。”对于历史我熟悉的一塌糊涂,“近代的圆明园大火之类的我都不包括在内,但是传说中的大火我必须算上,”我先是伸出了三根手指,代表前面的三场火灾,“其他最著名的大火就是三国时期的赤壁大火以及火烧连营,还有就是阿房宫八百里大火!”

我露出一个笑容:“有大火,又有墓穴被掘,那么我可以肯定,你当时被封印的时候是在秦末,所看见的火灾就是西楚霸王火烧阿房宫八百里,而那个被掘开的帝墓肯定是始皇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