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鬼再现

“那把我关起来的坏人是谁?”小黑猫变得非常愤怒,“关了我好多年,现在我都一直不能变回去!”它那可笑的小爪子一张一合,似乎在表达自己的思想,但是看起来就是典型的猫儿玩线团。

“那你是别想了!”我嘿嘿一笑,“你要是真是在那个时代,那么对不起,封印你的人必然是楚霸王手下的第一术士范增!”

这个时候裴小凯在厨房喊了一句:“刘哥,碗洗完了,还有没有其他需要我做的?”“顺便帮我把厨房打理了!”我头也不回的给他继续没事找事做。

随后我又低下头来,“说实话,你吃了那么多珠宝,有没有可能…恩,我是说能不能…这个吐一点出来?”我嘿嘿的笑着,希望难得的机会变成一次难得的好运气!

本人口号很简单:坚决当婊子,绝不立牌坊!抓紧机会,使劲挣钱!

听明白我的意思以后,小黑猫脸上露出了一种难以言喻的表情,或者是因为这种猫脸我确实猜不透,“这个不行,”它说话的时候带着悲伤的味道,但是我总觉得那是得意洋洋,“我只能吃进去,但是不能弄出来!”

“靠!你个没用的家伙,还白吃了我几个鸡蛋!”我顿时怒了:“你知道不知道鸡蛋现在多少钱一斤?你又知道不知道我现在口袋有多少钱?”说话之间我不知不觉已经把小黑猫拎在了手上左右晃动,这种愤怒发自内心,真实而直接,但是我自己都明白不是为了那碗煎蛋面,而是为了我失败的计划!

其实我在找到这家伙的时候就算好了,既然有机会,想办法怎么也要弄点钱出来,哼哼,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我这种人也只能吃点这种偏财机会了!

小黑猫被我摇得不轻,大呼小叫起来:“别…别摇我,我…我有办法…”“什么办法?”我的耳朵顿时收听到了这个关键的信息,“说!什么办法?”

虽然不再摇晃,我还是把小黑猫拎在手上没有放下来,小家伙可怜兮兮的说道:“其实办法很简单,我本来就是招财的,只要你让我住在你家,那么无论如何,你都会走运的!”它说道:“虽然现在我看起来是猫,但是招财运势不变:你的生意会好,你走路可以捡到钱,就连你挖土都可能挖到金子!”

我眼睛一亮!这个主意不错,我怎么没有想到呢?你看,人家生意人不少供奉貔貅,早中晚还摸一次希望招财,但是我想怎么供奉也不如家中直接养一只的来的强吧?

“这个建议不错,”我露出了难得的笑容!

其实想把小黑猫养在自己家中并不难,原因很多,但是最主要的只有几点,第一,就是小黑猫根本无法证明是否是貔貅,这一点上我们暂时没有办法鉴定,所以最多能够当成一个会说话的小怪物;其二,这个小家伙没有什么太大的危害,只不过能吃而已,不会有什么其他问题;第三点也是最后一点,最近事情比较多,老大绝对不愿意浪费人力物力在这上面。

一大早我就把昨天的故事告诉了老大,但是一些推论我明显没有说,老大思索了一下,“这样,你先把这小家伙养在你家,等最近这段事情过了再说!”

“不行啊老大,”我声音也不知道是不是透着一种假惺惺的味道:“我这里不准养动物!”

原本我计划被老大训斥两句,再装作不情愿的样子接受这个任务,但是看起来老大明显的心情不好,他叹了一口气,“小刘啊,你就委屈一下吧,最近有大事发生,我没什么精力和你扯淡了!”

扯淡,四川话,意思就是胡说瞎扯。

老大这个态度明显让我有些意外,只能‘恩’了一声,“那行嘛,既然您老都发话了,我就为了国家再次献身!对了,裴小凯怎么办?”我看着在沙发上和小黑猫睡在一起的那小子,向老大试探道:“我叫他过来报道?”

“不必了,”老大想了一下:“暂时就跟着你吧,证件之类的我回头快递到你家,哦,干脆住你家算了,那孩子也还有几天才开学!”

“但是,老大……”“…嘟嘟嘟…”电话中直接一阵忙音回答了我。

放下电话,我心中是有喜有悲,高兴的是终于在老大手中把这只小黑猫留在了家中,另外比较郁闷的就是这个裴小凯也黏上了我!

不过貔貅不愧是貔貅,就在我把它养在家中的第三天,房东就找到了我。

这个位于二环路旁边的小楼房,当时小黑猫第一时间进到我家就发现了这里的异常,对此我并不否认,因为我自己知道这里的原委。

这栋仓库属于私人所有,前些年租给了一个做汽配生意的老板,这个老板年纪不小了,娶个老婆却很漂亮,时间一长就耐不住寂寞和老板的一个司机勾搭上了。

但是这个老板知道了这一切,于是安排人手把这里的货物首先搬走然后腾空,说是要准备隔出来几个房间,然后运进去了不少的水泥沙石。在一个下雨的夜晚带着自己的两个亲戚,把司机与自己的老婆捆到这里,活活的用水泥和沙石把两人全部浇筑在了墙壁上。

随后老板很快离开了CD,就在几个月以后,房东找不到人收房租,打开门才发现了这一切。

从此以后这里就成了附近有名的凶宅,无论是谁只要租了这个房子必然倒霉,最后被我以一个极为低廉的价格租到了。

当然至于我为什么能租下来,后面我会给大家说一说的。

房东这次前来找我是因为一个很重要的事情,他儿子已经拿到了美国签证,现在把老婆孩子都移民到了美国,但是由于老爹一个人在CD也不放心,于是叫房东把这里的东西变卖了一起过去。

当时房价不算高,但是这个小楼一共三千多个平方,也确实不算小,并不是每个人都敢接手的,在加上国家对于肖家河并没有开发计划,所以一时间居然没人问津。房东一着急就想到了我,他认为我既然敢住,自然也敢买。

最后这栋小楼被我以一个极为低廉的价格买到了:每个平方四百六!

一直到现在我都没明白当年那个价格到底是怎么来的,反正我是东挪西筹加上父母支持,最后搞到了这笔钱,一共三千一百二十个平方,我付出了一百四十万!

就在我买到房子的年底,国家突然对于肖家河开始改建,我这个房子也被政府收购,不但赔付了我几百万,还给了我近一千平方的铺面和几套住房。

合同已经签订了,我准备在明年九月等政府把这一区域全部谈好准备开发的时候再搬走。

似乎好运气就在这个时候开始伴随着我了,生意蒸蒸日上,就连老大那边最近也没有什么任务了,鬼市平静异常,按照一句童话故事的说法: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2000年就这么平静的过去了,一直到了2001年的5月,突然我接到了老大打来紧急会议的电话!

当时开会的地点第一次正式选在了安全局里面,我开着自己新买的BUICK,赶到了位于二环路成温立交桥的安全局。

在亮出自己的红色通行证以后,我很快把车开进了地下车库,直接从这里就到了我们负二楼的办公室。

当我推开会议室门的时候,看见里面似乎坐满了人,应该是所有人都到齐了,“刘哥,这里!”裴小凯在角落叫我,指着旁边的空位,但是我只是笑了笑,径直走到第一排的一个带桌子的位子上坐下。

不是我托大,而是我看见了那上面的名牌:刘辟云。

老大还没有来,我挨个看过去,几乎所有认识的人都到齐了,足足是八个小组三十多人。

其实我们的小组分类还算比较明白,当然人数也各不相同:第一二组是专门针对外星人的小组,无论是麦田怪圈还是美国五十一区,都是他们所关注的对象;三四组则是对付一些邪教,主要防止怪异的通灵、召唤之类的,同时他们还对付着吸血鬼、狼人之类的异类生物;由于这两个组都是所谓的大组,所以人数众多,几乎每个组都有十来个人,同时在世界各地参与调查不同的事件。

在老大手中的五六组就是灵异组,关于这两个组我就比较熟悉一点了:第五组是所谓的调查组,主要是调查事件并且得出结论;第六组是主要的行动组,他们追杀恶鬼,解除诅咒,破坏祭祀、诛杀邪灵,反正一句话,丫的都是打手!

当然,我就是属于那个调查事件的第五组了!

第五组代号是‘E’,而我的证件上就是红红的几个大字,‘028E’,这个代表着我在中国国家安全局的位置,028是CD的区号,所以我是属于四川CD国家安全局第五组。

我一直很讨厌这个代号,说句偷偷摸摸的话,当时设计这个代号的人估计认为最后我们这种小组可以遍布中国,每个城市都部署一个,所以按照这个假想的未来他做出了这个设定,没想到现在这种可怜的情况——整个中国现在拥有我们这种小组的城市只有三个!

北京,我们伟大的首都,艰苦卓越的保卫着整个北方;而杭州作为东南唯一的城市,也防卫着整个东南沿海;最后就是可怜的CD了,我们囊括了所有西部和西南部。

至于最后的两个小组其实不是行动小组,他们属于内务和研究部门,也就是老大手下唯一会在这个办公室中工作的人员,无论是什么情况,最终都需要由他们提供情报并且进行追踪调查。

就在我正在看着这些身怀神通的家伙的时候,老大一脸黑线的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