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鬼再现

老大手上捧着一堆厚厚的幻灯片,目不斜视的走进了会议室。

“嘭”的一声,这堆东西被放在了我们面前,老大咳嗽两声发了话:“各位,现在出大事了!”这句话明显取得了应有的效果,所有人都“哇哦”“哦哦”的发出了声音,表示对老大所指出问题的尊重。

看起来老大今天对我们的表现很满意,所以他拿出其中一张照片,放进了幻灯机中,“你们看出来这是什么吗?”那图片明显看得出来是一片黑暗,其中有几个排成一条直线的红点,似乎像是排成一列的火把,“小刘,你说说看?”老大首先把这个问题投向了我。

今天我倒是没有鬼扯,试探着说道:“是不是一堆外星飞碟列队攻击地球?”在我们这个部门中最好的一点就是这样,无论是别人听起来多么荒唐的猜想,大家都会认真的讨论并且研究,最后得出一个结论!

居然大多数时候,事实也就是这个看起来荒唐的猜测!

这次老大倒是没有赞同,他的表情一看就知道这个答案,“这回不是!其实这是一九九四年苏梅克-列维九号彗星撞击木星所拍摄的图片!”

“彗星撞木星!——我真没看过!”

“哪一年的事情?”

“没听老大说么?一九九四!”

“一九九四?巴乔踢飞点球那一年?”

“哎呀,原来你也看过,我给你说嘛……”

一群人瞬间开始了讨论,而且思维立刻从这个彗星事件跳跃到了九四世界杯,老大对这种状况明显的见怪不怪,他咳嗽了几声,把大家的思路又拖回了图片上。

就在这一片混乱中,裴小凯已经摸到了我后面的位子上坐下,然后伸手到桌子上把我的矿泉水摸过去咕噜咕噜灌完,然后把空瓶子放回了我的桌上。

我心中一阵悲哀:多么好的一个孩子,只不过在我家住了这么一两个月,就已经变得这么不请自来厚颜无耻同我一模一样——你叫我以后怎么混哦!

此时图片已经换了另外一张,看起来显然清晰度高了很多,那图片上显然是放大的某个撞击点。“当年的撞击是这样的:彗星在1992年7月8日距木星表面4万公里时因受到强大的引力而分裂为21个小碎块,并于格林尼治时间1994年7月16日20时15分开始以每小时21万公里的速度陆续墬入木星大气层,撞向木星的南半球,形成了21个撞击点!”老大念完这一段手中的资料,抬起头来说道:“这就是其中第十六个撞击点拍摄到的东西!”

随着老大手指的方向,我们看见那个撞击点上面分离出来一个奇怪的东西,看起来模糊不清,然后老大把图片局部放大,这个点闪烁着灰暗的光泽出现在了我们面前,虽然还是不太明白,但是至少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这并不是撞击正常的表现!

我们都没有说话,等待老大的继续,就在他确认我们都看清楚了这图片以后,老大又拿出一张照片来,照片右下角的时间表达很明确告诉了我两个信息:这是外国所拍摄的,时间应该是在9月27日。

老大的话证明了我的观点,“这是在芬兰所拍摄的照片,当时是9月27日的早上,你们看,这张照片的上面,是不是有所发现?”老大说这话的时候已经把照片放大了,除非是瞎子,谁能能看出来:就在照片的右上角有一个模糊的东西,似乎与上一张照片中的那个神秘物体有着某种神似的共同点。

“老大,这是不是存在于这个什么九号彗星上的生物来到了我们地球?”第二组的曾勇说出了这个显而易见的问题,然后在我们一片鄙视的眼神中得意洋洋的享受了老大一句夸奖,“不错,估计正是这种情况!”老大夸道:“小勇有眼光!”

但是很快老大的表情又变得严肃起来:“就在拍到这张照片的第二天,‘爱沙尼亚’号客船在芬兰附近的波罗的海沉没,根据当时无线电消息,他们看见了令人恐惧的景象——后来获救人员的口供也证实了这一点,确实是某种东西使得这艘一万五千吨的巨轮在短短的几分钟内翻倾和下沉,造成了近九百人的死亡!”

这下我们轻松不起来了,老大的话透露了一个很悲剧的信息,那就是说这个东西造成了大量的死亡,至于说这个情况是否被官方所承认,我并不在意,因为我知道这个世界上百分百的事件都有一个所谓的正式解释,而不是真相。

老大没有继续放照片,只是拿出一个资料袋,从里面又抽出了文件,“就在这个事情发生以后不久,我国也发生了一起巨大的悲剧!”

“KLMY大火?”我顿时想到了这一点,就在前段时间因为黑猫的关系,我查看了所有的历史大火,顺便也查阅了这场死亡人数巨大的悲剧。

“对!”老大看着我:“当年那场悲剧,是我们国安局的耻辱,因为我们没有及时洞察到这一点,才让这个怪物又在我们国家制造了这场血案!”

“老大,这段历史我们虽然不是很清楚,但是我还是想先弄明白,到底这些九几年的事件和现在有什么关系呢?”我问道:“我记得就在九四年以后,我们国家一直到现在都没有什么大事发生啊?不,不,不,我的意思是说,九四年以后我国都是好事,你看什么香港回归、五十年国庆之类的,”我扳着手指数道:“如果你说那些事情是这个东西所为,那么最近这么几年,它又在干什么呢?”

“这就是我想要知道的!”老大说道:“最近又发现了那个东西活动的痕迹,所以北京方面给了我们这个任务:调查一下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以致这个东西这么多年都没有动静;现在又是因为什么,它又重新出来了!”

“今年1月的阿玛斯号台湾漏油事件和我国SJZ的3·16事件,都发现了这个东西的痕迹,所以我们现在必须重新开始由当年的事情起步调查!”老大看着我们面前的六个行动小组问道:“你们现在手上的事情都可以放下,优先办理这个案子!谁愿意去调查?”

看着老大进入了正题,开始选择执行小队,我不由得盘算了一下:最近我生意大火,新店子已经开到了第三家,而且新近又有无数个朋友准备给我介绍女朋友,胃口好运气好,我干嘛不能留在这里好好轻松一段时间赚点票子呢——不行,我绝对不能去!

我估计在我自己盘算的时候,其他人也打起了小九九。

一般来说调查都不是很愿意去,既没有专用飞机使用,也没有无限制报销的特权,而且多半是费力不讨好的!去查个1994年的事件背后所隐藏的东西?靠,鬼才愿意去!

看没人表示,于是老大开始点名:“第一组估计是去不了了,你们现在还在弄那个怪石头的事情…恩,第二组是闲着的…三四组别说了,这个事情你们弄不了,等搞清楚了要是你们擅长的再换你们去…第六组没有观察者,也不行……行,现在就是第二组和第五组,你们自己说谁去?”

我还没有想到一个合理推辞的理由,眼角的余光已经看见第二组美女组长司徒红袖的眉头明显皱了一下,她毫不客气的对老大说道:“老大,我们组是擅长的追踪和捕获,这种调查工作,我觉得只有刘辟云才最适合吧?”她找到了一个有力的论点:“我们整个CD分部,也就只有刘辟云才有调查死者的能力!”

靠,司徒红袖一直是我认为头脑清晰思维敏锐的才女,但是没想到她这种推诿手段也如此高明,不但把我推到了风口浪尖,还作出了一副大局为重义正言辞的样子。

“不行不行不行,”我连忙拿出了准备已久的借口:“其实最近以来,CD的鬼市一直不是很平静啊,我发现了一些奇怪的现象……”“大局为重,首先需要调查的是那个神秘东西,而不是现在鬼市的灵异!”老大没等我说完就打断了我的话,“要不就你们去一趟?”

“不是啊,老大,”我还在奋力挣扎,“真的很重要……”“别说了!”老大脸色突然变得很奇怪,我心中立刻‘咯噔’一下,因为老大每次露出这种诡异的笑容,都是拿到了我的短处:“你不去也行,只不过最近我们内部有些人员的收入有些不太正常,我已经准备着手调查一下,看看有没有谋私的现象,要不就……”

“对了!”我猛然叫喊一声,使得大家没有听清楚老大最后几句话,然后我看着老大露出了一副大义凛然:“我想清楚了,这件事情只有我最合适!——老大你别说了,为了国家为了人民,我坚决完成!”然后我转过身来看着司徒红袖,“谢谢你提醒我!要不是你的提醒,我几乎忘记了我还有这个本事!”

“不用谢!”司徒红袖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只要你到时候能够找出真相,那就算是帮了我们大忙了,这个东西我们组百分百搞定它!”

此刻我的眼神估计可以用苦大仇深来形容,我看着她嘎嘎干笑两声,“一定一定!”

就在我们斗嘴的时候,老大已经把手中的照片和材料全部放在了桌上那堆资料的最上面,“行,既然小刘没有什么意见,那就这么决定了!对了,这些资料你们拿回去看看!”

看着那大堆的资料,我不由得咬了咬牙,盘算着怎么才能把裴小凯忽悠过来背住这一大山的东西!

正盘算呢,老大临出门又后仰扔进来一脑袋:“对了,KLMY那里据说有点别的事,你去的时候顺便帮看看!”

“行!”我正一头愁,想也没想就应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