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鬼再现

‘宫灯鱼丝’虽然是八师妹做出来的,还是好吃的一塌糊涂,酒足饭饱以后我喝着师兄孝敬的雨前龙井,和师父在一片虫鸣中聊着天。

“师父,看来还是你的日子过得好,有吃有喝有消遣,哪像我这么可怜的被叶老大派去新疆晒太阳哦!”我喝了一口龙井,恩,果然不错,但见芽芽直立,汤色清洌,幽香四溢,“师父,一旗一枪的好茶哦!”我嘿嘿一笑:“看来师兄没有忽悠你哦!”

“别给我整那些有的没的,老实说吧,你过来干嘛来了?”老爷子抿了一口茶,放下杯子,“别是看上我那些宝贝想来摸一件。”

这一点师父倒是很了解我,这些宝贝我确实曾经寻思过摸两件去傍身,但是最少这次不是,于是我嘿嘿的笑了两声,恬着脸凑过去,“难道师父您准备赏我两件?”

“去!”师父随手又是一扇子拍过来,我向后一仰头正好躲过,“有事说事,没事就滚——这地儿你可没床!”

正说话间,九师弟文岭走了过来,一边擦手一边挨着我坐下,“七师兄,你这次过来是不是有事啊——刚才八姐可猜了,你是有事来求老师了!”

“八姐?我靠,九小子,你就差直接喊八戒了!”我乐得差点晕过去,“八妹子为什么没有灭了你?”“七哥!”我还没乐完,后面啪得一根毛巾摔在了我的脖子上,一阵凉凉的油腻感瞬间抓住了我——没错,这绝对是洗碗帕!

“八妹子,这可是九小子说的,不是我,”我转过头正好看见横眉竖目的八妹,“你知道师哥是最疼你的了,这次带了东西过来送你的,”我在口袋中摸出一张王府井的储值卡,“喏,自己去给自己买件衣服,打扮得像个丫头!”

诸葛玫借过卡一看,喜滋滋地喊了起来:“哟,师哥,你发了——一出手就是两千的卡了!”“没有没有,”我得意洋洋的谦虚道:“发了点小财!”

在八妹子也坐下来以后,我经过这一段插科打诨,还是想出了要说的话,“老师,以前你给我说过佛骨的事情,现在能不能讲具体一点,到底什么是佛骨?”

老爷子看看我们几人,端起杯子再喝了一口,才缓缓说道:“你们都知道怎么认出佛骨吧?”我和师弟师妹一起点头,“佛骨者,天眼之下金光夺目,妖邪鬼魅近之则丧失法力…”文岭背了一遍老师所教的口诀,“…为三圣体之一!”

老爷子点了点头,看来还是比较满意,“要说佛骨,那么我就要先给你们说说三圣体了,”他缓缓说道:“上古三家分天下,佛儒道各有千秋,引人为之,后来信仰所归造成了这三个不同的派别:佛骨者,信仰佛教十三世行善积德,再次转世之后天降佛骨,庇佑一生驱邪避凶震慑恶灵,在阴阳眼、天眼、佛眼之下可以看出周身笼罩淡淡金光,不散不灭终其一生;道骨则有所不同,道教悟性出众者,若是三世悟根汇聚,则可以形成道骨,这种圣体者身有异香,蚊虫不近,若是修习道术则事半功倍,就算不入道教也必然方圆百米之内草木繁茂,好运相伴;最后是儒骨,这种圣体是来源于秦末始皇之为,当时焚书坑儒时残杀儒生方士四百余人,怨气凝结而形成了儒体的雏形依附于范增身上,最终灭秦而得到了净化,后代代相传,成为了儒骨圣体,儒体为了辅助而生,辅佐而灭,是唯一愿入世的圣体!”

说到这里,老爷子看了看我,“估计你电话中所说的那个小伙子的佛骨,就应该是转世圣体,你要好好待他,在危难之中能够助你一臂之力!”

我练练点头,在听完了老爷子的讲诉后,我对于裴小凯的佛骨有了个很直接的概念——丫的是开外挂耍网游的,对于我们这个工作来说等同于带着GM下副本,一战一法直接秒杀祖玛教主爆裁决!

“好,师父,我记住了,”我‘恩恩’几声:“以后我有危险就让,见荣誉就上,一定把这个佛骨用好用妙,绝对不浪费资源!”

八妹九弟被我的说法引得嘻嘻嘻笑了起来,倒是老爷子摇摇头,似乎不屑我的回答而眯起了眼睛养神,看样子是准备谢客了,但是我还有问题没有完,“师父,这个这个,我还有点问题…”我毫不知耻的开了口:“关于我的眼睛…”

听到我提及眼睛,老爷子猛然坐了起来:“怎么了?——难道你左眼开了?”“这个倒是没有,”听我说没有,老爷子继续追问道:“那是你右眼有问题?”

“差不多吧,”我小心翼翼的开了口:“我似乎可以看见黑色的妖气了!”我所说的正是当时我看见了小黑猫身上腾腾而起的黑色烟气,那一切原本是我不该看见的!

老爷子愣了一下,长叹一声:“邪魔现世佛骨出,人心迷乱阴阳开!——现在看来已经到时候了,你凡事加倍小心,万万不可大意!”

“我知道了,”我还希望老爷子透露一点消息,但是老爷子摆了摆手,“你走吧,等你回来的时候,我会好好的给你讲讲——现在还不到时候!”

“那,那我先回去了!”我给老爷子和师弟师妹打了个招呼,出门开车返回。

一路之上我都在思索关于我双眼的问题。

估计你们也猜到了,我的眼睛与常人有异,不错,我这双眼睛就是传说中的异眼之一,阴阳眼!阴阳眼大家在电视电影中都看见过,那里所说的都是可以看见阴间的眼睛,这一点不错,但是他只说出了阴眼的能力,也就是俗话所说的‘通阴’,而不是阴阳眼。

阴阳眼分成两半来说,第一是阴眼,这只眼睛单独打开的时候,可以看见鬼魂亡灵,更进一步可以看见直接看到幽冥九层,待到阴眼完全释放出来,则是可以带着所有者下达地府,也就是我们所说的‘下阴之术’。第二则是阳眼,这只眼睛单独睁开的时候能够震慑鬼魂,深一步则可以使得鬼魂魂魄渐渐消融,完全释放之时能够如太阳一般使得恶鬼之魂烟消云散永不超生。

每个人的天赋都不一样,我所知道的很多人天生能够使用阴眼,但是年纪慢慢变大以后则是逐渐封闭,最终再也无法使用,另外一些或者可以使用阴眼,但是阳眼终生无法打开。

我不知道我属于哪一类,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我天赋绝对不会很差,诸葛家世代都会收下一个阴阳眼的弟子,多数都是双眼皆开了的,虽然未必能够完全张开,但是毕竟是真正的阴阳双眼!

但是阴阳眼要是一起打开,则是见不到任何异样,无论你的眼睛究竟打开到了那个程度——所以你若是想知道自己是否有阴阳眼,或者是自己的孩子夜间啼哭是否因为拥有这个异眼,那么请你蒙上一只眼睛单独的来观察。

就在我的思索之中,车子一路飞驰,很快回到了肖家河。

就在我把车门锁起准备进屋的时候,突然看见小黑猫在屋外树上露出了个脸,一下子跳到了我面前:“你可算回来了,”它努力站直使得自己显得更高:“家里来了几个人,杀气好重!”

“杀气?”我先是一愣,但是很快想到了来访者是谁:“哦,不用担心,是我的人!”我弯下腰把小黑猫抱在怀里:“行了,别多说话,进去以后老老实实的给我滚到楼上去!”

果然不出所料,开门以后家中的沙发上,端端正正的坐着一个人。

“陆稻,来了?”就在推门进去的一瞬间,我看见他已经转过了头,显然早已经听到了我的脚步声,于是笑嘻嘻的打个招呼,“这次看来你是要跟我跑一趟了!”

长相斯文秀气的陆稻身高不过一米七五,皮肤是健康的橄榄色,面容轮廓如刀削般线条分明,极为清俊刚毅,然而眼神亦是极致的冷漠,毫无表情,仿若一块万年寒冰,森然、冷漠、无情,世上没有一件事情能够使其为之动容。

裴小凯手足无措的坐在对面,看起来如同受了委屈的小媳妇!

陆稻就是属于那一种人,无论在什么地方都会让人感到害怕,犹如出鞘的匕首一般寒光闪闪,一不小心就可能致命!

可怜的裴小凯不知道已经陪伴他了多久,看起来丫的一头一脸的冷汗,不过陆稻倒是没有注意到他,估计他还是老样子,一直闭目养神在等待着我!

既然我回来了,陆稻也张开了眼睛,但是他没有开口,而我也完全没有无视他,笑嘻嘻的放下小黑猫,坐在了裴小凯的旁边。

小黑猫一溜烟的跑到了楼上!

陆稻伸出一只手在桌上轻轻一推,一张打印的纸张向我移动了几寸,上面写着:“兹令:陆稻、欧俊、张福波、马文四人随安全局CD分局第七处五组刘辟云前往KLMY公干;权力级别:全权;时间:即日生效。”下面是老大的签字和一个血红的印章。

“什么状况,”陆稻抬起头,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几时走?”这家伙我认识了好几年,一直是我们七部中最优秀的迷彩,无论近身搏击还是武器使用都出类拔萃,只不过就是对人什么时候都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说实话,和他一起任务的时候真的是毫无乐趣可言,若不是为了安全稳妥,鬼才要他!

不过平心而论,老大这次答应了给我陆稻,也许真的是因为危险!

但是我不鸟他,“哦,这次是去调查而已,”我端起桌子上把半瓶可乐灌了一口,“你就按照一般情况准备好了——至于我是准备后天出发,你们特勤小队自己看着办!”

“好,”陆稻站了起来,“后天晚上两点,KLMY市见!”说完拉开门扬长而去,完全不理会我和旁边如释重负的裴小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