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鬼再现

“我的天!”就在我正准备开开心心喝上一口茶来润润嗓子的时候,裴小凯猛然跳了起来:“刘哥!我的天,这个人简直是一块冰!”他又叫又跳,“吓死我了!真的吓死我了…”

“坐下!”我把杯子端起来喝了一口,“他只不过是我们一个后援特勤小队,你不用那么慌张,”“不会吧!”裴小凯的反应就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我们要和他共事?——刘哥,你干嘛选择这样一个人,你就没有感觉到他身上的…”“杀气!对吗?”我眉头微微一挑,“他身上的杀气比门口臭水沟的味道还要重,不要以为我不知道!”

裴小凯有些吃惊了:“那你为什么…”“为什么要找他?”我的脸色突然一变:“裴小凯,你进了我们这个部门这么长时间,难道还没有搞清楚我们是做什么的吗?”我向他伸手一指:“别以为你的好运可以帮你一辈子,你必须清楚我们这个工作的第一要点是什么!”对于这个佛骨的问题,我并没有告诉过他,也不想提及,“我知道,就是做好我们的工作,”裴小凯自信满满的答案在我的眼神下开始动摇,他试探着反问道:“不是吗?”

“不,”我失望之极的摇了摇头——最少我认为是这样的——“你错了,我们第一的要务就是活!下!来!”我一字一顿,“你没有经历过恶鬼凶灵,也没有经历过僵尸与吸血鬼,你甚至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有危险!——在这种时候,一个优秀的特勤小队可以让我们保全自己的性命,不会被上身、迷惑甚至被控制!”我拿起桌上的打印纸在他面前扬了扬:“他们可以做到这一点——陆稻是我们最好的特警,也是我们生命的最后一道保障!”

在我沸沸扬扬的说了这么一大通之后,裴小凯似乎明白了什么,“哦,我好像明白了一点…”他吞吞吐吐的说着,但是我很快的抓住了重点打断他,“恩,明白就好——你把这个资料全部记下来了吗?”“呃,我差不多了…”裴小凯对于我的跳跃思维完全不能适应,也许是因为才受了陆稻的刺激所以有点把握不了,“你会和他处得很好!”我笑了笑,放下了自己的杯子,“好了,你继续努力,我准备出去一趟!”

裴小凯似乎有点没搞明白:“你出去——哦,刘哥,你才刚刚回来啊!”“不错!”我露出了一张笑脸,“但是我事情没有办完!”

出门是一件比较麻烦的事情,特别是这一次的事情看起来有着平凡中的不平凡,所以在此之前我需要准备一些东西以备不时之需。

老爷子的话虽然很简单,但是他的眼神让我非常担心——‘邪魔现世佛骨出,人心迷乱阴阳开’,一路上这句话在我心中不断重复,促使我趁着夜色去做点其他事情。

我相信命运也相信天意,但是我一直不相信的就是这样一种情况:若是算命你能活到九十九岁,那你就算每天跳楼也死不掉——不,这完全不可能,而真实的情况是你若认真而且努力的话,终究在九十九岁以前不会被意外所扼杀!

老爷子的话我不是不相信,我相信,百分之一百相信,但是我也相信另外一件事情,就是我必须做好万全的准备,那么才可能说回来参加老爷子的大寿!

我要找的东西并不算是很好找,所以我一路沿着成雅高速狂奔,前往了石经寺!

石经寺始建于东汉末年,初系官宦家庙。蜀汉时期蜀将赵云承此产,以‘灵音’之名存世。楚山法师驻锡天成寺期间,振兴臣济成为一代高僧,并被朝迁岫封为荆壁禅师。楚山法师圆寂后,又于寺后丹崖就地修建了祖师殿,内奉‘肉身菩萨’。

我到达的时候已经晚上十一点左右,刚把车停好,一个僧人走了过来:“辟云兄弟深夜来访必有大事,我已在此侯之久矣!”“不会哦,中智师傅,”我大惊小怪起来:“你现在居然开始讲文言文了!”

出来接我的正是中智禅师,年纪比我大,以前也算是熟识,他对我的玩笑也不以为意,哈哈笑道:“今天办了几场佛事,自己搞的有点糊涂了——对了,你的短信息我收到了,到底你要找点什么东西?”

“佛前香灰、凝珠泪!”我也不客气的提出了要求:“如果有紫金锁我也要一段!”

中智禅师显然对我要求的东西有点搞不清楚了,但是我知道他不明白的并不是我所要的是什么东西,而是我东西的搭配有点匪夷所思——他有些不解的说道:“佛前香灰是用来定僵尸恶灵的,而凝珠泪是用来破邪所用,紫金锁更是用来对付古兽的——你要的这些东西我虽然都能找到,但是这个搭配…”他双手合十:“…到底是用来对付什么的?”

“不知道!”我的回答来得那么快那么直接,“不知道?”他显然有点啼笑皆非:“你不知道你找这些东西干嘛——你以为这些东西好弄啊?”

“我知道这些东西不好弄,但是我不知道我要对付什么东西!”我耸耸肩:“最近要去执行一个任务,就是不太明白到底是什么样的东西,所以我一样准备一点备用——行了,你也知道我们的规矩,不能说的太明白,你帮我把东西备齐就行了!”

“好的,”中智禅师显然明白我的难处,“那我们到禅房去坐坐,我叫徒弟们把东西备好!”

“那就辛苦了,”我笑了笑,随着中智禅师一起进入了寺中禅房,开始品尝着他的功夫茶——在阴阳眼面前这些东西都是骗不了人的,所以我不用去看也无所谓!

佛前香灰顾名思义自然是佛祖前面香炉中的灰烬,但是也并不是字面上看来那么简单,这个名称所指的香灰是在香炉底部由于日积月累而产生的灰垢,至少是百年以上承受香火的佛祖面前香炉所产生的,这可不是一般的寺庙能够找到的!

有的电影中演过这样的情节:主角抓起一把香灰洒在鬼怪身上,听见鬼怪‘啊啊’惨叫连连,身上如同放鞭炮一样劈里啪啦乱响,说的就是这种香灰!

佛前香灰不好找,但是凝珠泪相比起佛前香灰来说就更困难了,在每个大殿之中的佛祖面前必然有着香蜡,昼夜不息的供奉香火,随着时间的推移,香蜡之上的大梁必然产生一种如同泪珠一样的东西,有的人说是木材中的油脂,有的说是凝结起来的烟气,但是这些解释都不对,其实这正是由于香蜡所燃烧所积累的精华,也正是破邪极品。近些年来由于国内很多寺庙都翻新了,所以要找一个老梁确实不易,而据我所知石经寺中正有几个大殿是百年未曾翻修过,那上面必然能找到凝珠泪!

这两件东西确实很难找,但是要是比起第三件紫金锁来,可算是容易多了!

紫金锁其实说的就是在一种叫做长明灯中的灯芯,燃烧之后灰烬沉淀所形成的条状物,但是这个东西有几个很苛刻的条件:第一就是长明灯,这种灯是巨大的油缸点燃灯油,这种灯一直都是供奉肉身菩萨或者是佛骨舍利,CD附近也就只有石经寺中有着楚山法师的肉身佛体;其二就是供奉肉身菩萨以后,长明灯不能断,必须一直供奉而不能有丝毫间断,这一点就连这里我都不知道有没有做到!

中智禅师的功夫茶可谓功夫十足,但是面对我这种俗人,每次都要求他跳过了‘焚香静气’和‘叶嘉酬宾’两个过程,直接叫嚷着泡茶喝水,弄得他次次都称我是牛饮,完全没有品相可言,发誓再也不给我泡茶,不过每到了下一次又忘记了!

这些东西确实收集起来不易,第四泡的‘关公巡城’刚完,尚在‘韩信点兵’,门口的徒弟已经轻轻叩响了房门。

“进来!”

中智禅师的徒弟双手举着一个托盘,上面红布为底,中间放着两个小碗以及六枚蜡丸。

我闭上眼睛,再次单独睁开了右眼!

只见第一只碗中透着点点金光,似乎内敛紧锁自身的光芒,正是百年以上的佛前香灰!而那六枚蜡丸,虽然被蜡所封,但是内中有着黑金一般的闪耀光华,看得出来也是极好的凝珠泪!

不过再看最后一个碗中的紫金锁,就让我有些失望了——这里面的光芒虽然也有些许紫色华晕,但是紫色散而不凝,分而不聚,显然在这百年中的灯火并不是持续不断,而是有所遗漏!

“谢谢了!”我拿起红布,把第一只碗中的佛前香灰包了起来,然后蜡丸收入口袋中,“这紫金锁似乎没有成型,看来我是用不上了!”

“原本应是这样!”中智禅师笑了笑:“据说以前曾经一次守夜忘记了续油,所以灭过——我原本想告诉你,就怕你说我小气!”

我哈哈大笑:“你倒是了解我,所以做事做个十足,等我自己来看——好了好了,我还有事,就先告辞了!”站起来的我又突然坐了下来,依次把四个杯子拿起来喝个干净:“嘿嘿,别浪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