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鬼再现

等我回到CD的时候,时间已经很晚了,我看了看时间,现在是午夜一点半,于是我没有回家,车子在二环路上绕了个圈子,朝着东面而去。

在二环路上开了一段之后,我直直的开进了东光小区,来到一家仍旧在营业的小酒吧面前。这间酒吧的名字叫做‘夜莺’,酒很烂,服务很差,就连里面的服务员也是超级难看,外人多半会认为这里绝对开不下去,但是只有我们这一行的知道,这里有着某种其他的服务!

我推开门进去,并没有走到位子上坐好,只是摸出一张百元大钞,塞进了服务员的怀中,然后径直朝着厨房走了过去。

酒吧的厨房很简单,里面只有两三个小弟正在那里准备酒水,而一个看起来精瘦的中年人坐一个凳子上,靠在墙壁上打着瞌睡。

“钉子,是里面的客人!”我刚进去,老板娘就跟着我走了过来,在门口喊了一嗓子。

瘦子挪动一下身子,把墙壁让了出来,这时我看见了熟悉的那个拉环,轻轻用手一拉,这道被涂成墙壁的暗门被我拉开——里面就是另一个世界!

里面和外面差不多,也是一个酒吧,只不过这里招呼的客人不一样。

这一次虽然看起来老大是三弄两弄把个简单任务塞给了我,但是就算是傻子也能看出来这次的任务不简单。我是谁?我可是诸葛钵盂老爷子的徒弟,这个虽然比不上二代哥的‘我爸是XX’喊出来这么提劲,但是在我们这一行的人里面也算是个世家子弟了,若不是真的任务有难度,老大绝对不会把我弄出去跑外勤——说句不好听的,老大在CD这一块还就我这么一个能调查灵异的!

“三爷,在干嘛?”我进去左右一看,找到了在墙角和人斗地主的三爷。

三爷是个看起来很普通的人,普通到你被他打了一顿之后,在警察局指认的时候都会搞错的那种,典型的教科书般温文尔雅憨厚老实,但是在背地里我必须要说,他丫的是痞子中的痞子,若是比较阴谋诡计,一般十个八个流氓恶霸都不够看!

三爷如何得到这个称呼我不知道,只知道在这个圈子里面但凡我认识的人,都叫他三爷,在CD他经营者唯一一个灵异者酒吧,同时这里面也是交易的市场。

至于他的真名好像是蔡恒之,据说有点来历,不过这一切都不确定!

在这里补充说明一下,CD这个灵异者的市场,这里来交易的都是一些有着各种能力的人或者以此为生的家伙,我希望在这里能够找到合适的紫金锁;同时在这之外,CD还有一个所谓的黑市,那里交易的东西全部属于地下产物,见不得光,那边龙蛇混杂,真东西确实有,但是冒牌伪劣产品更多!

“刘辟云?”三爷一脸的灿烂,不知道到底是看见了我还是因为手气顺,他把牌塞进旁边一个家伙手中,“来来来,替我打几把,我和我朋友说点事情!”然后三爷站起来一把搂住我朝着旁边走去,“耶,这么好心来看我?”他嘿嘿嘿的笑着:“听说你小子最近赚了不少钱,怎么?来请三爷吃饭?”

“无所谓!”我很大度的摆了摆手,“想吃什么你说话,哥最近发了点小财,多得不说,几顿饭是完全没问题!”但是我马上在这句话之后转换了话题,免得真被拉去请客,“其实我今天过来主要是想找点东西,看你能不能帮我搞到手!”

吧台边上历来人不多,这里唯一的一张桌子是作交易所用的,大家都知道规矩,所以空着,我一屁股在凳子上坐下来,三爷则是从吧台上端了两杯加冰的啤酒递给我,“什么东西?”

“紫金锁,”我抿了一口,“多了不说,最少要能画十米封魔阵的——你能不能帮我找到?”三爷点了点头,“这东西最近不好找,有人在外面高价收购……”这句话一看就是推托之词,我很直接的打断了他,“切,三爷,无论有没有人在高价收购什么的,对你来说还不是小菜一碟——除非你不想帮我!”

“小子激我!”三爷看我的眼神带着一种‘小样,你手段还嫩了点’的神态,“我反正说的是事实,信不信随你,”他安然的自己喝了一大口,“反正找,我是帮你尽力去找,不过找不找得到就只能看你的运气了!”

“那就行,”我端起杯子给他碰了一下,“我先谢了!”

“你也别忙谢我,”三爷说道:“既然我帮你这个忙,你也透露点东西给我——你们那里最近是不是调查出大事了?这个能不能给我说说?”

咿?这家伙的鼻子以前没这么灵敏啊,为什么这次老大刚准备派我出去,他就收到了风?我装作不在意的样子摇摇头,“屁事!还不是老样子,那有什么大事哦!”

“你小子不厚道!”三爷凑过来贼兮兮的说道,“今年双春年,就在春分那一天二十八星宿的青龙七宿中角、亢、氐三宿异彩四射,房、心、尾、箕四宿华光袭月,今年中国必然出事——我收到了不少世家的风声动向,你小子要是把真实情况给我说说,我就把自己知道的告诉你,怎么样?”

我看着三爷,心中有点忐忑,这三爷说的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万一他是忽悠我的,那我不是倒了大霉,把机密情报告诉了这个家伙?但是我若是不说,他又确实知道点什么,我自己不就亏大了?

要说察言观色这一点,按照网游的分类,三爷必然属于‘天人合一’的境界,他见我犹豫,又抛出一颗巨大的蛋糕来诱惑我:“这样,你要是给我说说你们国安局的内部情报,我马上帮你去找紫金锁,明天送你家去,怎么样?——免费!”

“行!成交!”

我把老大开会所说的苏梅克列维九号彗星撞击木星的时候源源本本的给三爷讲了一遍,顺便还把那海轮在波罗的海沉没一事也说了——反正这些东西在度娘上面都能找到,说了也不算泄密不是?

三爷听我说完,从怀里摸出一支雪茄点燃,顺手也给了我一支,坐在凳子上开始思索。我反正也不急着走,所以先陪他磨蹭一会——恩,这雪茄味道还真不咋样,不知道哪来的,反正绝对不是古巴货!

当然,就算真是古巴货我也抽不出来!

看着烟雾被上面的排风扇呜呜呜叫着抽走,我开始百无聊赖的四处打量:左边一桌是风水陈,他对面那两个小子一看就是外面的搞这行的,估计是找到什么大买主,所以来请老陈出马帮他们的主顾看看风水;他们旁边那两兄弟是长年累月替人找阴宅的,最近既然呆在这里,估计又是找到了什么好穴位,在这里待价而沽;后面那一桌是专门倒卖法器的,一些中档的驱邪符咒、桃木印、珠链什么的都有;右边第一桌看起来正在谈生意,桌子上摆着的那件明器,一看就是才从地下出来,上面阴气相当重,估计是正在找人处理了好出手;他们后面的两个家伙是生面孔,看起来像是个吃八方饭的,估计是个行走江湖的猎人——现在无论什么吸血鬼、僵尸、狼人都稀有的很,他们的日子估计也不好过;最后面的那一桌应该是师徒,目的嘛,可能是准备在三爷后面的旅馆住宿。

这些人大多可以算是我们法门中人,大家都知道这个世界不为人知的一面,也知道我们这一门中的潜规则,和他们相比较,我真算是不错了——诸葛世家的身份,国安局的背景,再加上能使用左眼的能力。

可以这么说,他们若是算作我们这个世界的普通人,那么我就算是这里面的贵族了!

三爷把烟突然放了下来,“小刘,我给你说说最近门里面的事情!”门里面的事情就是指的现在法门中的事情,这是我们自己人的说法——我点了点头:“我这不等着你说嘛!”

“今年春分的青龙七宿异常之后,许多大家都有了动静:甘肃张氏开始召集门人,并且开始准备法器,刚才我说的收集紫金锁,就是他们;范阳卢氏已经正式的宣布收徒,并且在各地寻找天赋异禀的传人;陈郡墨氏则是悬赏百万寻找金丹,据说他们已经开启了祖上传下来的金身麒麟八方仪,并且诸多的机关都已经开始了修复!”说到这里的时候三爷顿了一下,“按照你今天所说的,必然是有大事发生,这些世家难说是已经知道了详情,但是估计他们都看到了这个景象,所以开始了准备工作!”

“中国各大世家镇守四方,都有祖宗留下来的规矩和看守的东西,如果不是有大事估计也不会牵一发而动全身,”我这下是笑不出来了:“三爷,要是你说的是真的,我这次可是危险大了!”

三爷不屑的‘切’了一声,“你少给我装——你们诸葛门人都不是省油的灯,诸葛老爷子还健在,你又是他最喜欢的徒弟,老爷子能看着你娃娃进火坑?”他朝着我喷出一口烟,“真要是有危险,你去请出武侯老爷的三分八卦鹅毛扇,我保你无忧!”

“去去去,”我唾了一口,“祖师爷的扇子不是我用的,那指定是诸葛家才能用,只能给大师兄,我大不了希望老爷子到时候随便给我把法器镇邪的就行了!”

“这些可不管我的事,”三爷站了起来:“行了,时间差不多了,我还要出去帮你熬更受累的找紫金锁,你也回家算了——记住,这次出门小心点!”

我笑嘻嘻的出门开车返回,紫金锁的事情落实,按理说确实应该放心,但是三爷这一番话,说得我心中有些七上八下了。

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呢?

现在看起来一切都不可考,还是到时候再说吧——我想起了老爷子在我准备进国安局时候说过的话:“刘辟云天命厚重,福泽庇护,进国安局也是有惊无险,行吧,你就走小五的旧路也无不妥!”

小五就是我五师兄方城,现在北京干的好好的,也是国安局成员。

“妈的!”我狠狠的在车上唾了一口:“老子坚决相信老爷子的话,看看你个新疆调查到底能有多凶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