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鬼再现

我把油门踩到了底,对车子的性能赞叹不已:“啧啧,这车真不错,跑起来又快又稳——咿,你这是什么烟?”对于能够高速的飞驰,估计是所有开车人的梦想,等我终于把郑曲从驾驶位换了下来以后,我毫不客气的把车子开上了两百的时速,顺便还东看西看,完全忘记了当初给郑曲信誓旦旦的保证。

等他俩胆战心惊的看我摸出一只郑曲放在驾驶座旁的雪莲烟点燃以后,郑曲才半劝半问得说道:“嘿嘿,刘哥,你刚才不是说你开的很慢吗?”

“对啊,我开的很慢,就跟我说的一样——我压着两百跑,”我深深的吸了一口评价说:“恩,味道还行,就是燥了一点,估计是你们这里天气太干了!”

郑曲对我所说的基本没有在意,他干涩的陪我笑了几声,“嘿嘿,刘哥…你说压着两百跑,但是…但是你好像已经两百多了!”

“对啊,有什么问题?”我开的高兴,不由放开一只手夹着烟,“压着的意思就是不低于,我说压着两百自然不能低于两百!你难道有其他解释?”

“……”

“好了好了,别打搅我开车,”我吐出一个烟圈:“这个烟不错,带两条回去送人!”“刘哥,你打算送谁啊?”裴小凯见郑曲拿我没法,只有在后面捆上了安全带,还顺便不顾小黑猫扭来扭曲的挣扎,也给它绑上了,“难不曾你准备回去送给唐姐?”

他口中的唐姐就是唐倩丽,我这才想起了答应带东西回去送她这一点,“自然不能送她了,她又不抽烟——这样,到时候我们记得这事,就买点回去,要是忘记了就回去弄个贝克汉姆一样使用的大品牌送她!”

“那我一定帮你记住,要不然成本太高了!”裴小凯试了试,安全带很结实:“要不你买东西的成本太高了,你想,贝克汉姆大球星使用的……”

“你傻呀!随便买瓶百事可乐就行了,你又不是没看广告!”我嘿嘿一笑:“贝克汉姆就是喝的这个!”

“……”

我正在和他们鬼扯,突然一辆红色的跑车呼啸着从我身边冲了过去,那姿态、那速度,简直可以说是嚣张之极,我愤愤不平的继续加油,但是似乎毫无用处,两车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最后我只能跟在后面闻烟!

“行,不追了,先放过你,”我阿Q了一把对郑曲说道:“小郑,没想你们新疆妹妹这么火爆,我都二百三了还追不上…你说她速度有没有两百六?”

虽然说新疆的高速公路又宽又直,郑曲也经常跑到一百九、两百左右的时速,但是估计也是第一次见跑到两百六的,他拉着扶手咳嗽一声:“估计,我估计有了!对了,刘哥,差不多快到吃饭的时间了,你说我们吃什么好?”

也不知道他是灵机一动还是策谋已久,既然提到了这个问题我也不回避了,反正饿了这么大半天,“有什么好建议没有?”

“路上过了奎屯以后,有两个地方的东西比较有名:白土坑的鱼和黄沙梁的大盘鸡,”郑曲见我速度保持两百没有继续猛追才放下了心来,“看你们喜欢吃什么!”

“大盘鸡好了,”我边说边眺望那车的尾灯,“一直听说你们新疆大盘鸡不错,但是一直没有吃到过正宗的!”

“那我们大概…”“靠,”我猛拍了一下方向盘,“这车已经没影了!”“…一个小时候可以到!”看起来郑曲已经渐渐习惯了我的思维方式,当中没有任何的迟疑与停顿,自顾自的把话说完,而裴小凯则是抓住这个好不容易的机会发表一下自己的意见:“其实我觉得是车的原因,要是刘哥开的是跑车,那绝对能追上她!”

“那当然!”我得意洋洋的说道:“你又不是没见过哥的奥拓超宝马!嘿,是不是从这里下高速了?”

下了高速以后是普通的双车道,车多速度慢,但是我用尽全身力气左突右闪,把在成都塞车时候的本事发挥到了极致,虽然不知道一路上被多少人在车里面臭骂过,但是最少我体现了咱们成都人的本事,受到了郑曲的好评——呃,至少从字面上听起来是这个意思!

“呃,刘哥,你这车开得…真是没话说了!”

黄沙梁的大盘鸡果然不错,不但有着我们四川的辣味,而且吃起来肥而不腻,当中那特有的味道让我和裴小凯都赞不绝口,就连小黑猫也吃得兴高采烈不亦乐乎。

就在我们正开开心心吃鸡的时候,我看到了对面一辆熟悉的红色倩影!

正是这靓车刚才让我吃了瘪,虽说我自觉不是很丢人,但是那好奇心却丝毫没有减少,“我出去走走,吃得差不多了!”我站了起来,“我的去方便一下!”

他们低头猛吃,根本没人管我,就连郑曲都只是点了个头表示知道。

从车轮的痕迹看来这车已经停在这里有一阵子了,开始的时候我们没有注意到,现在我有机会自然走近去细细查看一番,究竟是什么车子能这么简单就让跟在后面吃了屁。

这辆车看起来应该是阿斯顿马丁,具体型号我不清楚,但是这种车估计在市场上得售价在三百万左右,时速能到达三百六左右,二百六对它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

就在我绕到车尾的时候,看见了一堆华丽花哨的图画,看起来非常另类,“这算什么?好好的车被糟蹋了!”我鄙视唾了一口,“估计又是哪个没品二代买的!”

其实我这个人和很多人一样有着劣根性,对于别人总有着那种恨人有笑人无的心态,看到了这种贵得稀里哗啦的靓车,加上又被她甩了个吃烟闻屁,心中自然愤愤不平。

我心中思量着车主不知道背景如何,也不知道这车有没有什么可以取笑之处,于是闭上了双眼,然后猛然睁开了右眼!

我的天!

在我看过的很多车上,都因为车主的为富不仁跟随冤魂,但是这一辆车却大不一样:它不但没有任何邪恶的景象与痕迹,甚至还有一种淡淡的朱色光晕,笼罩在车上!

“奇怪!”我也不算是吃干饭的,毕竟跟了老爷子那么多年,诸多的法阵还是略有见识,这种现象应该是属于一种保护法阵,凡是有这种法阵的庇护,那么一定可以保佑车主逢凶化吉避却凶邪!

看来这个车主不简单!

世界各地都有能人异士,我们国安局知道的也不全,我很快的绕到车后蹲了下来,看着那一堆花哨的图案——就在这堆东西中间有一个图案正在闪闪发亮,淡紫色的光晕从它上面不断的涌现。

这个法阵的构建相当巧妙:花瓣、抽离的线条、飞舞的树叶,这许多东西构成了这个强大的‘六道驱邪法阵’!九流都习惯使用法阵来作为辟邪以及祈福手段,但是佛教使用的加持之法,就是对于某种有着佛性的物体进行佛法加持,所以这个车主属于其他九流之中;同时法阵并不是道家所常用的,所以我也无从考究到底是属于谁,只是大概猜想应该是属于阴阳家、墨家、法家之中。

“你在干什么?”突然一声清脆的怒斥在我头顶响起,“离我的车远点!”

我猛然站了起来,终于看见了那个把我甩在身后的车手!

红颜祸水,或者这句话真的一点不假,当一个女子美貌到这个程度的时候,不知道是幸运还是悲哀!

这个车手拥有一张近乎完美,宛若艺术品般的极品脸蛋,不带一丝表情,冷漠却让人感到神圣不可侵犯的气质表露无遗。她外披一件奶白色的风衣,里面确穿着一件V字领低胸贴身红色塑身衣,把起码是B罩杯的胸部包裹的格外坚挺饱满,脖子上那条项链正好处于V字的底部,把一个小巧的双鱼吊坠送进了那深深的沟壑中。

短裤下露出的长腿浑圆白皙,足下穿着一双简单的登山鞋,黑色的鞋面反衬着那白色的肤色更加白得透明。

对于美女来说有两种人是无计可施的,一种是帅哥,而且是帅的一塌糊涂那种;另外一种是痞子,完全没脸没皮恬不知耻那种,爹妈没有给我第一个机会,那么我就只能选择第二项了!

“不干什么,”我无所谓的耸耸肩:“随便看看而已,路又不是你家的!”

“离开我的车!”美女一下子走了过来,而我则是后退几步,看她挡在我和车尾之间,脸上极为厌恶的掏出了一张十元钞票,“拿着,赶快走!”

不知道是由于对方是美女,或者是因为她的动作实在太过,我总觉得这一切不太真实,她那冲动的表情和这种厌恶似乎是为了掩盖什么东西!

其实这一次事情一直到这里都没有什么问题,但是老天爷开的玩笑常常都很大,就在她摸出钞票的十秒钟以后,悲剧发生了……

“啪”

她的脸涨的通红,嘴里骂着:“不要脸!”一边把手中的钞票朝我脸上一扔!

机器轰鸣着冲我喷出一道烟雾扬长而去,我才从目瞪口呆中醒悟过来。

这件事情在很多年以后被裴小凯提及,并且持续不断的戏弄了我好几次,每次都是咬定我当时绝对在偷窥人家的胸部,然后被甩了一耳光!

但是在这里我郑重的向各位读者朋友以及老大、夫人等等阐述一下事情的真实情况:当时我们距离很近,而且她一伸手就把胸口的坠饰甩了出来,我作为诸葛钵盂老师的弟子,对于这一切都有很强的认知能力,所以敏锐的察觉到了这双鱼坠饰的不一般——呃,也许我当时的动作是有点猥亵和下流的味道,但是绝对不是我的本意,而是无意举动,根本和裴小凯这王八蛋宣扬截然不同!

只不过弯了一下腰,距离双鱼佩饰近了那么一点点!

挨耳光我不介意,但是毁坏哥的名声就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