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鬼再现

等我们的牛头重新上路,已经是半小时以后的事情了,我钻到后面的洗手间中用冷水在脸上冲了好几分钟,才让这红色的掌印渐渐消退。

我从厕所出来以后,桌子已经收拾干净了,我心虚的探头探脑走出了门,看见牛头已经发动,郑曲正坐在驾驶位上,他摇下窗户喊我:“刘哥,刘哥!”

“干嘛你来开?”我钻上副驾,有些不满的念道:“嫌弃我了?”“不是,”裴小凯笑着说道:“主要是有些问题需要和商量一下,所以换郑哥开一会!”

“行嘛,”我也不知道两个鸟人看没看见我吃瘪挨耳光,但终究有些心虚,这个问题确实也不太好深究了,任由郑曲重新掌握了驾驶权,“说,什么情况?”

裴小凯脸上的深思熟虑一眼就看出来是装的:“刘哥,你说我们到了以后该先做什么?是先住酒店还是先联系‘杀手哥’?或者说我们先去现场看看?”

“滚!”我毫不客气的甩了一句:“这些事情还用不着你操心,你老老实实听话就OK了。行,我先睡会,到地方叫我!”

车上睡觉真不舒服,无论你是价值七十万的牛头还是价值七千的二手奥拓,我在座位上颠来倒去换了几个姿势都不舒服,索性坐了起来:“来,来,来,我们换个位置,你坐前面来!”我朝着裴小凯叫道:“我到后面来睡!”

“要不我停下来让你们换位置?”郑曲刚开口就遭到了我的断然拒绝:“别,你开好就行,我们自己来!”小黑猫倒是睡得很熟,这家伙只要吃饱喝足,一贯是弄不醒的——我爬到后排把它抱到一边来腾出空间都完全没有反应。

等我敏捷的钻到后座以后,裴小凯很快也钻到了前排,但突然我又不想睡觉了!

我摸出一支烟点燃,扭头摇下了窗户……咿?

只见路边的岔道上停着一辆车,车头正对着我们这条公路,瞎子都能一眼认出来,车上正是刚才那个扇我耳光的女子!

不知道她准备做什么,但是她手在方向盘上明明白白的结着一个法印!

“不好!”我心中似乎所有所动,但一想之下又觉得好像没什么问题!

当时时间是下午一点十分,而三十分钟以后,我们的车摆在了公路上,问题很简单:水箱漏水,发动机拉缸了!

“靠,什么东西,”我骂骂咧咧的在公路上拦车,口中念叨着:“还以为是什么高人之后,看来又是一个没品没度的臭丫头!”这个几乎已经是明摆着的了,绝对是她使了什么坏,才把我们车子的水箱给弄破了!

“红颜祸水啊,”裴小凯把行李提了出来:“刘哥,真要搭顺风车过去,然后留郑哥一个人在这里等拖车?”

“哼哼,”我盯着裴小凯的眼中闪着凶光,“本来是没有这个想法的,但是现在突然发现你这是个好建议,有点事情我们需要好好谈谈!”我亲热的搭上了他的肩膀,用力向我这边一搂,“我想你是不是有点什么小秘密瞒着我!”

“没…没有啊,”裴小凯开始哆嗦,似乎记起了自己口误,他颤颤的笑着:“刘哥,我绝对没看见…”“没看见什么?”我开始拉着他向前走,同时扭过头去叫道:“我们先赶到KLMY去会合,你把车子处理好再赶过来!”

“好的,我会换车过来的!”郑曲非常不好意思,在我们走出很远的时候还在大声叫喊:“真的对不起啊!”

“没关系!”我咬牙切齿的低声应了一声,不管他有没有听见:“谢谢你给了我和小凯一个独处的机会……”“刘哥,我还是留下来陪郑哥好了,嘿嘿,您看…”裴小凯开始拖沓着准备后转,但是我用力拉着他,“别啊!在你没给我解释清楚这句‘红颜祸水’之前,我们还需要加深一下了解!”

“我真的什么都没有看见!”裴小凯在我眼神下直接举手投降:“只就看见你站在那个开红车的靓女旁边说话,然后挨了一耳光……”“够了!”我怒喝道:“你给老子闭嘴!”我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你要是胆敢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嘿嘿…”“我绝对一个字都不会吐的,”裴小凯连忙喊道:“我向毛-主席发誓!”

“要是你敢回去乱说,我就把你弄到某个外星人老窝里面去!”我继续加大压力:“别以为我是说着玩玩的!”

“真的不会说的,”裴小凯已经带着哭腔了,让我感到了一种快感——这或者就是被扇耳光之后回扇时候那种感觉。

我再次盯着裴小凯看了半天,直到他心里发毛得不行了才很勉强的点点头:“行,我就信你一次!现在我休息一下,你去栏架车!”我一屁股坐在行李包上,“快点去!”

看裴小凯兴高采烈欢天喜地的去拦车,我的心中乐开了花,自我感觉这一场表演非常值得:“哼哼,这一次我看你还不被吓得半死!”自我感觉已经成功把裴小凯威慑住,今生今世都不用再担心这个问题了!

转过头来看裴小凯,丫的在路边拼死拦车,但是这里是可怜的217国道,虽然车辆不算少,但是两边荒芜的戈壁滩让所有车都速度十足,几乎所有人在看见我们以后都当成了戈壁摊上下班准备搭便车的钻工,这使得我们几乎没有被人注意!

就在我准备查看路边里程碑并且计算步行到下一个小镇时间的时候,一辆‘拖板鞋’嘎然一声停在了我们面前,“嘿,刘哥,我遇见了一个好人!”郑曲把头挤出玻璃窗的时候兴奋的挥手:“他愿意顺路送我们到KLMY!”

“那你的车呢?”“扔那了,”郑曲把玻璃完全摇下来:“不是自动窗户还真麻烦……车子他们已经派人来处理了,领导怕你不熟悉这边的环境,所以要求我一直跟着你!”

“招呼你的朋友上车吧,”旁边的司机笑了笑,“别让他们站在日头下面晒了!”

“哦,对对对,”郑曲连忙跳下车来,帮助裴小凯把行李放进了拖斗,我则是很自然的坐上了副驾,这不是由于我自我感觉良好,而是我觉得似乎应该看看这个好人,顺便看看他能够把我们送到KLMY的那里。

这个驾车人的年纪给我一种很模糊的感觉,初看像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但是细看又透出一种三十出头中年人的成熟、事故和冷沉。一米八五以上的高挑身材,宽肩、阔背、蜂、厚臀,足有八十公斤的体重,充满着爆发的力量!

但是在这一切之前,我首先注意到的是他那种混血儿所特有的俊朗面容——他伸出一只手来微笑着说道:“嗨,你好,我是林超,很高兴能够帮上你们的忙!”“哦,非常感谢,”我握着他的手:“我是刘辟云,”我指了指车后忙碌的家伙:“那是裴小凯——我想你已经认识郑曲了!”

“他是个很有趣的人,”林超笑了笑:“但是似乎刘先生觉得我更有趣,要不然你为什么一直盯着我的脸呢?”“哦,这是,这个是有原因的,”我拼命寻找一个合适的理由,“我觉得…怎么说呢…只是觉得…”“我是混血儿,”林超说出了我没有找到合适形容词的下半句:“中德混血儿!很多人从我的外貌上都能猜到一二,我想刘先生也是一样!”

“哦,不,我没有那么敏锐的观察力,”我哈哈大笑:“只不过是觉得你似乎太过于漂亮了!你知道,如果要泡妞,有个漂亮的对手可是个威胁!”

说话间郑曲已经爬上了后座,“嘿,我们弄好了!”

林超微微一笑挂上了档,“我可不会是你对手的,”他回应了我的玩笑:“因为我到这里来可不是旅游的,我是来准备拍摄一些照片的!”“林超是个自由摄影艺术家,”郑曲插嘴说道,而皮卡车就在他说话的时候开始慢慢加速,重新在217国道上飞驰。

拖板鞋是我们四川的叫法,而这种车的正式名称应该是皮卡,这种车速度能够达到一百好几,而且底盘较高,无论是戈壁浅滩、石堆废墟都能很好的通过,而且价格就只有十多二十万,算是比较经济的车型了。林超的这辆皮卡明显是改装过的,动力更足,跑起来的时候明显给力许多。

“这车还不错,”我一边啧啧的赞扬一边东看西看:“动力不错,减震也不错,跑起来比较平稳;驾驶室还是够大,俩坐后面一点都不挤…没对!怎么是你们俩坐的后面?”我猛然扭过头去盯着裴小凯吼道:“我的猫呢?”

“啊?”裴小凯四下一看,“糟糕,我们车抛锚的时候好像它还在睡觉,难道说……”“别难道说了,你绝对是忘记把它抱下来了!”我对林超颇为不好意思的说:“不好意思林哥,能不能麻烦你再回去一趟,我的猫好像还在车上……”“没问题,”林超直接在路上调了个头,“还好你们想起了,我们也跑得不远,要是真的开个几十里你们才发现就麻烦了!”

“嘿嘿!”裴小凯陪着干笑几声,又挨了我几个白眼。

等我们回到车边打开车门,小黑猫果然还躲在一个靠枕的下面呼呼大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