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鬼再现

后面的旅程倒是一帆风顺,放眼望去,一望无际的砾石滩在阳光照射下闪闪发光。“这就是新疆的戈壁滩了,”郑曲看我望着窗外,于是介绍道:“每当大风掠过,黄砂滚滚,遮天蔽日,看起来颇有几分壮观景象!”我笑笑不语,继续望着外面,这里整个地区人迹罕至,一派荒凉景象,一种看起来很苍老的树木生长其上,这次不需要郑曲的介绍我都知道,那就是胡杨树,传说中‘生则千年不死,死则千年不倒,倒则千年不朽’的胡杨树,它将自己用三千年的时间站立成一道独特的风景,成为地球上生命的不死精灵。

待到进入了KLMY地区以后,在戈壁滩上出现了另外一种景观,不少磕头机开始零星出现在了我的视线中,说真的,第一次看见觉得相当稀奇!

这东西在抽油的过程中不断上下反复,看起来就如同磕头一般,若是单独的一个两个,说起来没什么,但是你要放眼望去密密麻麻沿着公路有着成千上万,那就颇为壮观。

等我们到达KLMY的时候,已经是七点左右了,如果是五月的四川,天色估计都已经差不多黑下来了,但是这里依旧阳光明媚,“这里和四川有两个小时时差,”郑曲给我们介绍道:“恩,一般来说要晚上两个小时!”

“明白了,”我点了点头:“吃饭时间是晚上七点了——也就是说我们现在正赶上饭点!”

“差不多这个意思,”林超哈哈的笑了起来:“看来你们今天可以好好领略一下新疆的风味了,对了,我住在正天华夏,你们住在哪里?”

“正天华夏?”郑曲欣喜的说道:“那正好,我们也住在哪里,没想到大家运气这么好,居然住店都是邻居!”“那叫缘分,”裴小凯插了一句:“这玩意儿就是这么的玄妙!”

只有我似乎没搞明白:“正天华夏是不是酒店?这个我要先说一句,我没钱,高档的不住!”“刘哥,你这就见外了,”郑曲抢着说道:“来到我们新疆,这些住宿的问题自然是我们新疆局安排了,你就不用担心了!”

“你们安排?哦,那我要住最高档的,正天华夏算不算?”

“……”

新疆国安局已经订好了房间,就在正天华夏酒店的四楼,由于安排了两个房间,所以我很简单的就把裴小凯踢过去与郑曲一起睡,而我则是带着小黑猫住进了隔壁。

刚刚洗脸换了件干净的T恤,裴小凯就过来敲门了:“嘿,刘哥,林超刚刚过来找我们,说是要请我们去吃晚饭——你弄好没有?”

我在洗手间摆弄着头发,头也不回的说道:“在那里请客?吃得好就去,吃得不好就算了!”“哈哈,刘哥你放心,绝对吃得好!”一个声音答道,听起来是林超,“刘哥你点菜!”

尼玛,林超跟裴小凯一起过来了?

不过对于我来说倒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反正我在局里是出名的脸皮厚,被人听见了我背后对于请客的议论也无所谓,我嘿嘿一笑:“那我就随便了,你到时候千万不要心痛哦!”

“没事!”林超痛痛快快的答应了,“吃啥都行,咋吃都行!”说话颇有一点大将风度,很是豪爽和自信。

“那就不客气了,”我从洗手间走出来,把小黑猫抱起:“承蒙你破费,走吧!”

林超与郑曲走在前面,我毫不客气的把小黑猫塞进了裴小凯的怀中,就在这个时候他凑在我耳边说道:“刘哥,我觉得你是不是抠门抠得太直接了…”“有问题?”我反问道:“我们出来的经费不够,不抠门咋弄?——要不你赞助一手?”

“不是这个意思,”裴小凯在钱这个问题上绝对不敢接招:“其实抠门点我也很赞成,只不过你弄得太直接了,搞得我们像流氓一样…”“少来了!”我毫不客气的打断他:“我们和流氓有着直接的区别——再不济也是拿证的流氓!”

裴小凯一脸诧异的看着我,随后一路无话…

这顿饭确实吃的不错,我们四人在酒桌上喝得相当愉快,就差拜把子了,而那个嘴快的裴小凯也把我们来此的目的透露出来:我们是来调查当年大火事件,主要是看看有没有什么灵异事件在其中。

林超在听完我们的话以后颇为激动,他拉着我的手再三要求路上随我们一起,不为别的,就为了能够拍上几张精彩的照片去参加普利策奖!这个奖我知道,那绝对不是普通人能够获得的,但是我还是相当佩服林超,看起来人家年纪不大,这份目标可不小。

具体我们喝了多少酒已经记不得了,感觉那啤酒真的是有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弄死喝不完的样子,到了最后,唯一能够记得的是我们最后应该是被出租车甩回了正天华夏。

迷迷茫茫混混僵僵中我完全不辨东南西北,只觉得自己在戈壁沙漠中一路行走,头上烈日炙烤着我,口中如同着火般的难受,“水,水…”我一路行走,一路喃喃自语,但是完全找不到一滴水!

就在我被这种感觉折磨的快要发疯的时候,冥冥中有人呼喊我的名字:“刘辟云,刘辟云…”那声音隐约飘忽,一时觉得远在天外,一时又觉得似乎来自我的心中,“谁?”我猛然大叫:“谁在叫我?”

那声音没有理会我,还是不断呼唤我的名字,我勃然大怒,“何方鬼祟,胆敢在我面前行此妖邪之术?”当时我也不知道怎么突然就改说了文言文,但是事实就是这样,我也没有深究——那声音却毫不理会我,继续着自己的所为,我怒到了极点,深深吸了一口气,伸出右手喝道:“着!”掌中如同炮弹一般的射出白色气团,其中有着缠绕作响的丝丝电芒,向着四面八方毫无目的的飞射而出。

声音依旧存在,我突然发足猛跑,朝着自己认定的方向冲去——“啪”!

我摔倒了床下!

原来是一场梦!

我爬起来擦了擦额头的冷汗,看来自己被这个梦吓得不轻,我自嘲般的笑了笑,打开床头灯,看见小黑猫正在握旁边**蜷缩成一团呼呼大睡!

好像今天丫也偷偷喝了不少酒!

我走进洗手间,把头伸到水龙头下面,任由那冰凉的**从我头上淋下,同时咕噜咕噜的开口喝着…

“刘辟云…”

我一个激灵,猛然停了下来!

不错,我真的听到了有人叫我!

难道刚才的声音不是梦?

哗啦哗啦的水声虽然很响,但是我依旧从这之中辨识出了那似乎来至九渊深处的呼唤——“是谁?”我轻轻的问道,但是回答我的除了那隐约的呼唤以外,只有哗哗的水响。

我的好奇心突然开始作祟,准备出去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摸出一瓶风油精擦在太阳穴上,轻轻拉开房门,顺着着声音的来源开始下楼!

就连衣服都不用穿,因为我压根就没脱!

出了正天华夏以后,我试过使用右眼来寻找声音的来源,但是同样没有什么发现,只能步行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一路寻找,这时候的声音似乎也不再飘忽,固定而且清晰起来,似乎就是从天外传来,只是为我!

就在我转过一条街角的时候,前面已经不是街道了,一个很大很宽的广场出现在我面前,而广场上面居然有一条人影!

“是谁?”就在我看见这条黑影的时候,她也看见了我!

黑影看见我的瞬间脸色一变,“走狗!”她大喝一声冲了过来!

她看清楚了我,我也看清楚了她!

正是那甩了我一耳光的二代跑车姐!

这正是完全无从说起的悲剧:第一次见面就甩了我一耳光,按照当时她骂我的理由应该是‘流氓’;第二次见我的罪名换了,是‘走狗’,看来不但罪名升级,而且她的手段也升级了,看这架势最少是准备暴打我一顿!

我猛然一躲,藏到了一个垃圾箱后面,连连摆手道:“喂,有话好好说,别动手…”但是似乎她根本没有听我说的什么,不断左闪右突准备绕过来打我,好在我虽然醉酒,但是还身手敏捷,她连续尝试了好几次我都没有被抓住,反而是绕到了另一边!

在这种情况下我居然很愉悦的开始耍嘴皮子:“长夜漫漫无心睡眠,我还以为只有我一个人睡不着觉,原来还有二代姐你啊……”

她突然眼中异常的出现一种好奇之色,口中也‘咿’了一声,似乎看着我的身后,同时手上也停了下来!

我当时完全处于一种本能,而且是未经思考过的直接扭头看了过去!

事实证明,作为一个随时处于危机状态中的国安局成员,一定不能喝酒;万一实在不行喝了酒,那么千万不要外出,一定要呆在家中;万一实在不行外出了,一定不要相信女人!

呃,或者我们也可以这么说,任何时候都不要被女人骗了,因为她们无论年纪大小、职业身份、生活习惯到底是什么,都是天生能够演戏的!

而且是出类拔萃的演技派——就算看起来是偶像派,也是偶像演技双料选手!

后面什么也没有!

“糟糕!”我这个念头在脑中一闪,只听到‘咚’的一声,就人事不省倒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