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鬼再现

水…

滴答…

水…

滴答…

这个过程不知道重复了多久,当我费力的睁开眼睛,一股莫名的疼痛从后脑传来,我不由发出了‘哎呀’一声!

显然这一声叫喊完全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我现在看起来身处一间破旧的厂房中,被绑在一个类似阀门的东西上面,而这里面除了我以外空无一人!

“喂,有人没有?”我在短暂的头痛过后继续感到了口渴:“能给我点水喝不?”

此刻这厂房的门突然打开,一个红色的靓丽身影走了进来,“嘿,美女,又见面了!”我虽然知道是被她打晕的,但是现在绝对不是害怕的时候,对于这种情况,我坚信的名言只有一句——无论在任何艰难困苦中,我们一定要坚决的竖起中指!

她冷若冰霜的走进来,把手中的一台笔记本电脑随手放在我面前的一个台阶上,开始弄点什么东西,而这个过程中我保证自己已经尽了一切努力来阻挠她的行动。“嘿,美女,你能不能弄点水来给我喝?不愿意?我猜到了!像你这种开着跑车的二代姐,都是胸大无脑而且毫无怜悯之心的,今天一见面就动手殴打哥、破坏车,然后晚上见面就是偷袭我这种老实人,最后还使诈,”我喋喋不休空穴来风:“就算你想打我,也得找个理由吧,总不可能帅都是过错!这是我爹妈给的,对不对,又不是我刻意用美貌来让你心绪不宁无法入睡,所以才半夜三更在广场等我准备投怀送抱……”“住口!”估计是实在受不了了,她猛然转过身来,同时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已经抵在了我的下巴上。

美女眼中似乎已经被我成功激起了怒火,她一字一顿的说道:“从现在开始,你不准说话!过一会我问你话,也不准说其他的!否则,每犯一次我就切掉你一根手指头!”

“手指甲行不……哎呀!”

“刷”的一声,匕首已经在我的手指上划了一道口,痛得我叫了起来,“这是你最后一次给我耍嘴皮子,”她眼中居然显出了凶光:“别以为我是说说而已!”

其实我不是不知道这个女人下得了手,但是没有办法!我已经试过了绑着自己的绳子,那东西很专业的把我牢牢捆在一个巨大的废旧阀门上,按照一般的情况,我只要不是能变身绿巨人,那就绝对挣不开的!

我能变身绿巨人吗?

不能!

所以我挣不开,只能想点办法来糊弄了!

不过就现在的情况看起来,我还是先稍安勿躁,俗话说大火怕海浪,美女服流氓,我只要能够稳住阵脚就一定可以浑水摸鱼溜走!

美女看我不吭气了,哼了一声之后转身开始摆弄那台电脑,只留下一个又翘又结实的臀部包裹在迷你短裤中给我遐想。

时间很快哗啦啦过去一截,美女转过身来拿着电脑放在我旁边,虽然我极力想扭头看看,但是她又拿着匕首抵住了我的下巴:“别给我扭来扭去!现在我问你问题,你老实回答我,”她嘴角微微一翘,“我希望你像只猫一样的听话,否则的话……”

“喵~”我叫了一声!

“啪!”

有时候我还是必须承认,这种装疯卖傻时常都可能导致意外——就像我挨的第二耳光!

接下来我真的是老实了,一句废话没有的一问一答。

“你们现在有多少人?”

“一共两三百人,具体数字不清楚!”

“你来新疆是不是为了九四年那件事情?”

“对!”

“你们来了多少人?”

“两个!”

“鬼话!”她的脸色虽然对我一直很冷,但是一生气的时候特别迷人,“我已经看见了,你们一共四个人!”

“那就四个好了!”我无所谓的嘿嘿笑着,哥是伟大中国国安局的特别探员,我就不相信她能吃了我!

“看起来你还是个老手,”美女朝我唾了一口,然后转过头对着电脑说道——这时候的态度就是大转变,虽然说不上是奴颜媚骨但也十足的谦恭有加——“爷爷,你看还要不要问他点什么?”

电脑中传出一个苍老的男声,虽然经过了电脑,但是听起来觉得依旧活力无限:“看看他们知道什么!”美女听着指示不断点头,而我也点了点头,因为我听见了仓库外面的两声鸟叫,那声音很特别,似乎是夜莺。

美女转向了我,还没开口我就抢着说道:“嘿,你不用重复了,我们知道的不多,嘿嘿,你倒不如把你知道的告诉我,让我看看能不能想起点什么东西!”

“很低级的手段,”美女撇了撇嘴,“你难道把所有别人都想得和你一样简单吗?”“哦,真的不是,”我突然嘿嘿的笑了,因为我看见从窗户飞进来一个东西,马上就要掉在门口的地上了。

“少来这套!”美女看我的眼神一飘忽,眉毛一挑露出一种不屑的表情,“你就别想用这种老掉牙的招数……谁?”她厉声喝着转过了身,目光在地上逐寸寻找潜在的敌人。

看来这枚石子成功引起了她的注意!

美女开始朝着门口慢慢走去,右手中捏着一个法印,此刻我距离很近,所以看得也是特别仔细:这个法印和我们平时所看见的有所不同,绝对不是道家法印,与我们诸葛一派所使用的阴阳家法印也有所区别,看来应该是另外一家!

就在此时,从天花板上慢慢滑落了一条人影,落在我的前面。

陆稻!

美女猛然转过过来,盯着我们,而与此同时另外两条人影也滑落到了我的面前——不用说,最后一个绝对应该是在外面。

门被嘎然推开,果然不错,门外站在最后一个迷彩!

“想不到你们还是分道而来的,”美女手中的法印没有解开,左手缓缓从自己的风衣下面抽出了一把尺刀,“但是你们既然来了,就别想回去!”

尺刀是一种中型武器,长度一尺左右,不出鞘的时候又扁又直如同铁尺一般,所以叫做尺刀。这把刀的刀身布满了符文,看起来绝非普通武器!

“美女,”我笑嘻嘻的从地上站了起来,欧俊已经解开了我身上的绳子,“刚才你问了我这么久,现在是不是……”

“着!!!”

就在我开口的时候,她突然右手向我一挥,一个法印瞬间结成!

我话说一半已经看见了不妙,伸手一扬撒出一把香灰,只听霹雳连响,凭空出现一片电网,而我则是就地一滚,躲过了这一次攻击!

“轰!”

那香灰只能稍稍减缓了一下,并无法消除她的攻击,这种手印看上起很简单,但是威力不小,那一台电脑在这一击之下居然被炸成了碎片,撒得满屋都是。

陆稻和其他两人也刚从地上爬起来——看来他们也和我的反应差不多,在地上滚了一次!

“铛铛!”两声脆响,待我抬起头来,看见马文已经被逼退了两步,让出了门口!

“跑了?”我爬起来问道。

马文点了点头,“对不起,我没有注意她居然冲我来了!”话未说完,陆稻突然问道:“追不追?”

“算了!”我摇了摇头,对于陆稻来说,最适合的对手是那种功夫好,枪法好的杀手,而不是这种法门中人,看来这个女人的事情,我必须问问老师了!

“算了,回去了!”我晃晃脑袋,实在是头痛不止:“你们有没有带水?”

“车上有,”陆稻应了一句,但是马上又问马文:“你怎么样?”

“没事,”马文的脸色看起来像是被人踩了一脚——毕竟一个大男人被女人一招逼退,换谁都会觉得面子挂不住。

“行了,没事我们就回去了!”我大大咧咧的说道:“回去睡觉!”

那满屋的电脑碎片我是点兴趣没有,若是成都还可以拿回去拼拼,但是这里?还是算了!

出得屋子一看,这里似乎已经不是KLMY市了,首先映入眼眶的是一座巨大的立交桥,“这里是九公里,”欧俊倒是很活跃,“从KLMY出来大概有几公里了!”

今夜月亮不错,几乎可以看到好几里外的一切,但是极目远眺几乎都是戈壁,偶尔有几座破旧的房屋,看上去也是被废弃了的。

“靠,居然把老子弄这里来了,”我恨恨的说道:“那女人还真有力气!”

“不是他把你弄来了,”欧俊嘻嘻一笑:“是你自己走过来的!”

他指指外面的几个脚印,我随着他的手指一眼就看出了那确实是我的,嘿,还真是我自己走过来的,这个问题……

“自己走过来的?难道你说他用了‘五鬼搬运之术’?”我有些吃惊了,“看不出来这个小丫头还会这一手!”

他们四人倒是没有答话,这一切对于他们来说太陌生,完全都不知道,不过我也没指望,反正是自言自语。

五鬼搬运之术是一种玄术,各门各派似乎都能使用,只不过使用这种玄术必须首先就要学习御鬼八法:识鬼、辨鬼、破鬼、降鬼、养鬼、训鬼、令鬼和御鬼,只要你使用了这八法,那么就可以在家中养鬼魂,至于说鬼魂的数量则是看御鬼之人的法力高低。

这丫头看年纪也不过十八九岁,绝对不够法力来养鬼,那么在她背后必然有一个庞大的组织或者家族在做此事!

“这件事情越来越有趣了,”我坐在副驾位置上,“明天和老爷子联系一下,看看老爷子咋说!”

车位扑哧一声喷出白烟,开始沿着石油公路返回,我心中开始对此行的一切重新有了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