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鬼再现

陆稻就是守信,把我拉回正天华夏大酒店的时候正好两点!

在和他交代完一些必要事项以后,我果断的回到了房间,打开门的时候看见丫的小黑猫还在没心没肺的呼呼大睡——尼玛,完全没管过哥刚才被人用五鬼搬了一手!

时间不早了,但是我被这么一搞,已经完全没了睡意!

而且我感到饿!

对了,一般大酒店都有准备的食物,像什么方便面、牛肉干、饼干之类的,我拉开电视机旁边的柜子,准备泡包面来充饥!

操,里面只剩下一堆空口袋,就连矿泉水都被喝光了!

估计又是小黑猫干的好事!

我忿忿的看了那死猫一眼,百无聊赖的打开了电视。

还好,刚换了几次台,就找到了一个电影频道,正在放的是去年的《千王之王2000》,我看着周星驰弄的鞋子给张家辉舔,乐得哈哈大笑,反正没事做,闲着也是闲着!

正看得高兴,突然又听见一声模模糊糊的喊声:“刘辟云,刘辟云…”

咿,没对!

其实我开始也想过这个问题,虽然不知道这个美女是为了什么把我引出去,但是我认为那些叫声应该是她所弄出来的,就是为了来骗我出去!

总不会是她又来搞第二次吧?

我开始专心致志的看电视,只不过这声音一遍接一遍的叫着,实在让人闹心!

“对呀!”我猛然想了起来,如果真是那女的弄出这声音来引我出去,那么必然是这里她有着不敢进来的理由!

我把这里的所有人算了一遍,不由嘿嘿嘿的笑了起来!

半个小时以后,我拉着裴小凯走在了KLMY的大街上。

现在时间是午夜三点,换做是成都依旧灯红酒绿莺歌燕舞,最不济路上也有汽车跑来跑去,一点都不冷清,哪知道这里是一个人都没有!

裴小凯揉着眼睛、打着哈欠,一边拖拖踏踏的跟在我后面一边嘟嘟囔囔:“刘哥,我要睡觉……”“不准叫!”我压低声音吼道:“现在是调查任务!”

“调查个屁啊,这大半夜的!”裴小凯嚷了起来:“我要睡觉…我要睡觉…”

“睡你个大头鬼!”广场已经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我把裴小凯一把按在路边的电灯旁,“你就在这里等着我,如果我一开口叫,你就马上过来帮我!”

“恩,恩,”裴小凯坐在地上眼也不睁的大点其头——我怎么看怎么像是打瞌睡!

现在也没有其他办法了,我只能壮起胆子向广场走去!

第一次来到这个广场,由于光顾着躲那美女的拳头,确实没有好好的看看,现在我右眼睁开细细一看,自己把自己吓了一跳!

这块广场看起来很普通,但是在我的阴眼中看起来如同地狱一般!

整个广场上都在不断的涌现一股青黑色气体,然后在广场中心汇集成束,如同光芒一般直冲霄汉!

怨气!

这种怨气由无数人所汇集,看得出来当初他们一定死得很不甘心,所以这股气息持续不断的延续,把这来至地狱的申述传达给上天!

虽然我不知道这股怨气来至那里,但是我能明白的知道,这股怨气的威力非比寻常,而且透着诡异!

我并不是没有见过怨气,但是我从未见过没有任何灵魂而单独存在的怨气!

这些怨气的主人呢?这些死去的鬼魂呢?

我开始觉得很奇怪了!

毫无疑问,这些怨气的主人是当初死在大火中的孩子和老师,他们留下了这么巨大的怨气,影响着这个城市,但是他们却一个也不在这里!

不知所踪!

我应该那里去找他们?

这一个接一个的问题困扰着我,偏偏现在我找不到一个答案!

就在这个时候,我脑海中突然又响起了叫声,“刘辟云…刘辟云…”“你是谁?”我大声的叫了起来:“你在那里?你为什么叫我?”声音在广场中回荡,但是那呼喊我的声音却因此嘎然而止!

究竟是谁在喊我?

这个家伙究竟在那里?

脑仁痛!我揉着揉着,突然有个了想法!

我不是不知道裴小凯佛骨的威力,在他周围的范围内KLMY市只有寥寥可数的几个地方能够躲藏普通幽魂:医院停尸房——这种地方阴气够重,足够抵御鬼魂所失去的魂气;墓地——墓穴是鬼魂天然的避风港,无论什么法器都伤害不了,佛骨也一样;广场——这里不用说了,有这么大的怨气凝聚,只要躲在下面的话,佛骨是无法伤害的!

既然我必须带着裴小凯,那么就只能去到这三个地方寻找了——说不定鬼魂也知道这一点,会在这种地方等我!

“我真是太聪明了!”我一边对自己进行表扬,一边转过身准备喊醒裴小凯,“站住!”

几道明晃晃的手电筒照在我的脸上,还没有搞明白怎么回事,我已经被几位制服哥哥按在了地上,“把那边睡觉的同伙也带回去!”

“喂,你们有没有搞错?半夜逛广场也犯法?”我脸贴在冰冷的水泥地上,身子还扭来扭去活像一只被踩住尾巴的四脚蛇,“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哼,半夜逛广场?你看看最近发生了这种事,半夜还有人敢出门闲逛?”一位警察叔叔不屑的告诉我,“回去先说清楚!”

我这才想起了,无论是刚才陆稻送我回来,还是我和裴小凯出门,一路上果然没有看见任何人在街上,甚至连一些半夜会营业的场所都没有开门!

“你们干嘛?”我还没有想清楚,裴小凯已经甩开抓他手臂的两个警察跳了起来:“国安局的!我们是国安局的!你们居然敢抓我们?”丫的小脸崩得发红,几根青筋都蹦了出来,也不知道是酒刺激的还是气的。

我感到一阵悲哀,这小子还真没把国安七部的性质搞明白!

半小时以后,KLMY市警察局审问室。

看看四周没人,裴小凯坐在我旁边的椅子上,“刘哥,为什么他们不相信我们是国安局的?证件不是给他们看过了吗?”脸上的表情酷似秋菊打官司的表情,集愤怒、哀怨、自怜自爱于一身,精彩得不是点把点!

我打了个哈欠:“你当国安七部是什么?——这是高级组织,他们怎么会知道!”我的眼神让裴小凯开始深深的感到惭愧,“不说了,我们只有等他们把郑曲那小子叫来再说了!”

“证件没用啊?”裴小凯嘟嘟囔囔的说道——这小子最近好像习惯了这种方式和我交流,每次有事情被骂了,都是假装自言自语来发问。

“有用,”我咳嗽一声,“但是这是实用程度不高:我给你一笤帚,告诉你这是最新式飞机,你能坐着从七楼向下飞?”

“那能行吗?刘哥,见都没见过你就叫我玩命去,我能干嘛?”

“这不结了!”我端起杯子喝了口咖啡,“人家都没见过这种证件,你非叫人家承认,那能行吗?算了算了,你也别多说了,看,人家对我们还是不错的,最少咖啡都叫人端给我们了!”

“不喝!”看来小子还在赌气,把我反倒给逗乐了,“行,你不喝是吧?正好我喝两杯!”

正说话门啪的一声被推开了,郑曲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哎呀,对不起对不起,我来晚了!”他握着我的手透着一脸的歉意,“让你们受委屈了!”

跟着他进来一个中年人,带着一脸的尴尬杵在门口不敢往里走。

“别给我说那些,”我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土,扬起了一阵土沫子在房间中飞扬,“不说了,明天一早我就回成都!新疆的生意太烫了,我回去给老大出个情况说明,说我们到新疆就在审讯室呆了一晚上!”

“别啊,”郑曲急了,扭过头去挤眉弄眼,“还不进来给两位调查员道个歉!”说完转过来陪着笑脸,“这位是KLMY市警察局的冯国梁局长!”

冯局长笑着朝里面走了两步,脸上真诚的得差老泪横飞了:“这一次实实在在是我们的错啊,两位调查员同志,我代表我们局所有人员给你们道歉了!”

味儿不对!

说句不好听的,国安局虽然比警察局高一个级别,但是这大小是个市一级单位的局长,怎么说也不该对我们这两个调查员如此礼遇——就算我是高级调查人员也不可能!

礼下于人必有所求,这句话是恒古不破的真理!

我又重新在凳子上坐了下来,暗暗开始盘算怎么才能使得这一次的新疆调查行动变得愉快而开心!

郑曲看我又坐了下来,脸上也不是那么难看了,悄悄用手肘抵了一下冯局长的腰——意思很简单,寻摸着怎么也是叫他拿点实际行动出来,让我消消气!

竹杠来了!我看到了这个小动作,很配合的默不作声等待下文。

“这样,既然两位来到我们KLMY,我们局里面决定了,两位在这里的一切吃、住、购物消费,全部由我们承担,就算是我们给两位赔礼道歉的实际表示!”冯局长呵呵的笑着:“让两位能够毫无后顾之忧的开展调查工作!”

“行,”我其实也没多大的心思,大不了就是把这个吃住转嫁到他们身上,现在既然人家一开口就这么说了,我也不好推辞不是?

“既然你们是为了让我们调查工作更方便,我们就答应了!”我一口答应下来。

见我应了,冯局长喜上眉梢,“那真是太好了,是我们KLMY警察局的荣幸!对了,九龙潭您准备什么时候去看?”

糟糕!一听说有人管吃管住,我居然忘了刚才自己得出的结论:他们必然有事情求我办!

“呼!”我叹了一口气,看着冯局长和郑曲:“说吧,九龙潭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这时候我才想起了当初老大给我说的话:KLMY那里据说有点事,你去的时候顺便帮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