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鬼再现

人类的城市选址,从古代到现代经历了几个不同的过程:最初的人类选址建城,主要是靠近水源,只要有水就能灌溉农田、放养牲畜,所以当时水是决定城市的第一要素;后来人类发明了掘井,可以直接抽取地下水,这个时候条件都宽松了许多,很多城市选在了木材、矿山的旁边,可以提取方便提取资源;再往后发展,由于机械的高度发展,很多原本不具备建城条件的地方,也变成了城市!

KLMY就是一个这样的城市,它唯一所拥有的就是地下的石油,但是作为城市来说,这里没有河流经过,地下水是典型的碱水层,而且植被稀少无法种植粮食,也无法饲养牲畜。

但就是一个这样的城市,它宛如戈壁滩的一颗明珠闪闪发亮,只因为它能拥有这条引水渠——这条水渠从四百公里以外的额济克引来清清的河水,渠水一路汹涌奔流至此,被高大的水坝拦腰横截,加上自然地形的变化,水位形成巨大的落差,水渠的尽头就是经由九个龙头,从几十米高的半空倾泻而下,进入下面的水潭——这一幕对于戈壁滩上长大的人来说,确实属于奇观。

水渠下面这个几千平方的水潭,就叫做九龙潭!

从九龙潭流进KLMY的水,是整个城市最主要的水源,平日里这里被当做一个休闲的公园,傍晚很多人在这里散步——但是现在这里成了一个无人敢靠近的死地!

从今年三月开始,当时的KLMY还是积雪覆盖的城市,这里出现了第一具尸体!

当时警方在尸体身上找不到任何的伤痕,于是定义为失足落水。

原本以为这件事情就这么完结,谁知道半个月以后,这里又出现了尸体!

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出现两具尸体,这件事在KLMY算是大事,新疆公安厅专门派人来到KLMY调查,谁知道还没有调查出个眉目,尸体再次出现了!

从三月七日到现在,已经出现了四具毫无眉目的尸体,而且尸体出现的间隔时间毫不例外正好十四天!

这些情况被几张薄薄的纸张写了下来,拿在手中轻飘飘的,但是压在我心头的分量却很重!很重!

在警局待了一晚上,等这些事情全部了解清楚以后,天已经大亮。冯局长把我们带到一家很早就营业的餐馆,请我们吃早餐——烤包子。

烤包子维语叫“沙木萨”,包子皮用死面擀薄,四边折合成方形。包子馅用羊肉丁、羊尾巴油丁、洋葱、孜然粉、精盐和胡椒粉等原料,加入少量水,拌匀而成。把包好的生包子贴在馕坑里,十几分钟即可烤熟,皮色黄亮,入口皮脆肉嫩,味鲜油香。

烤包子吃起来虽然有一股膻味,但是味道却是说不出的好,一种特有的味道在口腔里面旋转——我和裴小凯第一次吃这东西,又加上饿了一个晚上,吃得是满口满口的肥油,简直不亦乐乎。

吃完早餐以后,我把裴小凯和冯局长打发去图书馆查找一下当年火灾死难者埋葬的墓穴,而我则是在郑曲的陪伴下来到了九龙潭。

郑曲陪着我从水潭的边上,沿着拱桥走向湖心的小岛,“解剖有没有什么发现?”我突然发问,“还有,你们为什么不通知我们国安七部?”

郑曲的脸色瞬间变得尴尬起来:“这个,这个是上面决定的,我也不……”“不想报我们,对吧?一报告国安七部,就成了大案了,你们不想被人看笑话,”我在湖心的小岛上站定,常常的叹了口气:“算了,我也不想多追究。你们解剖有没有什么发现?”

说起解剖来,郑曲的表情轻松了一些,“好像没有任何的发现,这个报告上都有!”

“解剖完了?什么都没放过?”

“确实解剖完了!”

“未必!”我看着湖水中那股青色的涟漪,“我想看看尸体!”倾泄而下的瀑布在湖中旋转,泛起了无数水泡,从湖底开始上升的过程中慢慢汇集变大,我看着湖水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这个湖水也在看着我!

记得尼采说过,当你看向深渊够久时,深渊也会回看向你!——尼玛,这种感觉还真的有!

“阴眼!”我双眼紧闭,单独睁开了右眼!

湖水平静异常,没有丝毫异样!

但是我感觉到,冥冥中似乎有谁在看着我!

“也许一会吧,”我喃喃的说道:“你就会出来见我的!”

一般情况下的鬼魂都是很胆小的,这要从它们的处境说起:人只要是寿终正寝,到时候自然有阴差前来带往地府或者天堂,阴差对于游魂野鬼,无论你是心愿未了还是含冤待雪,都是一视同仁绝不徇私,鬼魂遇见他们就相当于是被捉走了,所以对于阴差,鬼魂都是敬而远之的;其次是灵探,他们为地府效力,寻找游魂野鬼,完成心愿或者说是捕捉送走,这算是地府派出的警察,也是鬼魂所畏惧的;第三种是各种通灵者,他们能够帮助鬼魂,这才是鬼魂最常寻找帮助的对象。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法门召唤师、天眼者也能看见鬼魂,但是这些人保不准就是灵探一类的,所以鬼魂在没有确认面前这个人的确实身份以前,常常是不会露面的。

就算他急需寻找帮助!

KLMY的停尸间温度很低,而那四具尸体已经摆放在停尸间的手术台上,能看得出来已经被开膛破肚,四处查了个遍。

跟随我们进来的除了停尸间的守卫,还有KLMY的法医。

“你们根本不用想了,”这位老法医看上去对我的到来很不高兴,“什么都没有发现,就算是你们来查也是一样!”

“也许吧,”我对于这种态度倒是很习惯,围着尸体转了几圈,我看见死者的头部似乎没有打开,“这里没有检查?”

“我们已经用X光照过了,”老法医很专业的说道:“里面没有任何的异常!”

“哼哼,难说!”我甩出一句话转身就走,“把脑袋打开看看再说!”

尸体已经被弄成了这个样子,看起来也没有什么太多的看头——我都不用看就知道,如果有什么问题,那一定是在尸体的脑袋里!

“别开!”

一股凉气突然冲上了我的脑仁,同时又出现了那个似曾相识喊过我的声音!

我不动声色的走出了停尸房,“我外面抽根烟,你在里面等我会,对了,那脑袋暂时先别动!”“压根就没打算动!不知道哪来这么一个……呜…呜…”老法医刚叨叨了两句,看来就被郑曲捂住了嘴!

我没有理会后面他们在说什么,只是到走廊上打开了阴眼!

人影出现在我的面前,但是看起来似乎我没有见过——这并不是那四个死者中的任何一个!

这个人看起来二十多岁的年纪,摸样与常人一般无二,只不过脸上有一种死灰式的东西,就如同隔着朦胧的烟雾在看人一样,这种东西叫做鬼气,每一个鬼魂都有,怎么说呢,这应该算是鬼魂自然生成的一种保护屏障,能够在阳光照射、法器、佛像面前的时候起到稍微抵挡一下的功能,如同鳄鱼自然保护的鳞甲一般!

一个少年的魂魄,但是他并不是四位死者之一!

“你是什么人?”我冷冷的问道:“半夜叫我出来,现在又叫我别动尸体,说说吧,到是为什么?”我上下打量,看起来这少年应该是本地人,看起来该是个才毕业的学生,他黑色的瞳孔透出一种冷漠、空洞而不带任何表情的目光,这目光毫无恐惧,也没有丝毫的乞怜之意,有的只是一片虚无!

“我,我想求你帮帮我们!”少年虽然说的是求我,但是这种冷漠让我心寒。

“这一点我已经看出来了!”我干脆直接的问道:“你还是说说吧,找我干嘛?”按照当初郑曲告诉我的,十四天一位死者,从上一次的时间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十七天还没有发现死者,在我看来并不是这连续死亡已经停止了,而是没有找到尸体!

少年应该是最新一个死难者!

“你能收拾它吗?”这个鬼魂突然没头没脑的说了这么一句:“有人告诉我,你能帮助我们!”他的眼神开始渐渐的透出了一丝炙热——原来这个鬼魂死得很凄凉,甚至已经失去了七情六欲,我刚才所看见的那片虚无,无非是他伤心欲绝之后的反应!

但是希望已经被再次点燃!

“说吧,就从九四年开始说起!”

“九四年?这有什么关系?”鬼魂眼中非常的迷茫,“我前天才被…才…”虽然话只说了一半,但是其中的意思很明白,“我认为是一个家伙干的!”我断然说道:“是它,制造了一场大火,造成了滔天怨恨,现在又回来了!”

“我不知道…”年轻人抱着头,“我只知道是一个怪物害了我,还想把我的灵魂吃掉——有人帮我逃了出来,告诉我来找你!”

“谁?”

“不知道,”少年的表情透着悲苦:“当时他蒙着脸,我看不见!只知道是一个男人!”

“那你还知道…”

“我要走了!”

我正准备继续查问,突然少年身上的死气开始变淡,脸上开始出现了一种莫名的恐惧,我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多说一句,他已经消失在了空气中!

“刘哥,刘哥!”外面停尸间的大门被呼啦一声拉开,裴小凯的声音开始在空荡荡的房间中回荡起来!

“嘿,这小子!每次还真会挑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