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鬼再现

“根据现在已经知道的情况,我们最重要的就是找到这个怪物!”我把已知的事情稍微说了说,“到时候我估计老大安排的工作和你们KLMY的案件就一起解决了!”

说句实话,KLMY警察局的会议室还是蛮不错的,暖气空调样样具备,最重要的一点是,这里的椅子很舒服,能够安安然的半躺下来休息。

等到冯局长和郑曲、裴小凯把厚厚的一叠资料全部打印拿了过来,我已经在这里待了一个多小时,还是那句话,椅子不错!

“那你还叫我们去打这堆资料,”裴小凯有点哭笑不得,“刘哥,你丫不厚道!”

“耶,你小子水平见长,居然‘丫’也会用了?”我斜着眼睛撑起身子,“知道这是谁用的不?”

裴小凯端起茶杯咕噜咕噜一阵灌:“谁?”

“你妹,那是北京流氓用的,”我严肃起来,“你给我记清楚了:你是国安局成员,不是一个街边的小混混!”

“但是…”

“没那么多但是!”我横眉竖目金刚状:“裴小凯!成都国安局的形象都被你毁了!”

“行,行,行,”裴小凯举手投降:“我错了!”

“知道错就好!”我洋洋得意起来:“以后少学那些不三不四的!记住,无论什么时候你都必须记住自己的身份,说话要温文儒雅大方得体……”

“恩……恩……咿?不对!”裴小凯心不在焉的应着,突然醒悟过来:“刘哥,那话是你常说的!”

“我是流氓——你不是!”

“……”

“我还不是为了你们好,”我拿起最上面的几张:“反正这些资料也用得上!记住,以后少给我抱怨!”纸张上打出来了九四年所有烧死孩子的资料,无论是姓名年纪,还是生辰八字,就连最后的埋葬地点都历历在目。

“咿?”我看看资料,“孩子们都埋在后山?”“对啊,”冯局长长叹一声,“当年我们还没有西湖公墓,所以孩子全部埋在后山!真是委屈了这些孩子!”

“孩子是不是受委屈不在于这里,”我伸出手指在其中一张打着地图的纸上点了点,然后伸手指着头顶,“而是在于这里!”

“刘哥的意思是……”郑曲刚开口就被裴小凯抢先回答了:“切~刘哥说的意思是解救这些人的灵魂,那才是最重要的——也是这些人最终的归宿!”

“就这个意思!”我站了起来,“你们也别管这些东西了,我们还是想想,怎么找出这个怪物才是最重要的!”

一说到这种关键问题,冯局长的眼神直接被我忽视;郑曲则是假装很努力的在思考,但是我知道这种问题对于他简直比口算开π的七次方根还难;裴小凯倒是很聪明——丫的想也不想就盯着我嘿嘿的笑着:“刘哥,你拿主意就好了!”

“算了算了,我也累得很了!”我站起来打了个哈欠:“我回去睡一觉!”我已经连续几十个小时没有休息了,虽然十几二十杯的咖啡能让我提神,但这总不是办法吧?

而且我还有一个重要的电话要打!

“这个主意不错!”裴小凯提醒说道:“我们应该休息一下了…”“暂时不包括你,”我打碎了他的美梦,“你先去弄一大堆吃的,然后才能回来!”

“这个我可以帮忙,”我转身以后听见了冯局长的声音,“需要什么吃的?”

“随便了!”我再打了个哈欠,“越多越好!走,郑哥,麻烦送我回去!”

※※※

我把睡梦中的小黑猫抓起来往郑曲手中一塞,“行了,你就去隔壁房间等裴小凯给你带东西回来吃,”我打开了空调开始脱鞋:“我先睡会儿,把门带上!”

经常看电视里面有那种可以几天几夜不睡觉的强人,然后和对手掐架起来还生龙活虎以一敌十,或者是爬楼上房解密电脑软件跟玩儿似的——骗鬼吧您嘞!

别说几十个小时,连续弄个两天两夜就能把人累得像条死狗,还掐架?估计到时候你去幼稚园找对手都得避开大班!

这一觉睡下来还真是爽!

我从十一点一直到了下午五点来钟才爬起来,虽然早上肚子里的烤包子已经被消化的差不多了,但是我辘辘饥肠还是没有阻止我给老爷子打个电话。

“手印比较特别,”电话中传来老爷子的声音,但是似乎很平静——这是好事!

在我把这一切告诉老爷子以后,他能够这样淡定的回答我,那就说明这没有什么问题,“师傅,那您能告诉我这是哪门哪派的人不?”当时我避重就轻的给师傅说了事情的经过,只不过把车尾发生的一切说成了一个误会,何必让老爷子担心呢,是吧?

“结印各有不同,”老爷子说道:“密教中对结印之两手及十指有特殊的称呼,一般称两手为二羽、日月掌、二掌;称十指为十度、十轮、十莲、十法界、十真如、十峯,并将两手配于金刚界与胎藏界,或配于定与慧,理与智等,所有手印最全最齐备的就是他们!”

“您认为是密宗一脉的?”

“不,”老爷子很肯定的说道:“佛家的手印显现和诸佛的愿力、时空因缘以及众生根器有关,绝对不会妄动,所以这个人必然不属于佛家!”

“道家?”

师傅在电话中嘿嘿嘿的笑了起来,“道家本身没有手印,但有一些这样那样的秘术在民间合流,也有道士用手印做符箓,最有名的就是“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九字真言,每个字都配有手印,成了一种咒语了,已经丧失了本有的意义。”

“您老人家别绕我圈子了,”我央求老爷子道:“手印这一块的东西我回来再向您老学习,现在您老就简单给我说说行不?电话费好贵!”

“耐性不够哦,”老爷子说了这一句倒也没有再给我继续上课,“这种手印应该属于道家某个支流所用的,就不知道具体是哪一个!”

道家一脉的派别很多,现在尚存的著名教派有北方的全真教、南方的正一教、茅山教、崂山教、武当教、闾山教及香港、台湾的民间道教派别。但是在历史上曾经存在的道家流派就多了,这里粗粗说一下:道门分有混元派、南无派、清静派、金辉派、正乙派、清微派、天仙派、玄武派、净明派、云阳派、虚无派、云鹤派等等几十个流派。

老爷子这句‘支流’一说,只不过是把这根针从大海捞出来扔进了长江一样,看起来范围缩小了几百上千倍,但是对我来说依旧是狗咬乌龟无从下口!

看我不言语,老爷子倒是帮我找出了解决办法:“你也不要多想了,这样,我帮你问问!”师傅和各家各派都很有交情,他若是愿意出面帮我问问,这个问题绝对会找到答案的!

我吹了声口哨,“谢谢师傅,嘿嘿嘿嘿!”但是接下来我马上继续发问:“老师,那第二件事情呢?”

刚才我给老师说了两件事情,一是关于那跑车美女,另外一个就是关于这个怪物!

“这个怪物你说的东西有几个信息是有用的,”老爷子说道:“第一,这个怪物也许食魂;第二,这个怪物十四天一出;第三,这东西生活在水边!”他的话锋突然一转:“我给你那本《异兽志》,你有没有背下来?”

这句话问得就有些没头没脑了,但是我依旧急中生智毫无破绽的做出了完美的回应:“那肯定嘛!”这句话在我看来相当的巧妙,我没有做出回答,也没有欺骗老爷子!

“那就好!”我这点小心思不知道老爷子是没有看出来还是故意整我,“你想想,应该能够找到这个怪物!”

“啊,师父,这个……”

“嘟…嘟…嘟…”老爷子直接挂了电话,留下我一脸的苦逼!

“都是我自己搞的,”我恨恨的说道:“尼玛,只有出绝招了!”

我在行李包中摸出自己的移动硬盘,然后打电话告诉冯局长我们起床了,叫他安排我们去吃晚饭,顺便带一台笔记本电脑过来!

半个小时以后,移动硬盘连接在了一台笔记本电脑上,我等待着郑曲和裴小凯洗漱的同时开始查找资料。

这块硬盘不是我的东西,而是我刚进国安局的时候偷偷从五师兄那里顺来的!

顺者,顺手牵羊也——反正师兄的东西,不顺白不顺!

五师兄不知道用了多长时间,反正他几乎把老师所讲的东西全部输进了电脑,同时还有老师全部给我们讲解过的古书典籍!

当我把这几个必要条件输入以后,很快就大叫了一声,“哈哈,找到了!”

我是故意的!

这一点上面我必须承认,我有一点年轻人所特有的劣根性:喜欢成为大家的中心!

这叫声果然把隔壁的冯局长和郑曲引来了,紧随其后是腰部围着毛巾的裴小凯。

我指指笔记本上面的几个大字,哈哈大笑:“看,我找到这个家伙的资料了!”

“啊?”三人围过来一看,电脑上赫然在目三个大字:横公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