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鬼再现

横公鱼生于石湖,此湖恒冰。长七八尺,形如鲤而赤,昼在水中,夜化为人。刺之不入,煮之不死,以乌梅二枚煮之则死,食之可却邪病——《神异经》北方荒经一章有记。

这是关于横公鱼的资料,任何人只要使用百度就可以找出来,但是在我师兄所弄的资料里面,还有更加详细的讲解:横公鱼是五色妖鱼之一,鳞坚肉韧,喜食精魂,由于长期生活在冰湖之下,食用九幽幽魂,性冰且寒,若煮之则锅面结冰无法沸腾。

横公鱼夜间化为人形,其舌如刺,可刺入人脑吸食脑中血液,并随之吞噬魂魄;每食一人熟睡十日,后继续出外狩猎——灵探或者鬼差主要猎杀怪物之一!

乌梅可破其鳞之气,煮水可杀之;若用青梅以盐水日晒夜浸,十日后有白霜形成,叫做白梅霜,此霜混合佛前香灰,撒其头部必死!

“都看见了?”我指着介绍对冯局长说道:“我猜想这个怪物就是横公鱼!现在我们只需要找出这个家伙,然后弄死它,一切就都OK了!”

“只要你能够找出来就行了,”冯局长见事情有了眉目,自然高兴的不得了,“只不过这两个东西……”他指着佛前香灰、白梅霜两句朝我堆起了笑容:“…还麻烦你帮我们找一下!”

“找这个干嘛?”

“这不是你的书上说的嘛?”郑曲看冯局长有些不明白,过来帮腔:“‘此霜混合佛前香灰,撒其头部必死’——这不是说要这两个东西?”

“这个没必要!”我嘿嘿一笑,“这书上的东西都是针对古人的,对于我们来说没那么难——什么叫煮不死?你弄挺兵团的重机枪过来,先把它打成筛子,然后弄两个焊枪过来烧——我就不相信三千度的温度烧不死它条鱼!”

“有道理,恩,确实有道理!”冯局长被我一席话说得茅塞顿开恍然大悟:“就用这个办法了!”看来冯局长最近被这破鱼弄的惨兮兮的,脑袋都不是很灵光,一个大局长搞的和个二愣子差不多,完全没了主见!

干脆还是我拿主意好了!

“这样,冯局长,”我说出了自己的办法:“你去把武器找到,然后晚上的时候设计一个圈套:找个小伙子在九龙潭边上闲逛,然后把那个家伙诱惑出来带到旁边,到时候我只要确定那家伙不是人的话,就把它打成一堆泥!”

冯局长不住点头,“这是个好办法——我马上去和上面联系,请省厅给我们调配武器!”他站起来走到了门口,转过脸的时候满是歉意:“小刘,今天晚上……”

“没关系,忙你的去吧!”我很理解的笑笑,“到时候喊郑哥管饭就行了!”看了看郑曲以后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对了,冯局,大概什么时候可以开始实施这个计划?”

“哦,我想明天就行了!”冯局长闪身出门,留下郑曲凑了过来,“嘿,刘哥,今天看来是最后一晚清闲了——我们不如去尝尝手抓肉怎么样?”

“行!小凯,你去带上小黑一起,”我从这个突发奇想中把小黑这个名字按在了貔貅的头上,“顺便叫上林超一起去,总得谢谢人家吧!”

郑曲微微笑了笑:“今天小凯带了很多吃的回来,你的小黑猫要是能吃完,这一个月你都省猫粮了——我想不用带它了吧?”

“那很难说!”

就在裴小凯过去找小黑的时候,我用电话联系了林超,他的声音听起来很兴奋,对于我们的邀请欣然接受,“只要不喝酒,我随喊随到!”

晚上这顿饭吃的不错,而且事情又有了突破口,大家心情自然好——九斤多手抓肉我们是丝毫没有浪费,全部装进了肚子里!

今天没有人想喝酒,我也不提,大家美餐一顿以后,我又大包了几大口袋的食物——这才是真的我想节省猫粮!

林超提议去酒吧坐坐,看着他们一股欢呼雀跃的样子我实在不好拒绝,“行,你们先过去,我把小黑送回正天华夏就过来!”

在他们和我分手以后,我确实回到了正天华夏,但是当我再次出来的时候,却没有按照当时商量好的去酒吧。

我还有事情要做!

不过小黑猫我倒是真的留下了——我把小黑猫扔进了房间,然后把那堆大包的手抓肉扔到了隔壁屋!

“明天的!”我摔下这句话扬长而去,完全不管小黑猫在我身后怨天怨地爪子挠门!

克拉玛依晚上的戒严时间是两点正,而且似乎人们也都明白了那十四天的规律——只要不是那个重要的日子,外面四处活动的夜猫子还是很多的。

我沿着这条街道慢慢的走着,但是一直没有等到我需要的!

“在那里呢?”这街都走大半了,咋就没个动静呢?

他在那里?

那个鬼魂在那里?

既然知道了是横公鱼,那么少年的魂魄就处在了危险之中,我想找到他——就像我自己说过的,必须把这个孩子的灵魂送到他该去的地方,无论是地狱还是天堂,都是一个归宿,使得灵魂脱离危险而进入轮回!

但是我找不到他!

他应该在哪里?

我想起了一句名言:要想找到酒鬼,那么你得先要找到酒!

一般鬼魂所待的地方很特定,只要动动脑子,估计很容易就能把地方给找出来。

我点起一根雪莲王,在街边买了瓶大品牌,就坐那商店边的凳子上开始寻思起来:

尸体,鬼魂一般最常守护的地方,但是现在我猜想他的尸体所在的位置也许距离横公鱼很近,而且我也找不到——想在那地儿找到少年多半没戏!

墓穴,不用说了,他压根儿没有!

停尸间,这里也是阴气十足可以躲藏的所在,不过我一直很怀疑——那少年鬼魂没事做去那里干嘛?算了不管,这里最后还是可以去看看,只不过是在最后!

现在唯一还剩的地点只有一个了:广场!

广场那里有着巨大的怨气,这股怨气不但可以隐藏鬼魂,保护鬼魂,而且还是他第一次呼唤我的地方——我觉得这里有着充足的理由让我首先过去看看!

我也算是行动派了,主意打定就招了一的士,直接赶了过去!

广场上倒是没多少人,这里总是有股阴晦的感觉,估计十个人来了这里八个回去都得倒霉——我也不用阴眼了,就打那儿坐着等着丫的鬼魂来找我!

那小子话没说完,总得说完吧?现在我既然给了他个机会单独见面,能不出来?

才坐了十几二十分钟,我就感觉后脑门子直发麻——看来师傅说得相当对,怨气凝聚所形成一种气场,那效力不亚于一个道家的法阵,我又是天生的阴阳眼,自己本身的三把元神火根本不旺,抵挡不住那怨气的邪侵!

人有三把元神火,这三元神火能抵邪魔妖魅:头顶叫做元命火,主命数;左肩叫做元寿火,主人寿数;右肩叫做元运火,主运势。此三火的高低旺弱是由人天生命数来定,但是在人满十八岁成年以后,元神火开始由人的所作所为而有所不同,按照古人所说的‘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德五读书六名七相八敬神九交贵人十养生’,除了第一点以外,其他的所有一切都是后天所为,能够增加元神火的高低!

但是天生阴体之人或者通灵、下阴的人,出生开始元神火就很低,和一般人比较来说相当于只能考试二十分和考试七十分的区别,就算都拿到三十分附加分,也难及格!

我的情况好得多,怎么说呢,我这种天生阴阳眼,至少算是五十五分——不算差了,稍微弄点附加分就能及格!

嘿嘿,只不过抵挡这种怨气凝聚就差了点!

“算了,哥还是换个地方坐,”我站了起来:“免得到时候弄病了还要吃药!”

刚走了几步,后面传来了声音,“刘,刘辟云…”

“你就不能喊声刘哥或者云哥什么的?”我非常不满的转过身来使用阴眼:“好歹我也在帮你累死累活的抓那个妖怪…咿,你这是怎么了?”虽然说我不用开眼也能听见他的话,但是我还是一直习惯看着对方交流——只有那种死得太难看或者太血腥的鬼魂除外!

他趴在我身后的地上,艰难的抬起了头!

少年的魂魄看上去情况很糟糕:他的眼圈开始出现了乌青,身上有种难以言表的青绿之气在缭绕,手脚脸色都是白得一塌糊涂,更重要的是他看上去很虚弱,似乎被人抽干了所有的力量!

“你这是怎么了?”我连忙走了过去,“七魄散开了?”“我,我不知道,”那少年痛苦的摇了摇头,“好像…好像有个东西…它…它在吸取…吸取…”“它在吸取你的力量,也就是你的七魄!”我插嘴打断它的话,“这是横公鱼的能力之一!”

“我,我好难受!”少年张大了嘴拼命的吸气,似乎这样可以缓解他所受到的痛苦,但是我知道那是毫无用处的!

“你等等,”我伸手从随身所带的挎包中拿出了朱砂和文武笔,“光凭你自己的力量是没有办法抵挡的,我来画一个法阵,帮你先防止魂魄的流逝!”

我咬破自己的手指将血滴进盒子中,用文武笔将朱砂和鲜血调和,但是在我还没有做完手中的一切,一股巨大的力量吧我猛然弹开!

“啪!”

“不~!”少年尖叫起来!

我爬起来的时候只看见少年的魂魄在空中高速的倒飞,如同被一根绳子所牵引拖走——“尼玛,和老子来这招!”我狠狠的唾了一口,飞快的沿着他飞逝的方向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