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鬼再现

冯局长急急忙忙的走从人堆中走了过来,拿着一张纸摇晃着:“嘿,刘探,我好不容易按照你要求的出生年月找够了四十九个人——喏,这里是所有人的资料!”

我接过纸来看了一眼,“这些资料是不是全部准确无误?——我先说,只要有一个人的资料不准,那么这四十多个人都要埋这儿!”冯局长的脸色一变,马上又堆起了一副笑吟吟的模样,“没错,绝对没错!”

“那好,把他们叫过来!”

就在我开始清点人数并且分组的时候,我看见冯局长又偷偷的把副局长和两个负责人叫到一边说着什么——这样也好,多确定一次总没坏处!

‘朱雀七宿阵’是我们阴阳家一脉借由二十八星宿中南火朱雀所设置的法阵,主要是运用七大主星定位,使得人身体所拥有的元神之火形成阵焰,七倍增加其威力,然后七小阵汇集成一个大阵,再次增加焰威,然后消灭邪魔的一种阵法!

每个人的个人元神之火变成四十九倍,一共就成了单人的二千四百零一倍,随后阵焰再次提升四十九倍,这样一来就成了十几万倍,若是这些人全部是阳日所生,那么威力会再次加倍!

我要求的人都必须是阳日所生的!

运气不错,冯局长给我找到的四十九个人里面,居然阳日阳时所生的都有十几个,这下阵眼也有了——我就不相信我这个阵势激发不出来朱雀神火!

我把所有人分成了七组,每组人员都选六个手握红线,结成一张六芒星阵,然后阵眼居中,红线全部链接在他的身上;七阵按照七个方位站定,阵眼手握红绳再次连接在一起,每段红绳都吊着一个铃铛,直接垂在水面上!

每个人身上都涂满了朱砂,站在齐腰深的水中!

“裴小凯,过来!”我站在湖心岛喊道:“你站这里!”

裴小凯一脸茫然的从郑曲身边走了过来,“刘哥,你不会这大半夜的叫我也站进去吧?”当他猜到我的企图以后露出一脸媚笑,“我可是你的搭档啊!”

“恩,恩,我知道,”我算了算方位,“来,站过来!”

“你真要我站进去啊?”裴小凯磨磨蹭蹭的走了两步,“不进去行不行!”

“行,行,来,就这里,”我把裴小凯拉了过来:“站着别动!”

“但是我已经进来了啊!”裴小凯压着声音叫道:“刘哥,你说不会……”

“恩,恩,绝对不会,”我打断了他的话,开始把丫的脑袋朝下按,“深浅正合适——你坐下去,全身都泡进水里!”

“刘哥!”裴小凯猛然叫了一声:“你都把我弄进来了——你还说不会!”

“我有说吗?”我爬上了岸,横眉怒目露出一脸的凶恶:“我骗你的——你想怎么着?”

“……不,不怎么着,”裴小凯一脸小媳妇状:“刘哥,我想出来……”

“行了行了,你也别抱怨了,”我拍了拍他的脑袋,“现在你好好的泡个澡,回头哥教你两手!”

小媳妇的眼中瞬间出现了满目的星星——哎,看来丫误会了,我说的是教他泡妞的手段,又不是法阵!

这小子一直寻摸着跟我学点东西,我就是没应!

我叹了口气,运转阴眼,念动了咒文:

“南宫诸天,朱雀法令;阴阳轮回,乾坤元神;四明破骸,天猷灭类;五行借法,神火浩浩!敕:井木犴、鬼金羊、柳土獐、星日马、张月鹿、翼火蛇、轸水蚓——以我阴阳乾坤,借我南宫朱雀神火!”

(由于师门规矩,这里我的咒语只是个意思,并不真实!谢谢理解!)

随着咒语,从第一方阵眼开始出现了赤红色的光芒,然后如若轮转一般随着我的声音开始蔓延——整个法阵开始发动,把九龙潭全部笼罩在一片红芒之内!

红芒连成一片,开始在中间凝聚,正汇集在裴小凯的头顶!

“敕:朱雀神火!”

天空中出现一声清鸣,那股红芒猛然冲天而起,在半空中开始旋转变形,如同一只大鸟般的拖着九条尾羽直落下来!

“轰!”

那赤红色的火影掉在了裴小凯的头上,以他为中心开始四射而起浪涛般的赤色红炎,而这伴随这红炎的涌现,裴小凯身上的佛骨骤然与之呼应,金光大作,在我眼中好似太阳一般耀眼!

金色的佛光把整个九龙潭从上到下全部笼罩,佛骨被这法阵所激发出来的能量给南离朱雀神火加上了无穷无尽的浩然佛法!

在我的阴阳眼中,这片湖水已经被整个开始了蒸腾!

虽然在一般人眼中看不出什么,但是我却清楚的知道,横公鱼是万万抵挡不过那南离朱雀神火炙烧得——还不要说我在这里面激发了佛骨之威,让佛光开始炼化整个九龙潭!

我手中捏着法诀,站在裴小凯的旁边,静静的等候那怪物的出现!

法阵在我驱动之后就开始自己驱动,每个人的元神之火开始慢慢的变强、变大,朱雀之火也随之持续不断的增强…

“叮叮叮叮叮叮……”铃铛突然开始震响,先是一枚,然后是一个阵,最后是全部一起发出了巨大的声响!

“来了!”湖水骤然炸开,一条影子从水中骤然飞了出来!

“太玄三一,九曜神通——敕!”

随着法诀,首先是井宿之阵率先发起,法绳如同蛇一样的勃然腾空,‘啪啪啪啪’几声把横公鱼牢牢捆住!但是青色的黑气随之而动,在没有白梅霜的情况下,光是凭借佛前香灰,看来威力远远不够!

法神眼看就要断开,横公鱼必然逃走!

“刘哥快想办法,”裴小凯喊了起来:“那家伙要跑了!”

恩,这里我必须要说一句——当时哥没慌!

“井宿赤焰、鬼宿橙焰、星宿黄焰、轸宿绿焰、张宿青焰、翼宿蓝焰、柳宿紫炎,敕:南火朱雀,九离之火!”

只见从七个法阵的火焰开始出现了异常强大的火焰,火炎在半空骤然融合,弹指之间变化而定——“来了!”我也是第一次看见真正的朱雀南离神火,不由的大叫起来!

神火被金色佛光包围,如同闪电般的劈啪作响!

法绳崩然而断!

那南离神火在同一时间如同凶狠的巨禽一般猛然一口咬住了横公鱼!

“嘶~”

横公鱼发出一声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在这熊熊的神火中却越来越弱!

“呼,”我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成了!”

‘啪嗒!’

烤的半焦的死鱼掉在了水面上——这就是横公鱼的真身!

这家伙在烤焦以后的模样确实不好辨识,但是我还是给大家形容一下:这家伙看起来一米左右的长度,头生双角,好似羊角一般微微向前弯曲;它周身发黑,但是在没有烧烤之前应该是一种朱红之色,鳞甲好像一层一层的链甲堆积在身上;就在横公鱼的额头上有一根长长得肉鞭,顶部是一个赤红缨络!

这条鱼看来已经数千年的寿命了,不知道它吃掉了多少魂灵,才能这样一年年的活下来,以致最后自己开始缩小,由成年的七八尺变成了现在的三两尺!

“三千年以上的老家伙!”小黑猫踱到了我的面前:“已经熟了——我可以吃了它吗?”

在这整个过程中,其他人只会看见了一条鱼跳出水面,法绳飞起把它捆住,随后鱼身上如同电击一般的出现了无数电闪雷芒——和电影中基本差不多!

再后来鱼掉到了水面上!

若是真的用阴眼看起来,确实要精彩的多!

不过现在我既然没有发话,还是没人敢靠近——毕竟专业人士是我!

“最好不要吃!”我笑着说道:“这可是我回去请功的东西!”

我转身朝着冯局长一行人挥挥手:“可以收拾了——这家伙已经处理掉了!”

“好啊!”冯局长喜形于色带头鼓掌,但是脸上却透着一种不相信的神色:“这么简单?”看着这些家伙开始招呼在水中的警察上岸,我心中无比的郁闷:“你妹,你根本不会明白刚才多凶险!”

我点燃了一根烟,慢慢踱到湖心岛坐下,看着缭绕的烟雾在腾腾升起,心中感到一种满足——裴小凯拖着一身的湿漉漉的衣服哭丧着脸走了过来,坐在我的右手边。

“现在好了吧?”

“不好,”裴小凯完全没有丝毫风度的叫了起来:“你看我这样子……”“又没给你说!”我斜着眼看了看他,“车上去弄件衣服换了,别在这里坐感冒了!”

少年的灵魂出现在我的旁边,“谢谢你!”我目送裴小凯离开之后才转过头来:“不用谢——其实你知道不,我帮你也是帮我自己!”

“为什么?”少年的眼神有些不解,但是我很快指着那横公鱼尸体上面渐渐出现的人形:“看,被封在它体内的灵魂开始脱离了——我总算是解救了这三百多灵魂,消除了广场的怨气!”

横公鱼这类食魂异兽有个特点,它们把灵魂吸收进入体内以后,首先的过程是封印起来,然后慢慢开始吸收灵魂的阴气,随后是七魄,最后才是三魂——直到这个时候灵魂才会真正的被消融吸收——这个过程一般要持续很多年,九四年火灾中的死难者,灵魂就算被它吃了进去,也还没有被吸收掉!

电影中也许你们也看过这种场景:一旦妖王邪魔被干掉以后,周身的黑气呼啸而出盘旋逃走,就是这种被封印的灵魂!

但是…但是…我突然发现了这一切似乎有点什么问题!

毫无疑问,我忽略了一个关键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