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鬼再现

我看了看表,果然,从昨天半夜四五点种开始睡觉以后,到现在是足足二十多个小时了——我们诸葛一脉的修炼就是有这点好处,恢复的法力修为方式非常方便。

想当年诸葛祖师为什么一直坐在那小推车里,就是因为祖师自从出道以后,火烧新野、草船借箭、借东风等等,随时随地都在使用阴阳家的玄术,那消耗的法力可不是一天两天可以恢复的,所以祖师就想出了个这样的法力恢复手段——虽然说慢一点,但是毕竟可以随时随地的进行恢复修炼。

我回忆着梦里的种种景象,开始把这一切串联起来:千奇百怪的岩石和山坡、从天而降的火雨、脚下裂开的泥土…现在没有任何的线索,那么我最好去四处看看!

趁着时间还早,我从房间中出来,手中捏着厚厚的一叠资料,准备前往墓地先看一看。

半夜的克拉玛依市基本上没人,我出来以后才发现了这一点——确实和成都的区别很大,这占了中国六分之一面积的土地上只有两千万人,哪像成都主城区2000年都有347万常住人口的数量?

下面的安保倒是认识了我,“嘿,刘警官,您在找什么?”看他那一脸谄媚,我真不知道冯局对这里的老板是怎么介绍我的。

“你好啊——能给我找个什么车吗?汽车,自行车…随便什么都行!”

五十五分钟以后,我骑着这辆叮当作响的自行车来到了后山,在一大堆的墓穴中貌似猎狗状走来走去——究竟我要找什么连自己都不知道!

我有时候比较怀念那些普通的警察,他们能够依靠监控、指纹、血样甚至DNA来调查分析,不说是多简单,但是至少有个方向和目标,再看看我,都是四面八方瞎逛——《黑衣人》一片中K在初次面对J的时候,就是从一张当地的报纸上找到了外星人的消息!

“唉!”我叹了口气,还是按照惯例使用了右眼。

墓园静悄悄的,没有那种新型墓园的林间灯光和守夜人小屋昼夜不熄的照射灯,每个墓碑上面都有着自己的所特有的信息——大部分墓穴都是一片死寂,并没有与之联系的灵魂存在其中。

一般墓穴我们法门中人分为几种:若是墓穴的主人已经转世,那么这个墓穴就成为了死穴,没有任何的意义——除了和后代之间的联系以及墓穴风水对后代的影响;若是墓穴的主人存在于天堂地狱或者其他归宿之地,那么这个墓穴能够把后代祭祀时所祷告或者告知的话语传达给他,简单点说,这就相当于一台单向的可视电视;最后一种,墓穴的主人还在游荡,那么墓穴没有任何意义,既不能影响后代也不能有所作用,只是一个庇护所!

这里的墓穴看得出来,几乎都属于前面两种,我一边在地面走动,一边寻找我的目标。

这里虽然不是正规墓园,但是也算是丘陵起伏,在绕过一个山头以后,我看见了那密密麻麻的一大片墓穴——这正是我寻找的目标!

只是在瞬间,我已经发现了这片墓穴的不同——虽然所有的墓穴都看起来没有什么不同,但是这些墓穴只不过是一片躯壳!墓穴的主人不在这里,没有上天堂,也没有转世成人!

这片墓穴就连死穴都不是!

现在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广场上有着如此巨大的怨气,到底这些可怜的孩子去了那里?

我深深的叹了口气,转身的时候眼前一花——还是这个少年!

“嘿,你怎么了?”我露出一个笑容,“你来干什么?”

少年的脸上很平静,“我在这里,”他指着旁边一个墓穴,“我就住在这里面!”这是一个崭新的墓穴,上面写着少年的名字。“吴—小—强?”我读出上面的字:“这是你吗?”

看来他的身体已经被带了回来埋在这里。

吴小强的脸上显得相当宽慰,“恩,这是我的,”他眼中渐渐开始晶莹起来:“谢谢你了!”

“这是我应该做的,亲爱的朋友!”我看见天外开始出现银白,然后一道光芒从天而降出现在他的身边:“你准备好没有?”

“是的,我准备好了,”吴小强微笑着,溢出的泪水沿着脸颊开始流淌,“我永远也不会忘记你的!”“哦,你还是忘记我吧,”一种欣慰油然而生,“快去吧,那是你永恒的归宿!”

吴小强进入这道光芒之中,挥着手渐渐消失……

“哥真是个好人!”我对自己的敬仰也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了一手!

伴随着这种感觉,我睁开了左眼——这里真的是鬼都没有,阴阳眼完全发挥不了作用。

就在我睁眼的瞬间,这种荡气回肠的感慨依旧存在时候,我的眼角突然一花!

“谁?”我这句听起来颇有厉声虎吼的味道,惊得一片蛐蛐都闭了嘴!

随着喊声,我向后退了一步——老子又不傻,这大半夜出现在这种地方的,不是盗墓的就是强盗小偷,我干嘛去死磕?

我又没枪!

但周围一片死寂!真他妈的,难道墓地都非要弄的这么鬼声鬼气阴森恐怖的?有点新意行不行?

刚才其实我也没看见什么具体的东西,只不过觉得眼前似乎是黑色的云彩飘过,你要说我是看见了什么东西的话……

嘿嘿,其实我只是随便喊喊而已!

这个世界上的道家有很多种方法隐藏自己的行踪,但是他们都有致命的缺点,最少在我面前是无从遁形——除非是真正的纯阴-道术,连自己的三火都能熄灭!

前面其实我说过了,人有三道元神之火,这火焰能够抵御妖魔游魂而且永不熄灭!

“哥的阴眼之前,你丫无从遁形,”我嘿嘿一笑:“开!”尼玛,老子赌你不是!

在我的阴眼之下,那黑黢黢的夜色变得如同浓雾迷离的清晨了,周围一片青色,在这片景色之中有三点火光隐隐约约的摇晃——距离我并不远!

“出来吧!”我转过身子面对着三团火的方向:“我看见你了!”三火的摇摆停住了,也许这家伙在自己心中开始犹豫,还拿捏不准我是不是在诈他,“靠,你还不信?——别偷偷摸摸换个墓碑,没用!”

我这时的声音多半是洋洋得意甚至有一点不可一世,那三火的主人被我成功的引诱,从墓碑后面慢慢站起走了出来——“操,你脑壳是不是着门夹了?”我一看乐了,“你当自己是木叶忍者?”

这一笑不打紧,左眼都笑的睁开了。

面前这个人穿着一身黑色的劲装,散乱的头发在黑夜里相当扎眼,他低着头,修长的身体像插在地上的标枪,一动不动!

他给我的感觉是已经在这里站了几百年!

我的笑声渐渐低了下来——因为他已经缓缓抬起头看了过来,面无表情,就连眼神都是暗淡的!

触眼的那一刹,第一个感觉就是一把剑,锋芒虽然不露,但却让人无法直视的剑!

那遮住口鼻和左眼的口罩看起来真的如同旗木卡卡西一样!

虽然说当时《火影忍者》还处在漫画阶段,但是哥已经在日本旅游的时候买来看过了!

我的瞳孔开始收缩,这和我笑声停止的原因是同一个!——并不是我被这个家伙那看上去酷得一逼的造型所吓唬住了,而是我已经看出来了,这鸟人是个忍者!

“你哪个?”我缓缓的开了口,语气并不友善,“你格老子的在跟踪我?”说话之间我的手已经伸进了小包,心中紧接着‘咯噔’一声:“坏了!”

我那不离身的包倒是带着,可惜里面没有武器!记得上次和横公鱼对掐的时候,我已经把这里面勉强可以当做武器的法剑给折断了,要是这家伙对我不怀好意——我该怎么办?

世界上有很多不怎么爱说话的人,也不知道是装酷还是有语言障碍,这种人我一贯不怎么爱搭理,但是天老爷就是这么爱开玩笑,你越是不喜欢就越是容易碰上——这忍者一言不发,只是反手从背上拔出了武士刀!

“靠,拼了!”平日里要是遇见这种情况,我绝对是开溜闪人,但是他既然是忍者——哼哼,老子绝对不会服软的!

既然没有武器,那么我就只能空手了!

我右手捏个法诀,左手从自己包中抽出文武笔,很快在手心画了一个五行灵枢图,做好了阴阳雷的准备——就当这个鸟人是鬼怪算了!

“你,五行门?”这个家伙突然停住了,没头没脑的问了我一句。

“去尼玛的,老子是阴阳家诸葛一脉传人!”我虽然诧异这个家伙突然开了口,但是还是报出了师门——又不丢人,我怕什么怕?

说不定这个家伙会怕呢?

看上去真的还有这个可能,那忍者的刀由刚才的直指变成了横刀胸前做出了防守的姿势,“你,少管闲事!”他做出一个半蹲的刀式:“我不想杀你!”

其实我当时并没有搞清楚为什么这个家伙要杀我,而且他所指的闲事究竟是什么事,只不过我一看见忍者、浪人或者驱魔师之类的气就不打一处来,直接就杠上了:“杀我?滚尼玛的臭鸭蛋,少给老子冲壳子——你不先杀我也得问问我想不想杀你!”

‘冲壳子’就是说吹牛、忽悠之类的意思,也是我们四川话,我估计这丫的忍者中文学得这般一塌糊涂,绝对是不懂的。

他的眼中闪过一丝凶光,猛然大吼一声冲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