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鬼再现

你要说这克拉玛依还真是个宝地,什么人都能碰见:有开豪车的美女,也有怪模怪样的古兽,现在居然连个八竿子打不着的忍者都跑出来了!

记得后来我给五师兄讲这件事情的时候,他当时一脸的鄙视:“你小子现在给我气定神闲装高人——哎,你说你小子啥时候才能不玩这些虚的?能不能言谈之间有点咱们诸葛一脉的风采?”他拿出一副对付嫌疑犯的口吻:“说实话!否则的话…哼!哼!哼!哼!…”

这真是天大的冤枉!

因为当时我和那忍者确实没有交手!

那忍者刚冲了两步,突然脸色一变,向上猛然冲天一跃!

“唰!”他手中的武士刀随之一挥,划破了一张从天而降的大网!

这东西哪来的?

“哇那他!”忍者大吼一声:“你,出来!”当时来说我对于这日文是点都不了解,听起来差不多就这个音了,后来才知道这一句是:又是你!

随着这声吼,一个青色的身影从树上飞落下来,站在我们的斜对面,“又是你!”现在不光那忍者在叫,我都嚷了起来:“能不能消停会?——打架个架都不让人清净,非要来搀和?”

又是这个跑车辣妹!

现在她一身青色风衣,里面是紧身的格斗服,手上依旧是那把尺刀,“住口!——臭流氓,今天没你什么事!”她看都没有看我一眼,只是盯着对面的忍者:“半鬼,你今天是别想逃了!”

看来‘半鬼’就是那丫忍者的名字!

那忍者半鬼喋喋一笑,“那,试试吧!”他右手向下一甩,一道烟雾骤然冒出把他笼罩起来,“遁——!”

“噗—噗—噗—”几乎在同时,几道银芒飞进了烟雾之中,然后叮叮铛铛击中后面的墓碑!

“闪开,”她飞身冲进了烟雾之中,但是尺剑在里面一阵挥舞却没有丝毫收获!

看起来这是他们两人的私人恩怨,我轻松的坐在了旁边一块墓基上,“嘿,美女加油!”这种情况下我并不觉得自己是个什么英雄,能够赤手空拳把个全副武装而且看起来功夫还不错的忍者干掉——更重要的是我要是真的把他弄下课了,保不准她接下来就是打我!

看来她是把我当做了无足轻重的小脚色,在全力以赴的对付忍者:只见她猛然从怀中取出一张符纸,“式神,令!”符纸迎风一扬就自燃成灰,当这些飞灰落在地上的时候,地面开始不住的颤抖!

她抽出五根线香点燃,插进了飞灰之中。

“酷,五鬼统御!”我无需使用阴眼都可以猜到,这是式神号令之符,而那地面的颤动必然是出来了五鬼!

果然不错,在右眼发动之后我清楚的看见了五个鬼魂出现在她的身边,“把他找出来!”美女冷冷的发出了命令,“我不希望他这次还能跑掉!”

这五鬼看起来个子不高,都穿着格斗服,行动之间敏捷异常,一对鬼眼更是炯炯有神,能看得出不是一般的小鬼!

只不过这几个小鬼的毛发色泽不深,估计也是新鬼。

五个小鬼猛然腾空而起,在墓园之间穿梭,但是说实在的它们几次从半鬼身边过都没有发现——原来御五鬼就这个德行?

那半鬼可不会傻等着被找到,他握着武士刀藏在树叶之间,偷偷做好了准备——当其中一个小鬼从身边飞过的时候,他闪电般的弹射而出,掠过林间的树叶落到了另一根树枝上。

但是当他从小鬼身后飞过的时候,武士刀已经迅速的在它背上拉了一道口子!

“啊~”小鬼从半空中落地,那燃烧的线香也齐中断了一根!

“三桂!”美女叫了一声,连忙抽出一个墨绿玉瓶,口中念动真言——那掉在地上的小鬼化作一阵青烟飞了进去。

原来她通过这线香来观察五鬼!

“你们当心点,”她对着半空中说道:“那忍者估计带了黑狗血,不要被他伤了!”从这声喊我清楚的明白了,她虽然使用了御鬼之术,但是那五鬼并不是他所驯养收服的,所以也看不到——真不知道是谁养的鬼,费那么大劲弄出来居然给一个看不见的人!

剩下的四只小鬼怒了,他们开始在树林间穿梭更快更急的寻找,但是依旧没有发现半鬼的踪迹——我当时就已经猜到了,他们也许不是第一次交手了,估计这个半鬼所穿的衣服这次已经在锅底灰的水中泡过!

锅底灰,中医里叫百草霜,灶突墨,灶突中尘,灶额上墨等,不但有药用的奇效,而且可以封鬼眼,让游魂野鬼看不见你!

而且看样子半鬼还在双眼擦上了牛眼泪!

小日本也玩这套?

看又一个小鬼被忍者砍翻在地,我开始慢慢的站了起来,做好了开溜的准备。

其实从我最开始坐这里看戏,心里的算盘是已经打好了的:那美女和这忍者从说话中就能明白,掐架应该不是一次两次这么简单,看上去今天又是这样——估计那丫忍者准备干点什么事情被美女伏击或者偷袭之类的,然后一路逃到了这里,才遇见了我。

我和忍者是没什么深仇大恨不共戴天说法的,所以他应该是和这美女拼死拼活去,说不上和我动手什么的,我没有危险;至于这个美女,第一句已经很明白了,‘今儿没你什么事’,看来也是全心全意准备抓住这个忍者!

但是我还是有点顾虑,若是真的其中一方胜利以后,另一方会不会打得高兴顺便找我继续?这个很难说!

正当我开始胡思乱想的时候,五鬼又折了一个,现在只剩下了两枝线香还在燃烧——但是跑车美女已经锁定了范围!

“临、兵、斗、者、皆、数、组、前、行!律令——斗!”

她手中如同雷火一般的飞出数道银芒,和最初的威力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在阴眼之下看起来其间卷裹着劈啪作响的电蛇,划空之时发出难以言表的杀气,扑了进去!

“铛!”

只是这一声,一道银芒被磕飞弹射开去!

“律令——斗!”

又是一片银芒飞射而去——这下子半鬼是怎么也躲不过去了!

人影从林间飞落,还未着地她已经扑了上去——铛铛铛铛一片炒豆般的响声,我只看见墓碑之间不断的火星直射,两人瞬间已经战作一团!

这里有段不咸不淡的废话得说说,免得有人不懂装懂喷哥!

九字真言,又称九字法,典出东晋道教学者葛洪的《抱朴子·内篇卷十七·登涉》第五段:“入名山,以甲子开除日,以五色缯各五寸,悬大石上,所求必得。又曰,入山宜知六甲秘祝。祝曰,临兵斗者,皆数组前行。凡九字,常当密祝之,无所不辟。要道不烦,此之谓也。”这里的‘祝’字,古义念咒,意为祈祷。六甲秘祝为中国文化,为中国道家与兵家所盛行的秘术。传入日本后,混入真言密教之一部,并被误抄为“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而成为日本修验道之山伏所重视的咒法,并随着动漫这些年被大肆宣传,曾经被认为是真正的九字真言。

忍者念的“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是东密中的九会曼荼罗真言,与中国传承下来的九字真言区别很大。

废话说完,继续正题——两人这一轮交手下来,很明显看的出来那跑车美女虽然说是脾气臭,但身手还不是一般的好!她手中尺剑宛如游龙惊凤,出招之间快如闪电,那忍者半鬼还真的只有招架的份!

两人突然齐齐一声喊,武士刀和尺剑硬碰硬的一击,蹬蹬蹬双双退开几米!

“临、兵、斗、者、皆、数、组、前、行!律令——行!”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破!”

这是古法九字真言和密宗九字真言的对撞!

后来我知道‘律令——行’这一句是金刚萨埵心咒,可以引出法能攻击对手;而‘破’字诀则是释放内在力量的口诀,能够引出自己所拥有的能力,可以释放出独占印、大金钢轮印、外狮子印、内狮子印、外缚印、内缚印、知券印、日轮印和隐形印之中的一种!

两人手印翻动,一起驱动了真言咒法,从两人手印之间都飞出了一团法能,如同两架高速行驶的汽车一般撞在了一起!唯一不同的是忍者半鬼发出的法能白中带青,而跑车美女手中的法能白中泛赤——要是你经常看电影就会知道,这两种法能和电影中描述的基本差不多,等《火影忍者》出来以后我才发现,半鬼的法能和那些动画中的查克拉看起来一模一样!

难道最初拍电影的也是有阴阳眼看过?

这念头在我脑中只是一闪而过,前面发出一声巨大的轰鸣——我一个转身趴在墓碑后,碎石沙土撒了我满头满脑!

“靠!”我抬起头来骂骂咧咧但声音不大,“这玩意儿还真猛!”我拍拍自己头上的土抬起头来,但是那忍者已经撒着欢的逃走了——“还想跑?”那跑车美女倒是气势磅礴的追了过去:“跑得落,马脑壳!”

这种话都不知道那学来的,地地道道的四川土话从一大美女嘴里吐出来简直叫我哭笑不得——按照街头大妈的说法就是:谁家孩子这么没人管没人教的?

看着两人从山坡上风驰电掣的冲了下去,差距同样明显,那跑车美女虽然看起来格斗一流,但是要说逃跑,半鬼简直有如一条迅猛龙!

别说追上,跟后面闻屁都得看人家愿不愿意!

我站起来看着两人一前一后的飞奔,随风飞来一句话,当中有三个字我隐约听见了!

“…魔鬼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