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鬼再现

记得我起来的时候大概是三、四点钟,折腾了大半天已经早上六点过七点,天边泛起了鱼肚白,两条人影我还真不知道他们怎么进城——不对,那不是克拉玛依的方向!

难道真的是去魔鬼城了?

这个念头如同一剂强心针,刺激得我心头噗噗的乱跳——难道是哥最近人品好,这个样子也能找到线索?

最少应该赶去看看!

我跳上自行车踩得踏板咔咔直响,顺着这条小路就是一溜小跑!

别说,我到正天华夏的时候正赶上吃早饭,来了这么久,我还是第一次碰上吃这种免费餐的时候!

免费餐吃起来总是特别香——更不用说是二十多个小时没吃东西的我!

我高高兴兴的装了半盘子炒面,然后让厨师给我煎了四个荷包蛋,顺手又装了一大碗的鸡肉;一边吃一边让服务员去帮我把楼上那睡懒觉的郑曲和裴小凯喊下来!

还真是饿了!

第二碗我换成了吃牛奶和煎饺——这里的煎饺有个名字叫‘韭菜盒子’,又大又汪实,分量大小堪比芙蓉大包,只吃了六个就撑得够呛。

当我开始喝着最后的银耳汤抽着香烟的时候,郑曲和裴小凯一脸朦胧的走了下来,但是看见我以后裴小凯变得很兴奋——就在八分钟之后,我给他换了个外号叫做“铁子”!

“嘿,刘哥!”裴小凯拖过椅子坐在我的旁边,满脸的得意:“我把工作解决了!”

“安?咋解决的?”我吐出一口烟圈:“留新疆洗水渠?”

“切,”裴小凯倒是不以为意,他接过郑曲端来的一杯咖啡,“我准备走你的路子——国安局的工作当兼职!”“少学我,”我把半截烟头按灭,“你哪儿去找个工作来兼职?——别学我开店,当心到时候你丫把自己赔进去!”

“不是!”裴小凯哈哈笑着:“冯局昨天找我们,说这次九龙潭的事情解决的很圆满,想私下感谢我们一下——我当时就说了,要是真要感谢我们,就给我找一个成都的工作,铁饭碗、有闲就行,工资多少不论!”

“然后呢?”我伸了个懒腰:“他咋说?”

“咋说?——人家直接就给新疆驻成都办事处打了个招呼,提前把我都给收了!”裴小凯嘿嘿一笑,“公务员,铁饭碗,而且工作轻松——就工资少点!”

“小子不错哦,铁饭碗都端起了!”我看着郑曲又弄过来两碗面:“到底是干啥子?”“好工作,我到时候负责管理计算机,维护网络!”

“真是好工作,你丫爱去不去照拿工资,”我端起茶杯,“来,碰一个,哥给你庆祝一个!”

“嘿嘿,”裴小凯乐不可支,不知道是不是为这事高兴,“谢谢刘哥!”

“哎呀,你们慢慢吃,”我站起来:“我上去洗个澡,你们一会吃完了上来!”刚走两步我又转过头来:“记得给小黑带一份,铁子!”

“恩!恩?”裴小凯嚷起来:“你为啥叫我铁子?”

“啊!端铁饭碗的就是铁子嘛,你虚毛!”我嘻嘻笑着,走出了门,后面传来裴小凯恨恨的喊声:“你个资本家,资哥!”

行,从此以后这名字就算踏实了,一个铁子一个资哥!

等他们上来以后,我已经在地图上看了半天,“嘿,郑曲你来得正好,正好给我说说——魔鬼城那地方你了解不?”“魔鬼城?那是什么地方?”看起来铁子显然被早餐撑得肾上腺素分泌很旺盛,“我们要去吗?”

“有可能,只要你小子别来打搅我把这个问题整理清楚,”我转头对着郑曲:“说说嘛!”

“恩,魔鬼城在乌尔禾地区,那里有个传说!传说这里原来是一座雄伟的城堡,城堡里的男人英俊健壮,城堡里的女人美丽而善良,人们勤于劳作,过着丰衣足食的无忧生活。然而伴随着财富的聚积,邪恶逐渐占据了人们的心灵。他们开始变得沉湎于玩乐与酒色,为了争夺财富,城里到处充斥着尔虞我诈与流血打斗,每个人的面孔都变得狰狞恐怖。天神为了唤起人们的良知,化作一个衣衫褴褛的乞丐来到城堡。天神告诉人们,是邪恶使他从一个富人变成乞丐,然而乞丐的话并没有奏效,反而遭到了城堡里的人们的辱骂和嘲讽。天神一怒之下把这里变成了废墟,城堡里所有的人都被压在废墟之下!”郑曲说道这里停了一下,“每到夜晚,亡魂便在城堡内哀鸣,希望天神能听到他们忏悔的声音!”

“哎,又是个毫无新意的传说故事,”我耸耸肩膀,“我看了资料了,那些所谓的鬼哭神嚎也无非是风吹过雅丹地貌石林所发出的声音!”

“真是鬼怪的声音,”郑曲显得郑重其事,“老辈人很多都知道!”

我和铁子面面相觑,“扑哧”一声都笑了起来。

“嘿,你们要去那里?”林超恰如其分的出现在门口,“能不能带上我?”“我们去逛逛魔鬼城,你要去吗?”我倒是无所谓,反正多个人多烧的油又不是我出!

“行啊!正好去拍点照片!”林超看起来颇为高兴,“和你们在一起倒是很有意思!”

“那就随便你了!”

哥反正是去看看,真没想要做点啥,多带个人毫无影响——说不定午饭都有人请!

从正天华夏酒店出来,我们没有开上217国道,而是穿过城市沿着克白路朝着白碱滩区进发,不知道是不是上回在高速上面给郑曲这小子留下了阴影,他死乞白赖的非要开车,我也是吃得太撑就没和他计较。

不过这条路我还真是不知道!

这条路显然是从克拉玛依东面出城,直接从戈壁滩直接斜插到了白碱滩,然后再拐上217国道,沿着这条路一直下去穿过乌尔禾区就到达了魔鬼城。

新疆和四川有个区别,比如说你从成都往双流开车,那么一路上两边房屋不断,就算这附近的是农田,那么你目力所及的范围内也绝对有房子——还是楼房!

新疆的公路两边绝对没有房屋,就算有,也是偶尔三五间的红砖平房,还是采油管道中转的阀门房。

就在这一片荒凉之中,居然极目远眺看得飞远,蓝天白云映着清晨的朝阳,倒是别有一番风味。

魔鬼城这地方我还是知道,去年发哥拍摄那个《卧虎藏龙》就在那地方,据说在以前《冰山上的来客》也在这里取了景,那是一片雅丹地貌区域,景色绝非我们四川的山水可以比拟的。

距离说远不远,说近不近,两个半小时以后我们就到达了魔鬼城的入口。

这里很简单的横了一根竹竿,然后旁边是一排红砖房,车子刚到就冲出来两个小伙子,站在竹竿边上直嚷:“嘿,进魔鬼城去先买票,每人十元!”

另一个手上拿着一本不知道什么票,走到车窗跟前对郑曲说道:“四个人,四张票!”

“我是克拉玛依公安局来的,到这里调查点事!”郑曲伸手摸出一本警官证,“把你们这里的头儿给我叫来!”“哟,您是…您是…”警官证的作用是巨大的,俩小伙子飞快的把竹竿翘了起来,满脸堆笑:“请…请…”

“请你妹!”我直接从旁边吼了起来:“你以为我们是来混票的?”

半小时以后就在那管理员的红砖小房子里面,我们一行四人喝着苦涩的砖茶,看着整张魔鬼城的地形图,研究过来研究过去硬是没发现什么有意思的地方。

“不如进入看看算了,”林超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没照片可拍手痒难耐:“无论找什么东西,还是到现场看看最现实!”

“是,是,是!”那管理员的队长虽然没搞明白我们在干嘛,但凡我们一说话就不住的点头。

看着这地图还真是眼晕,也不知道当初画图这家伙有没有经过大脑,按顺序把情人谷、蛇谷、断桥谷、绝情谷、九曲回肠谷、仙鹤谷、迷魂谷、神鹰谷、猎隼谷九大峡谷名字写得又大又黑,还别出新意的配了图!——其他地方几乎全部是随便画了点石头了事。

蛇谷是条蛇,仙鹤谷是仙鹤,不知道当初是不是确实搞不来了,把情人谷居然弄了个QQ的笑脸娃娃,绝情谷是QQ的哭脸娃娃!

“这还真是有创意!”

你们给我说说,这图里面能看出啥子东西来?

还真是必须亲自去看看才行!

我们径直把车开到了魔鬼城里,终于还是没有给这个门票钱!

就在这个阳光明媚的上午,迎着戈壁的阳光,我第一次踏进了这块神秘的土地!

刺眼的阳光从天空射下,照在我的脸上,我混迹于一片酷似城堡、殿堂、佛塔、碑、人物、禽兽的怪石山坡之间,看着这些形态各异的景观、令人眼花缭乱的陡壁悬崖、以及混迹岩砾中五光十色的玛瑙、随处可见的硅化木、枝叶清新的植物化石、海生的鱼类化石、鸟类化石,突然觉得很熟悉!

梦中!

我梦中见到的就是这个地方!

但是我又觉得很陌生,这一切和我梦中见到的有所相似,但是我依旧没有找到天上火雨落下的所在!

也许还在里面!

那一条在魔鬼城中围绕的土路深处不足五公里,也只到达了魔鬼城的外围——里面呢?

“把车上的干粮和水拿下来,我们徒步进去看看!”我在说这话的时候,顺便发了条短信给陆稻,“小黑就留这里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