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鬼再现

我放慢了脚步,仔细看着四周——奇怪,这里并没有任何的异样!

难道是我多疑?

这还真不好说!

“算了,过去看看,”我提醒他们三人,“你们跟在我后面,不要乱跑!”

还是先找到那片绿色再说!

这周围一片一片的全是页岩,形状各异神态万千,比起前面所开发出来的景点毫不逊色,林超一路拍照,而我则是在前面带头,慢慢靠近了这一片绿色。

爬上一个小山坡以后,我终于看见了那片绿色的缘由——这是一个胡杨林!胡杨林的位置略略有些下凹,估计是周围的水流都到了这里,所以才能长的这么好!

胡杨林后面紧靠是一个高-岗,看起来面积不大,但是就在靠近右边有一根石柱,从下到上凸出估摸有十来米高,而且依稀可以看见是一圈圈的缩小,“嘿,你们看哪里!”我指着石柱说道:“我上去看看,你们就在这周围瞧瞧。无论发现了任何异常,都等我下来再处理!”

我从胡杨林中穿行,很快发现了一件事情:这胡杨林看起来似乎很长,但是宽度却不是很宽,整个就是一条长形。同时我看那胡杨树上有些焦黑的印记,距离今日虽然不是新近弄出来的,但是看起来也没有多少年头。

我最近遇见的怪事也不算少了,多这么一两件对我毫无影响,甚至说在我脑中只是这么过了一遍而已,如果不是后来发生这些事,也许我早就忘了。

这斜坡高倒是很高,但是并不算陡峭,我很快爬上了陡坡,来到了这根石柱前面,远看不觉得,近看它还真是不小!

说是石柱,更像是一根岩柱!

最下面也许直径超过了二十米,但是最上面不到十米,高度也有二三十米,这样一根岩柱对我来说毫无难度,我很轻松的就爬了上去。

半途我抽空看了看,那三个家伙正在下面走来走去,看起来是没有丝毫的问题。

“这三个家伙,”我一边自言自语一边爬到了顶,但是刚刚看了一眼,我就吓得呆住了!

记得我曾经问过老爷子,究竟这世上威力最大的法阵是什么样的,究竟什么才能造出一个相当于诸葛先师那种八卦阵,一堆乱石就把陆逊及手下几十万大军困在其中。

我还记得老爷子当时的神色很奇怪,过了半天才说了一句:“天地之威,可遇而不可求也!”后来关于这个问题我打电话问了五师兄,他才告诉我,当年诸葛先师的八卦阵其实并不是先师所摆,而是先师以前所发现的,这是一个由天地自己生成的八卦阵,只不过是诸葛先师借用了而已!

说白了,也就是说诸葛先师当年做了一件欺名盗世的事情,借用天地之威而成就了自己的美名!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在老爷子面前提起天地法阵的问题,因为我知道这也许是我们诸葛一脉所有传人都不愿提起的——先师唯一的污点!

但是在这个偶然的机会,我居然又看见了一个天地法阵,同样天地所生所养,唯一不同的是这个法阵并非八卦阵!

这个法阵看起来虽然与我们阴阳家所信奉的八卦阵类似,但是其中关键在我眼中却完全不同,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我认为这是一个先天八卦阵,也就是圣贤伏羲当初从龙马身上得到的《河图》所示,而悟出来的先天八卦!

但是无论这是什么八卦,它都是一个毫无人工雕琢痕迹的天然法阵!

从上向下而看,我现在所站的这个高-岗和下面的胡杨林正好如同阴阳双鱼一般缠绕在一起,凸起的高-岗代表阳鱼,而下凹的胡杨林则是代表阴鱼!

我所在的位置正是阳鱼中的黑点,那胡杨林中的白点呢?

顺着位置我看了过去,那里…那里是一堆倒下的胡杨!

“找到了!”我心中喝了一声好,“这样看来的话,要是有什么机关之类的,必然就在那一点上!”

距离很远,我也不想大喊大叫了,于是我取出手机准备拨打铁子的电话,谁知道摸出一看才傻了眼——这里没信号!

哎,往往人生就是这样悲剧,当你想风度一次的时候,老天偏偏要你无法保持风度!

不过说真话,喊起来的效果还是不错的,我喊完以后就开始动身,当我下山走到那里的时候,他们已经把上面堆着的几根胡杨搬开了!

出现了一个入口!

这时候我才恍兮惚兮的发现,这里与我梦中所见居然惊人的相似!

那么…

看来我非得下去一趟了!

向下的路口看起来并不是倾斜的,而是一种很奇怪的直上直下,我就不太明白了——你说这里怎么上来人?

向下看去这个洞口黑糊糊的不见天日,我伸手拿过来一块石头,看着手表把它扔了下去,大概八九秒以后,我听见了落到地面上一声清脆的回响。

“行,距离不高,声音回传的时间不算,铁子,你是大学生,算算大概多少米!”我能不用脑子的时候尽量不用,但是铁子用一声很郁闷的惊讶叫声回答了我!

'“行,明白了,你丫绝对算不来!”我头也不回,“高度等于二分之一重力加速度乘以时间的平方,你小子别说你不记得重力加速度是多少了!”

“恩,大概是三四百米左右!”铁子算得很快,我转过去的时候看见丫的手中拿着手机,估计是用了上面自带的计算器,“资哥,看来我们是下不去了!”

“谁说的?”

我并不是有那种和人抬杠搞的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坏毛病,而是我真的有办法!

既然是伏羲八卦阵,那么必然就有一个入口,按照一般的说法,先天伏羲八卦阵并不是一个方位图,它的措置只不过是表明了阴阳关系的结构、对持、状态、是高度抽象的八卦阴阳学说的图式,而不是狭隘的一个例证、单向度的比拟。

先天八卦讲对峙,即把八卦代表的天地风雷,山泽水火;八类物象分为四组,以说明它的阴阳对峙关系;太极图由于阴阳两面方位的移动和变换,而又出现了不同的图象。

先天八卦图,坤震离兑居左,坤为母,离再索而得女,兑三索而得女,三卦皆阴,只震一索而得男为阳。故太极图左面用黑色表示属阴,黑中白点表示阴中有阳。乾巽坎艮居右,乾为父,坎再索而得男,艮三索而得男,三卦比阳,只巽一索而得女为阴。

若这真是一个天地所成的先天伏羲八卦图,那么这里必然有个入口,而入口的时间一定和时间有关!

我是不会掐指术数的,所以只能看着手表用手机计算,先是按照后天八卦的顺序来找到‘生门’所在的位置,再换做先天八卦来寻找时间的顺序!

现在时间是下午四点五十,我所以直接计算了五点钟左右的方位。

新疆和四川的时差是两小时,这时也不过就相当于四川的三点,我们时间还很充裕,完全可以验证一下我的理论是否正确,若是真的一切正确,那么我回去可以查查资料,明天可以带够所有的物品,避免空跑!

“行了!”我大叫一声:“今天五点属水,那么坎水位就是我们要寻找的!”我指着西面:“就在那块大石头旁边,正西之位!”

早在石柱之上我已经认出了八卦阵的边缘,也就是围绕着这高-岗和胡杨林的一大堆石山!

位置是找到了,但是想从这个石山上面找到入口也不容易——我们围着石山绕了两圈,连条缝隙都没有找到!

“不会吧?”我揉揉太阳穴:“难道我算错了?”我左思右想都没有错,“难道这不是伏羲八卦?”“也不一定了!”这次轮到铁子拿我开涮:“说不定要跳几下呢?”

他嘻嘻哈哈的站在地上开始跳,一边跳还一边拿我开心:“资哥,说不定跳几下就…”

我眼前一花,铁子突然不见了——就在同时我脚下也一软,猛然向下掉落!

“我操,还真说中了!”

在稀里哗啦向下滚落的时候,唯一在我脑中闪现的就是这句话!

“嗵!”

我撞在一个柔软的物体上面,停止了滚动!

但是随后而来的郑曲则是撞到了我的腰,把我弄得好一阵呲牙咧嘴!

紧接着是噗通一声,看来林超也掉了下来!

这下好了,四个人一个也没落下,全他妈掉这百多米深的坑里来了!

这才真的叫坑爹!

现在我们是没吃没吃没火把,外加没人知道!

就算陆稻他们找到了这里,估计也没法子进来!

除非是师父他老人家赶过来还能有机会把我们弄出去,但是按照我们正规处理流程,必须在我们三人失踪七十二小时以后,陆稻才会汇报成都分局,然后再联系人来救援,等救援队找不到我们,才会请求外援的帮助!

算了算,这一趟下来少说也得六七天,到时候多的不说,渴也把我们渴死了!

还是靠自己算了!

这里到处都是漆黑一片,看来还是只有我来了!

“开!”

阴眼在这个关键时候又发挥了巨大的作用,虽然…虽然我只是拿来看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