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鬼再现

阴眼之下的世界还是那么的昏暗,但是总比这什么也看不见的漆黑一片来得好。

这里大概有百来个平方,就像一个小型的广场,我们落下来的地方不知道为什么已经关闭了,而就在正面有一个看起来似乎是通道的东西。

现在他们三人都躺在广场的墙壁旁,看起来似乎都没有受伤,“嘿,你们几个莫动!我先看看!”“你放心!”铁子有气无力的开口:“我绝对不动!”

“你们等我找个火把之类的再说!”我没有多说,开始转过头来观察这个环境。

阴眼之下,我看到无论是这个小广场还是通道都是绿油油的!

这是什么?

对了,青苔!在整个广场和通道的石壁之上,都覆盖这厚厚的一层青苔,肥大厚实,我用手指一戳甚至不能触底!

也许这就是我们掉下来没有受伤的原因!

周围空空荡荡没有任何东西,弄个火把出来毫不现实,也许我只能前面去看看!

“你去那?”郑曲从脚步声中猜出了我的挪动,“看看去,别担心我!”我踏进通道的时候略略顿了一下,“很快就回来!”

我走在隧道之中,那一片绿油油的光亮指引我一路向前,湿润的石块在我脚下咔咔作响,但是这里没有任何的特别!

刚才在上面的时候我稍微目测一下,我所在的那高-岗和胡杨林大概有七八百米的直径,加上外围的八卦位,直径超过了三千米!

上面的天地先天八卦有三千米,那么下面的卦心有多大呢?

这我就不知道了,但是有个理论是这样的:我们在最外围的正西位掉下来,但是掉下来以后我们撞在了西边的石壁上,那就说明这个坡道是斜着向外,只要有个四十五度的斜角,几百米的高度也可以向外再延伸几百米出来:这说明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距离中心最少有两公里,前提是还必须斜度不能再大,若是斜度更大,那么距离还有的加!

那么这条隧道的距离…估计够我走的了!

咿?

没想到这隧道看起来很长,居然一下子就走到了头!

隧道的顶端是一个宽大的石门,门口一对石台,台中内凹,像是一个巨大的灯台——抽烟的好处虽然不多,但是至少我能从身上摸出来火机!

烛光在我的面前亮了起来,我揉揉眼睛,重新来看待这个地方:这应该是一个入口,我面前是一个人工雕琢的石门,门楣上如同图案般有八个大字;两扇门上面刻着许多密密麻麻的文字,看起来应该是经文或者符咒。

墙上有不少的火把,我点燃另一个石台,然后取下火把点燃拿在手中,凑近细看这些门上的东西。

青苔遍布、腐蚀累累,这些字已经看不清楚,当然,就算看得清楚我也不认识,这分明是大篆!

最初人类的文字历史是个很复杂的过程,最初殷商后期出现了甲骨文,也就是现在所谓的象形文字,西周后期,汉字发展演变为大篆,文字开始线条化和规范化,也就是逐步开始向现代文字进化。

再后来,秦朝丞相李斯对大篆加以去繁就简,改为小篆,其特点是形体匀逼齐整、字体较籀文容易书写。

说了这么多,其实我就一句话,这些字看起来实在不好认又像动物,所以我认为它是大篆!

既然认不出来,我也不用费心了——不管上面写的是什么,简直和我毛关系都没有,进去是一定的,想都不用想!

只有这一条路!

十分钟以后,我们四个站在这门前,手中一人拿着一根从墙上取下来的火把,“真不知道这门楣是什么意思,”郑曲嘿嘿嘿笑着开了口,但是被我一眼就看出了他的假笑,“刘哥,你知道吗?”

“知道!”我仔细看着门上有没有机关陷阱的痕迹,不是很想搭理他。

“那,那是什么意思呢,嘿嘿?”这次换了铁子装模作样的发问。

“内有怪物,闲人免进!”我随口鬼扯了一句。

看起来这门上倒是没有任何东西,安全是绝对的!

“呃…”两个家伙吞了口口水,对看一眼,“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这句话有着内心明显底气不足的感觉,我叹了一口气表示自己的鄙视:“你们两个太丢人了,被扇门就吓成这副模样——看人家林超该干嘛干嘛,点都不慌!”

林超刚把门楣上八个字拍完,现在正在对着两扇门上咔咔猛拍,听到我提及名字的时候嘿嘿笑了笑,“别夸,我只是太兴奋所以忘记了害怕!你们要知道,这种罕见的咒法可是别处绝对见不到的,哦,我真是太高兴了!”

“不错,确实很罕见!你应该把这一切照下来!”我赞同这个主意,“回去以我们可以好好研究一下!”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我心中有个突如其来的答案,似乎解答了很多谜团!

但是看起来秘密没有完全解答,我还需要更多的答案!

“真要进去?”铁子支支吾吾的开了口,似乎想了半天——这下真他妈操蛋了,看来我说了半天他们根本就没听进去!

“必须进去,否则我们会困死在这里的!”我检查完这两扇门和上下左右的区域,看起来异常平静:“行了,现在把我们身上的东西都拿出来算一算,到底有多少可以利用的东西!”

看起来我们身上的东西没有多少有价值的,除了我随身小包里面的一些符咒用具和郑曲身上的瑞士军刀看起来有点用处,剩下就只有我口袋的打火机和那半包香烟了。

在示意他们退后十几米以后,我慢慢推动了面前的石门。

沉重的石门在我的推动下缓缓打开,一股带着土腥的气息迎面而来,潮湿而阴冷!随着我手上火把的光线射入,里面的一切出现在我的面前!

潮湿的风代表着水源和空气,这让我安心了不少,“还不错,算是个好消息,”我转过头对他们说道:“至少里面有空气也有水源,我们就算是死在里面也不会是渴死的!”

里面露出一段地河,清澈的溪水哗哗流淌,就在溪流的旁边是一条看起来似乎比较安稳的道路,“这是通往中心的道路?”郑曲在我后面探头探脑,“还是说出去的路?”

“都是一条路,我们必须到中心去!”我叹了口气:“只有阵心我们才能找到出去的标示,也只有在那里才想办法出去!”

三人以前点头表示同意,铁子顺手从墙上多取了两根火把塞给郑曲,“准备好,后面说不定有用!”“丫的长进了,”我哧溜一嘴开始赞扬起来:“都懂得给哥做好后备了!”

铁子被我这一夸搞的颇为得意,左顾右盼准备再做点啥让哥继续,结果晃眼一看周围除了个百多斤的大石墩子外毛都没一根!

当时要是我没有及时把手上的火把塞丫闲着的那手里,估计他小子真要去搬石墩!

都是肾上腺素犯的错!

“好好跟在我后面,”我开始沿着溪流前进,背对着他仨的时候在手中画了个阴阳雷符!

关于阴阳雷,我需要讲诉一下。

道家管这个叫做‘掌心雷’,把自己身体所聚之天地灵气以掌心作为发射装置,凝聚成能量射出,一般来说需要咒符来‘开掌’,以后就可以随时聚气而进行攻击了。

至于我们阴阳家来说叫做‘阴阳雷’,所聚集的阴阳五行之气,攻击力比道家的天地之气略高,但是每次必须用朱砂在手上做阵行图,否则无法使用!同时我们吸取五行之气也只能依靠自己的双脚,而吸收的至于是五行中哪一类,就不知道了!

比如我站在火山岩上,吸收的必然是火属五行气,发出的阴阳雷也是火属性的;站在河边自然是水之阴阳雷——像是在这里,我猜不是土属就是水属!

墨家这一类叫做‘天火雷’,在这几类中威力相比是最大的,但是他的来源也最特殊:那是依靠自身修炼以,再加上手中所持的墨家机械倍增威力,属性固定必然是火属,在历史上著名的墨家大师曾经用此雷开山劈海,曾经一度被认为是最正宗的降魔之术!

至于说法家管这个叫做‘天雷咒’,区别就很大了,虽然也是聚齐天地灵气,但是主要是依靠符纸咒文发出,已经不再像是我们这种手中释放的法雷了。

捏着右手的雷符,我心中稳了点,这可比手无寸铁的感觉强太多了!

火光在隧道中摇摆,把我的影子拉向前面老长老长,而隧道随着我们的行走也似乎越来越大——尼玛,这不是越来越大,是多了!

我面前出现了很大的一个区域,看上去…这真不好形容!

打个比方,你弄一大块豆腐放进鱼缸,然后扔个十条八条泥鳅进去,估计几小时以后豆腐就会被它们钻得千疮百孔支离破碎,而我面前现在就是这种东西!

无数的入口出现在我面前,简直叫我没办法选!

“呃,好像太多了!”铁子和郑曲在我背后慌了起来:“走那一条?”

咔咔!

唯一可能感到兴奋的就是林超了,丫的还在拍照!

“这个…这个是…”我从这一大堆入口中猜到了,“恐怕,恐怕这个是…伏羲九宫阵!”

《黄帝阴符经》上有一句话“八卦甲子,神机鬼藏”,即是说,奇门遁甲的神妙之处均藏在八卦和甲子之中——而这个,偏偏是我学得最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