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鬼再现

其实这个我真的早就该猜到了!

天生地养的伏羲先天八卦出现,必然应该有对应的九宫图,现在出现这么一大堆看起来乱七八糟的迷宫也在情理之中!

虽然我没学好先天八卦和甲子术数,但是后天八卦我倒是学得不错——管他的,死马当活马医,反正差的也不多!

我不是不知道这个叫自欺欺人,但是现在又没有其他办法,留在这里困死和进九宫阵里面困死,看起来都差不多!

我就不信佛骨和阴阳眼两大异人会死在这个乱七八糟的地下!

“先喝点水,”我咬咬牙,“然后我们进去!”

我带着大家随便找了个入口钻了进去,里面依旧漆黑,但是从火把的微光中我发现,这里生长了很多植被,比如说苔藓、地衣和藻类,而且这里看起来还有一些昆虫。

比如是…蜈蚣!

就在我们刚钻进洞里的时候,突然我听见了一片悉悉索索的声响,那声音如此之大,就像是成千上万的老鼠一起奔跑一般!

“什么玩意儿,这声音?”我刚扭过头就看见最后面的林超张牙舞爪的冲了过来——靠,还真是张牙舞爪!后面地上犹如黑毛毯一样潮水般的涌出来无数蜈蚣!

简直就像99年那部《盗墓迷城》里面出现的无数甲虫一般!

靠!这些蜈蚣就算是目测也超过了一尺,身体呈现出赤红色,头部的绿色触角左右摇晃,一对毒勾好像剪刀一般绿汪汪的伸出来!

要是被刺中了,我想不死也得重伤!

“跑啊!”我大叫一声开始猛跑,结果开跑了才发现,那仨已经远远的把我甩在了后面!

这些蜈蚣已经爬上了墙壁以及洞顶,二十一对足抓住石缝稀里哗啦的猛追,这一幕简直比恐怖片还恐怖!“把火把扔两个,”我边跑边喊,“它们怕火!”

呼!呼!

两个火把一前一后甩了过来,差一点打中我!

“喂,你们不是故意的吧?”我闪身躲过火把,任由它落在地上——看起来似乎没错,蜈蚣确实怕火!

只不过这火实在太小了!这些尺许长得蜈蚣身子一扭就绕了过去,看起来毛用都没有!

“刘哥,你挡挡他们,我们弄个火堆出来!”前面传来了郑曲的喊声,从声音我可以很简单的判断出,丫的几个最少把哥甩了三四百米!

我猛然一个刹车,转身就是一个甩手!

“阴阳五行,土元神雷!”

轰!轰!轰!轰!

右手连续发出几击阴阳雷,炸得地面上石飞土溅,靠近的蜈蚣也被我轰得四散开去,弹到墙壁上撞得砰砰作响,但是…那些蜈蚣瞬间又翻过身扑了过来!

好强悍的死蜈蚣虫!

除了被我直接打中的,其他蜈蚣基本上就没有损伤!

继续跑!

我瞬间头也不回的冲了出去!

由于我那个急停加上释放阴阳雷,蜈蚣看起来和我的距离拉近了不少,我从口袋中取出符纸的时候想起了一句台词:当时那堆蜈蚣离我的喉咙只有0.01公分,但是四分之一炷香之后,那堆蜈蚣将会对我产生无限的恐惧,因为我决定放一个符咒,虽然本人生平放了无数的符咒,但是这一个我认为是最完美的……

面前出现了一个急弯,我拐——嘭!

我撞进了一堆柴火之中,把本来堆积到一起的干燥苔藓和青苔之类的撞得四散,“刘大哥,你这是搞毛啊!”郑曲拿着火把吼了起来,“本来好好的一个火堆,结果现在……”

我一骨碌爬了起来,两步三步跨过这堆东西,左手上举食、中二指捏着符纸,“天元五行,神火九曜,精高镇黄旛,阙茅戢耀霜——敕!”

符纸在我手中‘呼’的一声燃了起来,我扬手一指,符纸飞到了地上爆裂开来,那堆东西全部被引燃,然后借由法力的缘故熊熊燃烧了起来!

这次的火堆够大!

甚至四溅的火星把几只靠近的蜈蚣点燃,它们蜷在地上翻来覆去的扭,疼得不是点吧点!

我站在火堆后面洋洋得意,“看见没有?哥可不是只会跑的!”话还没有说完,我看见大批蜈蚣已经扑到了火堆后面——果然停住了!

蜈蚣们围着火堆绕着圈子,满地无数的脚踩着小碎步挪来挪去,但是很可惜,这种符咒引燃的火最少可以坚持个十来分钟,整个隧道全部被烧得炙热无比,就连顶部都渐渐发烫起来!

想过来?切~

但是很快蜈蚣开始发出一种‘吱吱’的声音,一只接一只的开始后退,只剩下了一些全身墨绿地家伙留在火堆面前。

咿?

这些东西在干嘛?

我看见那些蜈蚣开始在地上扭来扭去,奋力把自己朝着一团缩,然后…然后居然成了一个球!

“刘哥,你看这…”郑曲显然有点搞不懂了,“…算什么意思?”“没别的意思!”铁子对我一贯信任有加,插嘴解释起来:“估计是资哥的火把蜈蚣给烧怕了,所以缩成一团抗议…”“当心!”我猛然看见一个黑糊糊的东西朝着铁子飞了火来,而丫的说的口水乱飞白沫乱翻,根本就没发现——“啪!”

我举起右手一记阴阳雷把这东西砸飞出去!而铁子在我一击之后,脸都吓绿了!

原来是蜈蚣!

只看火堆对面的蜈蚣猛然释放自己的身体,用尾巴把自己像炮弹一样弹射了过来!

“嘭!”“嘭!”……

我的阴阳雷加上两根火把,接连不断的把弹过来的蜈蚣砸了出去!

“这到底是他妈的蜈蚣还是袋鼠?”铁子一说话就没留神,一只蜈蚣直直的朝他飞了过来,幸好旁边郑曲甩手一火棍子打中了!

“不行,我们还是闪!”我朝着林超他们气急败坏的说道:“好在火堆挡住了一多半的蜈蚣,剩下的不太多了!我们到前面去看看有没有地方可以抵挡一下!”

“好!”我估计他们巴不得我说这句,就在一个‘好’字出口的时候,人已经哧溜一声窜出了十来米!

多甩了几个阴阳雷,我也转身开跑!

我边跑边回头:看上去这些蜈蚣还真是锲而不舍,一路稀里哗啦的追随而来!

操!速度还不是普通的快!

眼看这些东西和我的距离越来越近,我也越来越急,频频回头发出阴阳雷,总希望能略略减缓一下这些东西追来的速度!

眼来就要追上了,突然——

“唰!”

脚下一滑,我直溜溜的滚了出去!

说实话,我还没有在一天中滚过两次,但是今天确实发生了!

隧道骤然在一个折叠后消失,我脚下一空沿着坡道很自然的滚了下去!

操!几只蜈蚣也随之腾空而起,朝着我的脸上扑来!

当时距离是那么的近,我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一句,我甚至看见了那毒勾上闪闪发亮的毒液!

我奋力的伸出手,在滚动之间希望发出阴阳雷!

靠!在滚动停止之前我就放弃了,后面从隧道中沿着斜坡密密麻麻的冲出来了一大堆蜈蚣,似乎看起来有点多!

“咚!”我滚进了一堆灌木之类的植被中停住了,而那几只飞起来的蜈蚣眼看就要落到我的身上了——“刷!刷!刷!刷!”

不知道哪里飞来了几只箭矢,把这几只蜈蚣全部射中,斜斜的飞了出去!

但是总是有漏网的,最后一只蜈蚣几乎已经触到了我的脸——这个时候我没有时间去想刚才的箭矢是怎么回事,只是拼命扭头希望能够闪过!

“哧!”一股劲风刮过我的脸!

等我定神看的时候,那只蜈蚣已经被一只长矛穿在了顶端!

我站了起来…“嗨!”铁子尴尬的和我打招呼,“看见你真好!”

他们三人站在旁边被几十只长矛和弓箭指着,而我周围也同样是无数这样的武器!

那些蜈蚣开始反身逃走,但是另外一丛箭雨飞了出去,又把几十只蜈蚣钉在了地上!

“呜呜~~”

我直到现在才回过神来,感到这一切实在是太诡异了!

但是哥没有感到害怕!

原因很简单,我虽然被一堆弓箭长矛指着,同时身边围了无数的人,但是她们看上去似乎太小了!

我不知道格列佛在小人国的第一天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但是我的感觉很简单也很直接:这一切真他妈的太滑稽了!

面前的人看上去似乎是黄色人种,但是身高一尺都不到,比上次横公鱼变化的人还小了几分,周身用一种黑色燃料画得相当诡异,脸上也有不同的图案与纹路。

她们身上很简单的之是捆着一些树叶,并没有衣物!

我粗粗的估计了一下,这里似乎有着一百多这种小人,只不过看起来全部是女人!

在我们四人打量她们的时候,她们并没有闲着,除了这些包围我们的女人在好奇的观察我们以外,其他的女人都忙着收集杀死的蜈蚣尸体,取出毒勾之后几人一只的扛在了肩上。

一个看起来脸上花纹像是‘井’字女人走了过来,用手中的长矛指指我们,“%¥#&(#%!”“恩,恩,”我不住的点头,满脸堆笑:“好的,好的!”

这些女人手中的长矛略略低了一点,然后搬运的女人开始按顺序出发,我们这一行则是走在最后!

“刘哥神人!”不但铁子吃惊,就连郑曲林超都惊诧起来:“这种人你都能沟通!”“资哥只要是女人,大小通吃!”铁子开始乱拽:“比什么八岁到八十岁的牛X多了,人家是三十公分到三百公分的通吃!”

“滚尼玛的蛋!”我开始跟着那女人的身后一起走:“老子是蒙的!”随着队伍的前进,我们四人也靠在了一起!在听了我的话以后铁子不无担心的后怕:“万一蒙错了怎么办?”

“咋可能?”我信誓旦旦的说道:“你难道没发现,这里全部是女人——抓到了男人,你以为她们舍得杀?绝对是带回家去养着!”我停了一下又补充了最后一句:“就算只有三十公分高的女人,也是女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