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鬼再现

走出了几百米以后,我转头看了过去,可悲的发现了一个问题:后面的山壁上密密麻麻全是出口!

这说明刚才我们无论从哪一个口子进来,或许都是同样到这里!

害老子白担心了一阵!

我可没心情再去试一次,反正来都来了,最少在那三个家伙眼中我算是神机妙算无所不知,所以正确无比加上胸有成竹的就把他们带出来了!

大概走了再几百米,我突然眼前一亮!我估算了一下,从最初我们落下的地方到这儿,差不多走了已经一公里,若是我没有算错的话,那么距离阵心还有两公里,现在又走了几百米,那么应该快到了!

这里看起来或许就是!

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个巨大的溶洞,说巨大的原因是,我还是第一次看见阔度如此之大的地下洞穴,最高处或许有两三百米,而从穹顶到下面有着许多的石柱连接,但是却没有影响它的整体感觉,还是浑然一体犹若硕大的蒙古包。

看上去如同凡尔纳的《地心游记》所描述的一般,是一个巨大的空洞!这里似乎有着河流,蕨类植物形成的树林,起伏不超过百米的岩山,甚至在中心的位置还有一根巨大得如同通天塔般的石柱,就像定海神针一样矗立在那!

这里有着微微幽若的光芒,似乎无论地衣、苔藓还是那些石壁都在散发星点的光芒,除在这光芒之下我清楚的看见了面前的东西!

那是树!

就在我们出来的地方清晰的可以看见有三棵大树呈‘品’字形排列在一起,就在树下有着无数的女人忙忙碌碌,看上去似乎在烹饪食物、制造弓箭以及…运送果实!

这三棵树有十来米高,看起来就如同一个大肚子的啤酒桶,光滑溜溜的躯干没有分支也没有树叶,但是顶部射线状向外有无数的树枝,叶大而美,一叶三色——整个树看起来就像一把雨伞!

但是雨伞的伞骨上面有着无数的根须状藤蔓,每个藤蔓上面都结着一个果实,小的有拳头大小,大的就如同芒果,这种果实皮青透明,被宽大的叶片包裹着,透光的时候隐隐看见里面似乎在蠕动!

不错,确实在蠕动!

我分明看见一个果实蠕动的非常厉害,随后就有几个女人利索的爬着树上的绳索到了顶部,然后顺着树枝走到半空中把它拽了上来,然后取下果实!

那个有着特别纹身的女人朝我说了几句,然后指指树下一块巨大的岩石,“行,喊我们坐下!”铁子说道:“这次我都猜到了!”

“随你,”我一直注视着那个被取下的果实,就算是和他们一起坐下的时候都没有挪开自己的视线,“这玩意儿到底是什么东西?”

郑曲随着我坐了过来,“这个不就是一种果子嘛,看起来她们要弄来吃!”他看着几个女人把果实轻轻的用石刀割开,“你看,马上要拿出…”女人们伸手入内,抱出一个婴儿。“…一个孩子!”郑曲的声音都变了,有点女高音的味道:“你们看,你们看!——是人啊!”

旁边几个女人的长矛瞬间指了过来,我拍拍郑曲肩膀示意安静,看着我们毫无动静,这些女人才收起武器走了开去。

远处才取出来的婴孩哇哇哭泣着,它旁边的女人则是开始拿着果皮开始捏,把果皮上挤出的汁液滴进她的嘴里!

对,我确认是她,而不是他!

说一句比较现代的话:因为木有小JJ!

拍着胸口的郑曲惊魂未定,凑到我耳边说起话来如同公鸭子:“刘哥,刘哥,我是不是眼花了…”“花你妹!”铁子也探头探脑的伸出耳朵,“我也看见了!”

“你呢?”我倒是没搭理他们两个,低声问林超,“你看见没有?”

“我…我也…也看见了!”林超手中的摄像机已经被那些女人拿走了,现在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声音虽然断断续续但是还是相对比较镇定,“真的,真的是个孩子!”

“人参果?”铁子的想象力是相当丰富,不知道是不是摔下来的时候脑袋撞了石头,“脑壳有包!”我倒是完全没朝着这个方面想,“那东西生长的地方必须是山明水秀的灵脉之地,地下是绝对长不出来的!”

正说话之间,我突然看见对面一群人朝我们走了过来,带头的正是刚才那个‘井’字女人,她一边走一边对着旁边的人说着什么,看上去那人应该是她们的首领!

首领就是不一样,脸上的涂料是一种赤色的颜色,看上去殷红如血,手中握着一根蔓藤手杖,随着众人来到了我的面前。

也是个女人!

细细回想起来这里就没有看见过男人!

“尔何许也?”这个赤面老妇走到我面前,缺牙的嘴唇蠕动居然来了这么一句!

文言文就不怕了,在老爷子教我的时候就发现了,我有着无以伦比的语言天赋,要是外文考试只考口语的话,我早就过八级了!

文言文也是一样,我是会说不会写,无论大篆、小篆,还是金文、籀文,我都是能说而不能写,当然,要说会认,也勉强能弄一点!

“媪何?那得忽相闻?”我略略思索,便回答了这么一句,在这句话出口之后,我看见老妇的表情变得似乎有些不同,她转过头对身边的人说了几句话——但是这几句我是真的不明白了!

老妇再次转过身来:“安之?”我这次没有回答,因为我不知道怎么说,只是用手指了指上面。

现在把刚才的对答翻译一下:

老妇人问我:你们是什么人?

我回答道:大娘你又是什么人?为什么我们会在这里相遇?

老妇人和自己身边的人说了几句以后再次和我说话:你们要去那里?

其实在这一段对话中,我们都没有回答而只是发问,只有最后一句用手势告诉了他我准备前往的地方。

(PS:下面我还是写成现代文好了,又是文言文又是翻译,看起来你们不哭?)

我和这个老妇人就在这个大石头旁边用文言文交流了一会,我也是半听半猜加上手势,和她把很多事情弄了个大概!

她们生活在这里的时间已经不可考了,连她们自己都不知道已经在这里生活了多少年,只能用很久很久以前来说。

这一片区域按照说法应该是直径在两公里左右,一半属于她们,一半则是属于另外一个族群。听了她的介绍之后我又爬到一个高处去确认了一下,这里确实很奇怪,一半是陆地一半是湖泊沼泽,这两半结合在一起又是一个浑圆!按照我的估计,这就是阵心了,受到先天八卦的影响,地下也是阴阳两分,这些女人属阴,生活在这里,而对面就应该是生活了一些阳属怪物。

说了半天话,我也饿了,那老妇挥挥手,最初那一些女人端过来几卷树叶,上面有着一条一条白生生的肉。

味道不错,吃起来如同三文鱼一样,又嫩又多-汁,而且也许是在水中浸泡过的缘故,所以口感冰凉,别有一番风味。

东西不多,我们四人几口就吃完了,铁子吧嗒吧嗒着嘴:“恩,真好吃,资哥你问问她,这是什么东西?”“蜈蚣!”我想都不想就答了出来,“哇~”铁子差点一下子呕出来,我连忙一把捂住他的嘴:“吞下去!给老子吞下去!”我恨恨的骂道:“你知道不知道这里吃的东西多缺……”但是就在这一瞬间,铁子的眼神似乎抓住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他支支吾吾的摆脱我的手,凑到我的耳边,“资哥,你看那女人…”“女人有什么…哇!这算什么意思?”我扭过头去的时候吓了一大跳!

旁边拿来食物的那个女人正站在老妇身边说着什么。

女人还是那个女人,个头也还是只有三尺,就连脸上纹刻的‘井’字图案都没有丝毫改变,但是就在我和老妇说话的时候,她似乎老了十岁!

我周围一大量,这会儿似乎从树上的果实中取出了不少的婴孩,而那些原本的女人似乎老了不少!

“这难道是传说中的‘女树’?”我猛然从这朝生暮死的感觉中灵光一闪,“那无妄之地诞生而成长的上古奇树?”

女树是传说中的上古奇树之一,记得老爷子曾经给我看过的书中有这么一段介绍:“海中有银山,生树,名女树,天明时皆生婴儿,曰出能行,至食时皆成少年,曰中壮盛,曰昃衰老,曰没死,曰出复然。”这段话的意思就是说:大海之中有座山,名字叫银山,那里有种奇怪的树叫做‘女树’,这种树能够生人:天明的时候生出孩子,吃早饭的时候就成为了少年,中午成年,晚上开始衰老,太阳下山的时候就死掉了,周而复始!

开始的时候我还没有想到这一点,但是后来看见几个小时这些女人就变老了十岁,所以猛然之间记起了这点!

记得当年老师说起的时候提到了一本书,似乎有所记载,明代莫是龙《笔尘?海中银山》中对此有介绍,但是在我们法门之中所相信的书籍则是《西游记》。

吴承恩其实是我们法门中人,一生游历四方寻魔访仙,在老年时曾经被称为‘异斋叟’,一生游历中捕捉的山鬼恶障不计其数,后来著书两本,《西游记》与《禹鼎志》记载了一生所经历的传奇!

《西游记》一书中吴承恩假手唐玄奘的故事讲诉游历,而《禹鼎志》按照我们的说法,则是一门法门密码手册,只要是法门中人拿着这本书,对照《西游记》,自然可以去掉那些给世俗之人所看的故事,使得《西游记》成为我们法门中人的妖魔介绍!

当然,现在世人都认为《禹鼎志》已经失传,其实不然,仅有的几部都存在于法门之手,绝不轻易示人!

书中《女儿国》一章中,若是法门中人就能看到关于女树的详细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