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鬼再现

按照吴承恩的说法,他曾经在海上见到了这种奇异的树,女树的果实七天成熟,然后就果熟蒂落化成女人,这种女人只有一天的寿命,不需要学习就会说话、会用工具,然后再死亡。一般来说女树一年中有半年时间在不断的产生婴孩,半年则是吸取天地之间的阴气,每当女树刚开始产生果实和准备结束果实的时候,都会产出一种赤红的果实,这种果实生出来的孩子能够存活半年以上,把所有的东西传承给下一个赤红果实中生出来的女人。

我把自己的疑问告诉了老妇,果然不错,她就是这一任的传承者,但是奇怪的是,她告诉了我另一种现象:这里的女树似乎从来都没有停止过生产,至少她传承的记忆中没有这一条!

三棵女树一共有近七千果实,若是按照七天的规律,那么随时随地这里的人口数量都在一千左右!

时间过得很快,我眼中的这些女人开始渐渐变老,很多倒在了地上,而另一些食用了果皮汁液的婴孩则跑了起来,脱下她们的衣物,拿起她们的武器,眼睁睁看着她们死掉,然后推进了树下那个看起来深不可测的水潭中。

“这就是我们的宿命!”老妇似乎已经看惯了这种生老病死,“无穷无尽的轮回,无穷无尽的生死,在树下周而复始,永远不会停歇!”

“我很想帮助你们,”我很遗憾的说道:“但是我没有办法——我找不到一个可能地手段!”老妇咧开嘴笑了起来,那笑声充满了一种超然的感觉:“不必了!”

她的声音充满了一种难以言表的淡漠:“蜉蝣和我们一样,都只有一天的寿命,我们从出生就在等待死亡,在你们看起来或许很短,但是在我们的母亲看来,你们人类又何尝不是呢?”她所说的母亲应该就是那女树,这树估计已经上千年的寿命了——我突然觉得她所说不假,在女树的面前我们人类也不过就是朝生暮死的蜉蝣!

我叹了口气:“你能看破,说明你也不是简单的一个‘女人’,或者是因为你们所在的位置!”我指着上面的石柱说道:“从那里上去便是这个天生天养的先天伏羲八卦阵,你们所在的位置就是纯阴之位,所以就有了女树无休无止的生产!”其实我还有一句没有说出来,那就是在吴承恩的书中,曾经说过这些女树所产生的人没有灵魂,属于牲人其中的一种,无情无欲,但是看起来似乎又所不太一样!

估计也是因为存在这个法阵中的缘故。

既然没有办法帮助她们,我还是继续我们自己的事情好了——于是我问老妇如何才能从这里找到一条通路,以便我们向上继续前进。

老妇细细想了半天才告诉我说,这中间方圆数里之内的石柱都属于连接上下的柱子,中间没有丝毫的缝隙可以通行,若要真的说能向上而去,看来只有中间这根通天树似乎有着缝隙,也许可以上去。

树?这一点让我很郁闷,原本我一直以为中间这么大的一根也应该是石柱,没想到居然是一棵树!

“我们就从这棵树爬上去算!”我提出自己的看法,但是老妇摇了摇头,并且告诉了我另一个情况:这里半块陆地上生活着女树族人,但是另外一边则是生活了另一个种族,它们生活在另一半湖泊沼泽中,无时无刻不在找机会来掠夺女树族人!

而那个种族正好控制了正中的大树,要是我们这个样子冲过去,多半会被他们发现抓住!

老妇说起这对手的时候似乎非常痛恨,她口中那些家伙长得像人,大小比例和女树族人差不多,它们人身狗头贪图口腹之欲,宛如饿死鬼投胎,世上有翅的除了苍蝇,有腿的除了板凳,无不想方设法吃进嘴里。

我从她的介绍中很快猜到了女树族人的对手,那是犬封国人!纵观所有的古籍,似乎对他们只有一句介绍:犬戎国,状如犬!

在《镜花缘》一书中有着一段关于犬封国的介绍,借着多九公的嘴说:你看他虽是狗头狗脑,谁知他于‘吃喝’二字却甚讲究。每日伤害无数生灵,想著方儿,变著样儿,只在饮食用功。除吃喝之外,一无所能,因此海外把他又叫‘酒囊、饭袋’!

这《镜花缘》一书虽然是讲述着醒世的道理,但是也从一个角度说明了这种生物的贪婪与暴戾——我想若不是女树族人有着那么顽强的生存能力,也许早就被犬封族人灭绝了!

看来天地造物果有道理,一方面看女树族人朝生暮死生命短暂,但是新老交替也极其迅速,这有这种种族才能和那狗头民共生千年而持续不便的存在!

不过这些都是天地之间的事情,对于我们来说,最重要的就是想办法到达上面一层,找到出去的路,当然,要是可以顺便完成调查任务就更好了!

听完我转述的情况以后,铁子和郑曲他们哈哈笑了起来,“刘哥,你也是胆子太小了,一群兔子大的狗人也怕?——这样,我们直接冲过去开始爬树就好了!”“说得好!”铁子难得的也无所顾忌了一手:“我就不信我捏不死那些丫的!”

“行,你们试试去!”我有时候还真是佩服他们,该小心翼翼的时候总是以为自己掌握了大局:“想想那些蜈蚣,这些女树族人一箭就可以钉在石壁上,她们的对手估计弱不了!”

“呃,好像还真是…”铁子这猪脑转过弯来才开始后怕,“那你说咋办?”“我说毛!”我对此也只能求助女树族,“看她们有没有什么说法!”

老妇人倒是拿出了个办法,“每隔七天,那些犬封国人都要正面攻击我们族人,抢夺我们的食物,顺便把我们族人杀死带回去当做粮食,”说到这里的时候她的语气虽然平静,但是其中的凄凉之意溢于言表,“你们若是可以借机绕道树边,那么就可以借机爬上去!”

在搞了这么大半天的悲情之后,终于可以开始转入正题,“恩,那这个七天,是什么时候呢?”老妇嘿嘿翻动嘴唇:“正是今日!”

话音才完,突然在女树之上传来了铿锵的声音,我和老妇一起抬头,只见一个女人正站在顶部的树杈之上,用一块石头猛敲着一个不知道什么动物的头骨,“@#%¥&*(&@#!!”

“@#%%&¥!”老妇人回了一句,然后对我说:“他们发现了犬封族人已经开始集合,估计马上就要来攻击我们了——你们行动吧,错过这次又要在等七天了!”

“谢谢!”

老妇人在一群女人的陪伴下离开,很快这些女树族人开始了准备,她们拿起长矛弓箭,兽骨制成的匕首,开始结队向中间出发。

既然时间合适,那么现在就是我们离开最好的时候——我扭头一看,那三个家伙居然还在吃东西!

丫的还真行,就算是语言不通也能叫那帮女人弄来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食物,而且看起来为了避免再次吃到蜈蚣这种悲剧,这回的东西基本上都是属于植物!

从仨的脸上我能猜到,这件事情多半是林超办得,要是铁子能搞定这件事情,估计早就得意洋洋的来找我炫耀了!

其实在我看来,这些女树族人之所以帮助我们离开,估计多半是因为食物的原因,我不是没看过这些女树族人的食物,她们每一个人虽然一辈子只有早晚安排了两次用餐,其中一次还是果皮汁液,但是毕竟人数众多,一顿饭的消耗也不少!

至于说他们弄死我们四个看来也没有多大可能,毕竟个头在那里!

从这个推论上我可以认定她们的智商不低,甚至说这个能够传承的老妇人有极高的策划和战术能力,我们能够做的是现在离开这里,然后把整个事情告诉老爷子,请他定夺!

“嘿,你们三个别吃了,给人家留点——我们得走了!”我吼了一声,“现在不走就没时间了!”“呜,”铁子塞了一嘴的东西,说话含含糊糊,“吃完行不?”

“刘大哥叫马上走,肯定是有原因的!”林超居然是第一个站起来的,他拿着要回来的摄像机,“刘大哥你说咋弄?”

我们四人围在一起,我随手从地上拿了根木棍在地上画了起来:首先是一个圆,分成两块,中间画了一个点。

我在其中一半上面摆了几块石头,“这就是我们,而中间就是我们的目标!”我拿起另外一块大时候放在中间,“但是现在我们和那棵树之间就是它们两族之间的战场,所以我们必须绕过去!”

郑曲用手指了指圆点的两边:“走那一边不都是一样吗?”“不一样,”我断然道:“这个中心虽然没有什么东西,但是阴阳两分自有道理,我们无法参透其中的奥妙,但是我们可以避开其中的危险!”

“我认为这一边是正确的,”林超用手指指阴鱼之尾,也就是我们的右手,“阴鱼之尾的阴气凝重,作为犬封族人因该不会选择从那一边攻击,他们必然本能的会绕开!”

“林超说的不错,我也是这么想的,”我这次倒是没有冒功,“只有从这里走才会绕开所有的犬封族人到达大树!”

远处已经响起了犬封族人呜呜的嚎叫、女树族的鼓声和叫喊,“事不宜迟,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