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鬼再现

一阵低低的呜呜声传了过来,听起来像是从地狱中冒出来的一样,诡异而恐怖,就在这声音出现的同时,所有犬封族人都低下头退后两步,似乎在等待什么。

人群,哦,或者说是狗群更合适——让开了一条道,从中慢慢走过来一只特别另类的狗头人!

“我眼花了还是怎么的?”铁子凑在我耳边小声念叨:“看起来好像是一只孔雀!”“还孔雀,说是凤凰都不过分!”郑曲目瞪口呆:“那有这么花哨的狗哦!”

这确实是一只难得花哨的犬封族人,头上毛色斑斓七彩似虎,一对眼睛闪烁着智慧的光芒!

它走到了我们的面前,咧开嘴露出满口白生生的牙齿,“你们是什么人?”在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它对我们四人上下打量,似乎奇怪我们的装束与手上的东西,“为什么要杀害我的族人?”

它也是满口的文言文,听起来和女树族似乎是同一时期。

“别搞错了!”我上前一步让自己看起来像是当头的样子:“我们只不过路过这里而已,是你们率先攻击我们,所以才发生了这一场战斗!”“就是你们先动手的!”铁子从我背后伸出个脑袋:“你别装作不知道!”

一说完又很快的把头缩了回去,藏在我的背后!

尼玛,要是我也能躲在后面多好,但是这里四个人估计也就我能和他们交流了,就算再是苦逼我也得上啊!

我的文言文倒是被五色狗人听明白了,但铁子那话直接被无视。

“你们闯进了我们的领地,攻击你们也是正常的!”那五色狗头人说道:“无论错在谁,我们已经被你们杀死了几十个人,你们也不能说走就走!”

“这倒是很合理,可惜我们一时间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拿出来的!说吧,你想要什么?”我倒是闻弦歌而知雅意,看出来它也被我们开始的战斗能力震慑住了,“我们可以补偿!”

“补偿,”这回丫的是笑了:“你说到补偿?”“行不行啊?”我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不行拉倒!”这句话要是现在说起来还真是没问题,但是我一激动甩架势说的真的是现代文,搞的那家伙满头雾水!

“恩?”五色狗人一哼哼,几条黑狗人全部围了过来,“我的意思是你看怎么样?”我连忙补充,“别搞的随时都动刀动枪的,多不亲热!”

“你们要是真心补偿,确实有一个办法,”它的鼻子喷着热气,“而且你可以办到!”

只要有办法就行,只要现在不动手开战比什么都强!

五色狗人靠近我几步:“我需要你带我们族人出去!”“什么?”我失声叫了起来:“你们干嘛要出去?”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这一群东西出去的话,外面世界估计就要大乱了,我甚至开始YY一群狗头人拿着标语牌要求人权的画面了!

“为了种族的延续!”五色狗人叹了口气,“我们种族已经在这里呆了太久,既然你们来了,那么我们就有了希望!”它倒是毫不掩饰:“我们需要更多的食物,而这里不能满足!”

“说说吧!”无论是为了拖延时间还是为了表示友善,我都坐在了一边的岩石上,“你总得给我说说你们的情况啊!”

说了半响我才搞了个明白,原来这群狗头人来历还不小!

《搜神记》中记载,远古帝喾时,有老妇得耳疾,挑之,得物大如茧。妇人盛于瓠中,覆之以盘,顷化为犬,其文五色,因名盘瓠。后来帝喾出巡大泽遭房王围困,危机关头帝喾悬出赏格,谁能杀死房王和房王的吴将军就把女儿嫁给他,结果盘瓠夜闯敌营,杀死了两个敌人帝喾却又反悔。于是乎盘瓠背着帝喾的女儿逃入深山之中,并与其结婚生育子女,后代有些流落到了海外,就建立了这个犬封国。

看来这些家伙的来历还真不小,属于英雄后代,不过现在看起来全部变成了满足口腹之欲的家伙——别说全部,就算出去个两三只也会直接造成很多社会问题!

话是这么说,不过现在这局面看上去我还真的只能答应!

“咳,”我想了想:“你们为什么不自己试试?”“我们试过,”这只五色狗人很坦白的告诉我:“但是所有的路都不通,只有爬上这棵大树是最后的一招,但是也就是这里我们没有试!”它伸出一只手比划了一下,我才发现他们原来五指奇短,似乎是退化了,根本不适合爬树!

“那我们也没办法!”我找了个借口,“不可能说我们四个把你们全部背上去吧?”

“那倒不用,”它妈的估计早就想过这个问题了,“你们若是一人一个,把我们背上去四个族人,我们就能自己想办法了!”

它的眼中闪烁着妖娆的光芒,靠近我问道:“你说呢?”

“行!”我也痛快了一次,反正自古华山一条路,先做了这一步再说!

解决了后顾之忧就是爬树,五色狗人从狗群中挑选了四只黑毛狗头人,给我们四人则是一人一个小竹筐,让它们坐了进来。

这棵树青苔遍布,真正攀爬的时候我才知道痛苦,不过好在满树都是褶皱,只要抓稳了倒也不是很大的问题。

“既然我们没有绳子,就只有自求多福,”我率先抓住一块树皮发力,“我先上了!”

爬树难是难,但是也没有什么亮点之类的,反正我们是折腾了一个多小时,终于爬完了这近两百多米的大树,来到了分叉的顶端。

三根分叉看起来都可以上去,我还是老办法随便选了一个。

近处观察起来这确实应该可以过人,树枝伸进了岩石之间的时候估计撑破了石壁,后来又经过了些什么事情,所以裂口被扩大,上面虽然黑糊糊的没有光,但是当我站在下面的时候明明白白感受到了一阵凉风!

手中的火把点燃以后,我看了看这个向上直直的石缝,大小宽度都不成问题,“你们先休息一会,我上了!”

铁子气喘吁吁的刚坐下来,“资哥,你可要当心!”

这也算是关心了不是?我还是颇为感动,转过头去微笑示意,但是丫的马上一句屁话出口,把老子气得半死:“你死了我就没地方蹭饭了!”

“给老子滚!”

石缝看起来不高,也就只有两百来米的距离,但是下面那块地方多少有些发光的植物,还不算是完全的漆黑一片,这里完全不一样。

右眼再次被我派上了看路的用场。

石壁里面刀砍般的有无数地方可以着力,而且光滑齐整没有任何东西生长,很快我就从这里爬了上去,到了上面点燃火把一看…

这是一个整整齐齐数米见方的一个隧道,上面有着无数的符咒和阵图,按照七个一组的顺序周而复始,无论是墙壁、天花板还是地板,都密密麻麻的布满了!

到底是什么人在这里设置制造了这个法阵?先天伏羲八卦如此强大的力量,还要再加上‘七星拜月’的法阵?

现在我对离开这里的兴趣已经不大了,甚至说开始渴望知道阵心到底有什么!

“咔哒!”

恩?不知道是不是这里太安静产生了幻听,我好像是听见了什么声音!

“喂~”一个声音通过那狭长的岩石缝隙,从我的脚下传了过来,“怎么样了?”

我低头倾听的时候,那若有若无的声音又不见了,或许真的是我幻听!

于是我在他们下面再一次提问之前做出了回答:“你们上来吧,看起来没问题!”

半个多小时以后,他们三人带着三只狗从缝隙中出现,满墙壁的法阵让他们吃惊,“刘哥,你不说这个是天生的嘛,怎么会有这种人工的东西在里面?”郑曲问道。

我双眼一翻,”这玩意儿谁知道呢?行了行了,我们还是赶快顺着这找一个出口才是正道,到了阵心以后估计什么都没问题了!”

下面女树族与犬封族所占据的那个空间估计有三四百米,石缝又有两百来米,环顾这个四方的通道,我发现它似乎有一种奇异的上升感,看来这也是在一直向上,若是没有错的话,当我们到达阵心的时候也许又能上升几十米。

这样一来,或许我们距离地面就不超过四百米了!

我还记得当初看见的那堆木头所掩盖起来的洞口,那里直直的向下也只有三四百米的距离,虽然我第一次估计下面大小的时候有所失误,但是这一次有凭有据,我是绝对不会再错了!

那里便是出口!

我们四人沿着这条路开始前行,开始的时候我还算是小心翼翼,一直看着墙壁上的图案和注意着脚下,生怕遇见什么陷阱之类的东西,但是走了半天都没有丝毫的异样,我也放宽了心,还算是比较轻松的赶路!

这一路走来确实不轻松,又是爬树又是爬墙,大家算是比较默契的放慢了脚步,这样一来路程就显得特别长,在经过一个小时的赶路之后,我强烈要求休息并且吃东西。

狗头人虽然个子不大,但是带着的食物还是不少,拿出来以后在我们面前放了很大一堆。

看着面前的肉块和果实,我非常理智的拿起一块植物的根茎,“资哥,你说这是什么肉?”铁子见我吃素,心不甘情不愿的把手中的肉放了下来,换成我一样的东西。

“你绝对不愿意知道!”我咔嚓咬了一口根块,“当然,我个人来说并不反对你试试!”

郑曲笑着和林超也拿起了根茎,剩下的一堆肉块让四个狗头人吃了个痛快。

“好吧,继续赶路,我们已经走了一个小时了!”我算着时间站了起来:“差不多应该绕完这个圆了!”

(PS:诸位看官,流云每天十四个小时上班,完了还要码字4-6个小时才能码完,求大家给红票收藏支持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