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鬼再现

这条路似乎没有尽头,我们继续走了半个多小时,不但依旧没有找到入口,就连周围法阵之类的图案也没有丝毫的改变。

有点奇怪!

边走我边摸出了手机,按照半径大小计算,这个圈长度应该不超过三公里吧,但是我们走了这么久,按道理早就应该到了!

除非这里一直没有出口!

我发现了这个问题,林超也同样注意到了,他走了几步来到我的身边压低了声音,“刘哥,我们好像已经走了很远了,但是…”“别但是了,”我打断了他的话,“这里面绝对有问题!”我皱着眉,“你先别着急,我想想!”

“说不定这里本身就是一个封闭的隧道,”林超说道:“把你所谓的阵心保护在中间,外面只不过是在不断的绕圈子!”

他的推断不是没有道理,从现在的情况看来也确实是这个样子,但是我总觉得事情应该不会这样。你看,这里应该是古人所建造的,那么当时必然应该留有出入的地方,否则的话他们当年又是如何进出的呢?

不过这一切只是猜想,我对这先天八卦也不是很了解——实在不行的话就想办法打个洞出来?

我正在思考是不是需要找地方破坏这个七星拜月的隧道,突然之间我眼角的余光注意到头顶有一个奇怪的东西。

那是一堆食物残渣,看上去很新鲜!

我猛然站住,手上的火把高高举起,“你们看这是什么?”

“还有其他人?”郑曲一个激灵伸手就朝屁股后面摸过去,看上去是习惯的摸枪动作,“你干嘛?”铁子一秃噜没管住嘴:“屁股痒?”

郑曲一摸之下才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带这东西,有点不好意思顺水推舟,“习惯了,嘿嘿!”他假装毫不在意的凑到我身边,”刘哥,你估计是什么人?”

“还什么人?”我指着这堆东西就差暴走了:“你们看清楚,这堆东西在天花板上!”

这下他们才发现了我所说的意思,这一堆食物残渣留在天花板上,就只是留在了那里,如同一堆东西留在了地板上一样!

但是那他妈的是天花板!这一切颠倒了!

就在我正仰着头研究那玩意儿为什么不掉下来的时候,铁子吼了起来:“老天,那是我们吃剩的东西!”他指着一团被咀嚼成糊状的物体,“看,这就是我吐出来的!”

“这不太可能吧,我们是在地上吃的这些东西,再杂也不能飞天上去!”郑曲对此嗤之以鼻,“我估计是这里真有人,搞这个事情吓唬我们!”

“这破事还真不排除——来,郑曲铁子你们搭把手把我举上去!”我摆了个架势,“我看看!”这东西透着玄乎,哥还真得亲自看了才放心。

零一年的时候我才二十三,还算是英俊少年郎,不像现在这么发胖,铁子郑曲一使劲就把我举了起来!

这隧道估摸数米见方,我被那俩伸手这么一抬,距离也还差那么一点,我正努力向上伸手,突然看见了一滴水!

这是我手臂上的汗水,但是现在这滴汗水正沿着我的手向上滑动。

“靠!”

我看着这滴汗水从手肘到了手腕,然后再到了指尖,最后从中指开始凝聚,最后在指尖慢慢聚成一滴,飘了起来!

这滴汗水直直的飘到了天花板上——“滴答!”

这和屋檐上滴雨一样,只不过是直直向上!

这算他妈哪门子回事?

我正摸不着头脑,下面的铁子嚷了起来:“资哥,你还不快拿来看看,磨叽个什么玩意儿?”一听这话我倒不急了,“行,不看了,放我下来吧!”

这事情倒真是大发了,我就没弄明白为什么这堆东西会上天去!

“闪!”面对三个家伙的眼神,我一落地就直接叫了起来:“没搞懂!”

这事情有点诡异,虽然没明白到底是为什么,但是我深知这种法阵中各种玄妙都有,不是阵法的创建者实难了解其中的机关所在,一句话,还是走为上策!

我们四人在隧道中开始跑了起来,这几只狗头人则是和我们一起疾行,但是不久以后我们又碰到了那堆食物残渣!

这次这堆残渣居然出现在了右边的墙壁上!

“不走了!”我停了下来,“周而复始四方颠倒,这分明是颠倒错乱的一个隧道,虽然我不知道其中的奥秘何在,但是无论如何我们都不能再这么胡乱奔走了!”

“什么意思?”虽然说是大家已经都呆在了这个环境当中,但是对于这东西完全不了解,而我自己也是只知其名不知其意无法解释。

我只能耸耸肩表示自己的无能为力,“在这里面无论怎么奔跑或者行动,都其实是在绕圈,围着阵心一直绕行;而这个法阵摆出七星拜月局封锁阵心,同时阴阳颠倒错乱,就是不希望有人从外面进入!”

“不是说这个东西是先天生成的嘛?”铁子看看残渣,然后拿起残渣中的根块,松开手看着那东西垂直飞到了墙壁上,“怎么又是人工的了?”

“也许是有人改造了这个法阵,希望它最大限度的发挥作用!”林超插嘴道:“很多时候古人都搞这事!”这话确实也是我心中所想的,我点点头还没说话,郑曲猛然一拍头叫了起来:“嘿,我想到一个主意,要是这里是个法阵的话,那么到中间的通道一定在墙壁后面,我们实在不行挨着一块块的墙砖检查!”

“这是个办法!”我无可奈何的说道:“但是要真是寻找的话,我们不但要检查墙壁,还要检查天花板和地板,估计还没找到就全部饿死了!”

“这样啊!”铁子哭丧着脸,“刘哥,那你说咋办?”这小子在这种关头也不叫我资哥了,“我不想死在这里啊,我…我大学还没毕业!”“这和你大学毕业不毕业有毛关系!”我骂道:“那就只能赶快了!”

我从地上捡起一个石块,“我们加快速度,只要石板后面不是空心的,我们就在上面做个标记!”我用石块敲了敲地板,里面发出“噗噗”充实的声音,然后我很快在上面画了一个‘X’,表示已经检查过!

他们也捡起了地上的石头开始蹲下敲击地板,然后迅速画上标记换了另一块,几个狗头人不知所谓的看着我们,既然无法交流,我也不想叫他们做什么,只是简单的跟着我们就好。

说起来四个人一起检查起来还是很快,不知不觉之间我们已经查看了长长的一段,当我回头看过去的时候发现我们的速度并不慢,虽然我们脚下的石板大小形状不一,但是齿合得相当好,浑然一体如同全部天然所构成的,而这上面则是密密麻麻的画满了‘X’标记。

在我开始感觉到饥饿的时候,我们终于完成了所有石板的检查——但是很奇怪,其中没有任何的石板下面有着存在通道的迹象。

“不可能,你说是有通道的!”林超最近自从到了这个隧道以后变得似乎有些紧张,话也多了起来:“现在为什么没有”“我不知道,”我实话实说,“我需要想一想!”

“你也没有办法?”他跳了起来想要抓住我的手,但是郑曲已经挡在了我的面前:“冷静点,给刘哥一点时间!”他有意无意的把我挡在后面,“你不要这么激动!”

“不激动?你叫我不要激动?你知不知道我们现在快要死了!”林超停了下来吼道:“我们会死在这里!”“放松点…”铁子刚说了一句他就气势汹汹的转头把目标对准了他:“要死了你还叫我放松?你给我说怎么放?”

铁子吓了一跳陪着笑说:“你给刘哥点时间嘛!”“还给时间?没时间了!——我们都要饿死了!”林超转过头来的时候如同打焉的茄子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抱着头,看架势差不多马上就可能嚎起来。

“你闹个屁!”我从郑曲后面闪出来,“这么大个人了,遇见芝麻绿豆的事情就鬼喊鬼叫的,不帮忙也算了,还给老子添乱!”

这家伙看起来确实受打击大了,一声不吭也不理我,但是这不是当务之急,找出一条生路才是最重要的!

他妈的,我自己也饿得不行!

看着满隧道的石板上都有‘X’标记,应该是检查完了,但是怎么会没有找到石板后面的通道呢?难道这真的是一条死路?

我刚冒出这个念头,但是自己很快又打消了,还是仔细检查检查才是王道!

我顺着这一路慢慢看过去,突然发现一个怪事!

我们所写的符号虽然有区别,但是基本上差不多,看起来都是英文字母的‘X’,不过就混杂在我们这一大堆的符号之中,居然有几个很奇怪的字,看上去应该像是一撇一捺交叉,而且那一撇较长,一捺较短!

“〤!”

这个符号我认识!

它早期民间的‘商业数字’,脱胎於历史上的算筹,也是唯一还在被使用的算筹系统,产生于中国的苏州,叫做苏州码子,也叫草码,花码、番仔码、商码。

这一个奇形怪状的字表示的意思是‘四’。

靠,是谁写出了这些符号?

刚开始的时候我还是略略注意了一下我们四个人所画的符号,没有一个人是这种!

谁呢?

(PS:冰天雪地三百六十度翻滚,跪求红票推荐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