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鬼再现

我敲了敲石板,然后按照天邪鬼所说的在四个角上一按,连同这块石板在内的两米范围内,所有石块仿佛突然活过来一样,相互推攘拥挤,发出吱吱的响声向后退让开。

我的面前出现了一条黑漆漆的通道,看上只有一米宽两米高,“这里?”我指着隧道问天邪鬼,“里面有毛的法器!”

“我也是听张天师说的!”天邪鬼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就因为这么一句话,居然几千年没有进过这条通道!

都说春晚的大忽悠能吹,把人好腿都能忽悠瘸了,但毕竟还是说了半宿,你看人家张天师,几句话就把个老鬼忽悠的在这里待了几千年!

隧道不长,很快我们就走到了头,我在尽头的石壁上摸了一会,按照刚才的顺序一按,只听咔咔连响,石壁上直接开了一扇门!

“嘿,终于进来…”我刚走进去就愣住了!

“你干嘛停下来?”铁子一下子撞在我的背上,揉着脑袋哼哼唧唧的抬起头,“这个…”“别说话!”我把他朝后推的同时堆起满脸笑朝里面两个人喊道,“不好意思,打搅了,我们走错地方了!”

“站住!”

这门里面确实是阵心,但是除了阵心之外居然还有两个人!

更让我吃惊的是,这两个人我居然都认识!

一个正是当初打我那个蛮横不讲理的美女,另外一个则是我最初见过的忍者半鬼!

他们站在一个大坑旁怒目相视,而坑的旁边有一把闪烁着鎏金光芒的金属物!

看那眼神,这两人估计就是在抢这东西了!

“嘿嘿,我们就走了嘛,不影响你们过招!”既然他们是人不是鬼,我也不用再继续使用阴眼,而那个天邪鬼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偷偷开溜了,根本就没有进来!

不使用阴眼之后,我看见他们虎视眈眈争夺的那玩意儿看起来三尺左右,顶端看起来像是战国时期平首平肩方足布币,周身通透着一种青铜器特有的光芒。

香车美女一直盯着那青铜器,对此没有发表意见,只不过手中紧握着尺剑,指骨甚至都有些发白!

“你们,既然来,就不要走!”半鬼的中文还是一样的差,但是其中的意思我明白——那美女我是有点忌惮,这死忍者我可不怕,“你喊我不走就不走?你凭什么?”

“凭这个!”

身后传来咯咯的声音,石门缓缓的关上,而林超手中拿着摄像机走到了我们前面,举起摄像机对着我们仨人四狗!

这摄像机上面的闪光灯什么的全部都取掉了,镜头后面就是一个枪管!

“你!”郑曲指着林超,“你居然是…是…”他‘是’了半天也没弄出来林超究竟是什么人,就连怎么称呼都不明白!

“你们这群猪!”林超伸手在脸上一抹,居然瞬间变成了金发、碧眼、鹰钩鼻的典型西欧面容,“我是纯种的雅利安后代,我的祖先就是伟大的元首身边的党卫军副总指挥莱因哈德·特里斯坦·欧根·海德里希!”他指着自己的胸膛露出一股难以言表的倨傲,老子一看了就火大,“我草泥马,你敢骗我!”

“骗你?是你们这些低等民族太笨了!”林超走到了一旁,使我们全部处于他的正面,“我的名字叫约瑟夫·特里斯坦·欧根·海德里希!”他指指地上:“要不是为了这件东西,我才不会和你们这种家伙混在一起!”

半鬼似乎动了动!

“别动!”看样子林超——噢,现在应该叫他约瑟夫了——似乎和半鬼认识,“现在既然你没有拿到东西,那么就按照我们的约定,你应该离开这里!”

半鬼看上去似乎心不甘情不愿,“但是你也没有…”

“我控制了大局!”约瑟夫地吼道:“你必须承认失败,然后滚回去报告藤原,我已经拿到了大禹铲!”

“你还没有拿到!”那美女尺剑举起直对着他,“还要过我这一关!”

“轰!”约瑟夫在摄像机上按了一下,一道电波射了出来击中墙壁,只是片刻,那一块石壁就如同齑粉一样洋洋洒洒的落了下来!

石壁上出现了一个门一样大小的洞,看上去还不浅!

“这是我们党卫军最新研究的武器,专门对付对付中国这些法门中人!”约瑟夫晃晃摄像机,“配合点,别逼我动手!”

“配合就配合,你以为我怕你!”我忿忿的叫了一声,然后按照他示意的走过去和那美女站到了一起,铁子和郑曲则是带着四个狗头人站到了我们后面!

“噢,”那美女在我靠近的时候小声说道:“开始还以为你是他们一伙的!”

“现在别说这个了!”我压低了嗓门,“很多事情我都想明白了,一切都等出去以后再说!”

那约瑟夫拿起了大禹铲,那美女的右手在背后捏了个法诀,我连忙拉了拉他的衣角:“别冲动,好汉不吃眼前亏,出去以后再说!”

“哼!”她轻轻哼了一声,但是法诀慢慢松开了!

虽然不知道这丫约瑟夫想干嘛,但是我不准备让他闲着!

“你以为你能逃掉?”我刚才阿Q了一下,现在自然要找回来点面子,“操,老子出去以后只要一个电话,你就会被全世界的特勤机构通缉,别说大禹铲,就算你拿着天使的鸟翅膀也救不了你!”

约瑟夫已经捡起了大禹铲捆在背上,他的脸上露出一丝狰狞,“出去?门都没有!”他走到了坑边,这时我才注意到这坑的上面居然有一个洞,而且洞口还垂着一根绳梯!

“这难道就是…”我还没说完就被他打断,“不错,这就是上面那个胡杨木盖着的洞口,也是唯一可以通到地面的出路!”

他脸上的神情除了狰狞之外还有一种很奇怪的表情,就像是看见鲜血的野狼,“我准备上去了,你们就慢慢在下面等死吧!”

听这话半鬼有些不太自在,“那…”“你跟在我后面,”约瑟夫的表情似乎有点不屑,“我们高贵的雅利安人既然答应了藤原,那么就一定会帮助你们的!”

在这冷酷的半鬼和他的交谈中我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半鬼这一切谈吐神情似乎都是假装的!——靠,为毛?

他站在绳梯旁边用手中的武器对着我们:“你们现在退后,一直向后退到墙边!”

“老子不退!”郑曲吼了一声,但是我马上拉着他向后走,“见机而动,你别去硬碰!”

我们背靠着墙壁,但是人和人之间还是隔了两三米很分散,鬼知道这家伙会不会突然一枪过来把我们全部包了饺子?

正琢磨这事,那约瑟夫突然手向地上猛然一挥!

“轰轰轰轰!”

“不好!”不知道他是扔了什么东西,我们前面的地上骤然燃起了一道巨大的火墙!

“上!”我飞快的朝着旁边扑去,希望绕过火墙冲到他们面前,因为我已经知道了那家伙所说的不假,他真是准备把开溜把我们扔在这里!

那美女真是牛,一个鹞子翻身从火堆上面翻了过去!

说起来我们的速度很快,但是约瑟夫他们也不慢,我冲过火堆后才看见中间一大块地方都是白雾茫茫!

居然还用了烟雾!

我们全部冲进了白雾之中,但是找到入口的时候,看见这里只留下了穹顶那个黑漆漆的洞口!

绳梯和两个王八蛋都已经不见了!

“阴阳雷!”我伸手朝着洞里面一阵乱轰。

淅淅沙沙的从上面只落下来一片沙砾!

“现在你动手有个屁用啊!”那美女朝我叫道:“里面九曲十八拐,根本就打不到他们!”

“嘿嘿,我也没想打到他们,只不过发泄一下!”看她眼神不善,我小心翼翼不去招惹,“谁料到会这个样子嘛!”

“要是开始的时候你不拉,我早就把那两个家伙打趴下了!”这话说得底气十足,端得是信心百倍,靠,要是我当时不拉,这丫头早就被那武器轰成了面粉了!

但是我不敢说!

“太冒险了,”我措辞之后说出这么一句,“就两个小毛贼,我们随时随地都可以把他们抓住,何必正面冲突嘛!”

“何必个屁!”她看起来毫不承情,“出都出不去,我们还咋抓他们?现在你给我说,我们该怎么出去?”

行,这话听起来虽然还是不善,但是毕竟好上了许多,我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休息一下,办法总是有的!”我看着这个香车美女,“你好,我叫刘辟云,来至国安七部!”

“呃,我,我叫王桑榆。”

“我叫裴小凯,他是郑曲!”铁子在旁边伸出手,“你好!”王桑榆理都不理。

“琅琊王氏一脉?”我不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隐者王家?”

“不错,我们现在应该算是了吧,”她把头轻轻一甩,似乎准备把被困住的烦恼甩到脑后,“虽然说以前我们曾经辉煌过,但是现在却从来没有在人前出现过,正如我的名字一样,永远都是隐藏在后面做自己的事情!”

铁子缩回手躲到了我的背后。

“你们所做的事情可能和我的工作有关,再或许,现在的情况你们家族应付不来!”我直截了当的说出了本意,“现在我们应该齐心协力逃出去,然后把你知道的告诉我!”

如果说以《二十四孝》《二十四悌》闻名的‘卧冰求鲤’的王祥、王览,奠基了琅琊王氏,那么他们的孙辈王戎、王衍、王澄、王敦、王导,则开启了权倾天下的江左豪门。

王氏家族在南朝时期很多人信五斗米道教,因此在第四代中,很多人的名字都带个“之”字。除王羲之外,还有王胡之、王彪之、晏之、允之等等平辈兄弟,还有徽之、献之、恢之、陋之等等儿孙辈,名字带之字的王氏子弟之多,在中国历史上也算是一绝了。

这个家族从五代时期开始衰落,虽然现在也属于法门中人,但是与其他人绝少联系,被我们称为隐族世家!

(PS:既然您在看,那么求您给点红票支持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