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鬼再现

陆稻的瞳孔瞬间收缩了!

不是因为他认识这个人,而是因为他感到了杀气!

空气骤然又冷了几分!

这个跟随王桑榆进来的汉子虽然恭恭敬敬,穿着一身普通的衬衣,脸上两道浓烈如刀的剑眉,眼睛细长,然后射出的目光却是毒蛇一般令人感到阴森和恐惧,一副冷酷到底的冰冷神情,只有在看着王桑榆的时候才有些许的融化!

“妈哦,难道今年流行冰山男?”我心中一阵嘀咕,看嘛,最近一段时间遇见那死忍者半鬼,这个跟随王大小姐进来的家伙,在加上一个陆稻,我都碰见了三个这种人了!

“这位是王伤王叔,以前陪我父亲一起出生入死,是我们王家第一高手,”王桑榆在我身边坐下以后介绍道:“这一次是专门陪我来的!”“好像没咋陪你,”我望着陆稻笑了笑,冲淡了几分他们之间这种萧然杀戮之气,“我前面见你三次他都没有在!”

一般大的家族企业或者世袭企业都分为内外两种保安,外保安就是一般的保安,而内保安就是保镖,看样子这叫王伤的中年人应该是王和田的私人保镖了!

“那是我故意的,”她眉毛一挑:“要是什么事情都和王叔在一起,估计连个小贼都捞不着!”“那是,”我招呼服务员给大家把茶水倒上,“都饿了,我也不废话讨人嫌——来,上菜!”

一道接一道的大菜上了台,看起来非常不错,“别呆着了,大家都来!”我用筷子指指盘子,首先挑了一块手抓肉,恩,不愧这价!

这顿饭我们吃的很快,但是也算是主客尽欢,间中我还加了一次菜!

见我一直吃个不休,王桑榆显然不乐意了,“嘿,都搞了这么大半天了,你有什么线索没有?”“线索?什么线索?”我心中早就有了打算,但是一脸的茫然,“不是都叫我们等着吗?”

“那是说的穷奇!”她筷子啪的一声拍到桌子上,“但是我始终不甘心被这个死纳粹逃掉——难道你甘心?”“这话说得还真是不中听,但你这激将法不错,”我慢慢放下筷子拿起纸巾擦擦嘴,抬起头直钩钩对视着王伤刀一般的目光,“其实就算你不说,我也不打算闲着!”

“那…”“嘘!”我打断了她的话,“一会再说!”

各种菜打包了一份以后,我们纷纷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中开始休息,而陆稻四人又独自消失在了夜色中!

走出电梯的时候王桑榆喊住了我,“我住在808房间,王叔叔住在810,你呢?”

“608,我一个人住哦,一个人住!”

王桑榆嫣然一笑,“知道了!”电梯门缓缓关上,郑曲眼睛都快掉下来了:“刘哥,我太崇拜你了,居然这样也行!”这模样再加点口水,就完全一个活脱脱的龟仙人!

铁子一脸的后悔,跺脚连连,“早知道有资哥这关系,我也求求嫂子去,好歹给我弄个挣钱多不干活的闲职啊!”

两人脸上都是一副色迷迷的样子,我用脚趾头都能才出来他们在想啥!

“行,知道我要干嘛,那你们别来打搅我,”我站在房门前掏出门卡插进去,然后从铁子手上接过那包食物,“对了,记得明天早上不要叫我!”

“行,行,嘿嘿,嘿嘿…”

俩家伙进了隔壁自己的房间,一脸的傻笑!

把东西丢给小黑以后,我打开了电脑,果然邮箱里有一封八师妹的邮件!

师傅办事还真是快!

“小黑!”我边收拾东西边喊了一嗓子。

“恩?”小黑忙着从食盒里狼吞虎咽,根本来不及搭理我,这随口的回应看上去真是勉强的很!

“帮我个忙,”我也不管它听不听得见,“我要去一趟伊犁,明天晚上你再告诉铁子他们,叫他们安心留在这里等我!”

“恩!”

东西收拾完以后我又画了几个符纸备用,一看表,已经一点了!

“咚咚咚!”

我打开门,看见王桑榆已经换好了一身劲装,手中拎着一个半大的包裹,身后挂着个腰挎,“你好了?”一见面她就很不耐烦的问道:“去那里?”

“你怎么知道要出门?”这点我倒是没有想到,她居然能预先猜到我准备出门,连行李都收拾好了!

行李比我收拾的还专业!

“切!”这句话加上我的表情估摸让她很舒服,“今天回来的时候我超你车,看见你手中拿着地图,这不是要出门是干嘛?”说着让我出了门。

靠,看来我真是小看了她!

我耸耸肩,“你说对了,我们确实是要出门!”我走在过道上得时候干脆直说,“我们必须去一趟YL!”

“YL?为什么?”

我嘿嘿嘿的一笑,“你要是路上让我开车,我就告诉你!”“行!”她直接把车钥匙塞给了我,当然同时还有那个行李包,“随便开——你要帮我这次找回大禹铲,送你一辆都没问题!”

“这东西不敢要,最多开开而已,”我按开电梯门,“对了,你那个王叔甩掉了?”

“那是,他又不会道术,带上他反倒不方便!”王桑榆走进去按照‘开’键等我,“王叔只擅长杀人!”

“这特长不是一般的牛X!”

阿斯顿马丁在我手中一个华丽转身,轰叫着冲到了217国道!

“豪车就是豪车,性能完全不一样!”开着这家伙的时候我虽然不说是口水滴答,但是也羡慕不已,“动力和操控性都一流!”

“送你又不要!”王桑榆伸手从后面摸出两个拉罐,扑哧拉开一罐递给我,“说说,我们为什么要去YL?”

“这样的,我们当时虽然被困在地下了,但是那俩家伙估摸不到我们是否能出来,行动肯定小心,”拉罐入手一阵冰冷,看得出这车居然还带了小冰箱,“要是换了你,你是从KLMY穿越高速到WLMQ去坐飞机,还是换一个其他地方出国境然后再逃走?”

“那为什么是YL?”她很快找出了其中的关键:“就不能是其他地方?”

“那是因为它特殊,那里有八个一级口岸,而且紧邻着哈萨克斯坦——自由而混乱的国度,很适合偷渡;此外YL还有一个特殊的地方,那里有我们整个西南最大的黑市!”

“黑市?”

“这是世界各地都存在的交易市场,你们新加坡也有,只不过或许你不知道而已,”我喝了一口冰冷的可乐,爽!“这种市场里你能买到各种符咒、人骨制品、明器、怪物的器官,甚至运气好的话你能买到活生生的东西!”

王桑榆的眼神不假,看上去她是真不知道有这种地方,“那你们国安局不管?”

“要管!”我叹了口气,“每年都要私下无数次的巡查那种地方,否则的话会出大乱子的!”

“那还不如取缔了!”

“不行!”我摇了摇头,“要是我们查封了那里的话,这种交易就会在世界各地私下进行,乱子也会多得多,到时候就算你想管都管不下来了!”

“也对!你们只要派出去几个内线在里面,就可以随时掌握动向了!”

“聪明!”我笑着说:“不过我们可不是派出内线,而是在里面发展几个——总有一些法门中人愿意给我们提供情报!”

“这次也是?”王桑榆猜测道:“你得到了YL那边传来的消息?”

对于这个问题我只能摇摇头,“那倒是没有!不过其中有个原因,”我坦白道:“全国各地的黑市里,只有YL过于混乱而没有内线,所以我们只能自己去看看!”

“明白了!”她试着用自己的理解来解释这件事情:“你是去撞运气?”

“差不多!”

“你这家伙太不靠谱了!”王桑榆骂道:“大半夜的把我骗出来,就是去撞运气?要是那两个家伙没有离开KLMY怎么办?”

“没关系,”我看了看手表,“现在是晚上两点,估计再过半小时,我们国安七部的打手就要到了!”“打手?”

“就是我们七部的行动组,那些家伙就是打手!”

“忘记你我做不到…”手机突然开始震动,然后叽叽喳喳的唱了起来,“说曹操曹操就到,你别吭气,是我们局里面的行动组!”“哼!”王桑榆很不屑的表示了不满,然后打开自己的拉罐开始慢慢喝了起来。

我按下绿键,“嘿,美女,还真是你们组来接手了?”

话筒中传来司徒红袖的声音:“我说过的:你找出真相,我们负责搞定它!我要是不来的话你不当我们组怕了?”

“但是好像你们不擅长这一类事情吧?”我还是略有疑惑:“这又不是外星人!”

“所以说这次你动静搞大了,二组和六组都来了!”司徒红袖说道:“我和正通大哥一起来处理!”正通就是六组的组长,也是我们灵异部分最牛的打手,是白马寺中慧禅师的徒弟,因为老大的安排来到了我们国安七部加强实力——说白了,丫的就是个和尚!

司徒红袖突然‘恩恩’了几声,好像有人在和她说什么,片刻之后开始通知我:“正通大哥叫我告诉你:老大问你还有没有需要调查的,要是有的话,明天给他打个电话过去报告一下;若是没有的话,你休息两天就带着陆稻他们回CD去交接!”

“行!”我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结,明天再说:“我知道了!”

“不过我觉得你还是最好回去算了,”司徒红袖说道:“剩下的交给我们!”

“我也想!”我这句话只是在心理想了想而没有说出来:“好的,没什么事情我先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