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鬼再现

其实我这个人并不算是狂妄,认为自己一个人能抵两个组的办事能力,也不认为自己是什么救世主英雄之类的,但是有些事情我认为还没有结束!

我了解司徒红袖和正通大哥,他们到了KLMY多半是组织人员封锁道路,然后对WLMQ机场严加查看,整个新疆都严密监察,甚至说动用卫星!

这是我们正规的流程,也是手册上所说的!

但是这一次的事情非比寻常,我从穷奇的逃脱中似乎嗅到了一丝不寻常的味道,很多东西我认为应该再调查仔细点,这也是我拉上王桑榆一起前往YL的原因。

至于说其他人,由于他们都不算是法门中人,所以没必要带上!

看着我低头不语,王桑榆会错了意,“你们这些官方人员就是麻烦,什么都要等命令,实在不行你就别去了,我自己去看看!”

我噗嗤一声笑了起来:“你自己去找不到市场的,去了也是白去!”

“但是至少我可以去,不像你捆手捆脚不自由!”

“我哪有,老大也说了可以自由调查!”我反驳道:“我只不过是在想明天怎么给老大说——要知道我的想法有时候不是那么有说服力,只不过是直觉而已!”

她看看我:“要是违反命令了你会怎么样?丢饭碗还是坐牢?”

“丢饭碗,这个程度坐牢算不上!”

“那就好办,”她打开一个小箱子把空罐子丢进去:“丢了的话来我们家做保镖,月薪至少三万!”

“你还真能开价——我值得到那么多?”

“值!就凭你门上那几个封鬼法阵都值,只多不少!”

在闲聊当中,我们很快的开到了奎屯市,开始向西走上了312国道。这里是高速,路又宽又大车又少,很快我就把速度提到了二百好几!

“看不出来你车还开得不错,”王大小姐舒舒服服放下了座椅,“我睡上一会,到了再叫我!”“喂,你也太不仗义了吧,我几天没有好好睡觉了,多少让我休息一会吧!”我见她掏出一个墨镜戴上,似乎准备就这么开睡,不由得喊了起来!

她眉毛一挑,“这可是你自己选的半夜出发,活该!”

“你以为我想啊,”我愁眉苦脸的说道:“黑市一个月只开三天,正好今天就是!”

“那你的意思…”她一下子坐了起来,“我们时间不多了?”

“你说对了,新疆黑市从凌晨两点开始,中午十点结束,要是我们睡一觉再出发,估计到了YL黄花菜都凉了!”

“你不早说!”王桑榆开始不满意了,“你速度太慢了,让我来开!”

现在速度在二百六左右,还慢?

其实我也不算慢了,最初那一段217国道路况差一点,时速提不起来,但是后面这一段路况非常好,估计五百多公里也不过就是四五个小时的事情,“你也别急,我们六点过就应该到了,”我劝说道:“还是我来开算了!”

“停车!”她好像根本没有听我所说的,“我来开!”她伸手过来,看架势连停车都准备省了,直接就在二百六的速度上换位置!

我直接表示投降:“行,我让你!等我停车——等等,你听!”随着风声传来了一阵清脆的响声,似乎来至风铃,又好像是一些铃铛,“前面,你看前面!”王桑榆摸着墨镜喊道,而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到了路边那些声音的来源!

一只瘦小的毛驴驮着一个人在缓缓前行,毛驴背上乱七糟八的挂着热瓦甫、酒葫芦、皮水囊和其他一些东西,看起来就如同一个移动的杂货铺,一路发出清脆的叮当声!

车子慢慢向前滑行,我也打量着这个路边的行者:他穿着维族传统彩色条状绸作面料的‘袷袢’,头上戴着一顶‘朵帕’,从帽沿露出的花白头发看得出来,这是一个老人!

再慢这也是车,我们仅仅惊鸿一瞥就很快超了过去!

“这人看起来怎么这么面熟啊?”王大小姐皱眉低思,那瞬间的神态简直勾魂夺魄美得要命!“我怎么好像见过?”

“这样子你绝对见过,”我调侃道:“任何一个孩子都见过,那简直就是阿凡提的打扮!”

“嘻!”她一下子笑了起来,但是很快又白了我一眼,“你只会乱盖,我说的绝对不是阿凡提,应该差不多见过的!”

“那你见过的是真人还是照片?图画或者雕像?”“雕像!我想起来了,是雕像!”她骤然变得眉飞色舞,“是雕像,我见过的,就在黑油山!”

“黑油山?”“对,就是黑油山纪念碑那里的维族老人雕像!”

我哈哈大笑:“你这是开玩笑吧,怎么可能嘛!是不是衣服差不多?我给你说嘛,他们维族的服饰都…”“不,你听我说!”她的表情看起来充满了自信,“不是服装饰品,而是他的外貌和神情,特别是神情,简直一模一样!”

半夜、远距离、瞬间观察,神情都看清楚了?这怎么可能!

看我不否认也不肯定,她猛然指着前面很远的一块路牌:“上面写的是:休息区,左下角有点卷曲,好像是被擦挂了!”

看她这么肯定,我也不由得放慢了速度,开到近处一看,居然和她所说居然一模一样!

“现在信了?”她取下自己的墨镜,“哼,这可是最好的夜视远望墨镜,你居然不相信!”

我嘴巴张的老大,几乎可以放进去一个鸡蛋——忘记了这是二代姐中的超级二代姐,连美国最新的装备都随手可取!

“好了,少给我发呆了,你说,我们需要去调查一下不?”

这算是给了我个台阶,“算了,时间来不及,要不回头再说?”“也行,”她点了点头,“其实我也觉得——咿?”

这次不用她指,我已经看见了前面路边又有一个人!

同样的毛驴,同样的服饰,同样的老人甚至同样的叮当声!

我猛然踩了一脚刹车!

跑车发出一阵尖啸,轮胎与地面摩擦冒起一股青烟,就连车内都可以闻到那刺鼻的橡胶味道!

但是我依旧没有及时停住!

跑车冲过这个老人几十米以后,终于停了下来!

我拉开车门就冲了出去,但是,但是后面空无一人!

人呢?

王桑榆冲到我的旁边,看四下无人开始手忙脚乱的摸出墨镜戴上,东看西找,“那边!”高科技的帮助下她很快发现了目标!

老人现在所在的位置是在高速外面几百米处,还是一样的缓缓而行!

“这是什么?”她有些吃惊的拉了拉我,“是不是妖怪?”“也许是精怪之类的!”我的阴阳眼又不是怪物辨识仪,看不出种类,“说不定是想拖住我们?”我揣摩了一个可能!

“对,对,一定是这样,”王大小姐连连点头,看得出来这诡异景象也把她吓着了,“我们还是继续赶路!”边说边催着我上车快走!

我心中暗自好笑,其实很多我们法门中人其实是看不见鬼魂的,他们只是单纯的能够召唤或者使用,就像你使用手机一样,你也看不见电波和信号,但是能用!

这种青面獠牙七窍流血的冤鬼模样,估计很多法门中人见到照样吓得鬼哭狼嚎魂不附体,更别说这种世家大小姐了!

我不是说不想调查一下,但是今儿这时间确实有点恰,要是真抽空下高速去追这么一趟,估摸到YL的时候都收市了!

算了,还是回来再说!

“你走不走?”王大小姐在跑车的轰隆声中叫了起来:“再不上来我走了!”“好,好!”我坐到了副驾上还没关门,车子就开始移动了!

“嘿,”我连忙拉上门捆上安全带,“你也别这么急啊!”“哎呀,抓紧时间!”她快速的加油换挡,“何必和这种莫名其妙的人浪费时间嘛!”“也不算…”我转过头准备再看一眼,“咿,又不见了!”

那老人连同毛驴都已经消失了!

她飞快的转身扫了一眼,看神情似乎是安心了不少,“哎呀,你管他的,我们现在最要紧是赶到YL,抓住那个死纳粹!”

在我们两人心态相同的情况下,阿斯顿马丁在高速上面跑的飞快,很快就超过了我刚才的二百六,接近三百了!

在靠近YL以后的道路开始缓缓上升,王桑榆车速不减,在这条道上简直犹如极品飞车,“慢点行不?现在还不到点!”我抓住上面的扶手叫了起来:“你别把我卖这里了!”

“没事,”她比我镇定的多,“车又不是你的,你瞎嚷嚷什么!”

“但是命是我的啊,”我脚趾头都抓紧了,“你要是这么开,我去了也得晕死,咋能给你帮忙?”听这话说起来还是有几分道理,她终于垫了一脚刹车,“行,我就慢点!”

上坡以后必然有下坡,一片波光粼粼在路旁荡漾,“赛里木湖到了!”

“到了就到了,你又…啊!”她尖叫一声,“又是他!”

你还别说,这老头居然又出现在了我们前方!

就在湖边的一个土堆旁,他牵着小毛驴悠然自得的站在那,看上去似乎是在期盼,又好像是在等待!

“尼玛,缠上老子了是不?”我骤然火大,“停车,老子去和他拼了!”边说着我边摸包,“看到这符咒没有,看到这法绳没有?都是利器!今天老子就要…喂,你听我说话没?”

王桑榆根本就没管我说的啥,自故自的猛冲,“不管他,就不管他!”

看她的样子是说啥也不会停下来了,我只能长叹一声,“唉,算丫运气好!

(PS:跪求红票收藏点击推荐,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