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鬼再现

虽然我们沿着312国道朝着YL进发,但是到了清水河镇以后我们折向了霍尔果斯口岸口岸那条路,“可以慢点了,这里应该有入口!”我打开车窗查看周围的环境,“我找找那三棵树!”

要是在四川做标记绝对是选择那种古老的建筑物,但是在新疆这种满是戈壁滩的环境中,树木却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出镇不远我就找到了标记,那是在一个岔路口,三棵树‘品’字形排列在路边,每棵树上面都点着一个绿色的蜡烛!

“绿蜡迎客,黑血点灯——是这里了!”我指着岔道:“从这里下去找到油灯就行了!”

中国所有的黑市都是使用的绿色蜡烛,并不是颜色或者故意弄得诡异,而是因为它有着特殊的作用!黑市由于龙蛇混杂,其实很多时候也有怨灵邪魔混迹其中,很容易引发某些法器、法材的异动,而阴阳眼又不是随处都有,所以在唐朝的时候一位法门中人发明了这种蜡烛。这种蜡烛的制作之中,加入了一种叫做佛苔的东西,也就是很多古代佛像上面长着的那种青苔,在点燃以后能够散发一种淡淡的味道,使得鬼魂萎靡不振魂魄渐渐流逝,能够起到驱逐邪魔的作用!

在唐朝的时候由于时间计算还不是现在这么准确,很多人赶来的时候不知道市场是否还开启,所以那位大师把绿蜡做成刚好够四个时辰的长度:开市的时候点燃,告诉路过的法门中人已经开市;燃完以后正好收市,也是告诉晚到之人,市场已经结束,不必再进来了!

这一切最后成为了传统,每个黑市的组织者都在门口点燃绿蜡,表示市场的时间!

同样,黑血点灯也是一种传统!

在古代的时候,山魈精怪都很多,不少也喜欢混进黑市来寻找自己所需要的东西,这个黑血点灯是一种很简单的分辨方式,若是没有办法点燃的,那么必然是属于阴性的妖物异类,也就进不来!

“停车!”就在一个看起来很破旧的房子面前,有一个巨大的石磨,上面摆着一盏古铜色的油灯,“黑血油灯,就是它了!”

黑血也就是纯阳的黑狗血,当掺入这种血液的灯油点燃之后,对于阴属妖物的元婴有损,而且痛苦异常,所以要进入黑市必须点燃这种黑血油灯!

油灯点燃以后冒出缭缭轻烟,几秒钟之后房门轻轻打开,我们一前一后的走进了房中——这里比外面看起来大多了!

这似乎是一个废弃的坑道,虽然看不出来以前是干什么的,但是确实很宽大,两旁还开出了很多类似窑洞一样的房间,门口的木牌在昏暗的矿工灯下摇摆,“就是这里了!”

“你不是说这里一个月只有三次市场吗?为什么我看起来连旅店都有啊?”王大小姐手指着旁边,这里赫然挂着一块写着‘旅店’两个字的木牌!

“这和乡下以前的赶集是一样的,赶集的时候人山人海,但是并不是说平日里没有人,”我边说边朝前走,“我们还是找个酒馆一类的地方看看吧!”

“原来是这个样子,”王桑榆连忙加紧两步走到我的旁边,“原来这样!”虽然她口中说着‘明白了’,脸上也露出了一种恍然大悟的神情,但是我猜她绝对不知道!

这种大小姐能知道十几年以前中国乡下的赶集?打死我都不信!

走了几步以后人渐渐多了起来,这种黑市和一般的集市不一样,并不是说你站在门口-交易的可能性就大,而是你遇见和合适的买主!

王桑榆估计也是第一次到这种龙蛇混杂的地方,眼睛睁得老大,一路上不断的啧啧惊叹,“嘿,你看这个是不是对付千年僵尸的.不沉木?”

“假货,那是染色的墨石木!”我一眼就看出了真假。

“那边那边,那是不是玄古鼠的骨头?”

“真的倒是真的,”我停都不停,“只不过就上面一段是真的,下面都是接上去的!”

我看着这玲琅满目的摊位,上面的东西都很多,但是我知道这其中百分之九十五都是假货!现在这个时代了,很多东西已经完全找不到了,那里可能这么轻易的摆摊呢?

大小姐看起来颇为不满,“难道这满街的东西就没有一件是真货吗?我想买一些回去送给老爸!”她摊开双手皱着眉,“你难道不能想想办法吗?”

我环顾了一下四周,无可奈何的盯着她,“这里的东西倒有几件是真货,但是品相都不行,要不然…”我指着斜前方的一个木牌,“要不进去以后你再看看?”

那就是我们的目标,八师妹来信中提到的‘童叟酒馆’!

原本我以为这里会像三爷那家酒馆一样有着内外两个酒馆,但是进去以后我才知道自己错了:这里完全是一个木顶的房间,里面有很多人就大摇大摆的坐在那里谈生意!

桌子上就是摆着的商品,这里看起来几乎百分百都是真货!

一个看起来十来岁的少年走了过来,“嘿,你们好,需要点什么?”“你这里都有什么?”我笑了笑,“交易的场所、吃的东西、水、住宿的房间以及一些特殊的东西!”这个孩子看起来比外貌老成的多,“你们只要给得起价!”

“我想和吕叟谈谈,”我摸出一张红票子塞进他的手里,“你能告诉我那里去找他吗?”“吕叟?”少年咯咯的笑了起来,他把钱装进了口袋:“说吧,我就是!”

“你是吕叟?这个是不是搞错了?”我当时眼睛都大了,“难道不是你爷爷吗?”在来信中师傅告诉我,新疆有一个黑市,里面开‘童叟酒馆’的爷孙俩吕童和吕叟曾经和师傅有过数面之缘,若是我们到了YL的话,可以去找他帮忙!

但是我万万没有想到,我居然猜错了!

“那,你爷爷是不是叫吕童?”

他点了点头,一脸老成的不耐烦:“早说是来找爷爷的不就行了嘛,不过很不巧,爷爷在谈事情,你们可能要等会!”

“我很急,能不能先见我?”

“没有例外,”吕叟耸耸肩,“你只能等!”

“那诸葛家的人呢?”

少年的眼睛一下子射出了炙热的光芒,“大哥,你是诸葛家的人?”

“恩,我是诸葛家的七弟子!”我笑了笑:“希望你们还记得我师傅!”

“哎呀,大哥你怎么不早说啊,来来来,我带你们去见见爷爷!“他一下子牵着我的手朝后走去,“爷爷一定很高兴!”

走了几步以后我转头一看,王桑榆站在原地动也不动,“你是诸葛家的人?”

我停下来搓了搓手,“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想骗你的,只不过…”“只不过你知道我们家和你们诸葛家不和,是不是?”她脸上闪出一丝冷笑,“所以你就故意没有说?”

“是这样的!”我坦然承认,“要是你不愿意和我一起继续下去的话,可以离开!”“为什么要离开?”她蹬蹬蹬几步走了过来,“这是我的任务,就算要走也该是你!”

“我不能走!”

“我也不能走!”她挂着冷若冰霜的笑容,“那我们继续!”

“也好!”我松了一口气,要是这丫头现在大小姐脾气犯了真要离开的话,我还不好办,万一路上又遇见了那个诡异的老人,出点什么意外,这麻烦可就大了!

少年带着我们朝后面走去,经过一个门以后我们来到一段坑道面前,这里被分成了无数个房间,“大哥你等等,我进去给爷爷说一声!”

少年推门进了一个房间,我则是抓住时机低声对王桑榆说道:“对不起,我不知道就经过这么多年…”

“啪!”

又是一击响亮的耳光!

“我其实根本不在乎你们诸葛家和我们五斗米教的恩怨,就算有,这么多年过去了也没什么了,”她眼中似乎有点闪光的东西,“我在乎的是被人骗的感觉…”

“对不起,我本来是想…”“别给我说!”她忿忿的低声叫道:“我从来没有被人骗过!”

“我…”

正要说话,门被嘎的一声推开了,“大哥,爷爷请你进去!”

这是一个看上去很普通的房间,只不过里面由于安了节能灯,所以看上去光线要亮一些,刚进门就被人牢牢抱在了怀里!

一阵爽朗的笑声震的我耳膜发麻,“哈哈,你就是诸葛大哥的徒弟?”他猛然把我推开左右打量,“恩,不错,看得出来是个好苗子!”

我眼前这人个子又高又壮,脸庞宽短,粗浓有力的眉毛下面两眼凹陷,充满无穷的精力,大鼻子下面是挡住嘴巴的一脸大胡子,“请问您就是吕童先生吗?”

他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哈哈,是我!怎么,你觉得不像?”“不是,我只不过觉得这名字…”我寻摸着词汇来形容,“你居然叫吕童,我还以为你应该叫吕叟呢!”

少年吕叟抢着说道:“大哥,我爷爷虽然年纪这么大,但是也曾经是个孩童;我年纪虽然这么小,但是…”“总有一天也会老去的!我明白了!”我点了点头,这个道理听上去很简单,但是这个世界上很多人都看不到那么远!

“这位是我的同伴,王桑榆小姐,”我指指大小姐,她则是微笑着和吕童握了握手!

但是一转身,吕童指着墙边说道:“这也是我的老朋友,十三少!”

这时我才发现墙边的沙发上坐着一个青年,动也不动犹如岩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