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鬼再现

(章节之前还是求各位看官花个几秒钟注册,然后收藏一下,我们这种写手都是兼职,在诸位回家洗澡休息的时候,俺们伏案疾书,每月不过为了那两三百全勤,目标只有一个,就是写出大家能看的书,追求一个梦想!每天七千字,说实在在,并不轻松!月票你要给你支持的大神,我不奢求;订阅你要花银子,我不妄想;红票有的话,看几次给一张吧,算是个肯定;最重要的是收藏,在您书架上占那么一席之地,算是对我最大的帮助了,拜了!)

虽然说我不知道这怪物怎么会去美国,但是看十三少说得一本正经的,我不由得也信了几分,“证据呢?”十三少看了看我,“其实遇见怪物那一次,我连夜就下了山,然后到美国去把任务交给委托人,”他简单的说道:“但是美国的时候我又遇见了它!”

“你还真够倒霉的!”我这应该不算是讽刺,“到那里都能遇见这家伙!”

“这应该算是天意,”十三少淡淡的说:“看得出来这家伙很虚弱,似乎需要找点什么东西!”这句话倒是有几分道理,虽然说当年穷奇突破先天伏羲八卦之时吸收了不少的魂魄精元,但毕竟已经被封印了千年,能力难及十分之一,所以出来又被王家诸人再次封印了起来,这样三折两腾的耗尽了大量的元气,面对没有防备的十三少也不过是抢了猎物而已,并没有展示真正的实力!

看来它到美国必有所图!

而且这看起来应该和它的实力恢复有关!

不过这一切对于我来说已经够了,要知道对于我来说,情报的收集才是最重要的,至于说什么对付穷奇,我相信行动组应该有办法!

十三少给我们简单说了说第二次遇见穷奇的情况,但是虽然只是匆匆一瞥,但是他看出那怪物很虚弱,所以也才回到了中国来寻找对付它的法器!

正在说话之间,吕童急匆匆走了进来,“有了!”

“哦?”我们三人一起站了起来,“找到了?”

“你们所说的两个人,在这个LY地区只有一个符合的,看上去应该是你们所说的什么纳粹!”吕童坐下来随手拿起一个杯子,咕噜咕噜灌了几口,“他已经在YL机场准备好了,明天一早就要飞走!”

“能确定?”

“当然可以了,”吕童摸摸自己的胡子,“那个私人飞机正好是我们黑市几家商铺合资买的,当初就是为了自己运送一些货物比较方便,驾驶员也是自己人,你说怎么不能确定!”

“太好了!”王大小姐嘻嘻一笑,“运气还不错,不但找到了穷奇的消息,还找到了大禹铲的下落——我们现在就去!”

“穷奇?”这句话似乎引起了十三少的注意,他站起来叫道:“果然是这个东西!”

完了,王大小姐显然是忘了,脱口居然说了出来!

就连吕童都吃惊不小,“穷奇?是不是上古穷奇?”

这下子看来瞒也瞒不住了,我苦笑着把来龙去脉说了一遍,“这件事情的影响太大了,你们能不能帮我保密?”

十三少和吕童相互看了看,叹口气,“原本以为是个普通的家伙,没想到来头这么大,看来这一回乱子大了!”看起来两人也知道这其中的利害关系,纷纷答应此事保密。

“好了好了,差不多了吧,”王大小姐知道自己口误,也不好意思催促,等我交代完以后才说道:“我们现在去抓那个家伙吧?”

“现在?”我还没有答话吕童首先摇了摇头,“现在才六点过,飞机最少要九点才起飞,时间还早得很;另外现在外面在下暴雨,再怎么也等雨停了再去吧?”

这话说得在理,此地距离机场不过几十分钟的路程,也不急在这一刻,“那我们还是先休息一会好了!”王桑榆想想,也点点头坐了下来——看得出来她也累了!

“正好,那你们休息,我去准备点东西给你们吃,”吕童推开门,“你们就算要抓那家伙,也得吃饱喝足好动手嘛!”

现在外面的雨下得越来越大,躲在黑市所在的矿坑之中也隐隐听见了雷电的轰鸣之声,不过这里的排水倒是不错,丝毫不见任何漏水的迹象!

吕叟很快给我们送进来了几碗面条,熬了半夜又跑了这么几百公里,神都会累,面条吃起来不由得特别香甜!

我大口大口的吃着面条,顺便斜眼看了看王大小姐,世家教育出来的就是不一样,虽然她也饿了,但是吃起东西来依旧优雅好看,让我想起了一句话:贵族气质只有三代以后才能养成,但是一旦拥有就透进了骨子里!

当我抬头准备偷看一下十三少的时候,突然感到了一丝不妙!

那是我纯粹的想看看他吃面的样子,是不是和我一样没什么吃相,既没有突如其来的直觉也没有莫名其妙的所谓预知,只能说一句话:丫的运气真好!

就在我看他的时候,发现了淡淡的蓝色电芒似乎围绕着他!

“不好!”

说时迟那时快,哥在这一刻的表现简直可以说是经典:我右脚朝着桌子猛然一蹬,同时左手抓起桌边唯一一把空着的木凳就朝他砸了过去!

“你…”十三少可能做梦也没有想到我会出这招,他膝盖一抬抵住了桌子,但是力量太大了,他被那股冲击力撞着朝后猛然仰了过去倒在地上!

但是同时房间中出现了一个蓝色的光球,从光球上面飞出一道电弧击在他刚才所在的位置!

凳子刚好赶到!

“噼里啪啦”一阵乱响,就算是全木头的凳子也被电得一团漆黑!

但是这一击似乎已经耗尽了光球的全部力量,我睁开右眼的时候看见那光球袭裹着银蛇乱舞的电弧正好消失!

光球中一只硕大无比的眼睛在此刻和我对视了一眼!

“巡天鬼眼!”

这个念头出现的时候,我已经倒了下去!

“我是个傻逼!”我咬牙切齿的在地上滚来滚去,右眼痛得厉害,“没事我去看毛啊!”“怎么了?”突然一只手抓住了我,“那是什么东西?”

听声音似乎是王大小姐,这个时候可不能乱滚了,要是把人家女孩子撞到在这一地的面汤中就不太好了——我握着她的手慢慢站了起来!

“先坐坐吧,”我在她指引下慢慢坐下试了试,靠,两只眼睛都睁不开!

听见一阵乱响,随后是十三少略带狼狈的声音,“这是怎么回事?”

“回事个头!”我倒吸着凉气嚷了起来,由于疼痛,手中不由紧了一紧,“尼玛,你个龟儿子咋个惹上了巡天鬼眼?”这时我已经完全没了自己一贯假装的风度,“格老子的,你居然是个不孝子!”

“我是不孝子?”他的音调骤然提高,就算我挣不开眼也能想象出那张扭曲的脸:“你说我不孝?”“我说了!”我几乎是吼了出来,“你要是孝子,巡天鬼眼怎么会找上你?”

“别!”王桑榆的手中我掌中抽走,似乎做了点什么,只听她劝道:“他受伤了,你让着他点不行吗?”“哼,”听语气他还有点不肯罢休:“要不是你受伤,我今天就要你好看!记住,以后…”

“我记尼玛个头!”我从来都是输人输脸不输嘴的角色:“要不是老子,你现在已经变成一坨烧焦的狗屎了!”

“你…”这句话颇有奇效,他顿时焉了下去——我又没有说错,本来就是!

“别给我说什么你你我我的,”我站了起来,一双手马上扶住了我,“小心点!”

“恩,”我应了一声表示对王桑榆的感激,转过脸来继续说:“你家的私事我管不这,但是现在你既然要和我朋友一起去执行任务,那么我劝你还是去上上香,准备好东西,免得到时候你被炸死了还连累别人!”

门发出轰然一声响,看来丫的被我气得不行,说又说不过,打又不能打,只能甩手出了门,免得继续怄气!

“你这是干什么?”王大小姐扶着我坐下,“没事做和他吵着玩?”

“不是,”我抬起头面对她,虽然自己的眼睛看不见,但是我能感觉她距离我很近,“十三少这个人的底细我不清楚,但是看得出来是个不服输的主,我怕你到时候管不住她!”我顿了一顿,“虽然我去不了美国帮你,但是能够把这家伙气焰打消几分,也算是帮你忙了!”

“但是…”

“别但是了,就当我道歉好了!”我这个时候眼睛好了些,正好装装,“只要能原谅我骗你就行了!”

“那事情我已经忘了!”她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你还惦记这事啊?”口中是这么说,但是从我对女人的了解,在这一刻之前绝对没忘!

看来这一把我还算是比较划算,虽然受了点伤,但是打击了十三少、重新恢复了和王大小姐的友好关系——我还准备求她帮我在成都弄套便宜的大房子呢!

“不过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啊?”王大小姐估计没见过:“怎么会突然出现地下闪电呢?”

“巡天鬼眼!它是天地之间自然生成来协调阴阳、惩罚不孝子的!”

“怪不得你刚才叫他不孝子——不过我看他激动的很,可能其中有什么原因!”

“难说!”我对此的意见很市侩:“不要相信表象,你还是多留心点!”

“恩,好!”她似乎想到了一个问题,“但是既然是巡天鬼眼,你怎么可以控制它出现,又正好用来打击十三少的呢?”

“你以为是我搞的啊?”我简直想哭了,“大小姐,这玩意儿我能控制吗?实话说吧,这是偶发现象,我真的是受伤了!”

“啊?我听你那么一说,还以为…”

“别说你以为我是故意的!”我差点就哭了,“冤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