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鬼再现

过去七佛,是在释迦牟尼佛成佛以前的过去七位佛,为过去在娑婆世界度众的七佛,一般来说被承认的应该是毗婆尸佛、尸弃佛、毗舍婆佛、惧留孙佛、拘那含佛、迦叶佛、燃灯佛,这七佛在释迦牟尼佛成佛以前就存在,最后成为了过去七佛。

这七佛对于世间万物都有过佛偈,对于末日的来临之初就是这么一句!

在正通的解释之后我才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不过就是想不起来这样出现一上古凶兽,那里就算是末日了?

当年我还是很受到美国英雄主义大片的影响,认为无论什么时候,只要有了危难,自然就有英雄横空出世拯救世界,完全看不见普通人在做什么!

不过说实在话,我当时确实没有见到穷奇,要是看见了或者就不这么想了!

“出了这东西就末日了?”我愤愤的反问道:“难道丫的本事天大?我们法门中人加上一堆现代化武器还要被暴菊?这也太没有天理了!”

“不知道,但是在传说中穷奇毕竟是上古凶兽之一,能力有多大我们谁也不知道!”正通叹了口气,“近千年都没有出现过来头这么大的家伙了!”“正通大哥说的很有道理,”司徒红袖插了一句,“而且它能造成的实际破坏还是其次,只要我们没有处理好,那么必然对整个社会产生很恶劣的影响,到时候各种社会问题才是我们所头痛的!”

“说错,”我点点头,“社会稳定的关键问题在于人心,要是知道这么一个怪物出来,人心涣散社会动荡,那么就必然使得整个社会道德沦陷,那时候无论什么社会问题都多了!”

“所以现在我们必须尽力调查这家伙的动向,并且把它消灭,”正通说道:“你知道他为什么要去美国吗?”“我已经给老大的电话中说了,我并不知道它为什么会过去,只不过是知道它在那边而已,”我很坦白把已知事情说了一遍:“怎么?你们要过去??”

“恩!”又是司徒红袖抢着说:“所以我们需要你帮忙!”

“嘿,那简单了,你们到时候直接去找黑衣人组织就行了,”我不以为然,“那家伙跑他们地盘上去了,你以为他们不急?”

“这还真不好说!”正通大哥叹了口气:“美国人对于这件事情的反应很冷淡,我看多半也是例行公事而已,所以…”“别打我的主意,”我连忙把事情朝外推,“我没办法!”

“少给我装!”正通啪的一声拍在我肩膀上,“多了不说,到时候你能请那王氏一脉给我们弄点穷奇的资料就行,然后我们从这边把东西带过去!”

“东西?”

“是啊,”司徒红袖说道:“根本就不知道对付穷奇需要什么,是材料、法器还是特定的法阵之类,完全不清楚,这样一来根本就是去送死!所以我们才来找你,想要一点穷奇的资料!”看来俩也知道王桑榆他爸和穷奇动了手,这大半晚上不睡觉,原来是想知道穷奇的弱点啊!

“这行,”我打了个哈欠,“明天吧,我到时候请她给我发份资料过来,到时候转你邮箱里,你们自己弄就行了!”

“既然如此,我们也不耽搁你休息了,”正通站了起来,“那我们也回去准备——明天一早就去美国了!”“希望你们一路顺风!”

我听见门被拉开,但是脚步声停住了,“对了,忘记告诉你了,现在那股怨气已经被超度;还有就是那两个上古遗族上面决定了,暂时不动,每个月派人送食物下去就好!”

“不错,也算是帮了他们,谢谢了!”

听见脚步声在走廊外消失,旁边**一直呼呼大睡的小黑才开了口,“你们在说穷奇?”普通一声轻响,我的床微微一震,看来小黑跳了过来!

“就是据说以前被张天师封印的穷奇跑出来了,”我突然想起来了这丫其实是只貔貅,“嘿,对了,那东西你了解不?”

“那东西?”小黑的声音听起来毛骨悚然,“听你们现在谈话的时候很轻松,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到底那家伙有多可怕?”我依旧保持自己的态度,“我们高科技社会搞不定他?”

“喋喋,”小黑猫这诡异无比的笑了,“要是以前的话,你们还有机会,但是现在这个社会,我已经了解的太多,你们别说是杀掉它,就连封印都没有机会!”

“为什么?”“穷奇本身是人世间所有背信弃义、忘恩负义之人心所产生出来的,只要世间还有这一种人的存在,那么它就是不死之身!”小黑解释给我听,“当这个世界道德颠覆,所有人都失去了信义,穷奇的力量大大增加,所以他的分身才解脱,然后又释放了本体!”

“那么我是不是可以这么解释:穷奇因为我们人类失去了信仰才脱困,现在又因为我们人类而获得力量,”我总结到最后:“而且我们还杀不死丫的?”

“差不多!”

“那这家伙到底要做什么?”我继续追问:“猜得到不?”

“完全没头绪!”床又是轻轻一弹,小黑回到了自己的床,“但是我想你们可能要加快了!”

给王桑榆打完电话以后我躺在**骂娘,要是是死猫不给我说多好,可以继续开开心心的混吃混喝,结果现在什么都告诉我了!

这一觉你叫我怎么睡得好!

既然这边事情完结了,我又没什么可以帮忙的,第二天一早郑曲就开车把我和铁子送上了返程的飞机。当时的天气已经到了六月,成都这里的温度虽然不高,但是闷热而潮湿,下飞机的时候我和铁子都有些不自在。

“师兄!”

“八师妹?”我有些惊喜,“你怎么来了?”“爷爷知道你眼睛受伤了,叫我来接你一下,”八师妹把我扶了一把,“这位是…”“别理他,就是一混子!”我顺带践踏了铁子一手,“家用棒棒军!”

“你好你好,我是裴小凯,刘大哥的助手!”铁子拖着所有的行李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你就是刘大哥的师妹呀?”

“尼玛!咋不叫我资本家了?”我开始揭短,“师妹,别理这家伙,坏得很!”

“哪有!我一直都很尊敬你…和你师兄师妹的!“铁子哼哼唧唧的表示不满,“特别是诸葛老爷子,我一直想找机会去拜见一下!”

“估摸你丫这心思也是见了我师妹才冒出来的!”我摆了摆手,“算了算了,我也不揭发你了——妹纸,师傅呢?”我完全无视铁子对我的抗议,转而开始说正事。

“哦,爷爷最近似乎在研究什么东西,他叫我顺便告诉你一声,最近先把眼睛养好,别东跑西跑的!”

我悲愤了:“妹纸,你看哥这样子能东跑西跑吗?”

“……”

“算了算了,开个玩笑而已,”我嘿嘿一笑,“对了,哥这眼睛的情况师傅说什么了?”

“哟,你还记得你眼睛看不见?”我感觉手中塞进了一个东西,“就这瓶药膏,爷爷说了,你每天搽上三次,几天就没问题了!”

“早知道师傅疼我!”我心情大好起来,“走,回家!”

老爷子喊八妹子来不是没有道理,这几天她就住在了我家,专门给我上药,虽然师傅说得简单,但是其实搽这东西之前还必须加上一些药引子,而且感觉起来还并不简单!

也就是八师妹,要是换成铁子这丫的照顾我,估计眼睛是没机会好了!

一个礼拜以后我终于恢复了视力,睁眼一看还真没有什么差别,不由得让我小小的亢奋了一下,“走,带你们去吃点好东西!”

小黑这丫最近讨八师妹欢心,吃得好睡的好,听说出门都没有反应,只不过是嚷了一句“记得带吃的回来”就继续呼呼大睡。

开着我那辆积满灰尘的大BUICK,正要出门,手机响了!

“三爷?”我看看来电显示,“您老居然大驾给我打电话来了,嘿,不知道有何贵干啊?”

电话中三爷气急败坏,“小刘啊,帮我个忙行不?”

我看了看八师妹和铁子,嘿嘿笑了,“说嘛,什么事?”

“这样的,我侄女在四川工业学院出了点事,你能帮我跑一趟去处理下嘛?”三爷这时候声音相当低调,“我在外地,一时半会回不来!”听这说话的声音和三爷找我的缘由,我猜这事情多半和鬼怪之流脱不了干系!

“行啊,没问题!”我看看时间还早,“有什么好处?”

“你…”三爷愤慨了,“你还要好处?——你是公务员啊,这就是你的本职工作!”

“少给我说这些,”我不答反问,“你每次给我找东西也是为国家出力,还不是一样收了钱?一句话,这次人情欠着,下次给我免单就行!”

“无耻!你这是敲诈!”

“那算了!你报警,等局上处理!”我边说边把手机拿远,声音听起来也越来越远,话筒中三爷瞬间急了,“行,一言为定,我就给你免单,但是你必须把事情给我处理好!”

“那是自然!你把她名字电话什么的信息发我手机上,我这就过去!”

“好!”

看我把手机朝兜里一塞,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八师妹不由问道:“师兄,是不是有任务?”“差不多吧,帮个朋友,”我招呼两人上车,“把我的东西带上看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