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鬼再现

这所工业学院位于郫县红光镇,是一所川内还不错的工科类院校,当年还没有升级成为重点院校的时候,主要的几个牌子专业是机械专业和水机动力,而从三爷发来的短信息上看,他侄女就读的就是机械电子!

赶到的时候刚过了饭点,我们在学校外面随便找了家小馆子吃了一顿,便宜是主卖点,但是这味道也确实不敢恭维,属于典型的肉多量足味道差!

吃完以后我们按照三爷所说的来到了所谓的十号楼,站楼下打了半天电话都没人接:“不会哦,难道在上课?”正说话,看见一群妹子从里面冲了出来,我当年也算是胆子贼大,伸手就拦住一位,“请问一下,你们知不知道今天机械系上课没?”

妹子吓了一跳,但是看我们样子也就自然而然把我归类到了楼下等人的学生之中,“有啊,”她歪着头看看我又看看铁子,“你们找谁?”

“赵岚岚,不知道你…”才说了几个字,我猛然看见这妹子朝后退了几步,眼睛中闪着说不出的恐惧,“你找赵岚岚?”

“怎么了?”也许是女人的天性,八师妹问得很急,言谈中有种说不出的味道,女人就是这样,无论是什么小可怜小可爱的都很容易让她们情绪波动起来。

“岚岚昨天被送进了校医院,现在还没有出来,也不知道家里人到了没有!”妹子凑近我低声说道:“据说昨天晚上她撞鬼了!”

“呼…”我们三个不约而同的出了口长气,还好,是遇鬼!

“你们什么意思?”妹子不干了,“你们还笑!”“不是不是,”我连忙解释:“其实我们正是赵岚岚的家人,刚才我们是听说岚岚没有直接受伤,所以松了口气!”

她半信半疑的盯着我上下打量,“你是她家里人?那你说说,你到底是她什么人?”

“三舅爷的表妹的姐夫的弟弟的二姨丈的小舅子的结拜兄弟!”为什么铁子这丫总是在有妹纸的时候这么激动呢?看上去似乎很幽默,但是现在这一套已经流行过了,唉!

“……”那妹子盯着面前的铁丫看了半响,转身就走,“有病!”

“哎,等等,”八师妹在我一推后硬着头皮冲了过去,挨着那妹子边走边说,不到两分钟,那妹子就停了下来,“真的?”她半信半疑的开了口,然后扭过头来打量!

“八师妹估计告诉她我们是国安局的了,”我无可奈何的对铁子说,“算了,给个微笑,不要丢了我们国安局的脸!”

我们如同俩二货一样面对妹子吭哧吭哧的笑了起来!

妹子也乐了,“早这么说不就好了!”她对我们挥挥手,“来,我带你们去!”看着我的时候她眼中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友好,看来国安局真的不错,妹子都爱英雄嘛!

妹子带着我们穿过两栋小楼,然后从铁板桥上走了过去,“这里就是二食堂和九舍了,”她过桥以后指着前面,“你们一直朝前走,过了洗澡堂就能看见校医院了!”说完了她开始返回,但奇怪的是她过桥以后没有走原路,而是沿着河边,没有再从小楼之间穿行。

“谢谢,谢谢!”在和妹子告别以后我很好奇的问八师妹,“她咋没看我们的证件呢?”

“证件?什么证件?”

“你不是告诉她了我们是国安局派来的嘛?”

“噢,不是,”八师妹恍然大悟,“我给她说你暗恋赵岚岚很久了,一直没有表白,现在很担心想去看看她!”

“……”

在赵岚岚的病房外面我只看了一眼,下巴都差点掉出来,“师妹,你哥一世英名就被你毁了!”我一脸的幽怨,“师妹,你是不是故意的?”

透过玻璃我们清楚的看见一个挂着‘赵岚岚’名卡的床,一个医生正在查看她床头的仪器,但是这**躺着的女孩子体重至少一百五!

这算什么事啊!我终于明白了那妹子开头的眼神——尼玛,那就是同情啊!

铁子和师妹捂着嘴笑得一塌糊涂,犹如是被丢进锅里爆炒的豆子,嘻嘻哈哈笑个不停!

“小声点,”房门咔哒一声打开,“这里是医院!”

“正好,国安局办事!”我把证件拿出来在他面前一晃,然后把门推开,“给我说说情况!”我一屁股坐在唯一一张凳子上,伸手取过来床头挂着的病床记录!

“你们,你们国安局怎么来了?”那医生回过神来,跑到我面前的时候脸色刷白,“是不是有什么大事啊?”“没什么大事,就是调查一下,”我对他挥挥手,丫的一脸兴奋的跑到我面前半蹲下,“我们怀疑最近四川有恐怖分子活动!”

“真的?”这医生小脸涨通红,就连眉毛都在笑,连连点头,“太吓人了!”

看得出来这家伙也是平时生活平静毫无波澜的,我故意把事情说得严重一点,“现在我们需要你的帮助!”

“恩!恩!”丫这亢奋劲儿看得铁子直哆嗦!“我做梦都想为国效力!”

“好,现在我们想知道关于赵岚岚发病的经过,然后做点调查,“我故意压低了声音,“到时候需要你的协助!”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辛苦了!”

这家伙被我一再鼓励,搞得自己都不知道姓什么了,竹筒倒豆子般把经过说了一遍:

昨天晚上赵岚岚和几个同学一起出来上自习,由于已经临近考试,所以无论图书馆还是一教二教都没了位置,正准备回宿舍的时候赵岚岚突然注意到了这个从未去过的小楼!

看到这里似乎人迹稀少的样子,于是有人提议干脆去农机楼上自习,不过其中一个同学怯怯的告诉大家,这里曾经被传闻闹鬼,所以一直没人晚上敢去上自习,还是最好不要去。

经过一番议论之后,大家认为自己人多又没天黑,去上一会再走也没有关系,于是几个妹子都一起进入了农机楼,开始温习自己准备考试的科目。

温书的时间似乎过去的很快,还没看几页天就黑了下来,一群女孩子慌慌忙忙的冲出了农机楼,但是却发现赵岚岚不见了!

开始的时候已经觉得这时间过得很诡异了,谁还敢进去?几个女孩子在外面等了半天,终于看见了一群下课的男生,在这些男生地帮助下才一起进了农机楼寻找,最后在三楼的厕所里找到了赵岚岚!

找到的时候,赵岚岚就是这个样子了!

听到这里我已近猜到了大致的原因,“你找出问题来没有?”

医生摇摇头,“她倒是一切正常,无论温度还是脉搏都没有问题,我们已经通知了她的家人了!”看来这些家伙通知的估计也就是三爷了,结果这事情栽倒了我的头上!

“情况我们清楚了,这样,你能把她弄到一个人少或者没人的地方吗?”我皱了皱眉,“我想好好的检查一下!”

“那我们把她抬到三楼去吧,虽然有两间病房,但是一般都不用!”

愚公移山的时候虽然艰难,但是毕竟是一铲子一箩筐的搬,不像我们这样一次非要搬运太行或者王屋,这对我而言简直是受罪!

好不容易到了三楼安排下来,我把医生派到楼梯口的房间去守着,然后和八师妹一起细细查看,“你看是不是?”我看着八妹子翻开赵岚岚的眼皮,“这方面哥就不如你专业了!”

“有点像,”师妹抬起头来,“眼皮内乌外黑,额头黑线隐约出现,手心足心血色内溢,看上来应该是属于离魂症!”

“那你能不能看出来是失了几魂?”

八师妹想了想,“还是起个法坛来试试可靠点,要不然我也分辨不出来!”

“那也行,我们出去把东西找齐,”我对一旁发呆的铁子吩咐道:“你就在这里和医生看着赵岚岚好了,我们去把东西准备好!”“啊?我也想去!”铁子一下子来了精神,“要不然刘哥你留下,我和…”他边说边瞄八妹子,加上一嘴口水就是完全的色猪哥了!

“给老子爬!”我毫不客气的把丫的念头打消,“你又不知道找什么东西,去了只会添麻烦!”我和嘻嘻笑着的八妹子朝外走去,“你乖乖给我等着!”

离魂症是在中医里面定义是以神情不宁,有虚幻感觉为主要表现的疾病,但是在我们法门之中则是指得人魂魄离开了身体,属于失魂落魄的一种!

人有三魂呈红色人形,一名胎光,太清阳和之气,属于天;二名爽灵,阴气之变,属于五行;三名幽精,阴气之杂,属于地。人之七魄呈黑色动物形,分别是尸狗、伏矢、雀阴、吞贼、非毒、除秽、臭肺。

三魂失其一,人就会混混僵僵终日不知所谓,也就是我们俗称的疯子、低能儿、智障,要是再多的话就会变成赵岚岚这个样子,昏迷甚至成为植物人;七魄失去以后人就会变得容易生病,终日缠绵病榻甚至残废瘫痪,最后成为活死人!

植物人就是不知冷暖没有任何意识的人,而活死人指的是无法动弹但是心中明白的人!

看上去赵岚岚的情况应该是属于第一种,但是我和师妹都无法断定这究竟是丢了几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