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鬼再现

我打开自己车子的后备箱,“师妹,你看看缺点什么?”八妹子清点我整套法器,“师兄,你这套法器用来查看魂魄是够了,但是若要招魂的话,我们还少七盏招魂油灯呢!”

招魂这套东西我也是学了的,但是光是那一大段超过千字的招魂咒我就记不住,所以当时也偷了个懒,把全部东西记在了本子上,现在临时要用只能听师妹的了,“嘿嘿,八妹子,你知道师兄没你这么聪明,早就把这东西忘完了——来,给哥说说招魂的油灯有什么特别不?”

八师妹慢慢低声的吟唱道:“七星点灯,召魄引魂;白骨为盏,人发为芯;起得三千招魂幡,唤回百里迷途人;黑猫古盆来通阴,桃木悬梁只定魂!”

“噢,记起来了!”我一下子就想起来了:“但是估计赵岚岚的魂魄跑得不远,我们还不需要这么麻烦,这样,八妹子你去找七个大点的油碟出来,我到外面的理发店去找找有没有可以用的长头发!”这歌谣是师傅自己编的,就像我们初中学习的什么化学周期表口诀之类,便于记忆,所以我一听就明白了。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只要有了代替人头骨的油碟和人发灯芯,那么万事俱备!

至于说黑猫通阴这一点,我要是开了阴眼,比黑猫的阴性重得多,绝对没有问题,而桃木嘛,我车上就有!

我在外面小发廊里面买了一卷头发,然后又再商店弄了些棉线,原本以为自己速度算快了,但是回到校医院的时候一看,嘿,八妹子连油灯都摆好了!

铁子在一旁递东拿西的帮忙,我顺手就把头发和棉线递给了他,“把这东西缠绕在一起弄成灯芯!”看着铁子一脸茫然,八妹子笑了,“师兄,你这也太为难他了,还是我来!”

他们弄着灯芯做着准备,我看了看时间,现在才下午六点,招魂必须等到夜深,也就是十二点的时候才能进行,所以我干脆出去逛逛,“我一会顺便给你们带晚饭回来!”

从学校的后门出去以后,我找了家网吧想看看最近局里面有没有新的通告或者消息,但是刚登陆QQ就看见上面在不停的闪,“新邮件?”

打开一看这东西居然是王大小姐发来的,他们已经到了美国,现在正在全力以赴追踪那死纳粹的消息,而十三少已经和加入了王和田他们的队伍,一起追踪穷奇!

同时她还告诉我,中国国安局已经派出了队伍来协助美国方面,现在一起在追查穷奇的踪迹,不过在这里她似乎很得意——除了我们王家,没人能找到穷奇!

我能猜到王家的想法:现在王家应该是属于有钱有势的主,别说新加坡,就算整个东南亚也能排到前十位,那么对于他们来说就应该是改变自己在法门中的地位了!

学校喜欢说自己的学生考上了多少多少清华北大,球队喜欢说自己拿了多少次冠军,就连餐馆都喜欢说自己接待了多少名人,借以此来提升自己的地位。

法门中为了提升自己的地位,那么就只能依赖自己的法迹了!

现在这个时代所有的只是各种冤魂厉鬼,古兽基本上不出现,就连我这次收拾了一只横公鱼,师傅第二天都接到了好几个老朋友的电话来庆贺阴阳家诸葛一脉再次发威!

这回遇见的可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凶兽穷奇,若是真的能够封印,那么这王家可是大大的露脸,说不定能够取代大陆的天师道而成为正统!

这一切就完全说得通了,王家七年前封印了穷奇,准备大肆宣扬,但是又发现封印并不严密,于是用尽一切办法开始找寻上古法器,但是没想到的是法器没有找到,穷奇却借着地震逃了出来!

进行了这一连串的推理,我猜到王家的如意算盘,但是同时我也很想当然的认为:既然王家能够封印穷奇第一次,必然能够封印第二次!

当时我也是年少不经事,对于很多事情的想法都很简单,而且对于这些凶兽的认识明显不足,所以我回信给她:“那就祝贺你们马到成功,到时候来CD的话,我请客!”下面我把自己在肖家河的住址写了出来,虽然没抱什么希望来,但是也算是真诚了一回不是?

在外面打包了几个菜,我拎着一大包食物回到了医院,到了三楼一看,铁子和那医生正坐在三楼外走廊上无所事事的打瞌睡!

“赶快过来吃饭,吃完了准备干正事!”我把包朝铁子手中一塞,“去找个办公桌摆起!”随手在推开隔壁的门,“就这里了,你们弄好,我去把师妹喊过来!”

病房中已经拉起了一道隔帘,外床就是赵岚岚,里面估计是八妹子弄的法阵,我隔着窗户喊了一嗓子:“八妹子,你弄完没有?”

“差不多了,干嘛?”

“出来吃饭,吃完准备干活!”

这顿饭吃得很快,然后我叫铁子带着医生到了楼梯口守着——这种东西给外人看了毕竟不太好,我不能不防着点!

拉上窗帘以后,师妹把中间隔着的帘子拉开,一张桌子放在正中,上面是一个装满水的不锈钢铁盆,然后前面摆着法剑、装满米的碗、一叠符纸、红烛、线香、糯米一盘、酒杯一对、纸钱一叠,最后就是一个阴阳八阵镜。

师妹站在桌前,先是点燃三支线香,摸摸向祖师祷告,然后把线香插在米碗里,随后点燃一对红烛端放两旁,“师兄,帮我挂一下法镜!”

“恩!”我拿起阴阳八阵镜走到墙边,拉来窗帘一角,让月光射了下来!

月光照在镜子上,经过折射以后射向了水盆,我细细的调整角度,让月光能够进入中间,“好了!”“那你快点!”这镜子本来是应该挂在墙上的,但是这里不能光明正大的来弄,所以我们只能选择由我拿着,师妹来进行查看!

八妹子拿起法剑,把事先绘好咒文的符纸穿在剑上,剑尖朝上开始念咒,随着咒语的念出只见那盆水开始缓慢的旋转,就像有人在其中搅动一样!

“敕!”师妹口中轻喝一声,那符纸徐徐燃了起来!

“阴阳乾坤,三魂现形!”符纸掉进了水盆之中,骤然之间火光一闪,然后随着青烟的冉冉升起,火焰熄灭,那符纸已然化为了灰烬!

“敕!借月!”师妹的法剑猛然在水盆中一点一挑,一滴水珠猛然从水盆中跳出,溅在了阴阳八阵镜上!

房间突然明亮起来!

没有使用阴阳眼的情况下我看不到,但是能够知道必然是师妹已经成功从引来了月华,只不过一刹那,师妹已经低头从盆中看到了自己所需要的讯息!

“行了!”八妹子看着我,“一个坏消息!”“怎么?”我把走到桌边放下镜子,“难不曾是三魂全部散了?”

“不止,”师妹皱着眉头,“七魄也只留了一个!”

“这玩笑开大了,”虽然说起来严重,但是我们也不是没有办法,“行,试试,只要三魂六魄不是被囚禁或者吞食了就好办,万一是的话…”“是的话又怎么办?”师妹听到这里紧张起来,看着这表情我不由得笑了,“到时候再说到时候的话!”

“好嘛!”

北斗之能不但我们法门中人知道,很多世俗人也知道‘北斗主死,南斗主生’这一说法,而且这句话并不是传说!

七星阵是祖师曾经使用过的法阵,这个法阵借以北斗七星之力,能扭转或者改变一些死亡之事!所以祖师诸葛武侯成功发明了这个七星法阵窥探北斗之力,并且根据不同的需要能够能够借用其能,招魂就是我们能使用的一项!

我很快拿起文武笔,蘸满朱砂在地上画了一个阴阳八阵图,然后我把病床轻轻的推动,使得赵岚岚的头正好位于法阵的中心。

然后我把油灯按照七星之位摆在了床下,占据了八卦的中心阴阳鱼之位,随后我在赵岚岚的头发上扯下几根,用符纸包起来拿在手中,手腕系上一根法绳,而法绳的另一端则是系在了代表天枢星的油灯上面。

在我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师妹已经把盆中水端出去换了,她把盆子放在法阵之前,“师兄,好了?”“恩!”我点点头,从旁边端来椅子坐下,然后脱去袜子把脚放进盆子中,“可以开始了!”

师妹把招魂符挂在房间的四周,然后拉开窗帘引入月光。

“开!”我直接把阴眼打开,在这一瞬间我感受到了刺骨的寒冷,“八妹子,你最好还是快点!”

师妹点点头,把油灯点燃,然后手中拿着法剑开始绕着病床转圈,“朕幼清以廉洁兮,身服义而未沬;主此盛德兮,牵于俗而芜秽;上无所考此盛德兮,长离殃而愁苦……”我们阴阳家一脉的招魂是直接使用了上古《招魂》一文,这篇文章一共接近二百八十二句,按照招魂的规矩慢慢唱吟一遍的话估计需要至少十五分钟——现在你们应该知道为什么我一直没办法从师傅那里学会了嘛!

师妹每四句就要绕一圈,然后洒出一把纸钱,在这冗长的招魂咒中,我也没事可做,于是眯起眼睛东看西看,分散一下注意力,顺便观察一下魂魄什么时候能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