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鬼再现

凹槽是一个墓穴不假,尺寸长短也和‘四相老君出巡穴’的相符,但是就在墓穴旁边,师兄找到了一个藏在凸起钟乳石后面的铜匣,里面找出来一方宋锦织缎卷!

卷书是当年的风水师留下来的,这个风水师说出了这里的另一个秘密:四相老君出巡穴虽然福泽十八世,但是阳极必反,这里有两个隐患:第一这里只要开穴,那么方圆之内此地必然吸收天地阴气,最后埋葬尸体的墓穴附近成为‘养尸地’,石壁阴寒发黑,尸体葬在此处最终变成僵尸;第二是虽然埋葬先人之后能够福寿连绵,但是若是这里被破穴,那么无论有多少子孙后代,都将会在一年之内全部死绝,从此以后断子绝孙家族除名!

风水师在卷轴最后的说了紧急情况的处理办法:若是毁掉了一个尸骸,风水穴已经破掉,但是若要有法门中人能够驱赶四相尸其他几个回到石棺之中,再寻找雄鸡放置在已经尸变的石棺之中,使用‘破地狱咒’来渡厄,虽然不能延续那风水宝穴,但是可以保全这一家性命!

“这难道就是你没有把这个墓穴全部破掉的原因?”我似乎有点明白了,“但是就算是这样,师兄你也不能放过这些僵尸啊!”

“不放过?”五师兄笑了笑,“我若是把这些僵尸全部杀完,不错,这样我守了法门规矩,也没有违反我们国安七部的规定,但是这样一来,你知道他们一家要死多少人?——整整的四百八十三人!”五师兄停了一停,反问我道:“七小子,四百多条人命,你说我救还是不救?”他的声音不大,也不算严厉,但是听在我耳中确说不出的刺耳,似乎是在问我,杀与生这个决断面前应该如何取舍!

我不由得愣住了!

见我不语,师兄似乎也抽空点了支烟,“你好好想一想吧,七小子,有时候我们法门中人真的不是降妖除魔这么简单,很多事情在做与不做之间,必须记得两个字——良心!”

这句话当时无非是让我暂时相信了师兄,但是很多年以后,当我也面对了无数次的选择之后,我终于明白了师兄当时的苦衷:要么是害死无数的人但是遵守了规矩和制度;要么就是救下这些人,但是必须违反这一切!

那风水师最后的一句话也是这意思:若是有人破坏了这一切,就算是他们祖先追求偏门之财罪有应得,灭僵之人也毫无罪孽可言,但请看在这无数人命的份上,网开一面,不求任何报答,只求问心无愧!

良心!

还是良心!

那违背师门教诲的惩罚,也许很重,很重……

但是有时候真的别无选择!

我也一样!

师兄最后在电话中告诉我,他当时毁掉了其中一个僵尸,然后把其他三个僵尸再次送回到了凹槽之中,并且最后用水泥封住,那僵尸无论如何也出来不了!

现在若是真的有僵尸出现,那么唯一的可能只有是那悬在半空中的主棺里面尸变了!

根据老大所给的资料,我们很快在五显岗找了个地方农家乐,把车子停下来以后办理了住宿手续,然后准备上山。

这里看起来还是很热闹,不少准备徒步上山的人在这里安排自己的住宿,那僵尸事件很明显消息被封锁了,这样也好,可以避免恐慌和更大的乱子!

但是这样一来,那死僵尸也有了更多的下手机会。

这时间确实是避暑的好季节,但是现在的人愿意徒步登山的也不多,所以这一路来我们还算清净,心中那担心也少了很多。

走了一段之后,我带着他俩走上了小道,“小黑,今天我们是来对付僵尸,”我把师兄的事情先抛到脑后,“这事你能帮我点什么不?”

小黑猫从八妹子的怀里伸出个头,“我能帮你什么忙?——对了,先说哈,那玩意儿我可不吃,完全没胃口!”自从在KLMY它咬了一口横公鱼以后,我就觉得它这牙口简直别提了,无论是什么玩意儿都经不住这一口的。

别说,我还真有这念头,实在有危险了能叫小黑出马,哦,是出牙!

我笑着从八妹子手中接过小黑猫,“真不帮我?”“你想做啥?”小黑猫一哧溜说出来四川话,“我…说…说不吃就不吃!”这段时间我没少倒腾这家伙,虽然我又没佛骨又没别的本事,但就一句话,老子是流氓!

不怕才怪!

“你丫还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嘿嘿笑了几声,“真不帮我?”

“帮,怎么会不帮呢?”小黑在我怀里挣扎了几下,但是被我牢牢的按住,立刻换了一副嘴脸,“我有办法帮你!”

“说来听听,看我有兴趣没有!”

“僵尸是天地之秽,乾坤厌弃阴阳所憎,属于阴物之首,”小黑说这事的时候仿佛又回到了当初的貔貅,“我是谁?我是貔貅,天地之间吞食妖邪鬼魅的巡天兽!对于这些东西我有着非比寻常的直觉,别的不行,我帮你找丫的绝对没问题!”

“你现在这摸样还能行?”铁子在边上一笑,“别吹牛!”

“真的真的,”小黑不干了,撑起来身子就要嚷,结果一下子抓到了我的脖子——“当心点!”我猛吸一口凉气,“给老子注意点!”

我一火,小黑也焉了,嘟嘟囔囔的爬了下来窝在我怀里,“真的嘛。”小脸转过来对着八八妹子,两只猫眼水汪汪的好像马上就要哭出声来。

那小猫脸就是一副小媳妇受公婆打压的嘴脸!

八八妹子毕竟是女人,平日里又疼这会说话的小黑猫,一见它撒娇就有些吃不住了,从我手中把丫的接了过去抱住,还顺便甩了我一个白眼仁!

一路上我们就这样打打闹闹,很快到了发现僵尸的山崖下面。

“谁?”刚到就看见了几个蹲在林子里吃饭的人,看那装束应该是我们特勤处的迷彩,看了几眼以后有人认出了我,“哟,是刘探啊!”

“嘿,原来是你们,”我和八妹子铁子走了过去,“这是铁子和我八妹子,叶局长派我来跟进这个事情——动物的尸体在那里?”

拉开那绿色的油布,一股臭气冲了出来,还有不少的绿头苍蝇,“嘿,你们也不处理一下,这么多苍蝇!”挥挥手我赶走了那苍蝇,开始翻查这尸体。

这是一只麂子,就在脖子上有一个伤口,已经有些腐败的痕迹,但是依旧能够看出来四个深深的牙印,一指粗细上下对称,似乎还有点深。

“是僵尸,”八妹子只看了几眼就断定了这牙印的来处,“师兄,以前跟爷爷见过!”“恩,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我拉过铁子,“你看看,这种伤口有交错的四个牙印,上浅下深,伤口外面没有血迹,肌肉发黑,就是僵尸所咬——要是这具尸体腐烂的话,那么最后这个脖子一定是最后才腐烂的!”

“哦,”铁子最近也跟我学了点东西,经过这么一说也明白了不少,“我懂了!”

给铁子讲解以后我转向八妹子,“能看出来这家伙去那里了吗?”

八妹子已经在四处查看,隔不多远找到了一对脚印,“这里!”

脚印深陷入泥,能看得出来似乎是从高处跳下来造成的,而且周围野草有些发黑,所以这应该是僵尸所留下来的。

“我们去寻找那僵尸,你们在这里继续留守,”我叮嘱几个迷彩,“这东西我不知道会不会再回来,但是你们千万要当心,无论什么休息,都必须要在树上,而且留两个哨卡!”

“知道了!”

我看着八妹子带着小黑继续追查痕迹,自己又转了过来,“这僵尸的阴气很重,就算不是飞尸也至少是个跳尸,你们把这东西带上!”我从口袋中抽出几张符咒,“这是镇尸符,万一僵尸出现在这里,你们把这贴在胸前,只要不是月圆纯阴的日子,它是绝对不敢造次的!”

我再三叮嘱,“记住,不要认为自己有点什么格斗技巧之类的,就和那玩意儿对捏——用枪!把它的腿打断,不能跳,它就是一堆烂肉了!”

这些迷彩也不容易,我不能让他们出事!

八妹子追查僵尸的去向不是很专业,但是架不住那黑猫的感觉敏锐异常,每次丫都能正确指出僵尸下一跳的位置,也不知道是嗅到了味道还是真的心有灵犀,反正我们跟着这东西的去向,先到了山崖之上!

那玩意儿来到山崖之上很正常,最初那个村民在这里嚎那一嗓子,引起了僵尸的注意,估计这家伙也该上来逛逛才对。

后来这家伙沿着那条长满折耳根的溪流,一路朝着山上而去了!

这里已经远离了景区,我倒是不担心游客的安全,但是万一这家伙穿过了青城山进入甘孜山区,到时候就真不好弄了!

“加快速度,我们争取在这东西进山以前截住他,”我们跟着这王八蛋的行迹穿林子爬山崖的,搞的满头满脑的沙土落叶,“午饭就不吃了,铁子把包里面的压缩饼干拿出来分分,我们将就一下!”

正在我说这话的时候黑猫突然‘喵’了一声,“别动,这里有点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