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鬼再现

这里是一片密林,已经远离了溪水和景区,落叶在地上厚厚的积了一层,看不见下面的脚印和泥土,找起脚印分外麻烦,“这里有点不太对,”小黑似乎嗅到了什么,它从八妹子怀里跳了出来,悄无声息的落在了地上,“你们别动!”

看来是有了什么发现!

小黑抬起头在空气中慢慢嗅着,然后慢慢向前,走不了几步突然停住了,“就在这里!”它站的地方是一块巨大的石头,看起来半截埋在地下,“我肯定这有股怪味道!”

我绕着石头走了半圈,伸手一扒拉,一堆枯枝败叶哗啦一声陷了下去,露出一个黑漆漆的洞口,“有个洞!”铁子第一时间嚷了起来。

“小黑,你过来闻闻,这里面有没有僵尸的味道?”我朝后面一瞧,小黑已经躲开了好几米,“你丫这是干嘛?还不过来给我干活?”

“不用了,这根本不用闻!”小黑那猫眉头一皱,“隔八里地都能闻到那玩意儿的尸臭!”

“那就是这里了,”八妹子从包里摸出来天莲尺拿在手中,“师兄,我打头!”“去,有师兄在这里,你还想打头阵?”我也慢慢从包里开始拿东西,“后面躲着去!”

上次那法剑断了以后我还没办法配一把合手的,对付僵尸不是恶鬼,铜钱剑并不合用,只能使用剑刃比较坚硬的法器,八妹子手中只有一把天莲尺防身,所以我早已经准备好了使用的武器,就是一根坚硬的木棍!

这东西很简单,我拿了一张黄缎,上面画满了我们阴阳家镇鬼的法咒,然后在整根棍子上绕了一圈,,再用红线密密麻麻的捆上!

哥不是没东西嘛,这玩意儿暂时对付僵尸能行!

这洞口不大,也就半米左右,我拿出手电一照,看上去这里似乎像个天窗一样,下面都是水,“我得下去看看!”我从铁子的背包中摸出一根绳子绑在树上,试了试结实与否,“你们在上面帮我看着,要是有需要你们再下来!”

我慢慢靠近了洞底,积水从上面看是一滩,但是到了下面我一眼就看见了有冒出来的石头,这似乎是积的雨水,并不是水池。

“没啥事,我看看再说!”我朝上面吼了一嗓子,然后摸出腰间的手电开始四处打量起来。

这里似乎是一个溶洞,我现在所在的位置似乎在一个大厅模样的地方,周围至少有三四个隧道入口,都是一致向下斜,论位置来说这里地势应该比较高。

见我半天没吭气,八妹子急了,“师兄,你那里怎么样了?”

“没事,我还得看看!”这里并不容易脱身,我一时还不愿意让八妹子下来,但是我一转念头想了个主意,“要不你把小黑放下来,让它帮我看看!”

我在这下面开了口,小黑再怎么水汪汪的盯着八妹子也没用,它丫很快被放了下来,“小黑,帮我闻闻看,这里到底有没有僵尸,要是有的话,到底跑那里去了?”

小黑仔细的嗅了嗅,很肯定的指着一个洞口,“那边走了,但是应该不多,”它想了想,“应该只有一个!”

“行!”

我们一行人拿着手电走在隧道中,这个隧道看起来并不规整,但是应该很容易能让一个僵尸通过!

我一手木棍一手电筒走在最前面,八妹子则是抱着小黑手持天莲尺走在第二,铁子则是走在最后,手中也拿着一个手电,并且负责了所有的包!

走了没多远我们就看见地上似乎有个什么东西,仔细一看是一只死掉的蝙蝠,我手电朝着远处一照,靠,密密麻麻满地都是!

这些蝙蝠看上去死了不少时间了,虽然有些腐败,但是并不严重,也许是因为溶洞中的温度过低,但是也有可能是其他原因!

这些蝙蝠都是干尸,周身发黑,我正蹲在地上检查,小黑倒是急了,“不用看了,就是僵尸咬死的,所以死而不腐!”

我看看周围的环境,潮湿阴冷,此处的隧道也是乱七八糟盘根错节,别说一个僵尸,就算是一百个僵尸躲在这里也成啊!

“来了!”我正在琢磨,小黑突然大叫了一声!

手电的光芒瞬间射向了前面,一个全身漆黑的僵尸出现在我的面前!

只见那家伙双眼赤红,双手僵直向前,獠牙老长老长的凸出了嘴唇,一跳足足两三米!

“给我照亮!”我一声吼朝着前面猛冲过去。

这短短的几十米距离对于我和僵尸都不是问题,三息之内我已经到了它的面前!

“嘭——咔嚓!”

我只觉得手上传来一股巨大的压力,接着全身失去了平衡,被向后甩了好几米。我低头一看,那棍子已经折断了,自己虎口破裂,传来阵阵剧痛。

“嚎!”另外一半断掉的棍子正好落在僵尸的身上,那黄缎上面冒出了嘶嘶白烟,僵尸猛然乱跳乱蹦,希望把它抖下来。

这也给了我喘息的机会!

我伸手从背后的挎包中摸出三爷给我的棺材钉,这是一整套的‘镇钉’,又叫‘子孙钉’,长七寸三分,已经浇上了老黑狗的血液——这棺材钉在手,我不由得心中踏实了很多!

趁着老僵尸还没有甩掉身上的符纸,我握着手中的棺材钉扑了上去,“扑哧”一声扎向了丫的璇玑穴!

就在那瞬间,这死玩意儿突然蹦了一下!

尼玛,这还真是死玩意儿,我一点都没说错,不过那一钉可是扎偏了!

僵尸双眼红光一现,双手横着一甩,把我撞飞了出去!

符咒黄缎也甩了下来!

“不好,要跑!”八妹子的声音在我落地的时候响起,她几步冲了出去挡在僵尸面前,哪知道僵尸在距离她只有三米左右的时候,突然向前跳动的幅度加大加快,如同一道黑色的流星!

“嘭!”

黑色流星和白色身影撞在了一起,我站起来的时候正好看见八妹子飞了出去。僵尸也算是铁甲铜骨,师妹落到地上的时候哇的一声,吐出一口清水!

估计正好撞到胃了。

“尼玛!”我从地上猛然爬起,扑向僵尸的时候抽出另一根棺材钉插了过去!

“咔!”

这一声响让我兴奋,因为我看见那钉子扎扎实实的捅进了僵尸背后灵台穴中,这一击居然借着刚才那一撞的余威把僵尸甩在了地上!

这点儿太背了!

僵尸在地上这么一滚,居然把第一支棺材钉给挤了出来!

要是僵尸被我在主要大穴刺进去两只棺材钉,就可以把这家伙给制住了,但是跳出来一只就不那么好办了!

“铁子,把八妹子扶起来!”我摸出第三根棺材钉,一个泰山压顶扑了过去,准备再补一击。这僵尸也不简单,见我扑了过来,居然就躺着这么一跳——你们说说,那躺着能跳吗?

嘿,别说也还真跳动了,就像一条泥鳅一般向前滑了一大段。

哐当一声,我这根钉子扎到了岩石上!

我刚刚从地上爬起来,那僵尸也直直的站了起来。

僵尸站起来的时候面对的正是去扶师妹的铁子,但是它只看了一眼,又朝我冲了过来。

铁子这佛骨虽然被上次的污血所染,但是最近也随着时间在慢慢恢复,看都不用看,那家伙绝对是感受到了佛骨,所以不敢去!

僵尸也有欺软怕硬的时候,我靠!

我在裤兜里一掏,摸出一个玻璃瓶子,里面半瓶红色的**还没有凝固,那就是加了抗凝剂的十五年黑狗血。

我朝着僵尸冲去,眼看就要撞到一起——‘啪’!

我把玻璃瓶砸到了那丫的脸上,玻璃瓶变成了碎片,只在瞬间,他的脸上就如同被泼了硫酸的马桶,冒出了滚滚浓烟!

“啊!”师妹那见过这样子,她本来还准备上来帮忙,结果一推开扶她起来的铁子就看见了这样一幅嘴脸,吓得尖声叫了起来!

我也被这叫声吓了一跳!

僵尸被狗血的强烈腐蚀,体内阴气大量外泄,自己也受不住,转身跳着就逃!

很多人都参观游玩过溶洞之类的,但是那都是被开发以后的,为了游人专门修路铺石好走的不得了,和我们所遇到的这种完全不一样。别说那满地的石笋乱岩,就算是地上的绿苔碎石也容易把自己弄伤。

犹如利刃一般的钟乳石就更不说了,在千万年的流水冲刷之下,那可比刀子还锋利。

僵尸转身跳走,我还不敢扑过去,万一没有站稳我说不定就废了!

眼看那僵尸刚刚跳了两步,第三步才到半空之中,一记黑色的炮弹就狠狠砸到了它身上!

小黑!

小黑原本作为貔貅是纯阳之物,封印到了黑猫体内,阴阳相抵已经毫无神兽的威压和风采,但是由于黑猫也是辟邪之物,反倒是加强了它对付邪灵的能力!

现在它倒是冲了出来!

僵尸被这一撞打飞出去,在空中不知道撞断了多少钟乳石,直飞到另一边的石壁之上才轰的一声停了下来,然后掉到了地上。

那根棺材钉已经全部砸进了僵尸的体内,从前面冒了出来!

小黑在半空中一砸以后已经甩了个漂亮的回旋,按照我们的说法是华丽转身飘然落地,“嘿,当我不存在,还想跑?”

这一下还真有几分貔貅的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