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鬼再现

“真不去?”老大的眼中似乎有点疑惑,仿佛是第一次认识我,“你说不去?”“恩,叶叔,既然你说叫我选,那我只有选不去了,”我再次露出一个笑容,“这和我们去KLMY的情况差不多,我觉得有点危险!”说话的时候我特意把‘KLMY’几个字咬的比较重,虽然不说是一字一顿,但是也差不多算是有点刻意的味道了。

“那就随你,反正局里面也没有什么工作——要不你休假一段时间?”老大朝后一靠,“顺便养伤?”他眼中透着一种难以言表的意味,不知道是不是理解了我的意思,“暂时避开一下也好,免得到时候没人你非去不可!”

“行啊,谢谢叶叔!”当年总认为自己很不得了,把一切都隐藏的不错,还老是担心叶老大有没有理解我的意思,后来才知道,我那点小聪明真是不够看!

其实叶叔才真的是演技派的!

从茶馆出来以后,我上了自己的车,再次摸出了手机,那条我收到的短信是这样的:刘辟云,事有蹊跷急需帮助,速来!另:你局有奸细,请保密!

下面署名——桑榆!

这事儿既然和老大交代的一致,我也不想再耽搁了,很快回到家里收拾收拾收拾,然后开车一溜烟到了都江堰。

这事虽然只能给老大暗示一下,但师傅那里必须说一声!

而且我法剑折了,总得到师傅那里去搞点什么东西才行啊,嘿嘿。

这个念头我自从见了十三少以后就一直有,他丫的绝对不算什么世家子弟,居然手上也能拿着一把昆吾剑!

‘周穆王时西戎献链钢,长欠有咫,用之切玉如泥’——昆吾剑。

回到四川之后我手中就一直没合适的东西,杀厉鬼用的是师妹的铜钱剑,定僵尸用了自制木棍,最后还被弄断了。

难道我就不能搞一把趁手的东西来使使?

那小院还是小院,梧桐上的知了还是不住的呱噪,当我推开院门进去的时候,居然看见师傅他老人家就坐在树下的太师椅上,闭着眼睛摇着一把鹅羽扇,嘴里哼着小曲,“我本是~卧龙岗~散淡的人,凭阴阳~如反掌~保定乾坤……”旁边一小桌上摆着紫砂小茶壶,哼的高兴了就对着茶壶嘴哧溜一口。

他膝盖上放着一个木盒,左手在木盒上面敲奏节拍伴合着自己小调。

别说,这样看起来还真有点当年祖师爷的风采。

“嘿嘿,又在唱空城计,”我走过去拿起地上的水瓶给师傅的茶壶添水:“看来你老人家的心情不错!”师傅眼都不睁自顾自的继续,“…官封到~武乡侯~执掌帅印…”

虽然没趣了一把,但是依旧兴致勃勃,“八妹子和铁子那家伙呢?九小子也不在?”

我东瞧西瞧胡说八道,师傅依旧把整首曲子唱完,到了最后‘我面前缺少个知音的人’一句,居然是余音缭绕徐徐动听。

“师傅,茶!”我把茶壶递到了手里,“嘿嘿,您老人家逍遥完了,给该管管您这可怜的徒弟了吧!”“可怜?你可怜个屁!”师傅把眼一瞪,“不就是准备去美国偷偷调查调查,有什么好可怜的?”

“啊?”我嘴张的老大,“您老人家又起卦了?”虽然师傅他老人家可以占卜凶吉,但是我从来不知道他连我的想法都可以猜出来,真是太厉害了!

“起卦个屁!”扇子啪的一声打在我的头上,“叶建国那臭小子打电话告诉我的——你以为你那点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把戏能糊弄那老狐狸?就算你只是刻意了一点,人家就把你整个打算全部猜透了!”

“靠!”我还本想请师傅给叶老大后面说一声,谁知道老大居然从这一点点暗示就猜到了我整个打算!

见我被吓了一跳,师傅哈哈大笑,“你小子还嫩了点!”

我懊恼的拍了一下脑袋,“我还真没想到这点啊!”“你没想到的事情多了!”师傅笑了笑,把膝盖上的木盒递给我,“这个送给你了,你带着去美国吧!”

我摸了摸盒子,那上面凸凹有致雕纹古朴,我心中的懊悔全部变成了欣喜,“嘿嘿,师傅,这是什么东西?”说着说着就想打开来。

“啪”

师傅一巴掌拍在盒子上,“回去再看!”他扇了扇风,“你走吧,至于说你师妹和裴小凯那里,我来给他们说!”

“师傅,你不打算叫铁子跟我一起去?”

“裴小凯的佛骨上面沾染了一种很奇怪的污秽,暂时要留在这里,”师傅眼睛又慢慢合上了,“而且,我还想调教他一下!”

“师傅,那我走了!”既然老爷子这样说了,就是没有什么商量的余地之类了,我还是走为妙——师傅点点头,又哼上了小曲!

开车离开都江堰,一到大路我就找了个地方靠边,把盒子打开!

盒子一打开就透出了无穷的寒意,让我凭空一个哆嗦!

这是一把匕首,略路一看它长仅尺许,但是刃宽柄短,似乎是改造而成。

奇怪了!

这样寒气袭来的感觉很奇怪,虽然寒气十足但是其中隐隐有正气透出,还混淆了不少的杀气——这到底是什么?

我把匕首拿在手中,突然看见下面有一张纸条。

“哇!”我只看了一眼就叫了起来,“杀神剑!”

古时候中国锻造宝剑,大都三尺或者更长,比如:夏王启铸‘启剑’三尺九寸;殷武丁铸‘照胆’三尺;周昭王铸‘镇岳尚方’五尺;汉文帝铸‘神龟’三尺六寸;晋怀帝铸‘步光’五尺,等等,都是长剑,而短剑除了名扬天下的鱼肠剑只有35CM之外,还有一把殷太甲铸‘定光’宝剑,只有两尺,虽然当时曾经名动一时,后来却因为某些特殊的原因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视线中。

那就是因为后来这把剑的主人——白起!

中国历史上暴戾的屠夫很多,但是能够得到‘杀神’这一称号的只有一个,那就是白起!白起这个人,在中国历史上也算是绝无仅有了,他最可怕的地方在于,天下间无人能描述他的可怕,据不完全统计,死在白起手上的六国将士,竟超过160万之多,天文数字!估计把春秋战国所有名将的歼敌数加起来,也没有他多。

虽然白起的马战武器是破天戟,但是佩剑正是这把定光宝剑,按照当时的说法,白起用这把剑斩下的人头都超过了两万,最后自刎都是用的这把宝剑!

不折不扣的杀神剑!

由于杀人太多,这把剑当时也被秦昭王不喜,所以在白起自杀以后就把剑砸断随他葬了,从此以后几千年没有再出现。

师傅年轻的时候曾经对付过一个盗墓所跟随附身的厉鬼事件,盗墓贼所附身的就是白起的魂魄,而他所盗之墓正是白起墓!

于是乎,这把杀神剑的两截,就到了师傅手中。

看起来后来师傅把这前一截改成了匕首,给了我!

虽然不知道他在这匕首上怎么处理了,但是我能感觉那上面阴气虽重,但是戾气不复,比起一般的宝剑应该有过之而无不及。

记得九一年有部电影叫《千人斩》的,说刽子手杀了九百九十九个人后退休,被所杀之人变成的恶鬼寻仇,最后关头他自尽于那行刑之刀,让刀达成千人斩,于是他的弟子人刀合一,斩尽恶鬼为师傅报了仇!

不过区区千人斩的刀就能有如此煞气,更别说杀神的刀了!

看来老人家还是心疼我的!

盒中还有一个皮制的刀囊,我拿起杀神匕首一套,嘿,不但大小合适,而且那阴寒之意也瞬间散去,似乎被这个刀囊完全封了起来。

回家之后我打开电脑,里面有王桑榆给我发来的电子邮件。

王大小姐对于叫我去美国的原因并没有说明,只说事情紧急而且和穷奇有关;至于说到那里去,她则是很简单的叫我先到北京再说。

按照她的吩咐,我直接买了张到北京的飞机票。

赶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过了,我赶到机场旁边的朗逸酒店,在总台摸出自己的身份证,“我应该有个预定的房间吧?”这里是王家的财产,王大小姐也给我说了,必须到这里住宿,然后会有人和我联系的。

身份证很快让我拿到了王桑榆给我准备的房间,我也不多说,住进去以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打电话到总台,让他们从下面的酒店给我喊了几样北京菜,然后准备好好的吃一顿。

我就不相信他们会找我收钱!

我要的东西不到半小时就送了过来,“退房的时候一起结账!”这种事情我在电视里看的很多,但是第一次从自己嘴里说出来还确实很爽。

“那我劝刘先生快点吃,因为飞机起飞的时间是九点,”推车之人抬起头来,居然是我见过的王伤,“吃完了洗澡换衣服,我们连夜赶过去!”

“嘿,王大哥,居然是你!”我拿起筷子,“你怎么知道九点起飞?”“本来我也不知道,但是你一到我就知道了!”他把菜朝我面前推了推,“按照小姐所说的,等你到朗逸酒店两小时之后,我们的飞机就要起飞!”

“半夜有飞机吗?”我满不在乎,“你别忽悠我了!”

“为什么没有?”王伤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我家私人飞机至少三架,为什么半夜不能起飞?”

尼玛,我居然忘记了王家是排名世界前五十的大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