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鬼再现

“其实我也觉得你不行,”王桑榆皱着眉头:“但是洛爷爷不但擅长解毒除蛊,还能听骨卜卦,算生死定凶吉——是他算出来要救我弟弟的性命,救星就在中国西南,而且属性阴阳交替混淆,你说除了你还能有谁?”

“听骨卜卦!”我才真的吓了一跳,原来这传说中的卜卦居然还真的有人能用!

卜卦的方法有很多,有梅花易数、六爻预测、奇门遁甲、四柱预测、排盘、三世书等方法,常用的道具有铜钱、龟壳、蓍草等,不同门派有着自己不同的方式,就像我们诸葛一脉所用的就是从三国时期传下来的蜀国《三世书》。

但是卜卦之中最神秘的应该算是听骨卜这一绝响,传说中听骨者使用古兽‘凿齿’之牙,能够从一些特定的骨骼来推算命数,其中的准确率高的离谱不说,还不算是泄露天机,非常牛X的一种本事,只可惜已经失传了。

‘摸骨算命,听骨卜运’这句古话也就是从这里而来,不过很多人都知道摸骨,却不知道听骨。

顺便说一说‘凿齿’,那是传说中居住在中国南部沼泽地带的兽头巨人,长有象凿子一样的长牙,这对长牙穿透他的下巴穿出,不过后来据说是被后羿尽数灭绝。

我猜这种本事就连师傅估计都没见过!

“那我应该怎么做?”我皱着眉头,“我好像也就只有阴阳眼能用用,但是穷奇杀死的人,你以为能找到魂魄吗?”“我也不知道!不如这样,洛爷爷就在旁边的停尸间,我们过去看看他怎么说!”王桑榆这建议还确实不错,看来我真要去见见这个洛先生才知道该怎么做了。

停尸间在走廊的尽头,距离这里只有几十米,但是我还是趁机问了问王大小姐,为什么要到这里来躲藏,究竟有什么意义。

“这我也不知道,你还是问问洛爷爷吧,这就是他所建议的!”王桑榆推开走廊尽头的铁门,“洛爷爷,他来了!”

门里传来一阵笑声,“进来吧!”

我跟着王大小姐走进屋里,顿时感到一阵凉气袭来,看来这里居然是一个冷藏的停尸间。

就在屋中有个老人,正站在一具尸体的面前看着什么东西,听我们的脚步声进来才抬起了头,这就是洛先生?

看起来他个子不高,一头白发梳理的整整齐齐,眼睛深陷但却炯炯有神,甚至如同孩童般的乌黑明亮,一双手在举手投足之际显得很稳。

他朝着旁边的书桌指了指,“来,坐下谈!”

他穿着一件灰白的长衣,走路间颇有几分出尘脱俗的味道,“你就是大丫头在中国的朋友?”他在书桌边坐下来,“你是不是有阴阳眼,身边还有一只古兽?”

“既然王大小姐给你说了,那就是我了,”我在旁边的椅子坐下来,“您就是那位可以听骨卜运的大师?”“哈哈,你也太抬举我了,”洛先生笑了起来,“我就是一个会算算命的老头子,哪是什么大师,倒是你的师傅诸葛先生,才是真正的传奇人物,一代大师!”

“安?”我虽然知道师傅本事很大,但是万万没有想到居然洛先生都知道他——看来师傅年轻时候还有很多秘密没有告诉我!

不过洛先生明显看起来不愿意提及此事,“小刘,现在王熙中毒昏迷,我卜了一卦,他渡此劫的贵人必然身在蓉城,阴阳相通古兽为伴,所以大丫头就想起了你!”

“我也不知道我可以做点什么,但是只要能帮上忙的我一定尽力!”我在沙发上四平八稳的朝后一仰,“说吧,需要我做点什么!”

“还得再想想,”洛先生皱了皱眉头,“其实我也不知道!”“再想想?”王桑榆急了起来,“洛爷爷,我弟弟这个样子拖不得啊!”

“但是暂时确实没有办法,”洛先生看看我,“小刘,你们师门中对于这种情况有没有什么好办法?”

我想了一想,“实在不行我只有试试,看运气了!”

“看运气?”

“我右眼可以看幽冥鬼魂,但是必须是三魂齐全才能和它交流,现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试一试,看能不能找到遗漏的鬼魂!”说出这个办法的时候我心中也很忐忑,对于穷奇我还是比较了解的,它杀死的人很难有逃出魔爪,不过现在这种情况也只能试一试了。

看运气吧!

洛先生思量再三,最终在王桑榆一脸的焦急中点了点头,“那也只能这样了!”“好,马上开始吧,”王桑榆见洛先生点头,焦急变成了喜悦,“需要怎么做?”

“你先去外面准备一个招魂坛,按照我们教中规矩召魂,我和小刘在这里把尸骸摆好!”洛先生吩咐道,“他们既然是王熙的手下,到时候你还是点燃一缕他的头发!”

美国的一切我都不熟悉,特别是在这里摩门教的地盘里,也不知道有什么忌讳和禁忌,幸好招魂并不算复杂繁琐,谁来都一样招了,所以我也不太在意。

不过趁着这个时间我倒是问了问洛先生,究竟是为了什么要躲在这里,难道摩门教能够对抗穷奇不成?

不过洛先生的回答和我猜想的大相径庭,并非是因为摩门教有能够对抗穷奇的办法,其中真实的原因倒是在穷奇自己身上。

原来穷奇的力量除了自己的原因外,外界邪恶人心也是他汲取力量的源泉,在美国众多的城市之中,这盐湖城倒是一奇!这里原本就是摩门教所建的城市,百分之八十以上都是教众,由于他们教义中主张家庭和睦、戒烟戒酒等等,所以城市风气良好,犯罪率极低,人心中的邪恶可以提供的力量微乎其微——在这种情况下,穷奇自然要忌惮三分,它也怕这里有埋伏或者阴谋不是?

正在谈着这件事,王桑榆走了过来,“洛爷爷,我已经准备好了——现在就开始?”

“行!”我抢着应了,“既然这样,你就开始吧!”

就在走廊外面已经摆上了法案,五斗米教的这一套照足了天师道的规矩,桌上摆着香案、灵位、桃木剑、令旗、令箭、一套令牌、天莲尺、镇坛木、符纸等等,和我们阴阳家的有所不同。

“起坛!”王桑榆手中桃木剑一挑,一张黄纸应剑而起,哗啦啦一声飞到了半空!

不待黄纸落在,她手中桃木剑在蜡烛顶端一点,一星火苗随着桃木剑而起。不等那火光燃旺,只见他在桃木剑尾一弹,那点火光飞也似的跳了出去,击中了黄纸。

黄纸在半空中被引燃,徐徐落下。

王桑榆随之取过三支线香,引燃祝告天地:

“幡悬宝号,普利无边;

诸神卫护,天罪消愆;经完幡落,云旆回天;

各遵法旨,不得稽延;敕:

急急如玉皇上帝律令!”

祝告完毕,她手中线香插入香炉之中,执一令牌便开始招魂!

既然已经开始招魂,我也不再耽搁,“开!”

阴眼瞬间把一切收入了眼底,瞬间如同在这里点亮了一盏黑白分明的大灯!

令牌咔嚓嚓三声,按照惯例若是冤魂就在附近百里之内,应该快回来了,但是这半天居然还没有丝毫动静。

见我毫无反应,王大小姐急了,“怎么,没有吗?”

我沉默不语,倒是洛先生长叹一口气,“看来这个行不通啊,小刘,你还有其他办法没有?”“对啊,还有没有其他办法?”王桑榆听到这话也有些着急,“还有没有啊?”

但是我当时确实没有听见他们的话——因为这时候我发现了一些异常!

这一悉招魂之术,虽然没有招来那任何一个随从的魂,但是就在香案的旁边居然有几个隐隐调调的影子,似乎在吸食那香蜡之气!

人的三魂七魄,在遇见惊吓或者恐惧之时会有失魂这一现象,但是一般来很快便会回来,除了蔡岚岚那种体质本身与魂魄有些出入,所以惊恐过度之后才是三魂七魄全部逃了!

单一的‘魄’逃逸一般来说是看不见了,也没有意识,根本无法交流,平日里我阴眼看了不少魂魄,但是从来都没看到过飘逸的‘魄’。

今天我却看见了!

不但看见了,我还清楚的看见了那魄上面有着如同经络脉象的一条条细线,似乎讲诉着什么东西!

“你的眼睛怎么了?”王桑榆见我不说话,放下令牌走了过来,结果走到我旁边就叫了起来,“怎么了?”我自己又看不见,只能匆匆的问她,“有什么不一样了?”

“眼睛和我以前看的不一样了,似乎有点晶莹透亮,里面还有些东西再转!”她这么一提我倒是想起来了,好像八妹子也说过我眼睛亮了许多,晶莹圆润若有光彩,就是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这事我也不急,大不了回头去问问师傅,当务之急是看看能不能从这两个游离的魄上得到点消息,”我一席话说得王大小姐连连点头,就连洛先生也认为言之有理。

“怎么办呢?”我凝神思索,猛然发现那魄居然在我眼前越来越清楚,已经不在是模模糊糊的一团粗粝重浊的阴气,而是一个清晰的人形。

人形越来越清楚,就在五官面容都看的清楚的时候,那魄猛然朝我飞了过来!

只是一瞬,那魄便从我身体里面穿了过去。

对,是穿了过去!

但就穿过我身体的短短一息之间,我阴眼之中似乎放电影一般知道了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