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鬼再现

就在电光火闪之间,那一切事情在我脑中闪现而过,我没有反应过来,突然觉得脑海中一阵刺痛,不由‘啊’的一声叫了起来。

这股疼痛让我不由得踉跄了两步,只觉得腿上一软,差点摔倒!

旁边伸出一只手在我腋下一托,“怎么了?”

我借力站稳,伸手在太阳穴上连揉几下,“头痛,就像是被针刺了一样!”几下按完,我脑门松了点,猛然又想起了刚才的所见,“等等,我想一想!”

洛先生把赶过来的王桑榆轻轻一拦,微微摇了摇头。

那一幕幕在我脑海中闪过:房子中几个人围坐着…突然冲进来一个大汉…开始格斗…这几人攻守有度,一时之间居然不落下风…大汉突然间一声吼,手中一道黑气喷出…当中的少年倒了下去,看得出来便是王熙…

“黑气?”洛先生听我一说立刻反问道:“是从手中喷出来的?”

“恩!”

“当时是人形?”

“恩!”

洛先生眉头微皱沉思不语,王大小姐急了,“是不是不好治?”

“不是,”洛先生摇了摇,“穷奇本有三变,飞翼赤虎、刺毛黑牛和彪型恶汉,这三种形态分别是地怪、混沌兽和妖人,技能不相通,所以才能称为四大凶兽之首。我怕万一小刘所见有异,那么一剂药下去非但不能救命,反倒会断送你弟弟的一条命啊!”

说道这里他转过头来,“小刘,你…”“别说了!”我打断了洛先生的话,“虽然我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我能确定他是人形之下放出了黑气!”

“你能不能确定?不要害我弟弟出事!”王桑榆盯着我的眼睛,“真没看错?”

眼中的姐弟之情表露无疑,我也郑重了些,再把事情想了一遍,“恩,我记得确实是这个样子!”这事虽然奇了点,但我还是能确定这不是幻觉,一切都那么真实可信——我有把握认为这不是我的臆想!

王桑榆见我肯定,也下定了决心,“洛爷爷,既然刘辟云这么说,那一定是这样了,要不然您就按照这样来治疗他吧!”

“也罢,只有死马当活马医了,”洛先生唏嘘一声,“你们出去吧,我来治他!”

洛先生让我们出去,自己则是从旁边的屋里拿出来一个藤条箱子,打开来时里面玲琅满目分架分栏,满满囔囔的全是瓷瓶。

正想再看,洛先生已经哐当一声把房门给关了。

“算了,我们还是到旁边去等着好了,”王桑榆拉拉我的衣角,“洛爷爷不喜欢人家看他治病。”嘴里虽然这么说着,但是却挪不开步子。

看她这样子我也不好硬要别人离开,心中微微一动,“不用了,我们还是等在这里好了,我也不放心!”

她眉目一喜,“你不愿走,那我就只有在这里陪着你了!”

原本这条走廊中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但是洛先生开始治病之后,这里才莫名的多了许多人来,步伐轻盈手足稳健,看得出来应该都是王家的弟子,他们应着洛先生的招呼,抬进去一个大木桶,然后把房间门缝全部堵上,再把里面加上了七八个烤炉。

我就只看了这么多,因为这个时候我听见有人在喊吃饭了!

这顿饭菜看得出是摩门教专门给王家准备的,有鱼有肉还有酒水,一个个托盘装着的牛排、洋葱圈、西多士、沙拉、意式炒面、土司披萨,还有什么青豆奶油浓汤、罗宋汤之类的,我当时差点就跪了!

你说俺啥时候见过这么多的西式菜肴,在国内不但样式少,味道不地道,而且价格死贵八贵的,我基本上没吃过,现在有机会了我自然要去大吃一顿。

“饿了?”我还没有说话,王大小姐倒是看出来了,“你饿了半宿,要不去吃点东西?”“也行,我吃完了给你带回来!”我嘿嘿一笑,“你要吃什么?”

听着里面的声音,她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我一会再说,现在…吃不下!”

“那我看什么好吃就带什么回来,”我闻见这味道实在有点扛不住,“吃去了!”

我两步三步跑到桌子边,拿起一个圆盘,想了想,干脆用叉子叉了六七块牛排堆在盘子里,重新回到了门边,“来,吃一个?”

王桑榆摇了摇头,我也不好多劝,插起一块就吃!

吃的高兴自然不用多说,而且身边有一个大美女,自然是胃口大开——我边吃边偷偷看着她,别说,还真是越看越好看,越看越美艳。

这顿饭我吃得心满意足,吃完以后还倒了一杯热茶,只不过这茶刚刚端起,突然听见屋里传来一阵咳嗽,“醒了!”王大小姐一把抓住我的胳膊,虽然眼睛望着那边,但是手却是摇个不停,“真的醒了!”

“哎哟!”这一激动下手就没了多少分寸,抓得我胳膊痛得厉害,“别抓!”

她转过头来一笑,正准备说点什么,却听见房门咔哒一声开了!

“洛爷爷,”王大小姐来不及多说,转身就朝房里跑去,才进门就大喊一声,“臭小子,你吓死我了!”她猛然就冲了过去!

这里面我是看不见了,也只能跟着跑了进去。

洛先生打开了房门释放热气,自己也是满头大汗面容憔悴,看上去似乎老了十岁,他慢慢的把一根象牙白的尖利骨牙放进水盆之中,见我注意才笑了笑,并没有说话。

这就是‘凿齿’之牙?

见识过也就算了,总不能一直看着人家的宝贝吧?

我朝床边走去,也不再看。

只见那王熙虽然脸色依旧青白发绿,但是神彩恢复了不少,“嘿,你小子总算是好了,”我挨着床边坐下,“幸好我没有搞错,不然真要被你姐砍成十七八段!”

“去,我哪有!”王桑榆白了我一眼,嗔怪道:“我哪有这么凶!”

“姐,这位是?”

“他是我请来救你臭小子的!”王桑榆倒是不跟我客气,“就是这次我在中国大陆认识的朋友,叫做刘辟云,还算有点用!”

“恐怕不是有点用这么简单,”王熙轻轻的开了口:“我虽然是昏迷不能说话动弹,但还是能听能想——这位刘哥能够找出我中的邪术,一定是位高人!”

“安?高人,”我哈哈大笑,“你一米八几的身高,我才一米七几,你说我高人,那你不是高人中的高人了?”“刘哥说笑了!”

正在说话之间,突然外面进来一人,“大小姐,大老爷打电话来找你!”

王桑榆打个招呼出去接电话,我和这个高富帅二代哥王熙倒是聊得高兴,真是还有点相见恨晚的感觉。

正是谈得高兴,王桑榆走了进来,“臭小子,你留在这里休息,洛爷爷还要几天才能把你的邪气全部祛除,我和你刘哥要出去办点事情!”虽然这席话说的是堂堂正正冠冕堂皇,但是我总是觉得其中有些不妥,似乎隐藏了点什么。

王熙大病初愈,自然感觉什么的都差了点,他没有多想,只是笑了笑,“姐,我和刘哥很谈得来,你们出去办事还是抓紧点,到时候办完了带上我一起去对付穷奇!”

“知道了!”王桑榆冲他露出一个笑容,“你还是休息吧,我和你刘哥走了!”

我们出门直接朝外走去,她压低声音说道,”刘哥,不好了,得到了一个消息,在亚利桑那州西北部的凯巴布高原上发现了一些尸体,好像是你们国安七部的!”

“恩?我们的人?”这句话骇得我一跳,不由得长长嘘了一声!

原本准备和王桑榆见面以后请她通过王家的关系网来找找我们的人,没想到一来就碰上了王熙中邪昏迷,这才把他弄醒,就得到了消息。

“我要去看看!”我对她说道:“谢谢你告诉我这个消息。既然你弟弟已经醒转,我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太大的事情好做,那我就先走了!”

“你走?走哪去?”她这次见我似乎白眼特别多,又甩了个白眼仁给我,“你找得到亚利桑那州的路?找得到尸体在那里?”这一连串的问题似乎在心中已经盘算好了,甩出来噎得是一句都答不出来。

见我吃瘪,她更是得意,“你有车吗?知道美国的车怎么开吗?你知道怎么买东西吗?你……”“行行行!”我连忙告饶,“我知道错了——还请辛苦桑榆小姐带我去一趟!”

这简直就是算计好了的,我不求她帮忙还不行了。不过说来这还真是一个问题,我对于美国的一切都不熟悉,要是没有人带路,说是哑巴聋子也差不多!

她见我求饶,装模作样的倒是摆起了架子,“你请我带你去?但是我最近很忙耶,恐怕没有时间!”“安?王大小姐你太不够意思了,我才帮了你的,你就推脱!”

“我就推脱了又怎么样?”她叉着手耍着性子,“不服气你咬我?”这可是大小姐脾气上来了,我完全没得话说!

不用说了,这还只能来软的!

“行,算我说错了!”我堆起满脸的笑意,“大小姐,帮我一下嘛,恩,你就当我还我一个人情好了!”

此时已经推开了大门,一辆悍马车停在了门口,“看你说得有点点道理,我就陪你去一次好了,”她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但是说好了,这一路你可得听我的安排!”

就连我的行李都早已经放在了车后座,嘿,这才叫早有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