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鬼再现

鬼魂出现有各种各样的表现,或者是冷风萧瑟或者白影晃动,再不然就是幻觉憧憧,这都是鬼魂作祟影响人之五感所造成的感官表现,但那当中唯有鬼冷是断然无法掩盖的,也是鬼魂出现最重要的标志之一。

那股阴冷的气体吹拂在我后脑勺上顿时叫我就是一惊,还没来得及转身已经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商山四皓当时降妖除魔捉鬼无数,可毕竟这家伙已经业障全消几乎大成了,着实不好对付。在下愿意助各位一臂之力,共同把这孽障给封了!”

身后就像那种老式放映器的光路一样,中间缭绕的烟雾中有个身影慢慢出现,正是我们曾经见过的阵灵祖虢——“嘿!真是你!”我猛然一拳砸在自己的右手掌上兴奋的叫了声:“果然被我算准了!”

这倒不是胡说!当时桑榆念动咒文出来的就该是他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出来的是商山四老,这在我看来应该属于延迟的问题…就是说当时纳粹的手段必然阻隔了四老和阿拜的联系,后来阿拜在吸收了一些阴冥之气以后,自然而然被璎珞分走了部分借以恢复力量,这和桑榆念动咒文与否是点关系没有的!

就算是纳粹没有把灵光扳指留给我,四老也必然会出来的——若是四凶没有出现,那现在我们召唤出四老,那也能在第一时间制服寿龟和教授脱困而出了!

当时我那个兴奋啊,不由得一把抓住了桑榆喜道:“你看你看,我说吧…”刚说两句见那祖虢长身圆揖施礼,心中一下子就诧异了:这在通派礼节上分明是晚辈见长辈老者才行的,怎么他来了这手?祖虢出现从年代上怎么也在汉代前面吧?

可我来不及问了,那祖虢一出现这梼杌的脸色都变了,趁着四老回礼的时候居然一闪身高高跃起朝那洞口疾步冲了过去!

这一跃而起真是又急又快而且相当的突然,四老在回礼之时来不及做出任何表示已经被他冲出了包围圈,眼看瞬间就到了门口几欲直冲而出…“快——”不知四老中谁这么嚎了一嗓子,也不知道叫‘快’个什么劲,这都到门口了你说是不,有嘛办法啊?

谁知道这句话一出口还真有了办法!

在他这句话出口的瞬间,那洞口最后几阶石梯居然噼啪炸起了个火花,也就米粒大小在半空中这么一炸响,梼杌竟然兔子一样连跳几步又冲了回来。紧接着,这米粒大小的火花居然接二连三的炸了开来,顿时噼啪碎响连成一片络绎不绝,竟渐渐变成一张肉眼可见的火网,当中还有银芒如蛇一般的流淌蜿蜒。

这正是中规中矩的两仪封魔阵法的第一步,很多门派都有类似的封印手段,但这不是关键——关键是这阵型虽然人人都会,但都知道其中的过程非常复杂,不但需要足够的引物和祭品,还需要不断颂咒充溢其中的阳气,这如同一硝二磺三木炭制造火药,知道也仅仅是知道,不见得就能随意造出来不是?

可偏偏这就被人给随意施展出来了!

我偷眼一看,那祖虢手中捏了个符诀,看上去另一只手也才做了什么收回来…别的不说,光这举重若轻的架势就已经和原来的祖虢大为不同了!

梼杌落地那张脸简直黑到了极点,沉声道:“姓张的,你别给脸不要脸!你们几个老头留下这魂魄在世间游荡,虽然说能够制得住我一时,但你们没有三火可借,没有五宝原体依凭,根本不能把我给完全封住——要是我拼着这杀人摄取的魂魄不要拼了,你们也到头来只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他身上凸起的那些骨刺渐渐成型,赫然沿着脊梁出现了一排飞檐倒刺,然后手足变粗变长指甲长出,和人的样子相距甚远倒有些野兽的形态了。

姓张的?这、这是…?

他所说的我倒是猜到了几分,可是这未免太过骇人听闻,我不敢乱说…

梼杌这话才一出口,那周术已经勃然大怒,手中长剑一指喝道:“孽障!降妖除魔本身就是我等法门中人分内之事,何必在乎这点元魂?好!好!好!就算我等没办法完全封你,也要把你打回原形不可!”

话音才落这四老看样子又要冲上去了,那祖虢伸手一拦,“四位请暂等一等,我这里还有办法,只是请诸位帮我守护一二即可。”说完他转头朝我一招手:“你是我教中弟子吧?”

这一问倒是把我搞的莫名其妙了,连忙摆手:“不是不是,我是诸葛家…”正想把我平时常说的那句‘阴阳师诸葛一脉传人刘辟云’云云的话搬出来,才说两句旁边已经有人款款跪下了:“五斗米教座下江东治头大祭酒后人,王家嫡传长女桑榆拜见祖师爷!道设生以赏善,设死以威恶;道普德溢,太平至矣;吏民怀慕,则易至矣!”

这一句话出口,我和小伙伴们都惊呆了!

那话虽然我不曾听过,但是从那语气、措辞和祭拜的礼节上看来,这分明是拜见身降或者魂降的先师所用的,难不曾…你说这祖虢一下子变成张天师了?

玩笑开大了!我还以为这是神降了某个张家先师,那料按照桑榆的称呼这分明来的人是张天师本尊,也不知道是元神降还是清魂降,再不然就是残魂通灵?

后来我才知道这是只不过是一缕张天师的残魂而已,当时就留在了灵光扳指中,只要是符合佛偈中‘阴阳颠倒穷奇出’这个条件,再加上五斗米教的传人念诵咒语就能苏醒——第一次桑榆找到扳指的时候虽然念动了咒语,可惜当时我阴阳眼还没有开,也没有借助阴冥之气,故此没有出来。

这次我借助的阴冥之气被阿拜吸收,其实也就是被那四老所化的璎珞吸收了,然后四老把这阴冥之气转注给了灵光扳指中的天师残魂。张天师所留下的这缕残魂吸收了极其充裕的阴冥之气,然后暗中影响了教授的思维,让这货在最后时刻把扳指给了我…

怪不得四老和张天师出来的时候晚了这么一小步!

张天师呵呵一笑,手掌平抬:“免礼!我教中有你们这种后人,一心降妖除魔造福世人,也不算忘记了我当年创教的目的——来吧,我送你点小礼物!”

桑榆恭恭敬敬的应了一声‘是’,然后从爬起来径直走到张天师的面前,就看见张天师给她交代了几句什么,然后桑榆盘膝就那么在石板上坐下来了……

这么一搞那梼杌的脸几乎要扭成麻花了,看样子猜到了张天师准备让这个弟子来承接自己的一些东西,当下嗷嗷乱叫两声就朝着桑榆扑了过来!

我当下就挡在了桑榆面前,而那四老手中宝剑也在同时飞舞而起,在它面前交织出了一片雪亮的剑刃之网!

也不知道这四老是不是只会这么一套,反正看他们的招式我就知道了,那又是上次使用过的四德四相阵法,借助于太阴、太阳、少阴、少阳之间的变化,往返交替生、住、异、灭,让四人之力在片刻之间增大了百倍——顿时穹顶之中刀光剑影飞舞加上梼杌黑影一般的穿梭不休,竟然杀了个旗鼓相当!

可这绝对是暂时的!

记得吧,当时四老在画境之中的时候对付那差不多成型的饕餮已经很吃力了,别说现在这梼杌的力量更是胜过了当时的饕餮无数倍,若不是这家伙摸不清张天师的残魂能不能动手,早已经暴起发力把他们给拿下了…

想到这里我也不敢怠慢,手中的杀神刃横刀胸前,直接把阴眼给开了…“同开吧!”旁边的张天师突然叹了口气:“阳眼也开!”

呃?我从来没试过阴阳眼同开好吧,都只是三界或者三生眼单独在使用,你说这个一起开——会不会出现正负电极的情况啪啪冒火,然后中和了?当然,最初这三生、三界眼的咒语就是张天师叫祖虢给我的,那断断不会骗我吧…?

我在这边胡思乱想,那张天师又接了一句:“阴眼三界,阳眼三生,三生三界相替,相换‘同存天地之间,同存须弥之时;若有重叠,自然太虚——你找寻心中那个太虚之位,便是重叠开启之术!”

这段话传入我耳中本来没什么,但是突然之间我心中似乎有点什么一下子打开了,难道说这就是老爷子一直给我讲解但我未曾领悟的…天道?

两仪归于太极,阴阳则归于道,天地万物若有出,必然有所始;一乃万物创生之始,万物皆有一衍化而来,一生出阴阳二气,阴阳者,负阴而抱阳,阴阳相契,互不可分,阴阳二气生出三才,才能产化万物,天地似一个整体,但其中间空虚,正因为空虚,才有万物的产生!

一切都能归于其中,一切并不是独立分割开的!

骤然之间我只感觉脑海中有股说不出的欢喜涌出,伴随那欢喜,我双眼中出现了一片混沌,那中间有无数的图像无数的世界,三界、三生尽数其中!

场中人影浮动,但是我所注意的只有那野兽黑影中隐约亮光流动的点点斑纹!不需要任何人告诉我,但是我知道这就是它的命门要害了,只要我这么一刺下去…

“你双眼全开的时间不到一刻,你可要注意啊!”旁边张天师又加了这么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