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鬼再现

当时我也算是有点迷糊了,只是把全身力气都使了出来,当那东西戳在穷奇身上的时候我只觉得那反震之力就像是火烧般的疼——火辣辣的感觉让我整个人一激灵清醒了!

但是还没来得及看,身下穷奇已经狂吼一声扑倒在地,顿时把我给甩出去好几米!

在地上摔得我七荤八素爬起身时众人已经过来了,我这才看见两手血淋淋的已经破皮了——穷奇从肩的位置被栽了个尺许长的棺材钉,那钉直灌入胸戳中了它的心脏!

钉上铁锈满是鲜血,看来是我刚才那一下是在太狠了!

不待穷奇在地上折腾,这边张天师带人已经扑了上去,把那钉拔下——顿时那伤口嗤嗤朝外死命冒着阴气,一出来就化作黑烟冲上了半空!

那道半空的日光随着老爷子的唱诵已经照到了这家伙身上,光柱看上去有若实质把它牢牢钉在地上,纹丝不动!

紧接着能用的都招呼出来了!

大股大股的黑色烟气从它身上涌出,看来这下子才真是收拾住了!

我累得不行也就没多看,这时候才看见桑榆他爹取下了她的双鱼佩饰,连同几位大师一起按到了它身上——紧接着周围摆上了诸方令牌法器,开始了封印的过程…

和我没多大事了!

我也累得不行躺在了地上,这时候桑榆才过来给我说了:

其实这一切都在计划之中,各门各派早已经祭拜祖师爷决定这个方法了,唯一没有想到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张天师会现身来给她渡力…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次之后,那茅山和王家得以她为尊了,视作是祖师爷的传人。

这时候小黑跑到我面前,紧张道:“刘哥,现在穷奇已经被处理了,你说他们会不会…”说话吞吞也不知道嘛意思,就是不住的朝着饕餮瞅。

我心中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安慰道:“没关系,他算是自己人,应该不会处理的…”“不是啊!”那货激动起来:“他们说要一并封了!”

“桑榆!”我心思顿时活络起来:“你去说说呗,留着吧!”

桑榆对此倒是没什么异议,结果一问之后才知道,那饕餮早已经被激化了凶性,若是留着势必最终化成另一个穷奇般的妖怪,还真是非处理不可…可以这么说,它已经忘记了和我们相处的那段日子,变成了一个纯粹野兽一般的怪物!

几位大师吵吵嚷嚷,最后还是在桑榆的坚持下留下了它,希望下次有机会的时候来处理,或者说…蓬莱仙山去渡它的戾气?

我不知道了。

我唯一能确定的是这件事情已经算是了解了,除了没有出世的混沌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尾声。

大事已定我们自然是回到了成都,各自再重新归于各家各派之中——穷奇虽然已经处理了,可那千年劫数依旧还在,无数的妖孽混迹人间还需要我们法门出力。

但是我辞职了!

按照老爷子的意思,我和桑榆结婚以后定居东南亚去,把饕餮带到那边去看管着,而我在国安局的工作就等两年以后交给九小子好了。

大师兄带着家人回到了英国,依旧留下了八妹子照顾师傅,说是等到以后再说。

四哥回到美国之后很快也就辞职了,但是换了个在移民局的工作——按照老爷子算的,华夏还有大事,我们诸葛家应该趋吉避凶迁到外面,所以他说先换个合适的工作再说。

五哥倒是在七部没有离开,只不过工作交卸了很多,担了个顾问的闲职。

诸葛家留一个在华夏不离开的规矩依旧在,到时候看老爷子百年之后,究竟留下的是九小子还是五哥了,反正不能全部走了。

铁子这次事情办得不错,我辞职了功劳自然都归到了他身上,于是高升了——等毕业之后去杭州局上班,那工资待遇可高出了一大截呢!

不过那货最后死活把小黑给说动了,要是没有小黑帮助,我看这家伙的工作也许玄点儿!

我准备出发前往新加坡之前和老爷子告别,临走的时候看见路过九小子的房间,看见那孩子一脸的愁苦,不由问了:“你小子干嘛呢?一副忆苦思甜的样子?难不曾是怕去国安局上班?”

“不是啊!”九小子摆摆手:“你过来看看!”

走过去一看,那桌上电脑居然打开有个WORD文档,上面密密麻麻写着字似乎是篇小说,我顿时奇了:“你小子在写小说?不是写我吧?”

“没有没有!”九小子叫了起来:“我这本是玄幻,名字叫《龙-佣兵-地下城》,先准备写点来试试,等完了以后我就写一本叫做《微光之城》的,都是玄幻,你知道我一直喜欢…”

“行了行了!”我打断他:“无论怎么说,你千万不要写我就行,爱咋玩咋玩但是不拉上我行吧?”想想我又加了一句:“到时候七哥回来给你带礼物!”

“真的?”不过我那话似乎提醒了这小子,他眼珠子咕噜噜一转:“我们法门的事情不写成书太可惜了,你这话倒真是给我了个好建议——这样,我要是我们的故事,就装作一切都是发生在我身上的好吧?用我的名字,用第一人称…”

“那也行!”我拍拍他:“好了,就这样吧!”

说完,我打开一个新文件建立了个文档,名字就叫做《神鬼再现》,那猪脚赫然写上了九小子的名字:

刘辟云!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