嫤冰

第45章希望

李瑾晟见李瑾彩只是拿眼看他,却又不言语,便觉奇怪,遂问:“瑾彩,有话就说吧!”

李瑾彩犹豫片刻,才低声问道:“二堂兄,长冰如何?”

李瑾晟诧异道:“瑾彩,这话是何意?”

李瑾彩道:“你只管回答我便是。”

李瑾晟略略沉吟片刻,道:“动静相宜。”

李瑾彩讶然,问:“何意?”

李瑾晟微笑道:“长冰的性子不算特别活泼也不算特别好静,但也不显沉闷古板,顽皮狡黠有之,端庄雅静有之。”

李瑾彩笑道:“依照二堂兄看来,长冰是顶好的了。”

李瑾晟颔首道:“这是自然。当初四姑姑就是阿耶几兄妹中姿容文采最出众的,性子也是最和蔼的,如今长冰更是如此。”

李瑾彩捂嘴笑道:“原来瑾纭说得没错,二堂兄心里果然有长冰。”

李瑾晟闻言,一愣,随即反问:“瑾彩,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李瑾彩轻笑,道:“二堂兄,你可别生气啊!”

李瑾晟忙道:“你说,我不生气。”

“那日,瑾纭不小心翻到你曾经的画作,每一副画作里都有一个人,而且是同一个人。”李瑾彩看定李瑾晟,温言道。

李瑾晟眼瞳微缩,看定李瑾彩,未言。他藏得如此隐蔽,怎么被瑾纭那个小皮猴给翻找到了?

“那画里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长冰。”李瑾彩见李瑾晟未言,遂继续道。

“这何以见得我心中有长冰而没有你们呢?”李瑾晟眸光闪烁,不自然的哂笑一声。

李瑾彩浅笑道:“二堂兄,但凡文人雅士,所作之画,所书之文,定是有所指代。没有哪位文人雅士会无物言实,无病呻吟。二堂兄平日文雅,但作画不多,这张张画作之中皆有长冰的身影,难道二堂兄还不承认对长冰的感情?”

李瑾晟听完,含笑道:“长冰在我们姊妹中年岁最小,我自然会更加关心一些。”

李瑾彩见李瑾晟对其情感避而不谈,当即道:“既然二堂兄已经更加关心长冰了,不如再多关心关心?”

李瑾晟闻言,眸中显出疑惑。

李瑾彩笑道:“心细如发丝的你,怎么会猜不到长冰来李府之前的遭遇?四姑姑早逝,如今薛家已不是当初那般,加上薛家继室生养了个独子,长冰即便有产业在手,恐怕也会被人觊觎。二堂兄若是真心想要多关怀长冰,不如让她常住李府。”天才一秒记住噺バ壹中文8/1/z/o/m/

李瑾晟听罢,抬眸看定李瑾彩,片刻后垂首沉吟。

“二堂兄。”李瑾彩见李瑾晟始终未说一句话,忍不住轻声问道:“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这事,日后再说吧!”李瑾晟抬眸,轻叹一声,转身朝正门行去。

“二堂兄,你至今未言嫁娶,难道不是在等长冰长大吗?”李瑾彩正色道。

李瑾彩的话让李瑾晟瞬间止步,须臾,李瑾晟头也不回的向主宅去了。

李瑾彩望着李瑾晟的背影,眸中闪现出一抹惋惜之色。

在离李瑾彩不远处,那匹白马正悠哉悠哉的甩着马尾,享受着朝阳的普照。

戴庭云、李瑾纭、戴庭海、高玉圭、高玉湘五人与薛蕴挤在了一辆马车里,将各自的贴身随侍都赶到了另外的马车上。几人围着薛蕴七嘴八舌的议论着正欲前往的地方。(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