嫤冰

第59章允许

转轮王未言,双掌合十,默念咒诀。眨眼之间,就见其指尖上缓缓流淌出如波浪般金光闪烁的水涟,那条水涟迤逦蜿蜒朝着檀幽的胸口渗入。不过两刻钟的时间,转轮王便收了力息,一掌拍在檀幽背心处,令她呛出一口污血来。

梓毓见状,赶紧拿出手绢替檀幽仔细拭擦嘴角血渍。

檀幽则接过手绢捂住口鼻,强力挣扎起身,朝转轮王行了一礼,道:“多谢十殿王救命之恩,檀幽感激不尽!檀幽今后再不会给十殿王和公主殿下增添麻烦。”

转轮王朝檀幽示意道:“坐下回话吧!”

“是,十殿王。”檀幽踉跄两步,跌坐在榻沿,好在梓毓及时扶住了她,才没让她摔下榻来。

转轮王看定梓毓和檀幽,道:“今日,本王就与你们说说那一殿王为何会如此做派吧!你们可知五殿王?”

梓毓与檀幽相视一眼后,均点了点头。

转轮王道:“五殿王当初本来是身居第一殿,后来被降调至第五殿,你们可知因由?”

梓毓与檀幽忙摇了摇头。

转轮王道:“就因他心怜屈死者,屡放生魂还阳伸雪,导致凡界和冥界秩序不顺,才被降调第五殿司掌叫唤大地狱。”

梓毓听罢,道:“凡界不是有句话叫做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吗?五殿王放生魂还阳伸雪也没错啊?”

转轮王笑道:“丫头,三界皆有律法,天界、凡界、冥界各有不同,不管你身居何处均要服从管教,要遵守法则。法则的制定不是让谁去破坏的,而是让大家共同遵守的,共同遵守是为了更好更有序的生存。若是制定了法则,却又要凌驾于法则之上,那这法则就不能发挥它应有的作用。”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梓毓紧道:“那如果这法则不公平呢?”

转轮王道:“可以共同改进啊!”

梓毓又道:“若是这法则已经不适应当前的实际呢?”

转轮王道:“可以共同修订啊!”

梓毓急道:“若是其他神魔人鬼不同意修订,而非要破坏呢?”

转轮王道:“你是想说傀帝吧!他是什么结局,你没听说吗?”

梓毓听完,怔怔无语。

转轮王接着道:“你在法则里的改进和修订叫做创新,若是你跳出法则去毁坏法则,那你就是与三界为敌。”

梓毓扭头看了看檀幽,见其听得津津有味,遂道:“父王,五殿王也是因为心善啊!”

转轮王笑道:“凡界有句话叫做‘慈不掌兵,义不聚财,情不立事,善不为官’,你懂这是什么意思吗?”

梓毓听完,摇了摇头。

檀幽则道:“十殿王,依檀幽愚见。这句话所指的意思应该是:仁慈的人带不出纪律严明的三军,仗义的人无法聚集大量财富,重情的人往往成不了大事,太善良的人不适合进朝为官。”

转轮王听毕,朝檀幽微微颔首,表示赞许。

梓毓略略沉吟道:“父王,你的意思是这句话也适合我们冥界?”

转轮王道:“自然。凡人的寿命虽然短暂,个体力量虽然弱小,但是他们很有智慧。三万年前,傀帝带兵攻打凡界,也是吃了不少亏,若不是仗着妖魔天生就有的强大法力,想要攻下凡界,简直就是妄想。”

转轮王见梓毓和檀幽未言,继续道:“我们冥界按章办事,维护的不仅是冥界的秩序,同样也维护了凡界,乃至天界的和平。”

梓毓听完后,迟疑道:“若是哪日女儿不小心触犯了冥界法则,父王是不是也会秉公办事?”

转轮王听毕,摸了摸梓毓的脑袋,笑道:“那你就乖乖的待在冥界可好?”

梓毓撅嘴想了想,拽了转轮王的衣襟,道:“父王,听你适才说的那席话,女儿好生向往凡界。女儿如今长大了,可否让女儿出去长长见识?”

转轮王看定梓毓,道:“丫头,在冥界,你有什么困难,遇到什么险情,父王都可以第一时间为你处置。可是,你若去了凡界,那里就有那里的规矩,父王没法随时照应你。你是父王唯一的女儿,父王哪里舍得你出去受丁点的苦!”

梓毓鼓足勇气央求道:“父王,正因为我是你唯一的女儿,你才要放手让我学会面对各种困难和危险。女儿不可能一辈子都躲在父王你的羽翼庇护之下生存,女儿想要去走一走从未走过的路,想要去看一看从未看过的风景。”

转轮王看定梓毓,从她眸中读出了那些强烈的不曾有过的渴望和期盼。转轮王回想起梓毓这近千年的时光几乎都是在冥界度过,即便她再向往冥界之外,只要他说一旦遇到困难危险没法第一时间照顾她,她就会退缩。可如今,他的女儿确实长大了,小小的身躯里充满着冲破阻碍的勇气和决心,他若再强留,恐怕会得不偿失。

梓毓见转轮王没有应允的意思,不由微垂眼睑,从眼眶里滚出两滴热泪来。

“哭什么哭?遇到这点困难就只会哭鼻子吗?”转轮王含笑望着梓毓。“谁刚才还说想要去走一走从未走过的路,想要去看一看从未看过的风景呢?”

梓毓抬起湿漉漉的双眸看向转轮王,破涕为笑。“这么说,父王是答应了。”

转轮王道:“本王抔在手心里千年的小稚鹰要学习展翅高飞,父王即便再担心,也不能耽误小稚鹰成为雄鹰的志向啊!”

梓毓听完,开心的抱住转轮王,道:“父王,你放心,女儿会安全回来。”

转轮王颔首道:“本王自然信你!过两日,待檀幽伤愈后再走吧!”

梓毓欢喜的道:“是是是,父王,女儿遵命。”

檀幽忙道:“奴遵命。”

转轮王起身,看向檀幽道:“好生休养。丫头外出,可要护她周全。”

檀幽正色道:“奴明白。”

转轮王朝梓毓和檀幽又看了一眼,转身离开。

“恭送父王。”

“恭送十殿王。”

天界,月下神府。

瑾衡被宿昱强拉着拽进了月下神府里,两神拉拉扯扯纠缠不休的情形令府中仙侍见到都忍不住掩口窃笑,匆匆回避。

瑾衡白皙的脸上早已泛起酡红,恨不得将宿昱那只拽住他不放的手臂拧折。然而,就是宿昱那只看似柔弱无骨的手臂硬是生生将他拖到了内殿中才肯罢休。(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