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始诸天

第37章罗汉堂前

般若堂,首座禅房,

般若堂,是大慈安寺最高暴力机构。

了通和尚,既然作为大慈安寺第一高手,亦是身兼般若堂首座之职。

其地位之高,在阖寺之内,只在主持了然之下。

有着如此地位,了通大和尚的禅房,虽无法称之为奢华,但亦绝非简朴。

一张罗汉床横放墙边,两座青铜兽炉,分立两侧,除此之外,空空旷旷。

袅袅青烟,在这禅房之内,絮絮绕绕。

了通大和尚,盘膝闭眸,双手搭在膝上,稳稳的坐在**,那一簇蒲团。

一枚光烁烁,圆坨坨的舍利子,在顶门三尺,垂落霞光彩华。

只见大和尚面色之中,带着一丝丝黑气。

在舍利圆光,每一次照耀下,那黑气晦色,随即消散少许。

这些祥光,内敛如液,在舍利之中,流动周转。

一缕缕的淡淡金辉,垂垂落下,就连肌肤,都仿佛是金黄铸就。

而身为一寺主持,了然禅师则淡然的,站在禅房中央。

漠然的眼前,诸般异象,禅师手中念珠转动,诵读八百经文。

这老禅师,瘦骨嶙峋的手指,缓缓拨动念珠。

紫玉佛珠透着五色光华,在老禅师手上,愈发显得明晰。

老禅师看着了通和尚,顶门上那一枚舍利,目光悠远。

难以言明这其中,到底有着,多少情绪内涵。

“师弟啊,你何苦如此莽撞,”了然禅师,似水一般平静的眸子,不见一丝其他色彩。

“为了一枚舍利子,搭上一生修行,不值啊!”

对于了通和尚,插手王七二因果,断绝了自家道途。

老禅师对此,是极为痛心的。

这了通和尚,可是老禅师从小,一点点看着长大的。

数十载的师兄、弟的名分,亦父亦子的感情,自然无法让老禅师,轻易释怀。

这,就是做着最后的努力。

了通和尚,突兀的开口,道:“值与不值,并非表面看待,”

“舍利子,为我佛重宝,当今之世,亦不过二、三十之数,”

“师弟我,就是立地正果金身,都未必能凝炼出一枚,”

“为我大慈安寺,百年基业不失,师弟认为,值得!!”

禅师寿眉微抖,道:“胡闹,”

“佛宝舍利,与一身道途,孰轻孰重,师弟……你糊涂了啊,”

嘴唇颤动,在八百佛言,经文法篆之下。

了然禅师一生,念佛诵佛。

虽不曾臻达,梵我如一之境。

但佛法高妙,超迈凡俗,甚至触碰到,玄之又玄的精神领域。

让舍利子,亦渐渐生出感应,丝丝缕缕佛光金辉,缓缓然然洒下。

佛舍利,为历代高僧,心血精华凝聚。

每一枚,在佛门中人眼中,都是无价之宝,万万金都难求的神物、圣物。

而且,能缔结舍利子者,必是佛法高深之辈,历经诸般大、小劫数,功德广大的大德高僧。

舍利子,非大德高僧,不可证就;然而,就是大德高僧,也并非人人,可缔结出舍利子。

古往今来,能缔结舍利子者,就是在高僧大德之中,亦都是十不存一。

这舍利子,非但象征着佛门大成就,亦是蕴含着大智慧,大法力之物。

舍利圆光之中,智慧灵光碰撞,洗涤杀戾凶孽。可作为镇压,一脉气数的至宝,珍贵无比。

这点点金辉,挥洒而下,宛如金雨一般,落下之时,即融入大和尚身躯。

那一道黑气,浮起眉心,久久不散。任凭金雨,如何妙处,也无法将这道黑气,彻彻底底泯灭虚无。

这一道笔直黑气,就是了通和尚,罪孽显化。

任凭圆光舍利,无数洗炼,亦去不得这些罪孽。

这些罪孽,俨然根深蒂固,动摇不得。

无奈之下,了通和尚,双手合十,苦苦劝道:“还请师兄,收了佛言经篆,勿再空耗舍利精华,”

说罢之后,不待老禅师开口阻拦。

那舍利圆光一震,丝丝流转金絮,**起层层涟漪,徐徐落在,他的掌心之上。

老禅师面露不忍,道:“师弟,大道之途断绝,一生难证大道涅槃,何苦来哉啊!”

了通和尚,道:“师兄,”

“吾大慈安寺,立下根基,已有五百余载,”

“几兴,几衰,才有今日气象,”

“贫僧不愿己身超拔,愿度众生,无悔!无悔!”

见此,老禅师沉默半响,幽然道:“是老衲,害了你,”

大慈安寺,这一代有了距离正果金身,只差毫厘的了通和尚,可以说是过去五百余载中,最为强盛之时。

甚至,未尝不可与拿下天下名寺,千载道派,去一争长短。

而大慈安寺,现在缺的,并不是威慑性质的武力。反而是可以持续,这种威慑性的保障。

一些真正的大道派,有着至宝,镇压气数。可保千载不衰,百世不堕。代代皆有真人出,护佑名位不移。

“师兄,勿要如此,”

舍利子落在,了通和尚掌心,和尚手掌一握。

“王朝鼎革,乱象已起,贫僧未尝不可,立下勋功,涅槃无余,”

大和尚语气昂扬,正是气势如虹。

“让我大慈安寺,亦为千载不衰,”

…………

大慈安寺,罗汉堂!

一位位武僧,手持棍棒,口中呼喝不绝。

“嘿!!”

僧人们,身着劲装,青筋凸起,浑身上下,散发着丝丝水雾。

“哈!!”

这些武僧人,一队一排,棍棒似长蛇,挥舞起来,呼啸声,猎猎而起。

一位中年武僧,一袭灰黄僧袍,虬髯胡须,青铜色的肌肤,透着一种坚实的光泽。

“枪挑一条线,棍扫一大片,”

五指紧握着一根,两头包着铁皮的僧棍,摩擦在石板上,冒出零星火光。

这僧人,眉宇之间,神采灿然。僧鞋踩着厚实的石板,每一步都似数百斤力道砸下,在摩擦着脚下的石板。

“哈!!”

棍影似山,重重叠叠。

大有山岳压下,波涛汹涌之态。

只见中年僧人,气度森严,每一步迈出之时,都宛如一头猛虎,在跃然而出,环视周匝。

荀少彧沉稳心神,亦步亦趋的,跟在这中年僧人身后。

任由数百武僧人,棍影重重,声势惊人。

但,小和尚心中,却犹有一片平和,波澜起伏不惊。

对于见过大场面,大气象的荀少彧来说,这些武僧人,纵是训练有素,堪称精兵悍勇。

但,在荀少彧眼中,又算得了什么。

在伟力归于自身的主世界,一尊高端武力的价值,远远无法估量。

“师弟,”

中年僧人环视众武僧,满意的颔首,对身后的荀少彧,道:“你初来乍到,对阖寺上下,尚不熟悉,”

“我大慈安寺,建在前卫中后期,彼时儒家士大夫,礼敬我佛,香火一时兴盛,佛门大昌,”

“我大慈安寺祖师,就是在当时,兴建我寺,历时五百五十载,几经兴衰起落,才让我慈安寺,兴盛至此,”

这就是大讲、特讲,发展历史,用来增加认同感了。

“阿弥陀佛,”

荀少彧,长诵一声佛号,躬身道:“小弟受教,”

圆光和尚满意的颔首点头,开口道:“师弟作为圆字辈弟子,在众僧之内,除了每日,必备的早、晚二课以外,”

“其他时间,可自由支配,不用过于拘泥,随意即可,”

荀少彧双手合十,态度恭谨,道:“是,圆光师兄,”

这圆光和尚,乃是罗汉堂首座,圆字辈僧人中,有数的人物。

要知道,罗汉堂,是大慈安寺的鼎鼎有名的暴力机构。

麾下一十八位罗汉,各个都是了不得的武道高手。

更有数百武僧人,不事生产,专研武学技击。每位武僧人,都是三、五人敌,精悍非常。

而圆光和尚,能压的下这些武僧,稳坐罗汉堂首座之位。一身武学造诣,自然亦是极端强横,

如今大慈安寺,有空、了、圆、明,四代僧人。

圆字辈僧人,地位着实不低了。(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