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始诸天

第41章五载悠悠

这一道意识分身的形成,有着颇多巧合。

若非石境,太过霸道,直接将原身意识碾成碎末。

并且,原身意识,正处于七八岁,尚且单纯的年纪。

荀少彧也无法,将这些意识碎片,渲染成一道意识载体。成了类似于‘U’盘,或是第二意识一般的存在!

荀少彧对于这一道机械意识,防备心亦是极重。对于什么‘独立意志’、‘反客为主’之类的狗血,他是一力杜绝的。

时时刻刻,都开着‘格式化’。

一直让那一道第二意识,处在空白状态,宛如一张‘白纸’,不给它一丝一毫的机会。

如果是这样,都还能阴沟里翻船,他荀少彧也认了。

不过,感受着身躯,气血翻腾。

全身上下筋肉饱满,一道明劲,疏通周身,奠定雄浑扎实的根基。

这一道劲力,就是荀少彧数年苦修的成果。

外家小成,炼皮肉之境!

他感叹,呓语着:“要不怎么说,有毅力的人,才是最可怕的,”

这大魏世界的五年,荀少彧不可能时时去把控。

因为哪怕是消失五天,或者接连昏迷五天,都是不可取的。

毕竟主世界,可没有土鳖。

那些强人的手段,各个匪夷所思,让荀少彧根本不敢小觑一丝一毫。

万一被哪位武学大宗师,或是元神真人,看出些端倪来。

荀少彧可没有自信,自己会落得个什么下场。

故而,他就能用这道第二意识,去‘填鸭’般学习。

将各类学问,填充进入脑海。

然后荀少彧,再一步到位,全部接收并容。

把这第二意识,作为一个中转站来使用。无疑让荀少彧,节省了不少气力。

而事实也证明,一个能够有着似机器一般,将时间准确到,一分一秒,严以律己的人,会有着多么可怕。

“研读佛经一百三十五卷,山川地理,鸟兽鱼虫,政治人文,”

荀少彧眸光闪动,智慧通达。

这五年来,可不只是练武强身这般简单。

七院三堂,对荀少彧大开方便之门。

甚至,还有一些博学僧人奉命,来教导荀少彧,识文断字。

似乎要把荀少彧,培养成文武兼备的治世之臣般。

荀少彧,亦乐得如此。

熟读各般经史子集,在佛学上的造诣,都颖然有了不小的见地。

荀少彧望着波澜渐起的碧波,呢喃自语:“五载过去了,天下风云变换,朝廷苛政猛于虎,各路义军、枭雄群起群落,”

“不知何时,诸雄之中,可有我一席之位。”

大运起伏,这五载时光空度。

荀少彧从来都未曾忘记,自己在这一方世界之内,一直以来的目的。

气运!

或者说,源力!

才是他荀少彧,一直滞留在,此方天地的重要因素。

“读书使人明智,”荀少彧这些年书,也不是白读的。

学富五车,或是夸大之言,但熟读各类野史、正史,也是收获满满。

最起码,已经摸到了,这一方天地的脉路。

荀少彧对着一汪碧波,嘴角勾起一抹,自信的笑意:“此世之道,我已掌握二三,可知四五,明了六七,”

“这天下的大舞台,何时才是我荀少彧,登台之机?”

…………

僧舍,

烛光斑驳,夜色迷离,

荀少彧背着手,站在树荫之下,静静的在等待着什么人一般。

呼!!

倏然,一阵恶风刮起。

卷起红叶数片,一道身影,刮起激**层层气浪。

荀少彧耳廓微动,神色之中全无意外,反而颇有意味。

砰!

他脚尖一挫,百来斤的身躯,登时向后方撞去。

同时,背脊轻缩,呼吸均匀,微微吐出了一口浊息。

这道身影,刚要进荀少彧的身,就见荀少彧猛然撞来。

想也不想,掌心顿时一凹,五指弯曲,向荀少彧颈骨关节处,倒扣下来,仿佛鹰爪落下,金石交响。

“嘿!!”

似乎鼻音,荀少彧脖子冷风漱漱,断然低头,右脚则是向后踹出。

只有一道脚影,带着呼啸,踢向来人。

这来人身躯,顿然一转,脚尖用力一跺,贴着地面,拖着数丈远,险险的躲过了这一脚。

来人站住身形,亦不再出手,反而笑道:“师弟的功夫,愈见神髓了,师伯后继有人,可喜,可贺!”

荀少彧闻言,回转身躯看向来人,眉间一蹙,缓缓摇头,道:“圆光师兄,并非是我修为日深,而是你的招法神意,愈见迟钝,”

荀少彧深深的看着这位,他曾经在武学之道上的领路人。

圆光和尚脸色稍变,苦笑道:“是吗,”

“可能是繁重的事物,磨去了我往日的锋芒吧!”

这五载时光,这大慈安寺发生不少大事。

尤其是了然禅师,寿元终尽,在大雄宝殿,众僧环绕中,安然坐化。

大慈安寺,随即发生的一系列人事变动。

圆光幽幽道:“不过,想必师弟,也是窥见了一丝‘炼骨节’,外家大成的妙处了吧!”

这位大慈安寺,新任般若堂首座,指尖轻轻拂过,沾染些许灰尘的昏黄僧衣。

一处淡淡的脚印,印在胸前。足见荀少彧那一脚,没有留下半点余地。

就是圆光和尚这般外炼大成者,亦是躲得侥幸。

若非荀少彧,没有‘炼皮肉’圆满。如何会让圆光和尚,躲闪不及。

炼化周身骨节,一道暗劲生出,周身骨骼伸长一寸。

不要小看了,这一寸的添头。

古今今来,多少英雄豪杰,就是倒在了这一寸添头之下。

荀少彧倘若,真正踏入‘炼骨节’的外家大成之境。那一脚,就不只是落在和尚的僧衣上了。

这,就是外家高手的可怕了!

出手之间,煞气腾腾,每每三招两式之间,都要让人骨断筋折。

其狠辣决绝,一般都是作为战阵功夫,横行沙场的。

对于圆光和尚的问话,荀少彧淡然一笑。

这一世的武道,只要踏入‘炼骨节’之境,就可有千斤力道,可比主世界【易筋锻骨】的武道。

只是在细微之处,两者之间,又有不同。

现在的荀少彧,一身武力,完全可以比拟在主世界的时候了。

他双臂一挥,就有数百斤力道。一旦打斗起来,就是一台小型压路机的效果了。

圆光和尚并非是要刨根问底,见荀少彧笑而不答,也不在意。

和尚颔首,道:“外家小成,你的功夫,已经到顶了,”

“想要再度精进,就非是苦熬苦炼,就可以臻达的了。”

“没有实践,没有磨砺,你想要踏出‘炼骨节’的那一步……不好走啊!”

荀少彧沉默片刻,淡淡道:“凭这世道混浊乱象,师弟我何愁的没有机会?”

“应该说,这世道……机会很多,很多……”

“阿弥陀佛,”圆光和尚双手合十,念诵佛号,随即转身而去。

荀少彧眸光闪动,静静的看着,这位良师益友的身影,渐渐远去。

…………

月光朦胧,

荀少彧横卧床榻,眸光刹那间闪烁。

“外家大成之境,果然了不起,”

他这一次交手,是这五年来的,第一百五十五次了。

从最初的惨败,到以后三招两式,乃至于最后的有来有往。

这位圆光师兄,有多少斤两,他是最清楚的。

炼通二百零六枚骨骼,举手投足,就有千斤巨力。

就是在万人杀场上,亦能杀过几个往来,外家功夫造诣极高。

可惜,自从去年了然禅师坐化,他那便宜师傅,坐上主持方丈之位后。

圆光和尚也顺势,亦登上了般若堂首座之位,成为大慈安寺中,仅次于了通和尚的人物。

“这才区区一年,圆光师兄的功夫,就荒废了不少,可惜,可惜,”

荀少彧这身功夫的根基,不是他开辟的《大金刚神力》。

毕竟《大金刚神力》强则强矣,但荀少彧只是衍化出一式《霸王举鼎》。最多只能将【易筋锻骨】之境,臻至大圆满境地,而无望【伐毛洗髓】之境。

而且,荀少彧这一具躯体,不似主世界一般,有三百六十五枚骨骼,周天之数圆满。

此世的人族,虽大体上于主世界一般无二,但骨骼之数,却只有二百零六枚骨骼数。

这,就让荀少彧的《大金刚神力》废了大半。

“不过,先天罗汉拳,元始十八手……想必了通师傅,亦想不到,我竟能从中一窥,先天奥妙,”

荀少彧这五年时间,将一百零八式罗汉拳,一一衍化,掌握其中精髓。

并用石镜,衍化出的先天罗汉拳,成为此世的根基所在。

先天者,万物天地母也!

荀少彧能以此命名,就是要立意这门拳法。

与天地同息,生灵同存,为拳母总纲!

当然,这也就是在这一方世界,荀少彧才敢如此的称呼。

要是在主世界,先天罗汉拳这名字,能让不知多少人笑掉大牙。

在主世界,先天之名。是只有【炼炁化神】,或是【脱胎换骨】修为的高人,才能有资格称呼的。(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