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始诸天

第52章定乱(上)

军气四起,府军之上,丝丝缕缕。

一头虚幻朦胧,爪牙狰狞的黑虎,环视周匝,恶狠狠的,看着前方陈堡。

“吼!!”

虎爪微伸,做势欲扑,宛如猎食一般,狡黠、凶残的气息,让人不寒而栗。

仙有仙气,神有神气,妖有妖气,鬼有鬼气!

同理,沙场战兵,一旦达到一定规模之后,亦有军气异象,屠神戮魔!

“杀!!”

荀少彧一勒缰绳,马蹄奔腾。

上百骑兵,同时一勒缰绳,冲杀入府兵当中。

刹那,人仰马翻!

强横的冲击,不但撞飞了数名府兵。

就是骑兵们,也有在这股冲撞下,坠落马下者。

随后,乱马践踏,一滩滩血泥,伤者残者,不知有多少。

固然,这百余骑兵,皆不是百战之兵。

在人数之上,亦远远不够,形成军气异象的数量。

然自古兵家,多有两面夹击之事。既然能屡见不鲜,就自有其中道理。

荀少彧率着,这百余骑兵,似一柄匕首,直插入黑虎心窝。

府兵上方,那一头虚幻黑虎,顿然嘶吼,一道锋锐,不知何来,倒插入虎躯。

“众军听着,与我杀!”

他横刀立马,仿佛一员战场骁将。

这一口朴刀,在他手上,似如刀山压落。

一刀砍落,数颗人头。

“杀!!”

荀少彧这一身外家功夫,本就十分适合,在这沙场之上施展。

此时此刻,在乱军之中,他这外家大成者,第一次显露出,独属于外家高手的风采。

他腰马合一,带着一马之力,亦有千斤力量在身。

一刀落下,人首分离,且刀面平和,不落一丝血迹。

外家大成者,不及外家巅峰。可臻达肉身极限,有种种不可思议之力。

而一尊炼骨节的大高手,明了、通了周身暗劲。随手一抖一颤,就可有千斤力道。

一入战阵,宛如一辆卡车,在愤怒咆哮一般,撞飞七、八府兵。

被撞飞的府兵,顿时喷出一道血雾,胸口、肩膀,一处处明显凹凸,让人望之生寒。

上千兵卒何其之多,荀少彧这百多骑兵,非是天下精骑,百战精锐。

因陈堡坐落一处坊市旁,周匝四通八达,有十数条街道,穿插而过。

一度让四面攻杀的府兵们,无法完全铺开,大大限制了这些府兵们的数量优势。

若非陈氏家大业大,是四豪族之一,银子不缺,舍得花费,使得又足。

砖墙用上等米浆,熬制粘黏,缝隙微不可查。可维持三、四氏年不倒,极为坚实牢固。

让府库当中,蓄藏的投石机,毫无作用,府兵们只能望着高墙,叹而止步。

先天罗汉拳,注重根基,强健体魄!

臻至外家大成之境,荀少彧拳劲之强,在外家大成者中,都是纵横无匹。

“喝!!”

荀少彧这百数骑兵,在一刹那间,就绞杀不知多少兵卒。

“随我,杀!”

出家人四大皆空,荀少彧读了几年佛经,胸中戾气,不知不觉削弱了几分。

如今一经刺激,荀少彧的一颗杀心,彻彻底底坦露无余。

外家大成,在战阵沙场之中,斩阵夺旗,无往不利。

这些府兵,固然经年受训,非是乌合之众可比。

但在荀少彧,这一位炼骨节的大高手眼里,就是土崩瓦狗罢了。

“杀!!”

猩红眸子,恰似野兽!

陈堡之上,陈虎畅然大笑。

“哈哈哈!!”

见着眼前府兵絮乱,他不再犹豫。

大手一挥,他吼道:“来啊!”

“陈氏子弟,随我……冲杀出去!”

“杀!”

“杀!!”

“杀啊!!!”

陈氏子弟们,面皮泛红,一朝气血,上涌起来,翻腾不休。

轰!隆隆隆!!

战鼓擂动,一位位**上身的大汉。袒胸露乳,敲动擂鼓之声,不住回响。

踏!踏!踏!

堡门大开,战马彪动。

陈虎一马当先,数十骑士,紧随其后。

陈氏的数十骑士,都是一等一的精悍彪勇之辈。

所骑之马,固然不是千里宝驹,亦是上等黄骠马。故而陈虎数十骑,所造成破坏。远不是荀少彧,这百来余骑兵,可以比的。

须臾之间,府兵大乱!

荀少彧不过百骑,在狭小的街巷中,似如千军万马。

尤其是,荀少彧的拳术造诣,周匝府兵,几无一合。

数十呼吸之后,荀少彧上百骑,就凿破了大半府兵。

“援军已至!”

陈虎喜形于色,道:“陈氏子弟……凿穿贼军!”

“凿穿贼军!!”

“吼!!”数十骑士,身着黑衫甲胄,驱马横踏。

乱军之中,荀少彧横刀一别,架着刺出的数柄长矛。

朴刀翻转,道道血花飘洒。

“哈哈哈!!”荀少彧手上朴刀,横、劈、砍、削,瞬息之际,出数十刀。

一位外家大成者,武力之强,非数十甲,不可力敌!

荀少彧如此抢眼,自然令真空道一脉的大高手,都坐不住了。

“找死!”

眼见军中,暗起波澜,一位昂然大汉,冷冷的,从牙缝之中迸出。

呼!!!

呼吸悠长,昂然大汉,眸光闪动。

轰——

精气神意,宛如针芒。相距数十丈,一略即过。

荀少彧心神一滞,朴刀脱手垂落。

元始十八手,亦为先天罗汉拳。

如今,融入了荀少彧,一言一行,一语一动之中。

无处不是拳,不处不成拳!

宛如大佛,拈花一笑,拳意精神,刚阳之气十足。

荀少彧在主世界,衍化《大金刚神力》第一式〖霸王扛鼎〗,是【易筋锻骨】的上乘法门。

走的是霸道之途,以力证道!

正因如此,荀少彧的这一门,先天罗汉拳,亦或多或少,带了三分刚硬神意。

“哞!!”拳音渐起,荀少彧敛胸收腹,向虚处一记直拳。

这一拳,大音希声,唯有刚猛无铸的神韵,在这周匝盘恒。

针芒一闪即逝,恍如虚幻一般。

在荀少彧,那刚烈无铸,恍如大日刚阳一般的拳意之下。恍如一尊鹰隼,飞蛾扑火。

荀少彧眼眸,前所未有的凝重,看向府兵交错,那一尊昂然身影。

“目击!”

这一尊昂然身影,身高九尺,眉目森然。

宛如一座铁塔,屹立千军之中,尤为醒目。

这一刻,在他眼中,只有这一尊,似可擎天的身影。

目击!

以上乘武学,精神干涉物质,达到不可思议之能。

这是即将触及,内、外巅峰的大高手,才有资格去触碰的领域。

这是只有最杰出的武夫,才有资格,去掌握的一种手段。

杀人于无影无踪,无形无相之间,堪称道术神通。

“正需要这样一位对手,让我磨合周身,”

荀少彧信手一夺,一柄长矛落入掌心。

目击之术,固然凶险难辨。

又何尝不是,可以磨砺自身,淬炼精神的一道坦途。

荀少彧的武道,正需要一次次锤炼,才有机会在主世界,崭露头角。

趁着这一方世界,武力上限,最高不过【易筋锻骨】。正适合荀少彧,去磨砺自身,演绎一道武途。

主世界的武力上限,高是极高。

各种呼风唤雨,吞云吐雾的大妖巨魔,数不胜数。

然而,在那种强人遍地,大能乱走的世界。荀少彧这些小手段,就有些上不得台面了。

“来!来!来!”

这昂然大汉,哈哈一笑。

铮——

这两尊大高手,在主世界,都可当得【易筋锻骨】之列,举手投足,有千斤巨力,不似凡人。

毕竟,一尊外家大成者,即有千斤扛鼎之力。

拳风呼啸,昂然大汉身形变换,不定方向,凶、狠、绝、戾,诸般气机,在他的拳术中,一一展露。

长矛一挑,荀少彧拳意相印,衣食住行,无不有拳。

荀少彧长矛在手,先天罗汉,元始十八,一招招神意,不局限故有招式,一如天马行空,不拘泥于外。

腰马合一,一杆长矛,让荀少彧耍得,似如蛟龙出海。

昂然汉子五爪屈伸,似如鹰爪,招招凶险狠毒。一如苍鹰,翱翔苍穹,会猎百兽。

招招夺命,式式乱魂!

“大力鹰爪功!”

昂然汉子一声轻嘶,五根黝黑手指,似如冷铁一般,当空抓下,有着金石乱颤之音。

论起在外家大成之上的造诣,这位昂然汉子,显然要比荀少彧,这个初入之辈,要来的精深不少。

不过,这一爪,未能建功!

昂然汉子这一爪,五根手指,深深摁在了黄骠马头颅上。五道血痕,不住流淌着,混浊血液。

荀少彧缓缓起身,刚刚那一下,倘若他不顺势滚落。

这‘大力鹰爪功’,就会扣在他的身上了。

以昂然汉子的力道,一旦被扣住血肉。不撕扯下来一条手臂,都是荀少彧的基础稳固了。

“你的功夫……不错,”

昂然汉子,打量了荀少彧片刻。

这一短暂交手,可谓是凶险之极。

要知道,外家出手,非死即残,不似内家,还有平手之局。

外家,即是杀伐术!

能走到外家巅峰境地的,就没有几个是会心软的。

心软之辈,也成不得什么事。

外家高手,无一例外,手上都沾满了血腥。

荀少彧闻言,眉心一挑,冷笑回道:“你也不错!”(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