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始诸天

第53章定乱(中)

昂然大汉,五爪一翻,乌黑黝亮的指结,一如铁石。

“和尚?”

他神色玩味,道:“慈安寺的!”

除了慈安寺,这位也想不出,哪里的和尚,能有这般惊人的拳术造诣。

外家大成之境,拳意凝炼,

荀少彧目光打量着,这一位昂然大汉,淡淡道:“贫僧,慈安寺圆真!”

昂然汉子,哼道:“区区圆字辈的和尚,拳术能臻达外家大成,炼通骨节周身,小和尚……你很不错!”

荀少彧,道:“仅仅……不错么?”

“哈哈哈……”

昂然汉子愕然,随即哈哈一笑:“小子,老子在你这年纪,可能没有你,三、四分成色……”

“不过,到底是年轻人,拳法上的火候,还嫩了些!”

说到此处,颇有居高临下的意味。

荀少彧冷笑,道:“从古至今,武学上的造诣高低,可不是凭嘴皮子,就能论得出的。”

“哈哈哈……好!好!”

昂然汉子闻言一愣,恍然道:“是老子说错了……”

“圆真,老子看你是个人才,不忍折在这里。不若投我神教,老子保你一个前程无量!”

荀少彧一晒,道:“你还是能活过今日,再说其他……”

吼!!

常人看不到的虚空,盘踞府兵上空的那一头黑虎,蓦然发出一声怒吼。

一丝丝细微的缝隙,在虚幻不明的虎躯之上,一一闪烁跳动。

陈虎蓦然,有一种如有神助之感,一股莫名勇气、自信,浮上心头。

麾下数十骑兵,更是个个勇猛精神。对这些府兵,似如砍瓜切菜般,生生杀出了一条血路。

昂然汉子寒声笑了两声:“不识抬举!”

五爪虚抓,瞬息之间,昂然汉子,就变化招式,有一十三种之多。

呼!!恶风袭来,爪影翻飞。

昂然汉子胸中,杀机昂扬,一招一式,都是绝杀之技。

对此,荀少彧不慌不忙,先天罗汉拳法,由心而发。

碰!碰!碰!

身形错过,两位外家大成,身屹武道极深者。这一朝交手,即有拳风四起,劲道肆虐。

拳劲四散,刚猛霸烈。周匝一些兵卒,躲闪不及,登时骨碎筋折,不在少数。

且战且走,疾徐有序,数十招之际,招招杀机起伏,式式要人性命。

昂然大汉,胸口起伏:“哈!!”

大力鹰爪,外炼之极!

这一具钢筋铁骨,千斤神力,生撕虎豹。

“以硬拼硬!”

荀少彧呵气长吁,拳落雷动。

这汉子拳术之中,刚劲之极,或不缺柔和。正是刚中带柔,柔中炼刚。

待到他刚柔并济,阴阳揉炼之时。

就是这昂然汉子,跻身当世巅峰高手之列的时候。

而荀少彧的拳术,则追求的,是纯阳极致。

以力证道,生出至刚至阳。

纯阳无垢,粉碎真空!

超乎外家巅峰,涉足至强之境。

轰!!拳、爪相对,激**起一道,复又一道拳劲。

拳似雷鸣,连绵不绝。

两大高手,气魄惊人,其拳意精神,磅礴之极。

陈虎抖擞精神,虎头刀过,伴随惨烈嘶嚎,一马当先。

“痛快!”

他一抹脸上血污,畅然大笑。

兵无常势,水无常形!

这区区不到二百骑兵,前后夹击,所能起到的作用,出乎预料之外的好。

如果说荀少彧,在府军背后的一顿冲杀,是让其阵脚大乱。

那么陈虎,数十骑冲杀,就是直接打断了,这一支府军的脊梁,并彻底踩在了脚下。

毕竟,这数十骑士,皆是百战精锐,个个都是血肉磨盘中,打过滚的杀才。

在这沙场战阵上,所能起到的作用。

可比荀少彧,这百多乌合之众,要来得多的多。

“杀啊!!”

虎头刀一挥,骑兵们精神振奋,战马长嘶。

似如一把尖刀,插入府军腹心。

陈虎杀的兴起,一声长啸。

似金石交响,寒水洗石,由低渐起。自有一股惊心动魄。

而荀少彧与昂然大汉,在交手一错之后,身形骤退。

陈虎似大鹏展翅跃起,一把虎头刀,落在两者之间。

似如一头斑斓猛虎,张牙舞爪,望而生畏。

其威势之强,让荀少彧与昂然汉子,都不得不去重视三分。

“哈哈哈……”

陈虎对昂然汉子,道:“……堂堂真空教八大金刚,也不过如此!”

“这两日,都是你耀武扬威,现在该咱们,抖擞威风了。”

昂然汉子嘿然,道:“老子还没有一败涂地,凭你这陈氏小儿,也配和老子比肩?”

“打死了你们,想必陈堡破矣!”

荀少彧眉间一蹙,道:“那就看一看,你到底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陈虎道:“刘勇,你自诩真空教金刚,业艺惊人。不过……还是要你死!!”

话音一落,陈虎一拳轰出,五爪微屈,似乎虎爪。神似饿虎扑食,腥风席卷。

“怕你不成,”

有着大力鹰爪功,刘勇一身钢筋铁骨,几乎触及巅峰境地,岂会在意陈虎的话。

外家大成!

这陈虎,亦是一尊外家大成人物。

出手之际,以虎形通神,正对这鹰爪招式。

爪对爪,恶对恶!

陈虎的虎形拳,已得三分真味,强攻不断,将虎的侵略如火,表现的是淋漓尽致。

陈虎哈哈一笑:“兄弟,咱们不妨联手,将这一干真空妖人,杀个干净!”

刘勇脸色微变,一尊外家大成,他尚且能游刃有余,应对自如。

再有一尊外家大成,他这位真空教金刚,可就有些吃力了。

刘勇功夫虽强,毕竟没有踏入巅峰之境,炼了窍穴。

“阿!弥!陀!佛!”

荀少彧缓缓吐音,字字重如泰山,沉稳有力。

这意思,不言而喻,刘勇心微微一沉。

唳!!

这一展双臂,似大鹏展翅,遨游八万,要去掠食天地。

荀少彧一式罗汉卸,泄去了刘勇打出的拳劲力道,一并劲道四散开来。

而陈虎则欺身上前,一拳拳倒扣了下去,恰如饿虎跳涧,凶威滔天,

两大高手的围攻,就是刘勇这浸**,外家大成多年者。

在如此攻势下,亦似一叶扁舟般,随时随刻,都会舟毁人亡。

荀少彧初入外家大成,拳法之中,或有生涩不协,亦在两者的争斗中,渐渐圆润。

外家之道,是杀伐之术!

不养生,不养身,只追求最强力度的杀伤。

这三人交手,上百招不分胜负,能打到如此地步,已是罕见。

刘勇狠声,道:“这是你们逼我的!”

两大外家大成者,随便单独一个,都不会放在他的心上。

然而,两人联手,就有了取了他性命的可能。

他刘勇,能位列真空教八大金刚之列,可不仅仅只是一身家传功夫的原因。

若是论术法,这位金刚,造诣同是不浅

刘勇,道:“真空大手印!”

真空一脉,最高武学,乃至术法,就是这《真空大手印》。

汇聚人间香火,衍化洞天神国!

道、武兼修,秉承人间大道,即是武学,亦是术法。

其威力玄妙莫测,是真空教之内,唯有教首,才有资格,去研习、掌握的一门神通。

当然,既然是不传之秘,刘勇这金刚之一。所能使用出来的,亦不过是十之一二。

这,对于刘勇而言,已经足够用来保命了。

吼!!在这一声,悲哀的怒吼当中。

军气凝聚出的,这一头黑虎,周身黑气,陡然沸腾。

刘勇恍惚之间,似乎与这一头黑虎,对视片刻。

“吼!!”

这一声吼叫,从刘勇的喉咙中迸出,似如虎啸。

黑虎军气,似乎燃烧一般,丝丝缕缕,顷刻之间,化作虚无。

嘎吱!嘎吱!骨骼似在发痒,皮肉似乎脱落,筋肉盘结,倏然一一隆起,

轰——拳对拼,强横拳劲,让荀少彧差些都没有接过。

气力的突然暴涨,刘勇如一头野兽般,拳法风格凛然一变。

见此,陈虎轻声呵斥:“真空妖术?”

看着刘勇,施展出真空教手段,所爆发出的惊人力量。

几乎神而明之,俨然就是一尊外家巅峰者了!

“金刚解!”

“罗汉卸!”

“观音乱!”

“菩萨灭!”

荀少彧不甘示弱,一手拔出,插在地上的虎头刀。

将先天罗汉拳,内在精华,宣泄一净。只有如水刀光,在荀少彧手上一一绽放。

刘勇的功夫,纵然因《真空大手印》,跻身外家巅峰。

但一尊神智全无,只有懵懵懂懂思想的人物,空有一身武力,反而让荀少彧,省下了不少气力。

游斗之余,以巧破力。

让一尊外家巅峰,有力也无处去使。

刘勇最后发出,在此世最后一声怒喝。

随即,荀少彧刀光一转,头颅落地。

正在刘勇授首之时,府军之上,那一头黑虎虚影,本就气息萎靡不振。

下一刻,无数裂缝布满虎躯,轰然破碎。

一道道军气,席卷周匝,千丝万缕,随即渐渐消逝。

这一头黑虎之相的消散,荀少彧这些纯粹武人,当然不会知道。

武学之道,博大精深,能人所不能。

但是,对于道术神通,却颇有无能为力之感。

可是,这一异象,荀少彧等人看不到。

不代表这锦平府内,不会有大高人,去观望气数。(本章完)